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就这么一日三餐,吃喝睡的过吧
尼罗2020-07-17 11:113,131

  丁曼菱现在回首自己当初在家大吵大闹剪头发的那一幕,真有恍如隔世之感。那个时候若有人告诉她一个月后,她就会离家千里、和两个男人搭伙过起日子、男人之一还是叶永嘉,那她非得啐那人一脸不可。

  大清早上,她洗漱更衣,衣着朴素,脸上不施脂粉,半长的头发经了修剪,已经有了齐耳短发的规模,看着也不再古怪。悄悄的推开房门进了堂屋,她驻足听了听,听对面卧室里还隐隐响着叶永嘉的小呼噜,便松了一口气,手提裙摆一个箭步,无声无息的窜了出去。

  她窜着出门,不是她装兔子,是卫长明每天都起得绝早,她稍一拖延,就会错过他出门的时间。果然,她刚在院子里着陆,卫长明就从后院转了出来,手里提着一只空竹篮。

  他这样早的出门,为的是买回一天所需的新鲜小菜。见了院内的丁曼菱,他开口说道:“用不着你,天凉,回房吧。”

  丁曼菱翻开袖口给他看里面的绒里子:“一点也不冷。你给我买的衣裳特别厚,你忘啦?”

  卫长明不再多说,径自走向院门。

  很仔细的开了大门、走出去、再关大门,他对待一切都是郑重其事。丁曼菱很安心的跟着他,晨光将世间万物都照得清晰鲜明,鲜明得发了蓝,看着又冷又痛快。丁曼菱扭头看他,就见这几天的安稳生活,让他恢复了往昔的白皙,新剃的鬓角是清晰的一抹青,因为是天生的鬓如墨画,剃到极短了,也依旧是有痕迹。

  觉察到了丁曼菱的目光,他腾出一只手,抓了她的后脑勺一扭转:“看路。”

  这里的道路乃是土路,大街还平整些,小道的路况可就千奇百怪,比不得那大都会的柏油马路。丁曼菱笑了,一边笑,一边在晨风中做了个深呼吸:“卫大哥,你烦不烦我——”

  她本想说“我们”,除了她,还要加上一个叶永嘉,可是话到嘴边,她把那个“们”字又憋了回去。

  卫长明望着前方:“烦你干什么?不烦。”

  “我什么都不会,路上是你的累赘,如今安顿下来了,一日三餐还是要等着你的伺候。你不累吗?”

  “不累。”

  “你对我总是这么好,万一将来咱们分开了,没有第二个人能像你这样待我,那我可怎么办?”

  卫长明淡淡一笑:“还想让我伺候你一辈子啊?”

  丁曼菱垂头望着脚下道路:“我也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天长日久了,肯定是家里有事一起做,哪能只辛苦一个人呢。”

  说完这话,她下意识的扭开脸向别处望,面颊火辣辣的热,必定是发了烧。方才这句话好像说得有点太露骨了,虽然在他面前,她向来是不大讲矜持。

  卫长明沉默片刻,一扯她的衣袖,让她绕过了前方的一处小泥坑,然后且行且答:“我看叶永嘉,也不是那样的不可救药。”

  她勉强一笑:“提他干嘛?”

  “他有点怕你,你真嫁了他,应该也不会受气。”

  “如果对于婚姻的要求只是‘不受气’,那这要求未免也太低了。况且我不喜欢他,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总想把我和他往一起撮合,也不管我乐不乐意。”

  “你不肯回家,又不肯结婚,难道就这样一直漂泊着?”

  “一直漂泊怎么了?你不也是在一直漂泊吗?”

  他加重了语气:“我是迫不得已,你以为我愿意像个贼一样漂泊?”

  她也急了:“不想的话就停下来,就停在这里好啦!”

  “承你吉言。”

  “你少阴阳怪气的,我知道你有心事,一定是有一道很大的难关在挡着你。我愿意帮你,叶永嘉也愿意帮你。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我们三个一起想办法,未必就一定度不过去!至少我们应该试一试,你连试都不试,人家好心好意的对待你,你还成天沉着脸不领情,你——你怎么就那么不知好歹?你是不是想招我哭一场?”

  卫长明叹了口气,停下来转向了她:“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不要傻。”

  “你知道——你知道什么呀!我看你根本就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一提手里的篮子:“我们先去把菜买回来,再晚好菜就卖光了。然后回家,我做饭,你吃饭,一天吃三顿,天黑了去睡觉。我们就这么一天一天的混下去,混到哪天算哪天,好不好?”

  这不是丁曼菱想要的答案,可是对着他张了张嘴,一时又不知如何反驳。而卫长明微微俯身凑近了她,又问:“满意了没有?满意了就继续跟我走,或者自己向后转,给我回家去。”

  “都走出这么远了,还回去干嘛?”她连连拍他的胳膊:“走吧走吧!”

  ※

  ※

  买了冒尖的一篮子菜肉,二人回了来,发现叶永嘉还在大睡。

  卫长明去了厨房,丁曼菱蹦跳着跟上了他,要给他打下手。他是什么活都会干,烧火做饭全能。丁曼菱抱着膝盖在灶旁坐着,仰了脸看他忙活,自觉像是个非常小的孩子,受着他的照顾和庇护。他腿长,在这小灶间里转来转去、拿这拿那,丁曼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就感觉他体态优雅,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利落好看。忽见他端了一碗生鸡蛋要往那一锅肉末粥里倒,她连忙说道:“不要蛋花!最不爱吃有蛋花的粥,看着一点儿也不干净。”

  他正在凝神忙碌,冷不丁听了她的话,他抬头向着她一笑,随即把那碗生鸡蛋放到了一旁:“好,不放。”

  他用大勺子将那咕嘟咕嘟的热粥搅了几搅,然后放下勺子端起碗,仰起头把大半碗生鸡蛋直接喝了。丁曼菱见状,又是一皱眉:“野人,你不怕闹肚子呀?”

  他摇摇头:“我这个人,什么都能消化,吃土都没事。”

  丁曼菱又想起了一件事:“凭什么天天都是你干活我打下手?我们又不是叶永嘉的奴才。”

  “你不是叶永嘉的奴才,我是。”他煮粥煮到了尾声,开始从橱柜里取出碗筷,同时头也不回的说话:“我是你们两个的奴才,我自愿的,所以你们两个今天不要吵架了,好吗?”

  “那我也不服气——”

  他从橱柜里拿出一小罐蜜饯海棠,走过来往她身前的灶台上一放:“那就把嘴堵上。”

  蜜饯海棠酸甜酸甜的,丁曼菱一嘴不能二用,果然就安静了下来。片刻之后,三大碗热粥放在了托盘上,卫长明在撤出厨房之前,还想着用热水拧了把毛巾,擦了擦脸和手。丁曼菱含着一颗蜜饯旁观,觉得他真洁净——和一般同龄的大姑娘一样,她看天下的男子都是臭男人,唯独不嫌弃卫长明。

  卫长明偶尔碰触她一下,比如她的头发,她的手,她还美滋滋的很乐意。

  门口晃来了个懒洋洋的大影子,是蓬头垢面的叶永嘉。叶永嘉自从扑爹扑了个空之后,算是受了一点打击,加之旅途实在是劳累,所以有些颓靡,从个少爷变成了懒汉。倚着门框打了个哈欠,他看着前方这两个人——就知道丁曼菱这个小娘们儿不会贞静下来,果然又像条尾巴似的追上老卫了。照理来讲,此情此景已经足够他醋海生波、闹上一场的。但是对着老卫闹?他扪心自问,结论是闹不出。老卫只比他年长了一岁,可是这一路上几乎是全盘负责了他的吃喝拉撒,亲爹对儿子也不过如此了。

  况且老卫一身正气,显然也是没有任何勾搭娘们儿的意思。

  不对老卫闹,那就只能对着丁曼菱闹。可是一想起丁曼菱那张利嘴,他不由得有些打怵,有点不敢闹。

  于是将这一口老醋咽了下去,他放眼去看灶上大锅,一看之下,他大皱眉头:“怎么又是粥?天天早上喝粥,连点荤腥都不见。”

  丁曼菱问他:“又不是给你空口喝白粥,那里头不是放了肉末吗?”

  “肉末也能叫肉?算了算了,早饭就这么算了,老卫,晚上你得上馆子里给我叫几个好菜回来,再这么吃下去,我可是要营养不良了。从昨天开始,我这眼前就一阵一阵的发黑,一点精神也没有,吃饱了就想睡。”

  丁曼菱很关切的凑近了看他:“会不会是吃得太多、撑昏了头?”

  叶永嘉当即怒视她,结果就见她被热气熏出了一张红扑扑的小苹果脸,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定定的看着自己,嘴唇则是紧抿成了一条直线,分明是正憋着一波坏笑。

  憋了没有五秒钟,她“噗嗤”一声憋不住了,一边笑一边转身走回了卫长明身边。叶永嘉的怒视不能持久,忍不住也跟着笑了:“我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不和你个女流之辈一般见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