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一段奇缘的开端
尼罗2020-07-11 14:013,109

  叶永嘉发动了汽车。

  叶府里面枪声不断,他不敢停留。双手抓住了方向盘,他有点结巴:“你你们要要去哪哪里?”

  丁曼菱还在犹豫要不要回家,然而前方的卫长明并未回头征求她的意见,直接反问了叶永嘉:“你原本打算去哪里?”

  刀锋紧贴着叶永嘉的颈侧动脉,吓得他那半边身体都僵硬了:“我我我打算出出城去去天津找找我四四舅,让他送我去去开开封找我家老爷子。”

  卫长明收回了短刀,向后一靠:“走。”

  叶永嘉现在成了孤家寡人,并且惊魂未定,脖子一侧还隐约作痛,不知道是不是被他那刀子抹破了油皮。悄悄的横了卫长明一眼,他决定忍辱负重,暂且不耍少爷脾气,横竖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两分钟后,卫长明仿佛是刚想起了后排还坐着个丁曼菱,回头说道:“没时间送你回家了,你先跟着走,想回家,到了天津再回。”

  丁曼菱懵里懵懂的点了头,因为料想卫长明不至于把自己卖了,所以倒不是太怕。

  汽车驶过了一条大街,叶永嘉头上的冷汗刚刚消了些许,忽听卫长明又问:“那些人是什么来头?”

  “啊?”

  “那些让你屁滚尿流逃出来的人,都是什么来头。”

  “放你娘的屁!我什么时候屁滚尿流了?我是在分析过敌我局势之后,很从容的撤退了出来。”

  卫长明看着他,没表情,也不言语。

  车里寂静了片刻,叶永嘉抬袖子一蹭额头上的冷汗:“肯定是沈麻子,老爷子下午来的那封信上,就让我提防着沈麻子,可是谁能想到姓沈的狗胆包天,竟然敢明着杀到我家里来!”

  所谓“沈麻子”者,乃是一位师长的诨号,近两年招兵买马、一时间风头无两,报章上常登他的事迹,连丁曼菱都有所耳闻,但也只是“耳闻”而已,她可不知道沈麻子和叶督军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不由自主的向前探了身,她看了看叶永嘉,又看了看卫长明,就见卫长明面朝前方,低声问道:“京畿卫戍司令韩步武,不是沈麻子的盟兄弟吗?”

  叶永嘉登时扭头望向了他:“你什么意思?韩步武还敢帮沈麻子杀我不成?”

  “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就别他妈的胡说!现在话全让你说尽了,我还怎么走?万一韩步武真和沈麻子串通了,那我这不是自寻死路了吗?”他一拍方向盘,少爷脾气又发出来了:“你会说话,车给你开!不把我送出城你就是我儿子!”

  卫长明道:“停车。”

  “啊?”

  卫长明终于再次扭头正视了他:“停车。”

  叶永嘉一脚踩了刹车:“你要干嘛?”

  “如果韩步武和沈麻子真要杀你,那么不用你自投罗网,凭着汽车号码,他们就能找到你。”

  说着他推开车门,同时头也不回的又说了一句:“丁小姐也下车。”

  叶永嘉看他是真走,后排车门一响,正是丁曼菱也乖乖跳了下去。再一次的惶恐起来,他问卫长明的背影:“那我呢?”

  卫长明没理他,于是他慌里慌张的下了汽车,三步两步的追上了卫长明:“你们俩往哪儿去?”

  “找个地方安身,等天亮。”

  丁曼菱听了他这言简意赅的回答,越发感觉他为人可靠,并且非常的正经,自己跟着他,比回家找爸爸还更安全些。而叶永嘉眼看着这二人走得头也不回,心里乱糟糟的一时也没了主意,于是索性拔脚追了上去:“上哪儿安身去?要不然去六国饭店开个房间?”

  丁曼菱见了他这个狼狈的傻样,对他的怯意退了八九分,卫长明照例是不理人,她忍不住,小声嘀咕道:“还六国饭店开房间呢,你要不要再顺便请个客?”

  “轮到你这个臭娘们儿说话了?”

  走在前方的卫长明忽然向上一抬手,随即后退躲在了暗处。那二人就见前方路灯照耀下,一队士兵全副武装,列队小跑着过了去。

  ※

  ※

  叶永嘉和丁曼菱暂时闭了嘴。

  他们随着卫长明走大街穿小巷,卫长明好似拥有兔耳朵狗鼻子,一路上先知先觉,避开了好几拨夜行军队。末了三人到达了目的地,丁曼菱和叶永嘉望着前方那两扇破大门,一起愣了。

  丁曼菱问道:“卫先生,你怎么又回来了?”

  卫长明迈步往门内进——大门的门锁已被叶永嘉白天派兵撞坏,所以他故地重游,倒是不必再翻后墙。丁曼菱和叶永嘉随即跟上了他,诧异归诧异,他们也得承认:此时此刻,这座空置已久的丁家老房子,确实是个最安全的所在了。

  等到这二人全进来了,卫长明关闭房门,又去后院的柴房里找出一根长些的木棍做杠子,将大门从内顶了上。丁曼菱和叶永嘉在院子里站着,午夜风凉,二人冻得抱着膀子,旁观卫长明忙忙碌碌,忽然双方的目光交汇了一下,丁曼菱一撇嘴,开始不把他放在眼里。那些人——不管到底是什么人吧——既然敢公然杀进叶府,证明叶督军十有八九是倒了台。叶永嘉加上他爹,等于横行一方的叶大少爷,叶永嘉减去他爹,那就只剩了个满嘴不干不净的烦人精。她怕那个在京城里横着走的叶大少爷,可不怕眼前这个瑟瑟发抖的烦人精。忽见卫长明转身往房内走了,她连忙跟了上,跟了没有几步,一阵疾风从她身边掠过,让她差点把嘴撇到后脑勺去——这个不要脸的叶永嘉,还跑到她前头去了。

  她对卫长明起了独占之心,很不服气的追了上去,结果和叶永嘉同步进门,两人一起卡在了门口,叶永嘉扭头看她,开口便是呵斥:“臭娘们儿,一边儿去!”

  丁曼菱一晃肩膀先进了门:“叶永嘉,你再敢对我出言不逊,当心我拿大嘴巴抽你!”

  叶永嘉抬手指了指她的后脑勺,自知现在不是教训未婚妻的时候,所以决定暂时忍气吞声,不和小娘们儿一般见识。屋子里漆黑的,卫长明和丁曼菱轻车熟路,摸索着进了卧室,在那床边坐了,叶永嘉手足无措,也没摸着椅子,只好追着二人的呼吸声音走过去,挤挤蹭蹭的坐到了二人中间。

  暗暗的喘了一会儿气,他感觉自己的情绪平定些了,便转向一旁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姓卫是吧?”

  “是。”

  卫长明答得简单,他也无心追问。丁曼菱倒是想起了一件事:“叶永嘉,你是跟着我们跑了,可你家里的人怎么办?”

  “爱怎么办就怎么办,跟我没关系。”

  “怎么会跟你没关系?那不是你的亲人吗?”

  “我娘早死了,现在那些娘们儿都是老爷子这些年弄回来的姨太太。我老子的姨太太要是也跟我有关系,那我家不是乱套了吗?我家可是正经人家,不像你们丁家,老子欠债不还满嘴跑屁,女儿放着好好的丈夫不嫁,偷着出去养汉子。”

  “你才满嘴跑屁!我和卫先生清清白白,你污蔑我可以,但是别往卫先生身上泼脏水,他是无辜的!”

  叶永嘉正要反唇相讥,忽听另一侧响起了卫长明的声音:“你说你下午接到了令尊的信?”

  他连忙转向了卫长明的方向:“对,信上也没说什么,只说他要和沈麻子开战,让我在京城里提防着沈麻子。如果局势不妙,就让我赶紧躲到租界里去。可是谁能想到,沈麻子胆儿这么肥,竟敢直接杀进我家里来。”

  “既然如此,你直接住到天津租界里去就是了,何必还要再去开封?”

  “我……我是担心我家老爷子。沈麻子这回嚣张得奇怪,我、我有点害怕。”

  说到这里,他垂下头,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我就怕老爷子会出事。只要老爷子没事,那么他当不当督军都无所谓,大不了回家关起门来做寓公。我也不再惹是生非了,我也关起门来,当我的富贵闲人。”

  然后他又抬起了头:“你问这个干嘛?你是不是有办法带我出城去天津?”

  “或许有。”

  “那你送我一趟,我必定重谢你!”

  “可以。”

  叶永嘉登时呼出了一口大气,转向丁曼菱,他冷飕飕的笑了一声:“哎,你眼光不错啊,至少是比我强。”

  丁曼菱听他阴阳怪气,立刻警惕起来:“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找的这个野汉子,比我爹给我订的那个臭丫头,靠谱多了。”

  丁曼菱听他又在拐着弯的骂人,气得想要回嘴,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和这种恶少吵架,实属自降身份,所以起身走到床尾去,她挨着卫长明坐了,要离那恶少远远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