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三位主角终于可以歇歇腿儿了
尼罗2020-07-16 15:583,142

  在得知李云秀也和叶司令失去了联系之后,沈明石狐疑的盯着李云秀,半晌没说出话来。

  他眼睛大,眼珠子亮晶晶的,目光因此分外锐利。李云秀硬着头皮顶住了,不露半分心虚的怯相。

  末了,沈明石开了口:“你姐夫又不是光杆司令,难道你连他身边的人也全联系不到了?”

  这句话勾出了李云秀满腔真实的愁绪:“沈师长,您也不必再拿话诈我了,凡是能想的法子,我全想过、也全试过了。旁的利益关系且不提,只看他是我大姐的丈夫,是我外甥的父亲,这就足以让我焦灼得恨不得飞去河南探个究竟了。我不顾念督军本人,难道也不顾念我的亲外甥么?”

  他抬手一推下滑的眼镜:“所以,我对沈师长还有一事相求。”

  “说。”

  “沈师长和我们督军之间的恩怨情仇,尽可以或公开、或私下的解决,但是请您不要伤及无辜,比如叶大少爷。小嘉他天真烂漫、向来不问世事,几乎还是个孩子,您何必这样的追杀他、非要置他于死地呢?”

  沈明石一皱眉头:“嗯?我追杀他?我什么时候追杀他了?”

  李云秀无奈一笑:“沈师长,实不相瞒,叶大少爷那一夜从北京逃到我这里避难,是我设法把他送出天津的。所以他在路上的遭遇,我也知道几分。如今我这外甥被你那些手下追杀得慌不择路,已经不知道逃去了何处。您方才口口声声说您不想要他的性命,可是如今看来,您口不对心,这行为实在是有损您沈师长的威名啊!”

  “我真没有!”沈明石愕然的瞪着李云秀,几乎有点发急:“大丈夫敢作敢当,可我没作,你让我怎么当?姓叶的畜生忘恩负义,想杀他的人多着呢,你以为只有我一个?”

  李云秀看沈明石不似伪装,心中也糊涂了。二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有点发傻。

  “那会是谁呢?”李云秀喃喃的问:“一般人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难不成——”

  他出了冷汗,声音低了几分:“难不成,我们督军当真是出了什么事?”

  沈明石当即站了起来:“他妈的!谁敢抢在老子前头?老子还没亲手逮着他呢,他敢出事?”

  然后他扭头就走,李云秀起身追了一步:“沈师长您要干什么去?”

  “发兵河南,杀你姐夫!”

  ※

  ※

  沈明石如何发兵,李云秀如何牵挂,姑且不提。只说千里之外,那跋涉的三人受着风吹日晒,每天脚也不停,嘴也不停,不是走路就是斗嘴,磨炼得气质都有了变化。

  丁曼菱的皮肤黑了些许,头发则是长得飞快。她一度企图男扮女装,然而一颦一笑都是姑娘式的,凶恶起来也属于泼妇一流,毫无阳刚之气,穿了男装不像男子,倒似个不男不女的妖人,更引人注目。

  她是越走越健康,活泼泼的很有精神;叶永嘉则是渐渐的支撑不住,累得一阵一阵要发脾气。他也黑了,前天在一处剃头摊子上剃短了头发,乡村理发匠的手艺不好,把他剃成了个愣头青。除此之外,他还瘦了,嘴唇上方生出了两撇小胡子的雏形,雏形天然的挺洋派,使他有点像是好莱坞电影里的美国牛仔,只是恹恹的,没有牛仔的精气神。

  唯一不变的是卫长明,他仿佛是个铁打的人,没有知觉,也没有感情,只会走路、投宿、以及筹办三人的一日三餐,使他们不至冻饿。

  这三人组成的小小队伍,风餐露宿的走了许多天,最后在叶永嘉将要活活累死之前,他们终于进了开封城。然而进了开封城没有半小时,叶永嘉又遭受了一次重击:他是奔着父亲来的,可城内的百姓告诉他,叶督军早在十天之前,就已经亲自前往洛阳督战去了。

  这个年头,兵荒马乱,处处都有爆发战争的可能,叶督军这一走,也是正常的军事行动。可叶永嘉累得七死八活,如今骤然听了这般噩耗,当场精神崩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去了,哪儿也不去了!走够了!一步也不走了!当爹的若是心里还有他这个儿子,那就让当爹的自己回来见他!

  丁曼菱看他满大街的乱坐,并且还有点要蹬腿撒疯的意思,感觉太丢人,双手抱了他的胳膊把他往起拽。他乱挣扎着不听话,丁曼菱没了法子,松手对着卫长明说道:“你管管他呀!”

  卫长明先去扶他——扶不起,于是薅着衣领将他抡了个过肩摔。见他摔得爬不起来了,卫长明才又把他搀了起来,顺手给他拍了拍前襟和膝盖的尘土。

  “不走就不走。”卫长明告诉他:“可是如果要长住下去的话,你打算怎么住?住旅馆?还是令尊的司令部?”

  叶永嘉被他抡了一跤之后,变得通情达理了许多:“旅馆不爱住,屋子那么小,还常有臭虫。咱们住司令部去吧!”

  丁曼菱摇了头:“我不想去。”

  “为什么不想去?”

  “你这人不是好人,在路上你单枪匹马,不是我和卫大哥的对手,所以你还算安稳;如今到了令尊的地盘,再住进司令部里,只怕你马上就会变回那个骄横跋扈的叶大少爷了。你要做叶大少爷,你自己做去,我和卫大哥可不跟你走。”

  “哼!你说这话,可真是小看了我。”

  “哼!从来也没高看过你。”

  “你快死心吧,老卫他不喜欢你。况且‘朋友妻、不可戏’,老卫明知道你和我的关系,你就是白送上门去,他都不会要你。”

  丁曼菱翻了个白眼:“我就说不能去司令部吧?咱们刚进开封城,他就已经开始不说人话了。卫大哥,咱们另找地方住去,我这一路是什么苦都吃过了,有臭虫我也不怕。”

  卫长明站在这二人聒噪的声浪之中——起初他差点被他们活活吵死,但是到了如今,他渐渐听惯了,也就不再烦恼。

  “还是先去司令部看看。”他开了口:“那里毕竟是更安全。”

  ※

  ※

  片刻之后,三人在司令部大门前吃了闭门羹。

  叶督军这一次像是倾巢而出,并非督战那么简单。司令部先前是一座富户的宅院,如今大门紧闭,督军走了,富户未归,成了一座空宅。

  在本城数一数二的大旅馆里暂时安了身,叶永嘉有点傻眼:“难道老爷子不知道我会来?我四舅没给他发电报?”

  卫长明问道:“你是不是真的要留下来长住?”

  “那是自然,我总不能再回北京去吧?”

  卫长明转向丁曼菱:“你呢?”

  “我也不急着回家。”说到这里,她怕卫长明要劝自己走,于是思忖着又补充道:“反正家里也没人想我,我倒是怕我真回了去,他们恨我不听话,又要逼我嫁给别人呢。我……我还是不回去的好。”

  叶永嘉这时忽然说道:“老卫,我俩都不走,你也不能走。你护送我这一路,功劳不小,等我家老爷子回来了,我让他给你笔钱,再给你个官儿当。虽然我们不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来历,不过看你这个隐姓埋名的劲头,肯定是没什么好事。别怕,不管它好不好,从今天开始,都把它一笔勾销,往后咱们重新再活一场。”

  卫长明听了这话,倒是恍惚了一下:“一笔勾销?”

  两人全都留意到了他那一瞬间的恍惚,于是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这一路上,他们朝夕相处,虽然一位少爷一位小姐都不是太细腻的人,可单是冷眼旁观,也都观瞧出了卫长明的沉郁——他甚至已经不仅仅是沉郁了,他简直就是绝望。

  人间的繁华全和他没有关系,他没有欲望,也不知苦痛,单只剩了求生的本能,这点本能让他带着他们两个跋山涉水,活着走进了开封。

  ※

  ※

  丁曼菱向着叶永嘉使了个眼色,然后换了话题:“真要长住的话,是不是得找一处房子?总不会是一直住在这旅馆里吧?别说这种糟糕旅馆,就算是天津北京的外国饭店,住久了我都难受。”

  “老卫有钱,先让老卫垫钱买处小房,将来等老爷子回来了,我再把钱补给他。”

  老卫没言语。翌日清晨,他独自出了门,只花了一天的功夫,就租下了一院很齐整的小房,家具花草俱全,才五块钱一个月。院内正房三间,中间一间是堂屋,左右两间是卧室,前院还有东西两间厢房,后院是厨房和柴房。总而言之,依着少爷小姐的眼光来看,它绝不算好,但作为一处小房,它也确实是不算坏。

  两间卧室分给了丁曼菱和叶永嘉,卫长明自己住进了东厢房。而那二人看他高风亮节到了这般地步,反倒是都有点心惊,就感觉他像要不活了似的,不争不抢,无欲无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