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小叶被奸夫淫妇捉走了
尼罗2020-07-10 18:523,374

  丁曼菱懵了。

  她知道于情于理,自己在听了那副官的话之后,都该先给副官一个嘴巴子,再抽叶永嘉一巴掌,再和叶家退婚,从此一刀两断。可是看着院门内外那许多士兵,她心知自己除非是立刻死了,否则别说这种检查,再有更屈辱一百倍的条件,自己都得接受。

  长痛不如短痛,她决定去法国医院的妇人科,那里收费高昂,相应的也就人少,那西洋女医生也会为她保密。

  她不愿、也不敢再去和叶永嘉直接对话,这个主意只能是去向父亲讲。拖着两只千斤重的脚,她正要向丁老爷的方向迈步,院外忽然又跑进来了个军官,这军官大汗淋漓,进门之后直奔了叶永嘉,开口便道:“大少爷,快回家去吧!督军那边来消息了!”

  叶永嘉漫不经心的一晃脑袋,将挡眼的刘海甩开:“来消息就来消息呗,他老人家的事又不归我管,有话你对三姨娘讲就行了。”

  军官一把攥住了叶永嘉的手腕子:“不是——总之您快回家吧,有急事!”

  叶永嘉挣开了军官的掌握,对着丁曼菱跟前的副官说道:“今天这事办不完了,咱得赶紧回家一趟。你把她带上!”说着他回头看了卫长明一眼:“还有他。”

  副官问道:“带——带回家去?”

  “可不是带回家去!要不然我前脚一走,他们家后脚一起溜了,明天我过来找鬼不成?把这两个带回家去关起来,明天我亲自监督!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要真他妈的是个破货,白给老子都不要,你们丁家也都全给我等着死吧!”

  说完这话,他大步流星的向外走去,丁老爷夫妇略微挡了他的路,被他一肩膀撞了开。丁曼菱有心再叫一声“爸”,可是抬眼望向父亲,她被丁老爷眼中的凶光吓了一跳。

  她爸爸分明是要恨死她了!

  她将那个“爸”字咽了回去,随着士兵低头走出了丁府大门。抬脚跨过门槛之时,她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心里茫茫然的想:我这一走,还能回来了吗?

  眼角余光又扫过了卫长明,卫长明弯着腰,正被两名士兵押回汽车里去。

  她又想:“到底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个什么人。”

  ※

  ※

  汽车一开,绝尘而去。丁府立刻关了大门,丁太太拥着丁老爷回了房,悄悄的说:“士源,还有半天一夜的时间,我们逃吧!”

  “逃?”

  “你看咱家这位三小姐当初的那个闹法,会是背地里没有花头的吗?谁家冰清玉洁的大姑娘,会有那么厚的脸皮,因为男人丑就大哭大闹的不肯嫁?她闹得那样凶,心里必定是有了人,十有八九就是那个小子,今天这一场,叶大少爷也十有八九就是真捉了奸。现在趁着叶大少爷还没彻底明白过来,咱们赶紧逃吧!”

  “逃——往哪儿逃?”

  “先去天津我二姑家避避风头,要是局面不好,咱们再去南边住一阵子。”

  “那现在收拾行李?”

  “还收拾什么行李?把金银细软带上就是了,可别让你养的那些狐狸们发现!我可以带着你上我二姑家去,可不能连你的姨太太们也一起带上。”

  丁老爷想了一想,随即坐下来开始脱拖鞋换皮鞋:“你说得对,横竖那些娘们儿也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又没给我生下一儿半女,全丢了也不可惜。”

  “这叫什么话,我以后也会三十多岁的,你到时候要把我也丢掉吗?”

  “那不能。你是我的正房太太,扔了不合适。”

  丁太太叹了一声,快手快脚的收拾出了一只皮包,然后挽着丁老爷,只说要出门找人去叶家说情,也不坐家里汽车,直接走到街口雇了两辆洋车,直奔火车站去了。

  ※

  ※

  丁家这一对爱侣如何出逃,姑且不提,横竖天津的二姑自会招待他们。只说丁曼菱到了叶府,一个正经管事的人也没看见,直接就被士兵押进了一间空屋子里。一路跟着她的那名副官——她已经得知了他姓缪——匆匆把卫长明也推进了这间空屋子里,然后将门一锁,随着叶永嘉往前头听消息去了。

  这屋子倒是比那处老宅强多了,至少没有那许多的灰尘。丁曼菱在门口站了,没脸往他跟前凑,只低声的喃喃:“我把你连累苦了。”

  他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是。”

  “你放心,我一定还你清白,不让叶永嘉伤害你。”

  “难。”

  “不难,我能的。”

  他摇摇头:“这种事情,说不清楚。”

  “能清楚,我明天就去医院——”

  她及时的截住了自己的话,卫长明疑惑的抬头看了她:“去医院干什么?”

  “你别管,反正我有办法就是。”

  卫长明恢复了眼观鼻鼻观心的姿态,显然是不相信她,捎带着也不搭理她。她在门旁的椅子上坐了,也无颜去巴结着和他搭话。

  二人一路静坐下去,眼看着将要到傍晚时分了,丁曼菱不由得纳罕:小半天都过去了,怎么一直没人过来发落他们?就算要囚禁她一夜,也不该把她和卫长明关在一间屋子里呀。

  她正诧异,那位缪副官来了。

  缪副官带着仆役,送来了一桌晚饭。他年纪不算大,但是有股子婆婆妈妈的和气,好像一位小婶子。丁曼菱站了起来,问道:“缪副官,请问接下来我该怎么办?是一直留在这里吗?”

  缪副官摘下军帽,擦了擦汗:“丁三小姐,您先吃着,晚上到底怎么安排,我等会儿问明白了,再过来告诉您。”说着他笑了:“我们少爷忙了一下午,我没找着机会问他。”

  “忙了一下午?是有什么大事吗?”

  “是督军那边的事,唉,说了您也不懂,反正您别怕,少爷也是讲理的,今天他是气糊涂了。”然后他压低了声音:“当着少爷的面,您可千万别再和那位说话了,您俩得避嫌,知道吧?”

  丁曼菱点了点头,等缪副官关门离去了,她才走到桌前坐了下来:“卫先生,咱们先吃饭吧。”

  卫长明没言语,不是他冷淡,是他只有一张嘴,如今已被饭菜填满,腮帮子鼓得将要爆炸,实在是没有余力回答她了。

  ※

  ※

  丁曼菱和卫长明,二人吃光了一桌饭菜。

  在门口卫兵的看押下,二人又各去了一趟茅房。眼看着天都黑了,房内也开了电灯了,缪副官还是不回来,丁曼菱打了个小哈欠,又饱又困,眼皮开始忽闪忽闪的要合。将双臂撂在桌上,她想要俯身埋头打个瞌睡,然而一只手忽然抓住了她的上臂。

  卫长明极少碰她,如今忽然把她抓了个满把,便是让她一惊:“怎么了?”

  卫长明低声答道:“有人。”

  她不明所以,但也下意识的放轻了声音:“门外一直有人在守门呀。”

  “不是,是大队人马。”

  丁曼菱一头雾水——大队人马那得是什么声势?她怎么就没听出哪里有大队人马呢?

  就在这时,卫长明忽然欠身一拍墙壁上的电灯开关。房内立时黑了,丁曼菱连忙说道:“不行不行,咱们还得开着灯避嫌呢。”

  黑暗中,回应她的是一声“嘘”。

  丁曼菱立刻闭了嘴。

  那只手从她的上臂滑到了她的手腕,领着她走到了门口。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没有听出什么动静来,足足又过两分多钟,门外才有了响动,她探了头从窗前往外望,就见守门的那两名卫兵端着枪跑向了前方,一溜烟就不见了影踪。

  然后,夜空中爆发了一声枪响。

  第一声枪响一起,紧接着枪声就密集起来。卫长明忽然后退两步,一脚踹向了房门。

  丁曼菱连忙去拦他:“你别蛮干,外面的人会听见的。”

  “他们顾不得听我们了。”

  说完这话,他又是一脚,竟然真把房门踹了开。拽着丁曼菱跑到门外,他忽然停了住,回头问她:“跟我走吗?”

  丁曼菱心慌意乱的点头——莫说是跟着他在地上走,就算是他要拽着他飞上天了,她此刻也只有点头的份。要不然,她一个人可怎么办?只怕即便她今夜一个人逃回家了,她那对父母也会连夜再把她送回来。

  最后的结局,最好也不过是嫁给叶永嘉;最坏的话,则是糊里糊涂的丢了命。

  ※

  ※

  卫长明很会记路。

  白天他是怎么进来的,此刻他摸着黑原路返回,还能怎么出去。枪声全响在了叶府的中心地带,他和丁曼菱拐弯抹角的走小道,反倒是畅通无阻。眼看前方灯光明亮,已经到了侧门,他松开了丁曼菱的手腕,从怀里摸出了一把短刀。

  丁曼菱看着他,见他此刻仍然是面无表情,手握短刀快步向前,他出了侧门左右一看,却发现门外并无卫兵,而前方街边停着一辆汽车,汽车正在轰轰的发动。几大步疾冲向了汽车,他一把拉开前排车门,竟是直接坐上了副驾驶位,同时对着丁曼菱喊了一声:“上车!”

  丁曼菱不假思索,拉开后排车门坐了上去,然后抬头一看,她又是一惊。

  驾驶座上的人,竟然就是叶永嘉。

  叶永嘉双手握着方向盘,一动都不敢动,因为卫长明的短刀刀锋已经贴上了他的颈侧。车门关了,在这个封闭的小空间中,卫长明的声音格外清晰:“劳驾,送我们一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