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丁女士荒宅遇鬼,然而食欲不减
尼罗2020-07-11 14:003,460

  丁曼菱站在这荒凉的四合院里,有点傻眼。

  这是傍晚时分,后方大门落锁时的“咯噔”一响,还在她的脑海里回荡,非得是把绝大的铁锁,才能锁得如此响亮。

  锁头大,加之门厚墙高,这让她感觉自己像是落进了井里。往上看是四方的天空,往下看是满地荒草。院子当年也曾是青砖墁地过的,如今那砖被野草拱得不是碎裂就是翻翘,草还梭梭的动,是有草虫儿在其中活动。

  院子已经是这样了,四面的房屋更是类似鬼窟。门窗有的紧闭,有的随风微微的呼扇,开合之际,能瞧见里头黑洞洞的,影影绰绰有些家具的轮廓。而门框窗棂全结了蛛网,蛛网沾染灰尘,帘子似的飘飘拂拂。

  面对着此情此景,因为没有观众和力气,所以丁曼菱没有嚎啕,只从怀中摸出了一张小照片。

  小照片来自叶家,还是丁老爷私自把她许给了叶家之后,叶家派人送过来的,意思是向她亮个相,让她对未来夫君有个印象。毕竟在当今这个年头,即便是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定的包办婚姻,也没有让男女双方闭着眼睛直接就去入洞房的,就算没有面对面的互相相看一番,照片至少也得交换一张。

  而仅从这张照片上看,就可知叶大少爷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

  这么要紧的照片,主人公纵然是不肯正襟危坐的拍摄,至少也得给个清楚的正脸。然而叶大少爷不知是出于何种考虑,竟然送了她一张合影。

  合影是他和几个朋友围坐谈笑的姿态,照片模模糊糊,但依旧看得出正中央的主人公相貌惊人,长的是大宽脸、短下巴、绿豆母狗眼、八字扫帚眉、另附一张嘻开的大蛤蟆嘴。

  丁曼菱虽然几乎就是丁家历代最丑的一位,但以外人的眼光来看,她也没有辜负丁家列祖列宗的美丽,凭着她那一副青春容颜,命运再怎么离奇,也不至于嫁个这种德性的夫君。况且这夫君不但皮囊丑陋,灵魂更是五毒俱全,以至于她只盯着照片看了三秒钟,胸中便又燃起了冲天的大火,烧得她又攥拳头又咬牙,一时间无所畏惧,只想:“嫁鬼也不嫁姓叶的!”

  两边的厢房都有蛛网拦门,唯独前方的正房门口勉强还算洁净一些。丁曼菱怀着勇气,迈步向前,决定进房。

  房屋再破,究竟是有着四面墙和天花板,可以遮风挡雨。傍晚时分,天色说黑就黑,她也懒怠再去后院探险了,横竖一夜不喝水,也渴不死她。先把今夜对付过去,明天早上再想出路。

  正房的房门有点歪斜了,门板与门框不甚合辙,也不知道是谁使用蛮力把它关了上,以至于她费了不少力气,才又把它拽了开。结果房门刚一开,一道灰影贴地掠过,她没看真切,但是猜也猜得出,那是只大老鼠。

  她活了一十九年,和老鼠臭虫打照面的次数,不会超过一巴掌,亏她天生胆大,虽是心里一惊,但是方寸未乱。况且乱也白乱,难不成因为屋子里有了老鼠,她就在院子里站上一夜?所以别说是闹耗子,就算是真闹了鬼,她也还是得硬着头皮往里走。

  迈步跨过门槛,她进了堂屋。堂屋方方正正的,迎着房门,还摆着八仙桌和几把破椅子,四壁肮脏,隐约有几个大白印子,表明那里曾经挂过照片和对联。她原地转了一圈,没找到油灯火柴等物。而窗外的天是眼看着黑,就在她转这个圈的工夫,房内便又黑了一层。

  堂屋的东西墙壁上各开了一扇门,她先往那东屋去了,推门探头进去一瞧,她发现自己这回倒是走对了路:房内靠墙摆放着一张雕花大床,床架垂着丝丝缕缕的灰尘,床帐还保留着,当初应该是大红的颜色,如今褪得粉不粉黄不黄,早成了破布条子。

  在这间屋子里,她还是连一截蜡烛头都没翻出来。把嘴撇了一撇,她强忍着没有委屈落泪,心想爸爸真是太狠心了,竟然忍心把亲生女儿关进这样的鬼地方。亏得自己胆大,这要是换个胆小的过来熬上一夜,还不得吓出病来?

  刚想到这里,窗扇忽然被风吹得咯哒哒作响,她回头往窗外一望,透过那雾蒙蒙的肮脏玻璃,只见几只蝙蝠一闪而过,院内长草颤动,秋虫们大爆发一般,骤然一起鸣放起来。

  ※

  ※

  丁曼菱在床边坐了下来。

  床上就是硬邦邦的光板子,莫说被褥,连一丝棉线都没有。夜色越发的浓重了,丁曼菱含着一点眼泪,心里怕,想回家。若不是手里那张照片一直提醒着她,那她真有了投降的心。低头一抹眼泪,她又看了那照片一眼。房中太暗了,什么都看不清,但是也无须看清,叶大少爷的尊容,早已印刻在了她的心中。

  古宅空屋固然恐怖,但又怎么及得上叶大少爷的万分之一?

  ※

  ※

  丁曼菱直挺挺的坐了半夜。

  正房里悉悉索索的,一直没消停过,她缩起双脚抱了膝盖,怕老鼠们满地奔驰,会撞了自己。窗外长草葱茏,草虫儿们活泼得很,有野猫像孩子哭一样的叫,另有一只大鸟,在院子上空扑啦啦的盘旋。丁曼菱手握叶大少爷的玉照,吓得肝胆俱裂,全靠心中“嫁鬼也不嫁叶大少爷”的信念支撑,才没有当场昏厥。

  如此坐到了凌晨时分,她惊恐到了极致,反倒是渐渐麻木起来,加之先前又大哭大闹了一整天,实在是乏得很,便轻轻的侧身倒了下去,想要闭上眼睛打个小盹。

  可就在她昏昏沉沉将要入睡的时候,她忽然听见了一声门响。

  门板摩擦门框,响得吱吱嘎嘎,声音近得仿佛就在眼前。她猛地睁开了眼睛,第一反应是:闹鬼了!

  不是闹鬼,就是闹妖精,反正这么一座空了十几年的破房子,总不会是闹贼。

  她先前已经是疲惫得要命,如今躺了这么一阵子之后,筋骨松懈下来,越发的周身酥软,爬都爬不起来,无论推门进来的是个什么东西,她都不会是人家的对手。欲哭无泪的睁大了眼睛,她一边挣扎着要起身,一边暗暗的叩问苍天:“我这是什么命啊!”

  苍天没有搭理她,卧室的破门则是真开了。

  一个大黑影子跳了进来,手里还抡着个流星锤似的纸包。抬头一见床上那东倒西歪的丁曼菱,他立时刹住了脚步:“谁?!”

  丁曼菱勉强坐了起来,一手撑着床,一手将额前乱发向后一捋:“你又是谁?”

  大黑影子收拢手脚,给了她一个笔直的黑影:“我住在这里。”

  丁曼菱诧异道:“这是我家的房子,而且已经空了十几年了,你怎么会住在这里?”说着她不由得又环顾了一圈:“况且这里也住不得人呀!”

  “既然是住不得人,你又怎么会睡在这里?”

  “我爸爸逼我嫁人,我不肯,他就把我关到这里来了。你呢?你无处安身?你没有家?”

  话音落下,她听见大黑影子轻轻的出了一口气,可见她虽是畏惧大黑影子,大黑影子也被她吓得不轻。一口气吁出去后,他的声音冷淡了些许:“对,我没有家,见这是一座空宅,就来暂住几天。”

  “你为什么没有家?你是乞丐吗?”

  “还没到那种地步。”

  丁曼菱听他语气不善,于是又有了一点怯:“我倒是不介意你暂住,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可现在我来了,恐怕就要劳驾你换个地方了。不过你也不必换得太久,我不会在这里长住的,过几天爸爸看我不服软,一定就会把我放回家去了。毕竟我是他的亲生女儿,他还真能忍心逼死我不成?等我走了,你再回来,好不好?”

  大黑影子沉吟着不言语,而丁曼菱说了这一番话,头脑清醒了,人也有了精神:“还有,你既然是在这里住过几天了,那你平时都吃什么喝什么?这里有水吗?我从昨天中午开始,就没吃没喝过,现在饿是不饿,只是要渴死了。”

  大黑影子说了句“稍等”,然后转身走了出去。片刻之后,他端着一只粗瓷大碗回了来。将那大碗递向丁曼菱,他又向她一晃手里的纸包:“还有点心。”

  丁曼菱一口气喝了半碗水,身心一得滋润,更精神了:“那你再分我一块点心,可以吗?”

  大黑影子没说什么,把纸包放在床边,摸索着打了开。这时窗外微微有了明亮天光,大黑影子拈起一块点心递给她,她也能准确无误的接了住。往床头那边挪了挪,她低头小口小口的啃着点心,啃了几口,扭头望向大黑影子:“这位先生,多谢你了。”

  大黑影子在床尾坐了,爱答不理的哼了一声。

  她诚心诚意的道谢,换来的却是一声冷哼,于是她暗中翻了个白眼,心想这人是嫌我占了他的房子呢,可他也不想想,这房子本来就是我家的,我是房东,他是房客。哪有房客要撵房东的?何况我这样一位青春貌美的大小姐,谁见了我不恭维几分?偏他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竟然给我脸色看,幸好天黑,看不清他的脸色。

  随即,她又一转念:“也许就是因为天黑,他不知道我是何等可爱的一位小姐。等到天亮了,不信他不对我变换态度。”

  下一秒,她又生出了几分恐惧:“万一他对我起了非分之想可怎么办?”

  她边吃边想,心中纷乱,吃了一块,下意识的伸手到那纸包里,将点心又拿了一块。及至第二块也下了肚,她意犹未尽,有心再吃第三块,可是吃个不休、又有点不好意思。犹犹豫豫的望向大黑影子,她忽然发现天色又明亮了许多,自己已经能够看清对方的模样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