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小嘴儿叭叭的就是干
尼罗2020-07-10 18:483,335

  傍晚时分,商队在一处小镇子上停了下来。

  商队轻车熟路,直接将马车赶进了一间大车店里去,大车店有个小操场似的后院,靠着院墙是一溜马棚,足够马们和车们过夜。

  大车店里没什么正经吃食,所以商队大头目——山羊胡子的老头子——吆喝着伙计们在前院拢火烤干粮充饥,大车店老板负责提供开水。老头子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保密到底,提起叶永嘉一行人,只说他们是大学堂里的“三位先生”,有他约束着,那帮子无法无天的车夫伙计们就不敢多看丁曼菱,并且为他们也拢起了一小堆火。

  老头子给了他们干粮,还让大车店的老板专腾出了一间小屋,供“三位先生”居住。暮色深沉,老板也没看出丁曼菱的性别来,又知道这大都会洋学堂里来的先生们,自然是要娇贵些,便当真让出了一间洁净些的小屋子,还特地往屋子里拎了个空马桶。

  三位先生围火而坐,就着一壶极淡的香片茶,烤馒头吃。很结实的杂合面馒头,丁曼菱吃了大半个,叶永嘉吃了一个半,二人最后手里捏着一点剩余,叶永嘉吃不下了,随手要扔,还是丁曼菱一伸手拦住了他,悄声说道:“别那么糟蹋粮食,你看那些伙计,他们好像还都吃不饱呢。”

  “那我把这半个馒头给他们去?”

  “也不好,素不相识的,无缘无故给人半个馒头,还是你吃剩的。”

  “那怎么办?我搂着这半拉馒头睡一觉,等天亮了继续吃?”

  说到这里,叶永嘉灵机一动,把馒头递向了卫长明:“给你,你饭量大。”

  卫长明默然无语,把他和丁曼菱的剩食儿全打扫进了肚子里。端起大碗咕咚咕咚喝光了热茶,他长出了一口气:“进房休息吧,明天还得赶路呢。”

  ※

  ※

  三人进房,面对着房内的一铺小炕,又有了新的问题。

  “怎么睡?”叶永嘉先开了口:“我睡中间,你俩一边一个,可以吧?”

  丁曼菱立刻摇了头:“我可不挨着你。”

  “那你是想挨着他了?”

  丁曼菱用食指一指他的鼻尖:“你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两人收到这里,却见卫长明已经转身出门又回了来——怀里抱着一大卷子棉被。

  一言不发的脱鞋上了炕,他将那一大卷子棉被展开,原来里头是三套被褥。他跪下来,铺了三个平平展展的被窝,其中两个挨得近些,一个离得远些。

  然后挪到炕沿伸腿下去,他穿鞋下地,又往外走。这一次再回来,他一手端了三只相套的木盆,一手拎了一桶热水。放下木盆摆成一排,他走去打开随身携带的大皮箱,从里面取出了三副牙刷毛巾,放在了炕沿上。

  “快点。”他终于开了口:“我们尽早休息。”

  丁曼菱和叶永嘉立刻上前领了自己的那一份牙刷毛巾,乖乖的刷牙洗脸,又各坐在小炕的两端,用洗脸水洗了脚。卫长明显然是不在乎多为他们出力,但似乎对他们也不是很有兴趣。吹灭油灯上了炕,他在中间偏叶的被窝里躺了,忽然在黑暗中开了口:“别脱,这里不干净,穿着衣服睡。”

  叶永嘉“哦”了一声,把解开的衣服扣子又系了上。

  丁曼菱暗暗的嗤笑,心想这人真是心够大的,还想在这里宽衣解带好睡一场呢。

  她不冷,怕被子上有虱子跳蚤,所以单是直挺挺的躺着,也不盖被。炕的那端有人辗转反侧,是叶永嘉在折腾,折腾了片刻之后,他的呼吸深长起来,想必是入了睡;于是借着窗外射进来的月光,她扭过了头,睁大了眼睛去看卫长明。

  卫长明规规矩矩的仰卧着,先是无声无息的不动,后来睁开眼睛转向了她,轻声说道:“睡觉。”

  丁曼菱下意识的要点头,可是心念一转,有一句话,一直憋在心里没有问的,如今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终于憋不住了:“你到底是个什么人呀?”

  “我不是告诉过你?”

  “你什么时候告诉过我,我怎么不记得?”

  “我说过,我是个坏人。”

  “你这回答太不真诚了,完全就是敷衍。”

  他似乎是微笑了一下:“我是什么人,很要紧吗?”

  “当然要紧。你是我的朋友,我想了解你,就算不知道你的心事,至少,我想知道你的来历,我想知道你生在哪里长在哪里,你多大年纪,做过什么,你喜欢吃什么,喜欢玩什么,喜欢什么颜色,喜欢……什么样的人。”

  “我们不是朋友。”他低声说道:“我们只是偶然遇见的一对同路人,走完了这一段路,就会分开。”

  然后他翻身背对她:“睡吧,明天还要赶路。”

  ※

  ※

  他向来也没对她热情似火过,所以此刻听了他这么一句冷话,她也并没有很伤心,只是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

  一声叹息过后,炕那一边响起了嗤嗤的笑声——是叶永嘉,原来这家伙一直就没有睡!

  她也翻身背对了他们,心想:“恶少,笑个屁!”

  ※

  ※

  一夜过后,天光大亮。

  没滋没味的嚼了几口干馒头之后,三位先生又上了马车。离开大车店时,叶永嘉双手插进裤兜里,很潇洒的走在前头,丁曼菱跟着他,走着走着,她一回头,发现他们的行李——一只大皮箱和一只小皮箱——全由卫长明拎着呢。

  她连忙转身去帮忙,那只大皮箱是四舅预备出来的,里头装满了三人一路上的应用什物,她是决计拎不动,于是她向着那只小皮箱伸了手。小皮箱是卫长明的,看着体积不大,应该是重不到哪里。

  然而卫长明微微的一侧身,躲开了她的手:“不用你。”

  “那你把那大的给我,我和他一起抬着走。”

  卫长明快步超过了她,将两只皮箱扔上了前方的马车:“心领了。”

  迎着朝阳,她望着他那标枪一般笔挺的背影,只觉得他男子气概十足,足得仿佛全天下只有他一人是男子汉。小跑两步追上了他,她笑眯眯的,也知道自己有点厚脸皮,不过他是那样的涵养深厚,那样的城府深沉,一定不会嘲笑自己,在他面前,自己脸皮厚点也无妨。

  手撑车帮纵身一跃,她直接坐了上去,两条腿垂下来悠悠荡荡,她无端的很想唱歌。雪白牙齿咬了咬嘴唇,她不便真唱,于是笑盈盈的又抿薄了红嘴唇。

  马车一沉,是叶永嘉也爬了上来:“吃喜鹊蛋了?”

  “不许我笑?”

  “可以笑,但是能把牙往回收一收吗?马车太颠,我怕你路上啃着我。”

  丁曼菱登时收敛笑容,瞪着叶永嘉运了一阵子气,末了她一转身背对了他:“滚你的蛋!”

  ※

  ※

  马车排队上了路,丁曼菱用草帽挡了脸,虽然那马车还是硌得屁股疼,但今天是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一路慢悠悠的前行,沿途也有几分秋景可以欣赏。忽然回头向后方望了望,她只瞧见了一只大鸟从路旁的庄稼地里惊飞而起,远方并没有可疑的人影。

  收回目光望向身旁的卫长明,她悄声说道:“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一定是能回答的,而且一点都不会为难。”

  卫长明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我想知道你的年龄。男子的年龄,应该没有必要保密吧?”

  “我二十四。”

  “我猜你也差不多是二十三四,我是十九岁,那么论起来,我应该叫你一声卫大哥。”

  “原来不是叫先生?”

  “总叫先生,多生分啊。”

  “我们本来也不熟。等送他到了开封,我们就各走各的路。我看他对你还是很有感情,你嫁给他,也不算坏。”

  丁曼菱下意识的扭头看了叶永嘉一眼,发现这位大少爷倚着箱子翘着二郎腿,正叼着烟卷喷云吐雾,派头之大,马车将要装不下。慌忙把头转了回去,她小声的问:“他现在是落难了,才不那样嚣张。你忘了他刚见到我时有多凶啦?我要是真嫁了她,你不怕他打老婆呀?”

  “他打老婆,与我何干。”

  “那可是打在我身上的,你不管我的死活啊?”

  “你的死活,你自己负责,不干我事。”

  “你——”

  旁边的叶永嘉嗤嗤发笑,从嘴角里挤出话来:“热脸贴了个冷屁股,该!”紧接着他游龙一般扭到了丁曼菱跟前:“想退婚啊?行,先让你爹还我家八万块钱。没有八万块钱,退婚的话就免谈。哪天惹得老子急了眼,老子直接把你当姨太太收房,玩够了就拿出去送人——”

  话到此处,丁曼菱狠推了他一把。他猝不及防,向后一仰,亏得卫长明骤然出手抓住了他的前襟,他才没有翻下马车。而他稳住之后,横眉怒目的就要去抓丁曼菱,可卫长明早把丁曼菱扯到了自己身后,将他二人分了开。

  叶永嘉被他攥着一只手,挣了挣,根本挣不开,于是用另一只手指她:“臭娘们儿,你等着!”

  “我等着呢,臭爷们儿!”

  ※

  ※

  这一天的光阴,又在路上消耗了去。及至商队傍晚到大车店里投宿之时,丁叶二人因为长久的对骂,已经双双的哑了嗓子,只能嘶嘶的说话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