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小丁单方面退婚,妄图抛弃低颜值未婚夫
尼罗2020-07-11 14:003,195

  丁曼菱越是观察这个张三,越感觉这人不但不坏,甚至还是个老派的“正经人”。虽然不知道他明明年纪轻轻,为何会如此的老气横秋,但对于此刻的她来讲,如果一定要有一位房客和她作伴的话,那么这位张三可以算作是上等人选了。

  张三对她,基本算是以礼相待,偶尔也会无礼,因为他对她有股子爱答不理的劲儿,似乎是嫌她不请自来,是个扰他清净的不速之客。他越冷淡,她越安心——虽然他那张冷脸也够人受的,但总比对着她垂涎三尺强。这院子门厚墙高,他若真是一匹色狼,她不也是无路可逃?

  ※

  ※

  先前张三在这里活得极其谨慎,如今丁曼菱一来,倒是让他也跟着沾了一点光,至少,他不必再坐在柴房里吃饭,可以将堂屋里那张八仙桌使用起来了。

  他耷拉着眼皮,一言不发的进进出出,把八仙桌和周围的四把椅子全擦得干干净净,然后将那只大食盒拎上桌打了开,从里面端出了两碗炒菜和一大碗米饭。丁曼菱坐了下来:“真不少,足够咱们两个吃的了。”

  他只从食盒里找到一双筷子,于是把筷子往碗沿上一架,他拖了把椅子,远远的坐到了一旁:“你先吃。”

  “哟……”丁曼菱有点不好意思:“厨房里没有筷子了吗?”

  “没有。”

  “那……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往门外望,不理她。

  她见怪不怪,埋头快吃。饭菜的味道都是平平,她胃里又有些点心垫底,所以吃了几口便没了食欲。拿着筷子起身走到张三面前,她说道:“你等等,我先去洗一洗筷子,再给你用。”

  结果她只觉着手中一滑,是筷子已经被张三轻轻巧巧的夺了去。他走到桌前,低头看了看,然后抬头问她:“你吃饱了?”

  “是,剩下的饭菜,你随便吃吧。”

  然后她在他方才坐过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好奇的看着他吃。这家伙果然没有辜负她的好奇心,端起那一大碗米饭,他两筷子就往嘴里扒拉了小半碗,鼓着腮帮子望向那两碗菜,他又夹起沉甸甸的一大筷子炒空心菜,连汤带水的填进了嘴里。丁曼菱看他这个吃法不妙,非噎着不可,正要出言提醒,哪知他这人的嗓子眼倒是宽敞,一闭眼睛一伸脖子,他把满口饭菜硬咽了下去。

  然后端起大碗,他又往嘴里扒拉了一大团子凉米饭。

  ※

  ※

  他静悄悄的狼吞虎咽,片刻之后,不但饭碗空了,两只菜碗里也只各剩了一碗底的菜汤。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一条灰扑扑的手帕,他还想着擦了擦嘴,然后才站了起来,将那几样餐具收回了食盒,又将食盒拎出了门外。

  从后院端来两只粗瓷大碗,他倒了两碗水,自己一碗,另一碗放在对面桌边。丁曼菱见状,便起身走过去坐下了:“这是我的?”

  “嗯。”

  丁曼菱端碗喝了一口水,然后抬头向他说道:“住着我家的房,吃了我家的饭,你还是连个真名字都不肯告诉我吗?”

  他充耳不闻,慢慢的喝水,片刻之后才开了口:“卫长明,卫兵的卫,长明灯的长明。”

  她用指尖蘸了水,在桌面上写下了“卫长明”三个字:“对吗?”

  “对。”

  “卫长明,你到底是得罪了人?还是犯了法?我是昨天晚上被他们送到这里来的,现在还没到中午,就已经要无法忍受,要不是我心中有信念,恐怕昨天晚上刚进院子,就要向爸爸投降了。这种地方,我住不惯,你也是住不惯的呀。你总不能在这里藏一辈子吧?”

  “过一天算一天,我能凑合。”

  “我不信你能凑合一年。”

  “我未必能活一年。”

  “你才多大的年纪,怎么说这么悲观的话?我现在是自身难保,没有本事帮助你了,我要是有本事,撵也要把你撵出去,非逼着你把你的问题都解决了不可!”

  他撩了她一眼:“我倒是很想把你撵出去,你太聒噪了。”

  因为一直就没从他那里看过好脸色,所以如今听了这话,丁曼菱也还是不和他一般计较:“想撵我呀?有办法,只要你替我把那门亲事退了,不用你撵,我自己就能走回家里去。”

  此言一出,卫长明又不言语了。

  ※

  ※

  丁曼菱怀着心事,懒洋洋的度过了这一天。

  除了张管家早上来了一趟之后,接下来再无家人过来瞧她,也没人给她送晚饭。倒是天黑之后,她正坐在房内发呆,卫长明忽然进了来,给她送了个热烘烘的油纸包。

  他总那么气哼哼的,放下就走。她拿起油纸包打开来,发现里面是一张油饼。连忙起身追了上去,她对着他的背影问道:“你翻墙出去啦?”

  “嗯。”

  “你回来,我刚想到了个好主意,想要说给你听听,看看行不行。”

  他转身跟着她进了卧室。两人在一头一尾的床边上坐了,丁曼菱在黑暗中开了口:“我刚才想,既然这里的大门锁不住你,我又已经和家里闹翻了,是铁了心的坚决不会嫁给叶大少爷,所以与其让爸爸这样不死心的折磨我,不如我直接给叶大少爷写一封信,彻底表明我的态度。当然,接下来肯定会有一场大闹,但是不破不立嘛!反正我不信他们能活吃了我。”

  她转向了卫长明的方向:“你看我这个主意,靠不靠谱?”

  “不知道。”

  她难以置信的望向了他,半晌之后才又说了话:“你能不能有哪怕那么一点点的恻隐之心?人家看书看戏看到难过的地方,还要落泪呢,我可是一个马上就要掉进火坑里的大活人,又不用你出什么力,只让你帮我拿拿主意,你都不肯吗?”

  “我是真的不知道。不过如果你决定这么做了,我可以去给你找笔找纸,还可以帮你把信寄出去。”

  “算了,我也看出来了,你根本不关心我的死活,就只盼着我走!亏我今天还同情了你,算我多事,往后你我一刀两断,你睡你的柴房,我也不吃你的饼了!”

  他站了起来,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能听到他的声音:“我现在去找纸笔信封,明早给你送过来,你先睡吧,不必等我。”

  ※

  ※

  丁曼菱在那硬板床上又凑合了一夜。

  半夜,她活活的被那床板硌了醒。摸黑下了地,她感觉站着比躺着更舒服,有心去看看卫长明回没回来,可是窗外虫叫鸟鸣,风声飒飒,多少还是有些阴森的鬼气,况且他分明又是挺烦她的,以至于她也不大愿意上赶着去找他了。

  重回床上,她朦朦胧胧的又睡了片刻,这回再睁眼睛,她看到了微明的晨光,以及窗前站着的卫长明。

  她揉着眼睛坐了起来,卫长明也闻声转身面对了她:“纸笔放在外面桌上了。”

  然后他一指窗台上的冷油饼:“不吃?”

  “谢谢你,我昨晚不饿,就没有……”

  他拿起饼咬了一口,然后一边咀嚼一边走了出去。

  ※

  ※

  丁曼菱等着张管家来给自己送饭,然而等来等去,连张管家的毛也没有等来一根。

  她等不及了,喝了半碗冷水振作了精神,然后将几张信纸和一支铅笔拿进卧室,铺在了那硬板床上。手里握着铅笔,她在信纸第一行写道:尊敬的叶永嘉先生。

  写到这里,她咬了咬笔头,有点犯难。她平时常给同学朋友写信,可写那种信是不必讲究格式和措辞的,想到哪里写哪里就是了。但是这一封信显然不能写得太散漫,她得把意思写得又郑重又明白才行。

  思忖良久之后,她另起了一行:“你好,我是丁曼菱,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我想因着我们双方父母的缘故,你一定已经知道了我的存在,我也通过那一张照片,认识了你。我相信我们的父母长辈,一定是怀着好意,愿你我可以结为夫妇、过幸福的生活,但我们身为二十世纪的青年,又怎么还可以像旧时的男女一样,一点感情与思想都没有,将自己的婚姻和人生拱手让出、听凭摆布呢?我想,这样的婚姻,我是无法接受的,叶君一定也有同感吧。所以,为了我和叶君的前途而计,我主动要求解除我们的婚约,使我和叶君都能得自由,我将继续求学,叶君也可追寻爱情、和心爱的女郎共度一生了。”

  写到这里,她感觉自己这话说得还算漂亮,便点了点头,另起一行,又写:“祝叶君幸福。”

  仔仔细细的落了款,她拿起信纸重读一遍,有心再让卫长明过来帮着自己参谋参谋,可是话到嘴边,她怕再碰一鼻子灰,便直接将信纸折好,塞进了信封里。起身走出门去,她看见了堂屋里的卫长明,便将那信向他一递:“写好了,也不知道写得怎么样。”

  他走过来接了信,往兜里一揣。

  哑巴似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