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老卫携大宝二宝巧奔妙逃,最终累成孙子
尼罗2020-07-13 14:383,535

  大车店内开战之时,丁曼菱和叶永嘉手拉着手,全没主意了。

  远近都有枪声,处处皆是火光,大车店忽然变成了修罗场,他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放眼四周,也无处可躲,只能是跟着卫长明乱跑。马棚忽然坍塌了一角,卸了笼套的大马大骡子们开始躁动。叶永嘉知道惊马的厉害,眼看已经有高头大马嘶叫着向外奔驰,他吓得伸手去抓卫长明:“换条路逃吧!马疯了会踩死人的!”

  卫长明一甩胳膊,甩开了他的一抓,顺势回身将手里的小皮箱往他怀里一扔。他慌忙单手去接,同时就见卫长明竟是迎着马群疾冲上去,一把拽住了领头一匹黑马的辔头。那黑马是被人驱策惯了的,如今受了他的吆喝与牵扯,反倒是镇定了下来。但也不是所有的大牲口们都这样通人性,棚子里头又发生了一声小爆炸,开始有马和骡子嘶叫着乱踢乱咬。卫长明回头看了看,仿佛是打算再去弄一匹马,然而为时已晚,牲口群里已经乱了套。

  于是他牵着黑马跑回来,对着叶永嘉喊道:“上马!”

  叶永嘉一手领着丁曼菱,一手拎着那只小皮箱,那只皮箱看着不大,然而沉得邪门儿,坠得他东倒西歪:“我一个人上马?那你们呢?”

  卫长明急了,虎视眈眈的瞪他:“上去!”

  叶永嘉当即抬脚认蹬上了马——不是怕他,是相信他一切命令都必有所谓。

  而他刚坐稳当,卫长明向上托举了丁曼菱,让他把丁曼菱也接上了马背。丁曼菱背靠着他骑了马,向着卫长明伸了手:“快,我拽你上来!”

  卫长明没理她,只对叶永嘉说道:“拿好我的箱子!”

  然后他就地捡起一根柴禾棒子,抽着黑马狂奔上路。

  ※

  ※

  马背上的丁曼菱佝偻着窝在叶永嘉怀里,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再健壮的好马,驮上三个成年人,也会跑不起来。

  所以为了能够尽快的离开此地,卫长明把这匹马让给了她和叶永嘉。

  黑马在黑夜中疾驰,卫长明跟着马跑。丁曼菱有运动的经验,知道这时他有他呼吸的节奏,不是自己和他对话的时候。可是人怎么能跑得过马呢?他们又要跑到什么时候?这会不会活活累坏了他?

  她拼命的向后回头,叶永嘉呼出的热气喷上了她的额头眼睛,她也顾不得嫌弃了:“你看后面是不是没有坏人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停下来了?”

  叶永嘉又要握着缰绳,又要拎住那只皮箱,又要护着身前的丁曼菱,马鞍子又是凹凸不平的劣货,他一路颠簸,也是苦不堪言。飞快的回头望了一眼,他没发现追兵的影子,于是就对着马下的卫长明喊道:“喂!后头没人啦!咱们可以停下来歇会儿了吧?”

  卫长明对着马屁股狠命抽了一棍:“驾!”

  黑马骤然加快了速度,叶永嘉搂着丁曼菱向后一仰,差点双双摔了下去。慌忙抓紧缰绳坐住了,二人尽管心里焦得好似着了火,可是再也没敢多言。

  ※

  ※

  丁曼菱和叶永嘉,全都逃懵了。

  丁曼菱惦记着卫长明,惦记得心急火燎,恨不得跳下去陪着他跑;叶永嘉则是自身难保,顾不得再去可怜别人——破马鞍子高一块低一块的,又因山路崎岖,那马疯疯癫癫的尥着蹶子胡跑,由于生理构造的原因,他被硌了个痛不欲生,眼泪都要涌了出来。

  仿佛跑了能有大半夜那么长久,马不行了。

  先是马降了速度,紧跟着马的卫长明也停了下来,背靠着一棵大树喘气,喘着喘着,他站立不住,一点一点的坐了下去。叶永嘉这时已经带着丁曼菱下了马,岔着两条长腿,他一拐一拐的走过去看卫长明:“你怎么样了?没劲儿了吧?”

  丁曼菱小跑着撵了上来,伸手去搀卫长明。卫长明推开她的手,自己扶着大树慢慢站了起来,嘴里低声咕哝道:“山路不安全,天快亮了,我们找个地方躲一躲。”

  ※

  ※

  卫长明领着二人往山路旁的林子里走,走着走着,他们感觉天边似乎亮起了一点青光,正是黎明要到来了。

  这点青光让他们依稀看清了周围世界——先前摸黑行走,倒也罢了,如今这么依稀的一看清,丁曼菱和叶永嘉都吓了一大跳:四面八方,全是土包。

  定睛再看:土包是坟。

  丁曼菱吓得双手抓住了身边的手臂,扭头一看那手臂是叶永嘉的,她连忙又松了开,快跑几步追上了卫长明,这回瞄准了卫长明的胳膊,她伸出双手,重新一抓:“卫大哥,咱们走错路了,走进坟圈子里来了。”

  卫长明踉跄着继续前行,前方出现了个土坑,他似乎对这土坑挺满意,轻轻扯开了丁曼菱的手,他弯腰跳进了坑里去。

  土坑能有个半人多深,略微带点长方形状,很像一处半途而废的坟坑。卫长明坐了下去,上方的丁曼菱叶永嘉这时居高临下,才真正看清了他的模样——他的面孔是紫红色的,满头短发全湿透了,嘴唇却是干巴巴的没血色。半闭着眼睛向后靠去,他一直是个干净利索的人,如今却任凭自己的后脑勺抵了那裸着草根的坑壁。

  长长的叹了口气,他闭了眼睛。

  ※

  ※

  丁曼菱和叶永嘉全看了出来:卫长明这回是“累坏了”。

  之所以会“累坏了”,既是因为那些黑衣刺客,也是因为他们两个。如果没有他们这两个累赘,凭着他的本领,他早已经逃了个无影无踪,何至于还要拿着自己当马使唤,陪着他们长跑半夜?

  丁曼菱蹲下来,先是向着坑里伸出一条腿探了探,因为脚尖是无论如何踏不到底,她只好收回腿来,鼓足勇气向下一蹦。叶永嘉见状,也紧跟着她下了坑。龇牙咧嘴的坐了下去,他小声问丁曼菱:“你没事吧?”

  丁曼菱答道:“我没什么事,不过你这么一问,我觉着两条腿好像要抽筋,可能是骑马骑得太久,累着了。”

  “我也是。那马鞍子也有毛病,你那个屁股还好吗?”

  “放屁!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说下流话?”

  “我他妈的哪说下流话了?我这不是好心好意的关怀你吗?那破马鞍子是带尖的,差点把我硌成娘们儿!”

  “硌成娘们儿倒好了,我宁愿认你做姐姐。”紧接着她向着他狠狠一嘘:“别吵了,让他好好休息一会儿。”

  对待卫长明,二人这回倒是达成了共识。叶永嘉还抻长衣袖垫了手,特地凑过去给他擦了擦汗。

  “是不是应该给他喝点水呀?”他小声的问。

  丁曼菱答道:“可是没有水啊。”紧接着她发出了惊呼:“有虫子从土里爬出来了,爬到他头上去了!”

  “没事没事,是蚯蚓,不咬人。”

  虽然是不咬人,但叶永嘉还是握住卫长明的肩膀,把他轻轻扳向了自己。卫长明软绵绵的靠着他,也不知是睡了,还是昏了。而叶永嘉对他的姿势还不满意,正想把他的双手也摆到大腿上去,可在抓起了一只右手后,叶永嘉忽然一愣。

  然后,叶永嘉开始翻来覆去的摸这只手,自己摸过了,又招呼丁曼菱也来摸。丁曼菱登时有点慌:“怎么了?手上有伤?”

  “你摸他的手指。”

  丁曼菱依言摸了,没摸出什么异样来,只发现他这手可真是够硬够糙的,手指头上都是老茧。

  “到底怎么了?”她问叶永嘉:“这手不是好好的吗?”

  叶永嘉唤了几声“老卫”,见卫长明没有反应,便向丁曼菱低声答道:“老卫好像是个逃兵。”

  “逃兵?”

  叶永嘉让她去看卫长明那食指指肚上的老茧:“你看,这都是常年开枪,扣扳机磨出来的。”

  丁曼菱恍然大悟:“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

  “怪不得——他总是神神秘秘的,也不爱说话。可能就是怕人发现他的身份吧?”

  说到这里,丁曼菱闭了嘴,虽然她对卫长明的身份来历确实是一无所知,但还是怕自己言多有失,会害了他。

  叶永嘉放下了他的手,自己嘀咕:“我原来看他长得那么壮,还以为他是个武师。”

  “他还算壮?”

  “穿着衣服看不出来,脱光了你就知道了。”

  丁曼菱感觉这话没法接,只能装聋。

  ※

  ※

  半小时后,卫长明睁开了眼睛。

  慢慢的坐正了身体,他仰起头看了看天光。丁曼菱盯着他察言观色:“卫大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

  “我没事,就是累了。”

  “那我们躲在这里多歇一歇吧。”

  “是得多歇一歇。”他答:“要不然,白天也不能上路。”

  叶永嘉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卫,谢了!”

  向着丁曼菱的方向一抬下巴,他继续说道:“让我俩骑马,你自己跟着跑,一跑跑半宿,累成这个孙子样儿,行,你够意思!”

  卫长明摇了摇头,随即换了话题:“马呢?”

  丁曼菱答道:“马累得站不起来,当时是趴在了路上。”

  叶永嘉补充道:“后来又站起来了,咱们带着老卫进林子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那马不但站了起来,还低头吃上草了。”

  卫长明点点头:“没死就好,要不然,一匹死马倒在路上,岂不是成了我们的记号。”

  “记号?你怕那帮穿黑衣服的会一路追过来?难不成咱们都跑出这么远了,还没甩开沈麻子的人?”

  卫长明扫了他一眼:“未必是沈麻子的人。”

  “你怎么知道不是沈麻子?”

  “沈麻子已经和你撕破了脸,要杀可以光明正大的派兵追杀,没必要这么鬼鬼祟祟的夜袭。”

  叶永嘉审视着他:“那不是沈麻子,又能是谁呢?”

  “我不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