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老卫过人的武力,以及小叶超凡的魅力 ​
尼罗2020-07-13 14:383,567

  这一天里,丁曼菱和叶永嘉一边争吵,一边自觉愚蠢,满嘴都是孩子话,不但幼稚,而且翻来覆去的重复着说,非常之没水平,可又都忍不住要争着骂出最后一句,并且全是气呼呼的,当真动了怒。

  入夜之后,他们在卫长明的左右躺下了,丁曼菱累得喉咙疼痛,头脑一阵一阵的发昏,除了想睡,再没别的念头。叶永嘉显然比她更疲倦些,已经打起了小呼噜。

  ※

  ※

  丁曼菱睡了。

  她做了梦,梦见时光倒流,自己还是女中的学生,放学的时候,外面有人等着她,是卫长明。卫长明入了隔壁的大学,似乎是在为期末大考做准备。她知道他原本不是个读书的人,面对着考试,一定为难,所以胳膊夹着一本簿子,是她向同学的哥哥借来的大学讲义,她兴致勃勃的去见卫长明,要让他把讲义全背下来。

  隔着学校门外的一条小街,她向着卫长明招手,刚招了两下,一股力量猛地把她从梦中拽回了现实。她昏头昏脑的坐了起来,同时吓得心一哆嗦:“啊?”

  黑暗之中,卫长明的声音响了起来:“下来穿鞋,跟上我!”

  她还没醒透,糊里糊涂的伸腿下炕去找鞋,同时就听见门外响起了枪声。卫长明下地之后,先快步走到屋角,拎起了自己那只小皮箱:“有人偷袭。”

  叶永嘉也下了炕:“偷袭?不会是冲着我来的吧?这帮王八羔子,老子真是给了他们脸,他们还对我杀起没完了!”

  窗外黑暗,依稀可见人影憧憧,伴着窗棂门板被撞击碎裂的声音,可见虽是来者不善,但来者们也有点摸不清路数,正在一间房一间房的往里闯。万幸,这是一座乱糟糟的大车店,房屋院落全都没有章法,够他们乱撞一阵的。

  卫长明一把拉住了丁曼菱,又说了一句“跟上”,然后抬腿一步迈上了炕。一脚踹开了后窗,他向外纵身便跳。丁曼菱踉跄着栽了出去,两只膝盖跪着落了地,疼得“哎呀”一声。一名黑衣人斜刺里冲过来,对着他们抬手举枪——本意确实是要抬手举枪,可卫长明仿佛能够未卜先知,他那只手刚抬到半路,卫长明松开丁曼菱和小皮箱,合身猛冲向前。一手握住了那人的右腕,一手搭上了那人的左肩,丁曼菱见他带着疾风一跃而起,只听“啪嚓”一声响,是他的右膝狠击了对方的肋下。

  手枪登时脱手落地,那人无声无息的委顿下去,趴在地上不再动弹。卫长明捡起手枪往腰间一掖,然后弯腰拎起了皮箱和丁曼菱,飞快的向旁闪身,躲进了黑暗之中。

  这个时候,他们发现,叶永嘉还没出来。

  ※

  ※

  叶永嘉留在房内,正在暴怒。

  他刚出娘胎之时,他爹就已经成了个有名有号的大人物,从小到大,他做惯了跋扈的大少爷,结果跋扈了二十三年,忽然间的,也没人向他打个招呼,他在一夜之间,就变成过街老鼠了。

  那一夜他单枪匹马逃出叶府,说起来是自己英明神武,可是得意之余,他也憋着气窝着火。气和火闷烧到了此刻,又添了丁曼菱的恶言恶语做燃料,终于让他精神崩溃、红了眼睛。

  红了眼睛的叶永嘉,三下两下打开了那只大皮箱,从密密实实的什物里翻出了一把小手枪。打开保险、子弹上膛,他决定昂首挺胸的杀出门去,和那帮狗贼拼了!

  可他刚向着房门迈出一步,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一个娇小的影子冲了进来,气咻咻的直凑到了他眼前。这显然不会是狗贼的同党,于是他对着来者愣了愣。借着黯淡的星月光芒,那小影子倒是先看清了他,并且发出了一声很清甜的疑问:“叶永嘉?”

  他反问道:“你是谁?”

  一只小手挽住了他的手臂,带着他冲向了门口。叶永嘉本来也打算要出去大杀四方,可出门之后,他身不由己的效仿小影子弯了腰,同时两条腿开始打晃——外头已经乱糟糟的开了战,他生平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枪林弹雨”。狗贼们有枪,那商队常年的和土匪溃兵打交道,经验丰富,也不是吃素的,马车箱子里头也全藏着武器。和那小影子一头钻进了房头的一处小草棚子里,他又惊又怕:“你是谁?你是来抓我的、还是来救我的?”

  小影子蹲下了,倒是泰然自若:“我是来救你的。”

  “救我?谁派你来救我的?是我爸爸吗?”

  “没人派我,是我自己想救。”说着,她转向了他:“我们见过一面,勉强算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小交情吧。”

  叶永嘉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虽然天太黑,她的脸又太脏,但他可以确定,自己绝不可能和她有交情——他的世界里,向来没有这种黑眉乌嘴的异性。

  那小影子迎着他的目光,面孔脏得模糊,两只眼睛却是黑白分明亮晶晶,滴溜溜的打量着他:“别怕,我说救你,就一定能救。现在咱们先别动,等会儿——”

  她刚说到这里,叶永嘉忽然用手枪柄一磕额角:“我操!那俩还没出来!”

  下一秒,他猫着腰就要往外跑,小影子伸手抓住了他的袖子:“你等——”

  这句话还是没能说完,因为他一甩手把她甩了开,然后像个傻子似的,就那么撅着屁股跑回房里去了。

  ※

  ※

  叶永嘉如有神助,撅着屁股真冲回了房里。而他这边刚一进门,那边的后窗口也跳进了一个人,正是卫长明。他慌忙说道:“我回来找你们了!”

  一贯无情的卫长明见了他,当胸就是一拳。

  他登时弯腰跪了下去,随即就觉后脖子一紧,是卫长明抓住他的后衣领,恶狠狠的把他抡出了窗口。他“咕咚”一声摔在了窗下土地上,一抬头发现前方还蜷缩着个黑衣人,那人昏昏沉沉的半睁了眼睛,正顺着嘴角往外淌血沫子。

  他猜出这大概就是卫长明的杰作,而卫长明拎起他又是一掷,这回他向前又飞出了几米远,再爬起来时,他看到了丁曼菱。

  丁曼菱二话不说,也给了他一拳,然后带着哭腔嚷道:“让你跟上你不跟上,你跑哪儿去了?卫大哥为了回去找你,差一点就中了枪!”

  叶永嘉立刻回头去看卫长明,却见夜空之中火光纵横,竟是子弹已经密集得连了线。后窗距离他们并不很远,可咫尺天涯,卫长明紧贴墙壁站着,硬是不能前进半步。

  叶永嘉这回也慌了,自己俯身摆了个四脚着地的乌龟姿势,想要爬回去救他,可卫长明忽然跪地趴下,开始匍匐前进。

  丁曼菱双手紧紧的攥了拳头,从牙关中挤出了一声连一声的“加油”,叶永嘉站起身,不知道怎么使劲才好了,于是接小孩子似的,俯身伸出两只手,不停的向他招。

  一分钟后,卫长明爬到了他们脚下。

  叶永嘉立刻扶起了他,丁曼菱则是双手捂了心口,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卫长明起身之后,直视了叶永嘉的眼睛:“以后想死之前,提前向我打声招呼,不要再连累我给你陪葬!”

  然后他拎起了那立在丁曼菱脚旁的小皮箱,从腰间拔出了那把手枪,又说了一句:“跟上!”

  ※

  ※

  叶永嘉挨了卫长明的拳头和斥责,然而心里热乎乎的,一点也不恼。他忘记了白天和丁曼菱之间的龃龉,一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他这回乖乖的“跟上”了。

  和龃龉一起被他忘了的,还有那个有着甜蜜嗓音的小影子。

  ※

  ※

  因为交战双方力量相差悬殊,所以大车店内的混战,在半小时内便宣告结束了。

  山羊胡子的商队头领投了降,但是没能交出黑衣人们所要的叶大少爷,因为叶大少爷那一行人无影无踪,早不知道逃去了何处。于是大车店内燃起篝火,成了一处临时的审讯场,山羊胡子的一身老骨头几乎被活活打碎,伙计车夫们吓得跪了一地,大车店内外也被翻了个底朝天。闹哄哄之中,黑衣人中忽然有人发出了疑问:“南小姐呢?”

  在场站着的人们开始东张西望,全不知道“南小姐”又去了哪里。不知道,但是也不担心,因为南小姐素来是来无影去无踪,在大部分时间里,她对任何人都是不负任何责任。

  ※

  ※

  其实,南小姐此刻距离他们并不遥远。

  在大车店外的一棵老树上,她骑着高高的一股枝杈,正在不甚甘心的东张西望。

  她是轻巧的小个子,饶是坐得极高,枝杈也照样禁得住她。两条腿垂下去,秋风吹拂着她散碎的破裤腿,她身体好,不怕冷,两只旧布鞋已经松垮得穿不住了,她翘了脚趾头,险伶伶的将旧鞋挑了住。凌乱的辫子堆在肩上,她从南望到北,又从西望到东,大车店成了世界中心,院子里亮堂堂,院子外黑茫茫,黑茫茫的世界是如此辽阔,谁知道叶永嘉是跑到了哪里去?

  一想到叶永嘉,她忍不住笑了一下,一露一排小白牙。先前她对他只闻其名,一直还以为他只是个昏聩骄横的恶劣混蛋,没想到一见之下,才知道原来他是个可爱的人——至少,他剑眉星目、眉目如画,看起来是超凡脱俗的。

  破衣烂衫的口袋沉甸甸坠下去,里头装着个镀金烟盒和打火机。他们第一次相见,是在从丰台到天津的三等车厢里。她起初对他不过是奉命追踪而已,可一见他是那样好看的一个人,就忍不住起了促狭的心,趁乱撞了他一下,偷了他一次。

  今夜是他们的第一次正式会面,时机不好,以至于会面会到了一半,就被他逃了去,可是这也不怪她,她也没想到干爹的部下这么冒失,还没见着他的人,就先开了枪,也不怕一不小心打死了他。害得她不得不自作主张,想去救他。

  下次吧,她想,下次,找个阳光明媚的时刻,她梳洗打扮了,再去和他重新认识一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