第十五章 欺君之罪
蒙淇淇2020-06-26 11:592,527

  几个身穿黑色百褶制服裙的辅导员匆忙走过来。

  “快停下来!”

  樊亦瑶已经全身被淋成落汤鸡,狼狈不堪了。

  阮夕颜见好就收。

  她关掉喷水器,面无表情地整理了一下礼服裙。

  “你们俩都去更衣室,换好衣服再去正厅参加开学典礼。”

  辅导员黑着脸,朝阮夕颜和樊亦瑶喊道。

  阮夕颜走向城堡,更衣室在侧面。

  一个辅导员小跑着追上阮夕颜。

  “你是阮夕颜吧?”

  “是。”阮夕颜不卑不亢,保持应有的礼貌。

  那个辅导员推了推黑色镜框,一本正经,苦口婆心。

  “你没有强大的后台和背景,我劝你,不要和樊亦瑶争一时之气。”

  阮夕颜脚步未停,云淡风轻:“为什么?”

  “樊氏,现在是贺氏的门徒。”

  辅导员压低声音说。

  阮夕颜依然面无表情,并未回答。

  辅导员继续说:“贺少贺廷熙,你可惹不起。”

  阮夕颜勾勾唇,似笑非笑,太阳镜反射出刺目阳光。

  “谢谢提醒。”

  阮夕颜头也不回地继续穿过草坪。

  微风拂过她淡定从容的面孔。

  她要穿过整个园林。

  城堡的园林规模宏大,百年老树高大遒劲,各式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

  甚至还有一条运河,波光粼粼,反射着阳光,清澈澄碧。

  只是一个用作礼堂的城堡而已,首席甚至不回亲临的地方。

  居然奢华得堪比凡尔赛宫。

  那位云端上的首席,究竟是怎样的人呢?

  阮夕颜突然停下脚步,静静地凝望这个奢华庞大的园林。

  她告诉自己——

  她已经站在舞台上了。

  不,这不是舞台,这是悬崖。

  她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了。

  身后是万丈悬崖,稍有不慎,就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她,再也没有退路。

  只能向前。

  向前。

  ***

  城堡正厅。

  整个城堡是顾少顾骆言监工的,正厅有顾少在全世界旅行时搜集的各式各样的艺术品,挂毯、油画、雕塑和瓷器古董装饰着城堡的各个角落。

  “哇,太华丽了!”

  “不愧是顾少的手笔!”

  名媛们一进入大厅,就发出惊叹。

  正厅明显有天主教教堂的特点,比如彩窗及穹顶,极具观赏性。

  美轮美奂。

  大厅内还有大理石水槽专门放置冰块用来冷却葡萄酒和香槟酒,这些细节,几乎能令人想象出上流社会衣香鬓影的奢华之至。

  阮夕颜和樊亦瑶最后进入正厅。

  两人对视一眼,阮夕颜面无表情。

  樊亦瑶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

  阮夕颜在正厅寻找阮佳卿的身影。

  却没有找到。

  阮佳卿不在?

  她没来?

  怎么回事?

  阮家发生什么事了?

  侯美娟又做了什么孽?

  阮夕颜正沉思着,一个穿着考究、严谨制服的女老师走上讲台。

  “欢迎你们来到盛京大学。”

  女老师自带移动麦克风,声音威严又亲切。

  “我是你们的罗老师,未来,我负责你们的心理健康。”

  台下不少名媛露出惊讶表情。

  “心理健康?”

  罗老师咳嗽两声。

  “对,心理健康,等你们正式入学,就知道为什么需要心理辅导了。”

  台下名媛们窃窃私语。

  罗老师继续说:“盛京大学不是学校,是修罗场,残酷无情的修罗场。你们会在这里,体会到人生的无常、人性的残忍、心灵的扭曲、道德的沦丧……”

  阮夕颜面无表情,视线淡淡地落在正厅旁边的挂毯上。

  挂毯上绣着戈雅的名画《女巫的安息日》。

  画作的内容,是女巫的诅咒,油画中的黑羊被各种巫师控制着,所有的巫师都在狂欢,看着就像是一个肉弱强食的世界。

  世界本就弱肉强食。

  而盛京大学,只会更加放大这一点。

  这是刀光剑影的江湖。

  罗老师环视四周,面色严肃。

  “所以,你们准备好了吗?”

  ***

  罗老师走下台之后,又上来一位亲切的宋老师。

  “我带大家去参观参观舞厅。”

  名媛们有秩序地走入城堡舞厅。

  舞厅里悬挂着古城堡内最珍贵的艺术瑰宝——两幅挂毯。

  “这幅挂毯出自于16世纪初比利时著名织匠之手。一共是十幅挂毯组成的一个系列,而挂在城堡内的就是其中两幅。这个系列中的其他几幅分别在巴黎的卢浮宫、美国的波士顿和芝加哥博物馆珍藏。”

  宋老师介绍道。

  圆脸的宋老师微笑着,带所有人进入会客厅。

  舞厅旁边就是会客厅,沉稳大气,富丽堂皇。

  “因为房间内放置的铁制古代盔甲武士模型,所以也被称为武士厅。”

  就连会客厅的大门上方也有精美的彩绘玻璃装饰,与厅内豪华的装饰风格一致。名媛们发出惊叹声。

  宋老师微笑:“大家可以随便坐坐,想发言的,可以畅所欲言。”

  樊亦瑶瞥了眼阮夕颜。

  “宋老师,我举报。”

  樊亦瑶倏忽举起手,站起身来大声说。

  宋老师把刘海撩到耳后。

  “樊亦瑶同学,你请说。”

  樊亦瑶冷笑一声,伸手指向阮夕颜。

  “我举报阮夕颜,谎报身份,犯了欺君之罪。”

  这一句话,让名媛们脸色一变。

  宋老师也脸色微变。

  “谎报身份?”

  阮夕颜微微蹙眉。

  樊亦瑶得意洋洋,偏着头继续控诉。

  “她根本不是阮家的女儿,不是阮明东的亲生女儿。”

  宋老师愣了愣,转头看阮夕颜。

  “阮夕颜同学,这是真的吗?”

  名媛们纷纷投来落井下石的目光。

  阮夕颜依然面无表情,她甚至有些出神。

  她的视线落在会客厅壁炉上的纹章上面。

  左右两边守卫盾牌的是狮鹫。

  狮鹫是希腊神话里的动物,传说有狮子的躯体与鹰的头和翅膀。

  因为狮子和鹰分别称雄于陆地和天空,狮鹫被认为是非常厉害的动物。

  狮鹫兽的眼睛就像是活生生的火焰,宝石红、烈焰黄、冰晶蓝。

  “阮夕颜同学?”

  宋老师严肃地喊道。

  阮夕颜回过神来,把视线从狮鹫兽的眼睛转头看宋老师。

  “是。”

  全场哗然。

  名媛们纷纷窃窃私语。

  宋老师脸色苍白。

  “阮夕颜同学,老师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阮明东的女儿?”

  会客厅的一切,在水晶吊灯和挂毯的映衬下,显得异常眩目。

  暗红色的墙壁配合着华丽的织锦家具和印花地毯,华美富贵。

  想要得到这一切,自然要付出代价。

  阮夕颜深谙这一点。

  “不是。”

  阮夕颜淡淡道。

  宋老师勃然变色。

  “阮夕颜同学,你可知这是欺君之罪,是要判死刑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