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热脸贴上冷屁股”的真实范例
尼罗2020-07-11 14:043,041

  大黑影子长得挺好看。

  他略微有点娃娃脸,鬓角剃得发青,衬得皮肤白净,长眉大眼,薄红嘴唇。这样的相貌,是男人之中的小白脸,男扮女装的话,也可算是一位佳人。除此之外,他穿着一身黑绸裤褂,虽然也沾染了些许灰尘,但是总的来看,还算整洁,不是个肮脏邋遢的流浪汉。

  丁曼菱看他仿佛是个挺文明的人,先前的怯意就瞬间消散了大半。而那大黑影子察觉到了她的目光,便也把脸转了过来。

  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三秒钟,他随即又转回了前方,同时沉声问道:“你方才说,你家里是为了逼你结婚,才把你送到这里来的?”

  “是。”

  “那,他们今天会不会过来给你送饭?”

  “应该会吧……不过也难说,也许他们会给我个下马威,故意的饿上我几天,好逼我屈服。”

  他忽然又把头扭向了她:“你想不想走?如果想的话,我可以帮你。”

  她感觉他是话里有话,一颗心登时跳了起来:“你……你是想带我逃出去吗?”

  “不是,你自己逃,我留下,继续住。”

  “噢!”她明白过来,立刻又有点生气:“你还是嫌我占了你的屋子,想要撺掇我走,对不对?这我可办不到!现在人人都知道我和叶大少爷订婚了,谁敢帮我去逃婚呢?我就算离了这里,身边没有人没有钱,又能逃到哪里去?”

  大黑影子叹了口气:“你要什么没什么,也没有逃婚的胆量,还闹什么?不如乖乖回家,结婚去吧!”

  “没门!我不接受包办婚姻。”

  “我看你可以接受。”

  “嚯!我都没看出来,你看出来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他再次转向前方,不肯去正视她:“你这个样子,自由恋爱这条路,恐怕走不通。”

  “我这个样子?”丁曼菱伸腿下床,站了起来:“我这个样子,有什么问题吗?”

  他望着窗户,一言不发。

  丁曼菱隐约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然而实在是无法相信:“你是说我已经丑到了没人爱?”

  他还是一言不发。

  丁曼菱震惊之余,几乎恼羞成怒。而就在她将怒未怒之际,外头忽然传来大门开合的声音。她向外一望,就见家中一名老仆挑着担子进了来,而身后的大黑影子霍然起身,贴着墙壁就溜出房门去了。

  ※

  ※

  丁曼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藏的,总之等她也迈步走进堂屋里时,只见房内一片破败冷寂,早没了他的影子。而转身出门再进院子,她发现除了老仆之外,家里的张管家也来了。

  张管家是个白皙微胖的中年人,面目和蔼,富富态态的,看着比丁老爷更像老爷。迎头看见了丁曼菱,他苦笑了一声:“唉,三小姐,我来给您送点吃喝。”

  丁曼菱勉强维持了淡然姿态:“老张,家里怎么样了?”

  “老样子,老爷气得心口疼。”说着他又打量了丁曼菱,口中也又“唉”了一声:“三小姐,您也是的,心里不痛快,您冲着别人发发脾气就是了,哪能真把自个儿的头发给铰了呢?您这不成自己作践自己了吗?”

  “我不是自己作践自己,我是真伤透了心。爸爸要是逼我到底,我就真出家当姑子去!”

  “唉,反正您就先在这儿凑合几天,我也回去勤劝着老爷。您在这儿,该吃吃该喝喝,自己保重身体,别上火。”

  丁曼菱点了点头。

  张管家又低声说道:“明天我想法儿给您送床被褥过来,铺盖卷儿太大,今天我没敢拿,怕让老爷瞧见。实不相瞒,这饭菜都是我偷着拎来的,依着老爷的意思,就要饿您两顿。您将来出去见了老爷,可别说漏了。”

  丁曼菱继续点头:“老张,谢谢你。现在这个家里,也就是你还肯顾念着我了。”

  张管家摇头叹息,带着老仆告辞而走。门外咔嚓一声合了铁锁,院子里就又只剩了丁曼菱一个人。她低头看那老仆挑进来的两样,一样是一桶清水,另一样是一架食盒。

  这个时候,阳光已经是相当的明亮,她对着水面照了照,就见水中有个如鬼似魅的影子,满脑袋乱发全直竖着,脸上还抹着一道一道的灰迹,两只眼睛更是红肿如桃,双眼皮成了肿眼泡。

  “怪不得他说我丑。”她非常的沮丧:“我要是再这么哭闹几天,恐怕就要和叶大少爷般配起来了。”

  她想赶紧撩水洗洗脸,可是手伸到一半,又停了住——这是用的水?还是喝的水?如果是喝的水,那怎么喝?这里可是连只茶杯都没有,那人倒是有个粗瓷大碗,或许可以向他借来一用?

  她正盘算着,那人也不知道从何处钻了出来,已经无声无息的走到了她身旁。

  围着地上这两样踱了一圈,他冷冰冰的,总有股子如临大敌的紧张。丁曼菱见状,便说道:“昨夜我吃了你的点心,今天家里给我送饭来了,你也和我一起吃吧。还有水,水你也随便喝,给我留半桶就行,我想洗把脸。”

  那人抬头注视了她:“后院有井,水有得是。”

  丁曼菱跟着那人走到了后院,发现这后院还挺热闹,不但有一口老井,还有一间厨房和一件柴房。那人谨慎得很,一路不动宅内的任何什物,只在柴房的稻草堆里藏了几只大碗,用的时候拿出来先洗一洗。唯有井绳平时吊着水桶在井中上上下下,免不了要潮湿。

  那人给她吊上来一桶水,她就蹲在水桶前,自己撩水洗了脸,又浸湿了随身的手帕,把头发也狠擦了擦。最后起身扯扯衣襟,她翩然一转,转向了那人,颇有改头换面、粉墨登场之感:“这回就舒服多了。”

  那人看了她一眼:“往后不要再犯傻了,不嫁人就不嫁人,把自己的头发剪了,算什么本事。”

  “我就是想表明我的态度……而且当时也是气急了。”

  “现在态度有了,头发没了。”

  “头发没了,还能再长嘛。”

  “长出来了再去乖乖的结婚?还是结婚之前再剪一次?”

  “你别瞧不起人,我要是真那么没主意的话,也不至于被我爸爸关到这里来了。”

  那人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忽然皱起了眉头:“我看你也是个好人家的姑娘,令尊到底是给你找了个什么样的人家,让你这么死去活来的要抗婚?难不成,是要把你嫁给老头子去做小老婆?”

  “你又瞧不起我是不是?要是真把我送给老头子当小老婆,那我早就直接气死了。行不行的且不提,我根本就受不了那种侮辱。要说我这位未婚夫呢,年龄和我相当,家世比我更强,是督军家的大少爷。”

  “那不是挺好?”

  “好什么呀!”她从怀里摸出了那种护身符似的小照片,往他面前一递:“你瞧瞧,我也不是肤浅、非要以貌取人。可你就看他这副尊容,是不是长得也太为难我了?这还不算,他是出了名的吃喝嫖赌,名声早坏透了,你想我若是嫁了他,还能有我的好日子过吗?只怕是我不敢管他,他还要打我呢!”

  他看了看照片,又抬头看了看她。她自从洗过脸后,就有了自信,不但不怕他看,还要主动问他:“我的来历,你全知道了,你呢?你又是做什么的?”

  “我?”他摇了摇头:“我的来历,你没有必要知道。”

  “好,那我不问了,你只要把名字告诉我就好,要不然接下来,我怎么称呼你?”说着她向他伸出了一只手:“我姓丁,大名叫做丁曼菱。”

  他狐疑的看着她,从头一路看到手,末了问道:“干什么?”

  这回连丁曼菱也惊讶了:“握手呀!你不会连握手礼都不懂吧?”

  他握住了她的手:“我叫张三。”

  丁曼菱一直挺迁就他,可是听到这里,终于忍无可忍的沉了脸:“你这人可真是的,要是不愿意和我做朋友,那就直说,干嘛拿个假名字敷衍我?我是因为落了难才认识你的,要不然谁理你?你当我很稀罕知道你姓甚名谁吗?”她向外抽手:“松手!不和你握了!”

  他松了手,依旧是冷冷淡淡:“我正受人追杀,你还是不认识我为好。”

  “追杀?你闯了什么祸了?打架了?还是杀人了?”

  “都有。”

  丁曼菱后退了一步:“你——你不会是个坏人吧?”

  他迈步往前院走去,头也不回:“你可以当我是个坏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