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老卫深谋远虑,酒后作乱
尼罗2020-07-23 17:573,457

  喝过一顿热粥之后,叶永嘉和丁曼菱开始计划晚餐的内容。

  他们都是少爷小姐一流,往昔虽然不敢说是活得随心所欲,但至少不会亏嘴,绝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有害馋痨的一天。而他们商量得入迷,竟连着两个小时没有吵架。

  他们负责点菜,负责采买的人,自然还是卫长明。卫长明似乎无所不能,所以他们喜孜孜的坐在家里等着好饭好菜,并没有想着特意的多看卫长明几眼。

  ※

  ※

  卫长明下午出门,去馆子里订菜,然后去熟食铺子里再买几样凉拌的小菜。小菜和酒备齐之后装进一只大网兜里,他拎着网兜回了馆子。所订的菜这时已经全出了锅,两个小伙计将热菜用大碗装了,整整齐齐的放进食盒里抬着,一路随他抬回了家。

  这个时候,就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他早就设想过今时今日的情景,一切都是经他深思熟虑过许多次的,所以尽管心内怀着淡淡的悲哀,脸上却是一点痕迹也不露。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现在才散,其实已然是有些晚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鬼迷心窍的一路护送他们到了开封,这一路他们吃着他的用着他的,拿他当个苦力使唤,他素来是个精明的,然而对着那两个人,他心甘情愿的吃了亏。

  或许他帮他们,只是因为他们空长了十九二十的岁数,其实还是两个大孩子。在那一场夜袭之后,如果他真抛了他们不管,凭着他们的智慧与经验,也许会走到龙潭虎穴里去。现在离开他们,其实他也还是不放心,但是不能再留恋了。他现在走,丁曼菱至多也就是大哭几场,哭够了,找不着他了,也就会渐渐把他忘了。

  他若是心活意软的逗留下去,那才真是害了她。凭着他那两手罪孽,凭着他那一身的血债,他哪有资格去和她相爱?

  ※

  ※

  他进门时,丁曼菱也是刚从外面回来。她手里拎了几个小纸包,里头装的是些糖核桃炒瓜子之类的零嘴儿。把小纸包一个个打开来,她两只手忙活着,两只脚也是蹦蹦跳跳:“嗬!下午变天了,外头好冷!”

  她一抬头,看见了叶永嘉凑了过来,便一指纸包:“吃糖核桃,核桃好吃。”然后她转身跑到窗下的一张小条桌前,端了大茶壶倒热茶。这一杯热茶被她一转身送到了卫长明面前:“大哥,你先喝口热的暖一暖,风太凉了。”

  卫长明没接她的茶,忙着指挥伙计把食盒抬进来。等伙计走了,他又走去厨房,将网兜里的小菜和酒取出来,一样一样的端回了堂屋。叶永嘉嚼着糖核桃,已经坐下了,美滋滋的挺得意:“老卫,菜不错,都是我想吃的。”紧接着他两眼一亮:“还有酒?”

  卫长明弯腰把两只小酒坛放到了桌下,然后起身审视了桌上菜肴:“没看见卖洋酒的,买了两坛子黄酒。黄酒要不要烫一下?”

  “烫一下烫一下,再放点姜片红枣,热热甜甜的,保证好喝,咱们丁三小姐一个人都能灌一坛子。”说着他抬头看丁曼菱:“是吧丁三儿?”

  丁曼菱白了他一眼:“论酒量,谁能比得过你叶老大?一吃吃一盆,一喝喝一坛,标准的酒囊饭袋,怪不得你爸不要你,一听你要来,吓得司令部都关了门,差点逃出河南。”

  “那是,谁能像你爹那么疼女儿呢?先拿你顶八万的债,等正经结婚时再赚它一笔大的,别看没儿子,靠着姑娘照样能发财。”

  丁曼菱不理他了,自己蹲下来探头去嗅那酒坛子:“闻着还挺香。”

  ※

  ※

  卫长明不嫌麻烦,虽然家里并没有姜片红枣,但他还是去将黄酒热了热。

  天寒,喝点热酒,正好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一大觉。他们睡了,他也就可以告辞了。睡醒之后的新一天,他们一定会是相当的不好过,但是人各有命,他管不得他们了。

  本来他们也只是萍水相逢。

  ※

  ※

  叶永嘉伸筷子吃了一口瓦块鱼,满意的叹了一声:“唉,这么多天,总算又吃上人吃的菜了!”

  说完这话,他转向卫长明:“我不是骂你,可是你的手艺确实是不如馆子。”

  家里没有酒杯,卫长明给他倒了一碗热酒,又给丁曼菱也倒了一碗:“知道,喝粥把你喝委屈了。”

  丁曼菱含笑低头,一口接一口的吃八宝饭,拿它当甜点心吃——这八宝饭做得花花绿绿,一层一层也不知道铺了多少材料,她就爱吃这些甜甜糯糯的东西,没工夫再和叶永嘉斗嘴了。

  卫长明端起了酒碗:“喝一口。”

  她笑了,有点迟疑:“我也喝呀?”

  叶永嘉也端起了碗:“丁三儿别装了,看你平时那个泼辣样,也不像是个没酒量的。”

  “谁装了,喝就喝!”她端起碗,豪气干云的先和卫长明一碰:“反正喝醉了耍酒疯,卫大哥会给我善后。”

  卫长明听了她这理直气壮的一句话,没有照例的保持沉默,而是笑了一笑。丁曼菱仰头喝酒,没有留意他这一笑,叶永嘉倒是用眼角余光扫到了——一扫而已,没有看清,下意识的感觉那是个含着嘲讽的冷笑,不过一定是错觉,因为卫长明向来不是阴阳怪气的人。

  一口热酒下了肚,他满意的叹了一口气,扭头问丁曼菱:“不辣吧?”

  丁曼菱抿着红红的小嘴唇,抿了又抿,还是没抿住,笑出了一口小白牙:“不辣,还有点甜。”

  叶永嘉又转向卫长明:“老卫,虽然丁三儿对你怀了非分之想,但你人正不怕影子斜,我信你!这一路我能认识你这么个朋友,是我的福气,有你照顾着我们俩,我们俩都少受了许多罪。”他对着卫长明一端酒碗:“我敬你一碗,表我的谢意!”

  卫长明和他一碰酒碗,顺势也对着丁曼菱一示意,丁曼菱现在是不怕喝酒了,见状便端起碗来,也去和他一碰,然后“咕咚”灌了一大口。

  ※

  ※

  丁曼菱生平第一次喝醉了。

  她并没有大哭大笑的耍酒疯,甚至也不肯相信自己是真的醉了,只是昏昏沉沉的挺高兴,同时嘴上没了把门的。叶永嘉又醉又饱,一边坐在椅子上摇晃,一边质问她为什么看不上自己,自己这般人才,哪里配不上她?

  丁曼菱一听这话,没憋住,笑了出来:“看了你那张照片之后,吓都吓死我了。”

  “照片?”随即他反应过来,抬手一拍桌子,十分的不忿:“你不都知道那是我四舅了吗?”

  “刚拿到照片的时候不知道嘛。早就听说你是个花天酒地的纨绔少爷,一点美德都没有,一看照片,还长那样,我又不傻,哪能嫁你?”

  “那现在呢?现在误会都解开了,你总该改主意了吧?”

  “我没改!我不喜欢你,我喜欢卫大哥!”

  “他哪比得上我?他从早到晚,连个笑模样都不给你,你对他是单相思,属于热脸去贴冷屁股,他迟早一个屁把你崩飞了。”

  “呸!”丁曼菱伸出手,绕过两盘狼藉的剩菜,一把抓住了卫长明那撂在桌上的手:“他总对我笑,没让你看见就是了!我想过了,我和卫大哥肯定是有天注定的缘分,要不然怎会那么巧,空了十几年的老房子,他先躲了进去,紧接着我也被关了进去?”她抓他抓得紧了些:“他不是不喜欢我,不喜欢我干嘛对我那么好?他是有心事,不敢喜欢我。”

  卫长明这时开了口:“你们两个都醉了。”

  叶永嘉向他一摆手:“没醉!”随即又对着丁曼菱开了口:“照你这么说,那他也爱上我了。你看他这一路,对我不是也很够意思?”

  “那不是一回事,别说你是个男人,你就是女人,你也根本不可爱!”

  卫长明轻轻的抽出了手,欠身给他们各倒了一碗酒:“就剩这些了,喝了就去睡吧。”

  丁曼菱转向了他:“我不睡,我帮你收拾桌子。”

  “就这么放着吧,不收拾了,明天再说。”他向她一举酒碗:“不要闹了,好好的睡一觉。”

  她向他粲然一笑,同他一碰碗:“干了!”

  卫长明看着这个姑娘,心想自己和她也就只有这一个月的缘分,今夜过后,便是山高水远、后会无期。转眼再去看叶永嘉,他又想这个混蛋少爷,又顽劣又赤诚的,其实也有可爱之处。

  他胸中泛起了隐约的悲哀滋味,不浓烈,他扛得住。趁着他还扛得住,他得快刀斩乱麻,赶紧走。生离再悲哀,终究也只是生离,总胜过死别。

  ※

  ※

  这一碗酒下肚,自称没醉的丁曼菱,终于是坐不住了。

  卫长明先把她搀回了房,给她脱了鞋,将她那两条腿抬上了床。

  刚展开棉被给她盖了上,他忽听堂屋咕咚一声响,连忙走出去一看,原来是叶永嘉自力更生,想要独自走回房去,可是刚一起身,就脚腕子发软,摔了一跤。迷迷糊糊的哎呦了一声,他硬着舌头嘟囔:“扭了脚了,好疼。”

  卫长明连拖带抱的,把他也运回了卧室里。他一上床就闭了眼睛,倒是睡得痛快。

  ※

  ※

  卫长明关了两间卧室的房门,堂屋里那几把椅子方才被叶永嘉撞乱了,他有心把它们摆正,可是转念一想,又感觉自己婆婆妈妈,细致得简直可笑。

  抬手关了电灯,他在房内又站了片刻,房内的空气温吞复杂,人气混合了酒菜气,让他想起了四个字:人间烟火。

  人间烟火,没他的份了。他能和这么两个人,走过上千里、共度一个月,已经算是偏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