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人若犯我
蒙淇淇2020-06-26 11:592,677

  顾骆言说完那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起身离开会客厅。

  旁边几个侍从立刻跪在地上。

  宋老师立刻恭恭敬敬地鞠躬,头也不敢抬。

  所有名媛也学着宋老师的模样,躬身恭送顾少。

  会客厅鸦雀无声,只有水晶吊灯散发着炫目璀璨的光芒。

  两个侍从拉开雕花木门,顾骆言离开,背影矜贵绝美。

  “好帅啊!”有名媛偷偷抬头看,花痴不已。

  “顾少太优雅太贵族了!”

  “我给顾少当侍女,我都会做梦笑醒!”

  名媛们窃窃私语。

  冷面侍从走过来,瞪了名媛们一眼。

  名媛们立刻低头噤声。

  冷面侍从转身看向阮夕颜。

  阮夕颜在短时间内经历了两场生死考验,额头上难免渗出薄薄汗珠。

  一个侍从递来一张洁白的纸巾。

  “谢谢。”

  阮夕颜接过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冷面侍从走到阮夕颜面前。

  阮夕颜抬头,等待结果。

  冷面侍从咳嗽了几声。

  “阮夕颜同学,顾少安排你延迟入学一个月。”

  延迟入学一个月?

  阮夕颜微微皱眉。

  “那这一个月……”

  “这一个月,你将跟随顾少、侍奉顾少。”

  冷面侍从这句话说完,全场哗然。

  “什么意思?”

  名媛们叽叽喳喳,交头接耳。

  “还能什么意思?做顾少的侍女呗。”

  “天呐,意思是可以近身伺候顾少?”

  “对啊!”

  “那个死野鸡,怎么这么幸运!”

  “对啊,这哪里是惩罚啊?根本就是恩宠嘛!”

  “入学一开始是军事化体能训练,就是所谓的军训,她完美躲过!”

  “对啊,盛京大学入学一个月,是军训,累死、晒死、痛死!”

  “这野鸡,居然可以躲过军训,还可以近身照顾顾少!”

  名媛们嫉妒得满脸发黑。

  樊亦瑶更是恨得牙痒痒。

  阮夕颜则一脸平静。

  “我知道了。”

  冷面侍从转过脸,看了看落地钟。

  “给你五分钟,到城堡外上车。”

  阮夕颜微微勾唇,唇色潋滟:“好的。”

  冷面侍从冷冷地瞥了阮夕颜一眼,转身离开。

  几个穿着印着代表顾氏的优雅麋鹿徽章的侍从跟在冷面侍从后面走出雕花木门。宋老师立刻低头恭送他们出去。

  连顾少的侍从都有如此地位,顾少真是高高在上。

  阮夕颜深呼吸一口,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

  五分钟,她得赶紧了。

  阮夕颜迈开步子,正要穿过人群。

  樊亦瑶不知从何处冲了过来,拦住阮夕颜。

  阮夕颜抬眸,看到樊亦瑶双眸喷射出愤怒的火光。

  心里咯噔一下。

  阮夕颜下意识地躲避。

  可是,来不及了。

  樊亦瑶眼神愈发凶狠,突然扬起右手。

  阮夕颜下意识地抓住樊亦瑶的手腕。

  樊亦瑶早有防备,又扬起左手,狠狠地抽在阮夕颜的脸上。

  阮夕颜站立不稳,脸被打偏,脸上赫赫然有红色的五指印。

  名媛们发出惊呼声。

  宋老师蹙眉道:“樊亦瑶你干什么?”

  樊亦瑶正要冷哼一声。

  阮夕颜突然抬起头,一把揪住樊亦瑶的头发。

  樊亦瑶震惊地瞪圆眼睛。

  璀璨夺目的水晶吊灯照耀着阮夕颜雪白的脸。

  她挑着眉,双眸里涌动着狠辣的决绝。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就像童话里的魔女一般,阮夕颜勾唇冷笑。

  “你……你干什么?”

  樊亦瑶被阮夕颜的笑容弄得背脊一凉,全身发软。

  “你说呢?”

  阮夕颜的笑容愈发可怖。

  樊亦瑶突然想起小时候看的童话故事。

  格林童话的《长发公主》原作中,乐佩在高塔上勾引王子并有了一个孩子,魔女十分生气乐佩怀孕了,剪掉了她的长发将她丢到了森林中。

  王子知道了这件事十分伤心,就从高塔上一跃而下,虽然没有死,但是却被塔下的荆棘戳瞎了双眼,因此只能在森林中徘徊。

  这阮夕颜,根本就不是公主,是魔女。

  是怪胎。

  是可怕的暗黑的存在。

  是给白雪公主吃下毒苹果的魔女。

  是让小美人鱼变成双腿后走的每一步都会和走在刀尖上一样疼痛的魔女。

  是派鸽子啄瞎了灰姑娘的姐姐们的眼睛、并挖掉了眼球的魔女。

  樊亦瑶忍不住瑟瑟发抖起来。

  “阮夕颜,你要干什么?”

  宋老师上前一步。

  阮夕颜扬起手,一巴掌打在樊亦瑶的脸上。

  樊亦瑶浑身战栗。

  这野鸡居然敢打她?

  居然打她?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动她一根汗毛!

  她可是堂堂樊家大小姐!

  一个山沟沟里出来的野鸡,居然敢揪住她的头发打她?

  强烈的屈辱感从脚底一直窜到头顶,简直无法忍受!

  士可杀、不可辱!

  樊亦瑶受辱,愈发恐惧,此刻只有一个念头——

  跟她拼了!

  樊亦瑶扭动身躯,挣脱开阮夕颜的手掌,她眼角瞥见了一个侍从拿来的黄油刀,樊亦瑶来不及细想,突然抓起那把黄油刀,狠狠朝阮夕颜扎去。

  阮夕颜挑眉,灵巧夺过,突然伸手打在樊亦瑶的手腕上。

  樊亦瑶的手一翻,她的黄油刀就被阮夕颜夺走了。

  “你这个疯野鸡!”

  樊亦瑶歇斯底里,又扑到一边,抓起一把水果刀。

  “啊!”

  名媛们发出尖叫。

  还有胆小的名媛恐慌地遮住眼睛。

  阮夕颜眉目愈发阴冷,一把夺过水果刀,反响一转。

  “啊啊啊啊啊!”

  名媛们终于忍不住,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冲上来阻拦的宋老师也停住脚步,双目圆瞪。

  樊亦瑶整个人僵住了,死死瞪着阮夕颜。

  阮夕颜嘴角勾出一抹冷笑。

  那把水果刀,赫赫然插到了樊亦瑶的胸口上!

  “我是正当防卫,大家有目共睹。”

  阮夕颜说完,握紧水果刀的把手,一把将水果刀拔了出来。

  瞬间,鲜血溅了阮夕颜一脸。

  有胆小的名媛直接晕了过去。

  樊亦瑶难以置信地低头,看到自己胸口的重创。

  鲜血染红了她的华贵的礼服裙。

  她整个人,重重地倒了下去。

  一阵天旋地转。

  樊亦瑶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居然死在开学典礼上……

  她第一夫人的梦想,明明近在眼前……

  ***

  城堡外,运河边。

  天蓝水清,波光粼粼,一派祥和美好。

  一辆黑色兰博基尼加长静静地停在运河边。

  旁边是两辆侍从乘坐的蓝色保时捷加长。

  兰博基尼上贴着象征着顾氏的麋鹿。

  霸气的鸥翼门下,顾骆言抬眸。

  “还没来?”

  冷面侍从低头,毕恭毕敬地回答:“稍等一下,顾少。”

  冷面侍从接起电话,突然脸色一变。

  顾骆言微微蹙眉,金丝框眼镜下的双眸闪过一丝诧异。

  他一动,金丝框眼镜下的防滑链就微微晃动出璀璨光芒。

  “顾少……”冷面侍从低头,犹豫片刻。

  顾骆言挑眉,喉结微微蠕动:“阮夕颜又做了什么?”

  冷面侍从始终低着头。

  “她……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