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嗜血顾少
蒙淇淇2020-06-26 11:592,035

  顾骆言掏出一块奢华名贵的怀表。

  表盘以睡莲为主题,巧妙之处在于其图案是以精心切割的半宝石所组成。花朵是蔷薇辉石,翡翠化身为莲叶,水塘则以黑镐玛瑙加以诠释。低调地点缀于莲叶上的明亮车工钻石水滴正是时标,设计精妙的同时也确保阅时无碍。

  计时器的材质是粉红色珍珠贝母,表圈镶嵌着璀璨夺目的钻石。

  她迟到了。

  顾骆言抬眸,透过兰博基尼加长的后视镜,看到阮夕颜渐行渐近的身影。

  霸气的鸥翼门打开,阮夕颜倾身进入车内。

  顾骆言啪地关上怀表,微微皱眉。

  阮夕颜敏锐地察觉到顾骆言的表情。

  “顾少,不好意思,我身上……有血腥味吧?”

  顾骆言挑眉,金丝框眼镜下的防滑链微微晃动,衬出他棱角分明的侧脸。

  他微微勾唇:“很浓。”

  阮夕颜莞尔:“对不起,时间太紧,我来不及换衣服了。”

  顾骆言把怀表放入威尔士亲王格西装内。

  “没想到你如此嗜血。”

  阮夕颜扬起浓密纤长的羽睫:“彼此彼此。”

  顾骆言深茶色的双眸中闪过一丝惊诧:“你调查过我?”

  兰博基尼加长平稳地驶向前方,运河边的风景往后倒退。

  阮夕颜转移视线,目光淡淡地投向窗外的田园风光。

  过了一会儿,她才轻轻道:“我在贺少家,看过一本介绍四大家族的藏书,您可是赫赫有名的嗜血顾少,手上沾染了不少鲜血吧?那些为爱祭祀的少女们,鲜血染红了您庄园里数万亩的大马士革玫瑰花。”

  顾骆言闻言,微微眯起眼:“贺少家?你去过贺廷熙的庄园?”

  阮夕颜浅笑:“有幸去过。”

  顾骆言沉吟片刻:“我听闻,楚少被发配,是因为一个女孩,莫非……”

  阮夕颜但笑不语。

  顾骆言冷笑:“荡妇!”

  这两个字一出,一旁低头的冷面侍从浑身一颤。

  阮夕颜的表情却静如止水。

  她的视线从窗外转移到顾骆言身上。

  “顾少说的是,我确实是荡妇。”

  顾骆言眯起眼,金丝框眼镜下的深茶色双眸不辨喜怒。

  阮夕颜扬起手,轻抚手上的美甲。

  “我没有瞩目的背景,没有强大的家族,如果不主动寻找一些依托,在这残酷无情的修罗场里,我恐怕,早就身首异处了。”

  顾骆言眯起眼,直直盯着阮夕颜。

  “你倒是坦诚。”

  阮夕颜勾唇:“一切都逃不过顾少的双眼,我又何必隐瞒?”

  她没有抬眸,视线停留在美甲上。

  那是贺廷熙给她安排的美甲师做的奢华美甲。

  磨砂质感、雾霾蓝色的美甲当中点缀着不同光泽感的水钻,不仅能在不同角度散发光芒,看起来整个手指闪耀又贵气,精致又诱人,金色链条装饰物更显得复古味浓郁。菱形的水晶点缀,看起来独一无二,时髦又高级。

  这小小的美甲,就代表着她对奢华的上流社会的向往。

  “顾少,你知道吗?”阮夕颜伸手,向顾骆言展示自己的奢华美甲,“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做的美甲,它大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我的人生,曾经就像我之前光秃秃的指甲一样黯淡无光,未来,我要让它闪耀起来,不再被无视、被践踏、被唾弃。我要登上那个舞台,我要起舞,哪怕,每一步都像走在刀刃上。”

  顾骆言眸光里闪烁着某种难以言明的东西。

  兰博基尼加长平稳地开入一座华丽的庄园。

  顾少的玫瑰庄园。

  这里栽种着全国最大的大马士革玫瑰,全部是淡粉红色的。

  淡粉红色的这种玫瑰品质最好,花朵大,泛着清香。

  此时正是花期,阮夕颜透过宽敞的车窗,看到外面的山坡上种植了一望无际的玫瑰,仿佛一直铺陈到天地的尽头。

  “你知道玫瑰的花语吗?”顾骆言轻轻问。

  阮夕颜微微颔首。

  “在古希腊神话中,玫瑰集爱与美于一身,既是美神的化身,又溶进了爱神的血液。而粉红色的大马士革玫瑰,代表着初恋。”

  顾骆言缓缓勾唇:“对,初恋。”

  阮夕颜望着窗外在阳光和风中熠熠生辉的大马士革玫瑰花田。

  “这是顾少为你的初恋栽种的吗?”

  “是。”顾骆言声音散发着温柔的气息。

  阮夕颜侧头,望向顾骆言的侧脸。

  此时此刻,顾骆言的侧脸半明半暗,教人捉摸不透。

  “她现在怎么样了?”

  顾骆言转眸,和阮夕颜对视。

  “死了。”

  阮夕颜心脏咯噔一声。

  “嗯?”

  顾骆言薄唇抿出一道唯美又残酷的笑容,恍若夕暮下的玫瑰。

  “被我爱过的女人,都死了,无一幸免。”

  阮夕颜眉心微蹙:“为什么?”

  顾骆言浅笑。

  “因为,我要彻底地占有她们。只有死亡,才能忠诚。”

  阮夕颜静静地凝望着顾骆言,她的眉心渐渐舒展开。

  顾骆言定定地望着阮夕颜。

  阮夕颜倏忽轻笑起来。

  “顾少,为什么要让我侍奉您?”

  顾骆言突然伸手。

  “把你的手给我。”

  阮夕颜没有丝毫犹豫,把做了漂亮奢华的美甲的手递给顾骆言。

  两人肌肤相碰。

  顾骆言伸手,手指抚摸着阮夕颜的美甲。

  暧昧的气氛在车内蔓延。

  顾骆言倏忽眸光一冷,用力一掰。

  阮夕颜的指甲应声断裂。

  阮夕颜痛得皱眉。

  顾骆言微笑。

  嗜血顾少,这是不折不扣的恶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