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丁女士闪亮登场,亲手打造狂野发型
尼罗2020-07-11 14:003,762

  民国十三年秋,北京,丁府。

  丁家三小姐丁曼菱堵在房门口,右手握着一把剪刀,左手揪着自己一绺葡萄藤似的蜷曲刘海,黑眼珠子瞪着,圆脸蛋子鼓着,正是面红耳赤,且喘且骂:“好,我看出来了,你们今天是一起上阵、要合起伙的欺负我这没娘的孩子了!行,既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咱们索性就敞开天窗说亮话!告诉你们,我可不是二姐那样的软蛋。二姐能被你们扔进火坑里去,我不行!你们想像摆布二姐那样摆布我?更是没门!”

  骂到这里,她换了口气,然后继续:“爸爸欠了人家的债,让他自己想法子还去,别打我这个女儿的主意,就说要拿女人抵债,家里还有你们这些姨娘老婆呢,要卖人也轮不到我做第一个,先让他把你们送到叶家去好了!反正我不承认这份婚约,我肯定不会和叶家那个狗头蛤蟆眼的少爷结婚!”

  丁老爷五年前续弦续进来的丁太太,这时便粉面含怒,回头对着后方的一群姨娘说道:“我总想劝老爷不要对孩子太娇惯,可话到嘴边又不好说,怕人家以为我这继母存了什么坏心眼,挑唆当爹的管束前房儿女。可如今你们看看,这孩子都被老爷惯成什么样子了?人家孝女还有卖身救父的呢,老爷也不图她有那样的孝心,只是给她定了一门亲事,结果她就闹成了这个样子,好像谁要害她似的——也不想想,人家叶家是什么门第,人家哪里配不上她?”

  丁曼菱怒道:“叶家那位少爷吃喝嫖赌,全京城都有名,你何必还要揣着明白装糊涂?”

  丁太太冷笑了一声:“人家老子是督军,人家年纪轻轻的少爷家,凭什么不玩一玩乐一乐?你若想找个不玩不乐的男人,那除非是穷酸一流,玩乐不起!”

  “照你这样讲,吃喝嫖赌倒是美德了?怪不得你要嫁给爸爸呢!只可惜你看走了眼,没想到爸爸能欠债能欠出这么个大窟窿来,所以急着卖了我还债,横竖我不是你生的,我将来落了什么下场,都和你没关系。”

  “你这孩子真是疯了,说的都是什么混账话?你这是连你爸爸也一起骂上了?一个女儿,竟然连亲生父亲都敢骂,真是畜牲一样的东西!我不和你这畜牲吵,我让你爸爸来和你说!”

  丁太太说到这里,转身就走,丁家的诸位姨太太们见状,正要一起撤退,哪知一人忽然指着丁曼菱惊呼出声,众人闻声望去,就见丁曼菱扯直了那绺刘海,一剪子就剪了下去。

  弯弯曲曲的卷发落了地,她随即又抓起一把长发,咔嚓咔嚓,连着又是几剪子。一边剪,她一边哭道:“你找天王老子也没用!我今天就剪了头发当姑子去,当姑子还能留我一条活命,嫁给那个恶少,恐怕我都熬不过二姐!爸爸对我再有生养之恩,他也不能把我养成人了再逼我死!”

  说到这里,她嚎啕大哭起来:“我知道我怎么着都不占理,我怎么着都是不孝!要是剪了头发都不行,那我干脆一条绳子吊死在你们面前好了!要是吊死了还不解恨,那你们把我推到大街上,拿刀杀了我吧!”

  她说话极快,动作更快,众人先是被她吓得傻了眼,及至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撒了满肩满地的乱发。丁太太连忙让人上去阻拦了她,自己则是慌慌跑去找了丁老爷,见面之后,劈头便道:“去看看吧!你那位三小姐,把头发剃啦!”

  丁老爷本来正坐在沙发上抽雪茄,顺便等着新夫人送回捷报,忽然听了这么句话,他立刻站了起来:“什么?剃了头发?”

  “谁知道你养的那是个什么畜牲!一言不合,就指着鼻子骂人,不但骂了我,也骂了你,说你是卖女儿还债,还说二姑娘已经被你送进了火坑里,你害了二的,如今又要去害她这个老三。所以现在她要去当姑子,还闹着要上吊——不是我说,这样不孝的东西,随她吊死算了!”

  丁老爷沉吟片刻:“真让她吊死,怕是不大好。一是咱们这样的人家,真出了这寻死觅活的事,有损颜面,况且我和叶督军都定好这门亲事了,没定亲的时候,三姑娘在家活得好好的,一定了亲,她就上了吊,消息一旦传出去,恐怕叶督军面子上要挂不住,会来找我的晦气。”

  “那你说怎么办?她上了吊,叶督军没面子;她若是退了亲,叶督军就有面子了?”

  “那更没面子。”

  “那你说到底怎么办?反正我是不去做这个说客了。她嫁人是为了给你抵债,我又得不着什么好处,就算我爱你,也没有总让我为了你去做坏人的!”

  丁老爷叫名是个老爷,其实今年刚满四十,丁家满门俊秀,祖传的美丽,加之丁老爷生活优渥,保养得当心,正是两好相加,凑出了丁老爷这么一个汇聚了天精地华的人儿。丁太太比他年少了十五岁,然而当初对他是一见钟情,除了不能为他去死、以及为他去改嫁给叶大少爷之外,其余一切奉献都可以。

  丁老爷听了那个“爱”字,望着太太,微微一笑,丁太太立时红了脸,微微转身避了他的目光,她有点抵挡不住丈夫的魅力,声音也柔软了些许:“你说嘛,到底要怎么办?我听了你的话,该做的是全做了,接下来,我也没有办法了。”

  丁老爷叹了口气:“趁着叶督军还在开封,叶大少爷还在上海,咱们先把三姑娘关起来。她不是要去做姑子吗?那就让她如愿,先把姑子的生活过起来。她从小娇生惯养的,只怕粗茶淡饭吃上几天,就要告饶了。”

  “那头发怎么办?头发可是真剪了,一时半会儿长不起来,怎么见人呢?”

  “都说关起来了,还见什么人?现在只盼着叶家的人千万不要早回北京,他们要是冬天回来,那么到时候,三姑娘的头发也该长起来了。”

  丁太太听到这里,忍不住转向他一笑:“还是你有主意。人家还说你傻呢,我看你是大智若愚、比谁都精明。”

  丁老爷点了点头:“或许吧。”

  ※

  ※

  丁老爷虽然大智若愚,但让他去直面三女儿的涕泪与乱发,他也有些胆怯。将雪茄架在水晶玻璃制的大烟灰缸上,他按铃叫来仆人,让仆人给自己到了半杯白兰地。

  将这半杯白兰地一饮而尽,他趁着酒劲,霍然而起,然后在太太爱慕的眼光之中,走了出去。

  ※

  ※

  在见到了三女儿的新形象之后,丁老爷吓了一小跳。

  丁曼菱刚刚哭过了劲,如今坐在房里,她顶着一头七长八短的乱发,还在呼哧呼哧的抽搭。丁老爷想象中的“剃了头发当姑子”,乃是眉清目秀的妙龄尼姑,虽是光头,但缁衣潇洒,更有几分出尘之美,万没想到三女儿会把脑袋剃得如疯似魔。就凭女儿这副新形象,真要是嫁去了叶府,只怕不但不能抵债,还要被叶家登门索赔。

  所以真是万幸,叶家父子此刻都不在京,无论如何也不会撞见自家三小姐这一副新鲜娇容。也正因为他们此刻不在京,所以丁老爷需得立刻使出手段,尽快将这位三小姐降伏了才行。

  “好。”他伸出食指,遥遥的指点丁曼菱:“你好……”

  话未说完,丁曼菱抢着开了口:“我好什么好?我都沦落成这个样子了,您老人家还说我好,那我怎么样才算不好?当场死了才合您的心意?怪不得人家都说,有了后娘就有后爹,我还不信,我想着我的爸爸一定不是那样的人,没想到您更狠,卖了二姐不算,现在又盯上了我。外人还都以为我是千金小姐呢,哪知道我命如黄连苦,比丫头还可怜。”

  “胡说八道!屁话连篇!我把你养到这么大,花的钱都没了数,这还对不起你么——”

  “这话您也说得出口,您要卖女儿,直说就是了,扯什么花钱不花钱的?难不成您花钱养我,就是为了养大了拿去卖的?我可是您的亲生女儿,您的心肠到底是有多冷多硬、靠着养女儿发财?再说妈当初也不是空着手嫁给您的,就凭着妈当初带来的那些嫁妆,别说我们姐妹三个,就算再来十个孩子,也照样都能养大了。真要算起这份养恩来,只怕我要报答,也该去报答妈。”

  “我——”

  “您还说什么呀?您什么都别说了,您好意思说,我还不好意思听!”

  丁老爷本打算对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或者干脆以着父亲的身份,将她痛斥一顿,哪知道她竟是长了一张刀子嘴,自己拢共说了还没有两句话,她倒先热热闹闹的哭诉了一大场。对于这样牙尖嘴利的泼辣女儿,丁老爷把心一横,决定施加辣手,不能再由着她得意了。

  ※

  ※

  一个小时之后,丁曼菱被丁老爷关进了一座空院落里。

  这是一座不小的四合院,从丁府后门走出去,穿过一条街,就是这座四合院的前门。丁家男人是祖传的风流,这座四合院在若干年前,曾是丁老太爷的一处外宅,如今丁老太爷早已驾鹤西游,藏在外宅里的阿娇也早被打发了。这座四合院空到如今,院内杂草都长了不知多高,幸而房屋还都坚固,不至于忽然坍塌、将丁犯曼菱压死。

  四合院里要什么没什么,只有丁曼菱一个人。前后大门一锁,丁老爷打算先饿她两天,两天之后,再给她一天送一顿粗茶淡饭。等叶氏父子回京之时,她吃足苦头、必定早已投降,届时为她将头发剪一剪烫一烫,看着还是一位摩登小姐,足够放出去向叶家交差了。

  然而这个主意虽然目测很妙,但丁府的管家老张,还是试探着提出了异议:“老爷,那处房子,怕是不能久住吧?不是都说那地方空得太久了,已经不干净?”

  丁老爷冷笑了一声:“多少年没人住了,灰尘当然是要厚一些。正好,不让她吃些苦头,她也不会听话。”

  “不是那个不干净,是说那地方,好像是有点……反正也说不上是闹鬼还是闹妖精,总之那个院子,我听说啊,夜里都没人敢从门口路过。”

  丁老爷惊讶的看他:“张,你也是二十世纪的现代人了,怎么一点科学的精神都没有?”

  老张陪笑:“不是,我也是听说……”

  “不必说了,我活了四十年,没有见过任何鬼神。我没见过的,就是不存在。”

  老张连连的点头,决定不再多言,横竖曼菱不是他的孩子,他犯不上为了三小姐,得罪了糊涂老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