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三位打点行囊、叽叽咕咕
尼罗2020-07-10 18:483,242

  叶永嘉和卫长明进了客厅,两人刚刚和四舅落座,丁曼菱含羞带笑的,也下了楼。

  她穿着一身蓝色衣裙,配着长袜子和黑皮鞋,是个最寻常的女学生打扮。黑头发洗得松散黑亮,也被她细细的梳了,尽量梳得利落。进门之后,她先向四舅一鞠躬,感谢了他的饭菜和新衣。四舅连忙起身回了一礼:“这位小姐不必客气,您是永嘉的朋友,那么——”

  他的话被叶永嘉打断了,叶永嘉翘着二郎腿,往沙发里一歪:“嗐,什么朋友,她就是我那个未婚妻。”

  四舅恍然大悟:“哦,是那位姓丁的小姐吧?”他立刻又转向丁曼菱:“丁小姐请坐。”

  叶永嘉又道:“她不乐意嫁给我,在家大闹一场,这不削发明志、把头发都剃了?”

  四舅听了,面不改色,依旧是笑微微的:“姻缘是天注定的,有缘自然是能千里来相会,无缘呢,大家退一步,做个朋友,也是很好的事情。丁小姐,请坐,看得出来,你们都是辛苦极了。”说着他望向了卫长明:“小嘉,你还没有向我介绍这位先生呢。”

  “不是我不介绍,是我也不大了解他。反正这人目前看来是挺好,昨夜要不是有他帮忙,我非被沈麻子扣在北京城里不可。”

  四舅听到这里,登时沉重了脸色:“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对我讲讲。”

  “哼,别提了,我昨天先是接了老爷子的信,那信写得不清不楚,就说让我提防沈麻子,结果昨天夜里,一大队兵直接端着枪杀进了家里来。亏得我机灵,见势不妙,撒腿就跑,抄小路走侧门撤了出去。我要是慢那么几步,叶家恐怕就得断子绝孙了。”

  “那家里如今怎么样了?”

  “不知道。”

  “缪副官呢?”

  “小缪……不知道,他好像是跟我提了一句,说晚上想请个假回趟家,我准了,也不知道那个时候他回没回。”

  “真是不可思议。”四舅来回的踱步:“沈麻子这是疯了不成?竟公然的冲到督军府里杀人?”

  “我不怕他疯,我只怕老爷子那边会出事。会不会是老爷子打了败仗,一时半会儿的回不来,沈麻子心里有底,才敢这么干?”

  “你这个想法,也有道理。”

  “四舅,我不知道沈麻子在天津有没有布下眼线,反正那个韩步武,现在很可能也已经站到了沈麻子那一边。对我来讲,京津两地全有危险,你得想法子送我走,我上开封找老爷子去!”

  “胡闹,那不危险?”

  “四舅,对我来讲,无论是走是留,都有危险,要想真正的安全,就只能是投奔到老爷子身边去。”

  “我看你这还是异想天开。你怎么去?督军若是就在那开封城里等着你,倒也罢了,万一督军不在开封,河南那么大,你上哪儿找他去?督军让我守在天津为他处理公务,我还不能亲自送你过去找他。”

  “那个——”他抬手一指卫长明:“我打算让这位卫老兄再护送我一趟。我不让他白跑,到时候多给他点钱就是了。”说着他转向卫长明:“可以吧?”

  四舅皱了眉头去看卫长明,卫长明垂眼盯着前方茶几腿上的雕花,低声吐出了两个字:“可以。”

  丁曼菱欲言又止,舔了舔嘴唇,心里有点明白卫长明这“可以”的原因——他不是说过他正在“受人追杀”吗?只怕他比叶永嘉还想离开这京津一带呢!横竖他已经是受人追杀了,不如陪着那位叶大少爷一起上路,还能顺便享受叶家四舅的安排和帮助,事成之后,还能得到一笔酬金,怎么想都是好买卖。

  “那……”她意意思思的开了口:“我也一起去?”

  卫长明答道:“你自己决定。”

  叶永嘉答道:“去吧,反正你生是我叶家的人,死是我叶家的鬼,你不跟着我还能上哪儿去?况且兴许咱们这一路走下来,日久见人心,你说不定就回心转意爱上我了。”

  在这斯文和蔼的四舅面前,丁曼菱受了文明空气的感染,也变得心平气和起来:“我跟的是卫先生,谁跟着你了?不过,我想我们多相处几天也好,让我把你看得更加透彻,也好让我的心思更坚定些,免得将来回家一受逼迫,又要动摇。”

  “你什么意思?”

  “良言不说二遍,请你自己体会吧。”

  “你再说一遍?”

  丁曼菱刚要开口,忽见卫长明向自己抬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仿佛是对自己和叶永嘉的争吵有点不耐烦,便立刻闭了嘴。四舅冷眼旁观,眉头越发皱得紧,怀疑这三人正在闹三角恋爱。

  让这个恋爱三角往河南去,半路上会不会自相残杀起来呢?

  四舅一不留神,将眉毛皱成八字,变得又丑了几分。

  ※

  ※

  四舅的容貌,在平庸和丑陋之间来回变换了一阵,末了对着卫长明说道:“这位小兄弟,你我今日初次相见,我本不该这样贸然的请你相助,但至此非常时期,我也就顾不得那许多礼貌了,还请你见谅。这回我把小嘉托付给你,他是被骄纵惯了的,一路上若有冒犯之处,请你千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等到他和督军会合了,督军和我,都会重重的谢你。”

  卫长明站了起来:“请放心,我会尽力。”

  四舅又转向了丁曼菱:“丁小姐,道路遥远,路上多多保重,也请你监督着小嘉,不要让他胡闹。”

  丁曼菱也起了身:“好的,四舅不必挂怀。”

  四舅有心再问问丁曼菱这么没名没份的跟着两个男人往外跑,丁家父母是否同意;后来一转念头,又感觉不必问——人家正经未婚夫都没意见呢,自己这么个四舅,何必还要刨根问底?

  ※

  ※

  四舅舒展眉头,恢复了三五分姿色,开始着手安排叶永嘉的旅途。而在四舅忙碌之际,这三位不速之客也收拾起了行囊。火车他们实在是不敢坐了,为了安全,他们将会混入一支西行的商队。商队行进的速度不会太快,至少不会快过火车,所以他们在接下来的这些天里,极有可能要风餐露宿。

  三人各自开单子,将所需什物写了下来。卫长明先写完了,拿过丁曼菱的单子一看,也不和她商量,直接用笔勾掉了长筒袜子网球鞋香粉膏等物,丁曼菱急得想要推他的手:“那个不能勾——那是擦脸的冷霜,脸上什么都不擦,风吹日晒几天就要变成砂纸了。”

  卫长明停了笔,给她留了一瓶冷霜。

  然后他再去看叶永嘉的单子:“还有白兰地?”

  “这你就不懂了吧?白天走得那么累,晚上喝点酒,会睡得舒服些。”

  卫长明一笔勾掉了白兰地,只给他留了几包香烟。叶永嘉正要瞪眼睛,结果丁曼菱先瞪了他:“你已经不错啦,还有好几包烟。我连香水和口红都没有,就只剩了一瓶冷霜。”

  叶永嘉不服气:“他连口香糖都没给我留。”

  “我的巧克力不是也被勾掉了?”说着她扭扭捏捏的又瞥了自己那张单子一眼——万幸,写在最后的月经带和纱布等物还保留着。

  “他倒是什么都懂呢。”她略微的有点犯嘀咕。

  ※

  ※

  卫长明汇总抄写,列了单子交给四舅。

  然后他们就闲了下来。丁曼菱和叶永嘉各自拿了剪刀,对着大镜子修理自己的头发。叶永嘉失去了那一撇子刘海,看自己几乎看不惯。丁曼菱倒是心灵手巧,只将那七长八短之处修理整齐了,然后蹦蹦跳跳的到了卫长明面前:“卫先生,你说我若是换上男装,可不可以冒充小子?”

  紧接着,她暗暗的挺高兴,因为卫长明难得的正眼看了她,并且看得很仔细。仰起脸迎着他的目光,她望着他清晰的双眼皮,发现其实他本可以活成一个美人,他的眉眼生得俊秀,鼻翼冷峻,嘴唇是棱角分明的薄。只是他不苟言笑,否则他那种娃娃脸,神情灵动起来,会是非常的可爱。

  这时,卫长明摇了头:“不行。”

  “为什么不行?你看我的头发这么短,和男孩子是一样的。”

  “你不像小子。”

  她抬起双手捧了自己的面颊,面颊圆润,红喷喷的:“哪儿不像呀?”

  卫长明的目光射向她,从面孔扫到胸脯,再从胸脯扫回面孔,最后看了她一眼,他转身走开了。

  她依旧捧着自己的脸,脸更红了,胸脯圆鼓鼓的绷紧了洋装前襟,里头是一颗心在怦怦的乱跳。

  “这说明我是拥有健康美的现代女性。”她一边想,一边放下手,又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胳膊还偏于纤细,但光滑肌肤之下亦有一点肌肉的线条,这让她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力量或许有限,但足够让她在女中篮球队里奔跑跳跃着投篮,也足够让她在家里大哭大闹的剪发抗婚。

  还足够让她踏上明天的长路。

  虽然她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不过这一身力气留着也无用,不如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模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