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小叶把奸夫淫妇捉走了
尼罗2020-07-10 18:523,449

  丁曼菱发现叶永嘉名不虚传,确实不是善类。

  他对她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就让那粗手粗脚的士兵推搡着她往外走,她自己怕,同时心里又焦得很,因为自己把卫长明也连累了。卫长明既是鬼魅一样的躲在这里混日子,就说明他是真的不能见人。这么个不能见人的人,如今被叶永嘉当成奸夫捉了去,会落个什么下场?挣扎着回头去看卫长明,她急得眼中有了泪,卫长明也被两名士兵反剪了双臂,低着头也不知道是个什么面目。于是她又望向了前方的叶永嘉,带着哭腔大声喊道:“我和这位先生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他就是个无家可归的人,一直在这空房子里安身,我来了之后,见他无处可去,才没有赶他走。你我之间的账,我随你回去算就是了,你不要迁怒无辜的人。”

  叶永嘉头也不回,径自弯腰上了院外汽车,只留给她一句嘀咕:“净他妈放屁!”

  丁曼菱也知道自己这话听着像是谎言,绝望的回头去看卫长明,她咧开了嘴哭道:“卫先生我对不起你。”

  卫长明终于抬起头,漠然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把头又低了下去。

  ※

  ※

  叶大少爷今日去向未来老丈人兴师问罪,因是怀着雷霆之怒,所以出行的排场堪称恐怖,不但他和他的随从坐满了三辆汽车,后方还跟着两辆军用卡车,车上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以他如今的武力,莫说捉奸,剿匪都够了。

  他和那两名俘虏,分别各坐了一辆汽车,浩浩荡荡的上路驶回了丁府。路途不远,车速又快,丁曼菱脸上的泪痕还未干,汽车就已经在自家门前停了。

  到家了也还是没有好待遇给她,她又被士兵生拉硬拽的扯下了汽车。叶永嘉往大门里走,她受了一推,也只能跟着他走,一边走,一边眼泪汪汪的又想回头去看卫长明,结果旁边忽然有人开了口:“得啦,您这心怎么这么大呢?都到什么时候了,您还看他?”

  她扭头望去,发现说话人是先前向她介绍叶永嘉的那名副官。副官跟着她走,一边走一边又叹了口气,接着方才的话头继续说道:“反正也是,看一眼少一眼了。不是我说,您,和他,胆子都是忒大了。您都已经算是叶家的少奶奶了,怎么还能起这个邪心呢?这也亏得您是有头有脸的丁三小姐,要是换了家里的姨太太干这事,直接活埋,没有二话。”

  前方的叶永嘉这时忽然侧过脸来,怒吼了一句:“这回我他妈先审案,审明白了埋她全家!”

  丁曼菱听了这些喊打喊杀的话语,眼泪顺着面颊就流了下来——她和叶永嘉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们家里闹得再狠,也无非是互相指鼻子叫骂一场罢了,哪有要人性命的?她又想爸爸和继母再不好,也没有死的罪过,如果叶永嘉当真要在家里大开杀戒,那么自己就只能是先抹脖子,自己死在他面前,也许他解了恨,就能放过爸爸他们了。可是卫先生怎么办?她若是拿命去为卫先生求情,叶永嘉会不会越发的恨他、要把他碎尸万段?完了,完了,她泪流满面的想:卫先生等于是被自己害死了。

  绕过影壁,进了丁府前院,她抬头一看,又是一惊。院子里无声无息的站满了人,为首一位,便是她的父亲丁老爷。丁老爷穿着衬衫长裤,脚上趿拉着一双拖鞋,整个人正在秋风中抖,而梨花带雨的丁太太站在了他的斜前方,一只手攥着手帕拭泪,一只手伸出去,虚虚的向后拢着,想把心爱的丈夫拢到身后头去。其余众人花红柳绿,都是丁老爷历年来积攒的姨太太们。丁老爷一见叶永嘉带着三女儿回来了,立时拨开太太的手,上前一步说道:“贤婿,这回你是亲自去看过了,三小女当真是被我关了起来,我方才的话并无隐瞒差错之处吧?那封退婚信一定是有人伪造——”

  叶永嘉没理他,转身对着后方一招手,立刻就有两名士兵把卫长明推了上来。叶永嘉一手抓住了卫长明的衣领,将他往丁老爷面前一搡:“介绍介绍吧,这位是谁?你怕你家的姑娘一个人坐牢太闷,所以还弄了这么个大小伙子一起送过去,给她解闷是不是?”

  丁老爷上下打量着卫长明,片刻之后,才莫名其妙的开了口:“你是谁啊?”

  卫长明不言语,叶永嘉冷笑了一声:“装,还他妈装。行啊丁士源,先是欠了我老子八万块钱不还,后是拿个破货抵债,不但给我戴了顶绿帽子,我他妈的还得叫你一声爹。行,行,真他妈行,我们爷儿俩都让你耍成猴儿了。”

  “不——”丁老爷张口结舌,同时吓白了脸。举目瞧见了丁曼菱,他上前一步问道:“曼菱这是怎么回事?那小子是谁?你认识他?”

  丁曼菱火速的转动脑筋,刚刚想出了一条新计策,这时就抓住了机会,连忙答道:“我哪里认识他?爸爸,是这么回事,叶家送来的那张照片,您也没瞧瞧,就直接给了我,结果那张照片是错的,上头不是叶先生,是叶先生的什么舅舅。我没看上照片里的人,所以才闹着要退婚,这不是把头发都剪了?那天剪了头发之后,您送我到那空房子里去反省,结果当天夜里,我就遇上了那位卫先生,卫先生的来历我也不清楚,但他是个无家可归的人,不知怎的,发现咱家那处房子是座空屋,就悄悄的翻墙进去,住了下来。所以我和卫先生就是这样相识的,相处的时间统共也没有超过三天,卫先生对我也一直是以礼相待。”说着,她又望向了叶永嘉:“叶先生,若说我和卫先生的关系,也就是卫先生曾经帮过我一个忙,将那封退婚信寄给了你。可是也请你谅解谅解我的心情,我只是不愿意嫁给你的什么舅舅,这有错吗?”

  叶永嘉翩然的一回头,刘海随风一甩:“后来你知道我不是我四舅了,不也还是要和我退婚吗?”

  “我那是——第一次见你,那个——心慌慌的,所以说的都是不经脑子的话。这一路上我又想了想,觉得婚姻大事不是儿戏,没有随便反悔的道理,况且你今日这样大动肝火,也正证明了你对我——对这场婚姻的重视,所以我想,你一定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值得让我——那个托付终身。”

  这一番话让她说得磕磕绊绊,丁老爷瞬间会意,也附和道:“照片搞错了?唉,这就叫好事多磨吧。我就说这里头有误会,我家三小姐向来眼光好,怎么会不喜欢叶大少爷这样的少年英豪?原来如此,这桩事情若是流传后世,简直是可以编成戏文传唱了。”

  丁太太也意意思思的走上前来,勉强笑道:“既是误会解开了,那么就请大少爷到房里去坐吧,咱家三小姐这头发也是白剪了,好在头发这东西是不怕剪的,过两个月,自然就又长回来了。”

  叶永嘉转身面对了丁家三人,目光从丁曼菱开始扫,一路经过丁老爷,扫过了丁太太。

  末了,他忽然冷笑了一声,低声问道:“当我是个傻子,全家一起上阵哄我玩吗?”

  丁太太一听这话,登时转身抱住了丁老爷,把嘴唇凑到了丁老爷耳边:“士源,我愿和你同生共死,来世若是有缘相见,我们再做一世夫妻。”说着她合目流泪,枕上了丁老爷的肩膀,哽咽着低语:“我爱你。”

  丁老爷拍了拍太太的后背,随即猛地回头怒视了三女儿:“孽障!我养了你十九年,哪一点对不起你,你要这样害我丁家?”

  丁曼菱连连的摇头:“我没有——叶先生,我真的没有骗你,我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呢?是不是一定要我以死明志,你才能相信我的清白?才能放了无辜的人?”她向着他伸出了一只手:“那好,请你给我一把刀子,我死就是了!”

  叶永嘉又是一声冷笑,笑得太冷,浑身都是一哆嗦:“你给老子戴绿帽子,让老子又丢老婆又丢人,老子往后还怎么有脸见人?你死了就算了?”

  “我没有!我和卫先生是清白的!抓贼抓赃,捉奸捉双,你想给我泼脏水,也该先拿出确凿的证据来!”

  叶永嘉正要回答,然而那名巧嘴的副官忽然凑到他耳边,嘁嘁喳喳的耳语了片刻,他听到最后,点了点头,而那副官转身跑去了丁老爷跟前,对着丁老爷又是一阵低语。丁老爷听了,却是迟疑着望向了丁曼菱。

  那副官看了看丁老爷的态度,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便又走到了丁曼菱跟前,领着她走到了院子角落里,将声音放到了极轻:“丁三小姐,事到如今,我有个法子能还您的清白,但是法子不太体面,有点冒犯了您,所以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说。”

  副官的声音又轻了几分:“丁三小姐,请问,您还是黄花大姑娘吗?”

  丁曼菱先是一愣,随即面红耳赤,简直像是被这一句问话烫了耳朵,要回答是万万不能够,只能是一转身避开了那副官的注视。

  那副官识情识趣,见状便继续说了下去:“您别害臊。我们少爷的脾气,您也见识过了,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所以,如果您真是——真是的话,回头找个女的检查一下——那个——证明一下您的这个——这个清白,那不就结了?比您说一千一万句话还有效果。”

  丁曼菱心乱如麻,脸上红得要滴血。牙齿将嘴唇咬了又咬,末了,她低声答道:“只要别让他滥杀无辜,我什么都可以接受。这种检查,我现在就可以去医院做一次。”

  副官一拍巴掌:“好,有您这一句话,事情就好办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