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二鸟依人、瞻仰四舅
尼罗2020-07-10 18:492,626

  丁曼菱也出过几次远门,轮船火车全坐过,可这三等车厢,她是真没往里挤过。

  这车厢里根本没有可坐的地方,除了人就是行李,还有拿了笼子装活鸡活鸭的。她在车厢门口立了足,前方是叶永嘉,后方是卫长明,她身为中间的大姑娘,随着火车前行的惯性摇摇摆摆,真是靠向谁都不合适,周围又是连个可以抓着的栏杆把手都没有。叶永嘉背靠着板壁,见状就一手叉腰,将胳膊肘突向了她:“喂,借你一条胳膊。”

  丁曼菱伸出右手的食指拇指,捏住了他的一层衣袖。

  叶永嘉立刻瞪了眼睛:“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嫌弃我就别碰我,你当我愿意管你?真他妈的是给脸不要脸。”

  丁曼菱立刻缩回了手指,翻了个白眼:“是,我给脸不要脸,不像你,给脸就要,脸皮一层叠一层,比地皮还厚。”

  话音落下,车厢猛地一晃,她向前一头栽进了叶永嘉的怀里。连忙推开叶永嘉站稳当了,她不知怎的,竟然会有点心虚,忍不住回头去看卫长明,结果车厢再次晃动,她一个踉跄,又倒向了叶永嘉。她连忙又要挣扎着站直,然而一只手掌轻轻一按她的后背,同时,卫长明的声音响起来了,说话的对象是叶永嘉:“你扶着她。”

  叶永嘉一把握住了丁曼菱的右臂,动作很不耐烦,并且还仰起头不看她。而她这回站稳了,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倒是没有再反抗。

  良久之后,她忍不住回头又瞟了卫长明一眼,就见他垂眼望着地面出神,身姿笔挺得好似一杆标枪。

  她忽然发现他身上有股子特别的“劲儿”,有点像是个武功高强的练家子,也像一位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

  ※

  ※

  这火车一路开得快一阵慢一阵,好似闹着玩,中间还停了几站,乘客上上下下,每次上下都是一场纷乱。叶永嘉从昨夜到如今,水米不曾沾牙,饿得无精打采,脾气也见了长。丁曼菱被他捏疼了胳膊,略挣了挣,结果险些被他一把搡了个跟头。她气得两边嘴角直往下撇,差一点就要流了眼泪,还是卫长明把她拽到了跟前。她靠着他的胸膛,虽然还是撇着嘴含着泪,但心里瞬间舒服了许多。

  “他让那个混蛋扶着我,也许是为了避嫌。”她暗暗的想:“他是正经人,可能还是那种旧式的保守派,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可他饶是那么讲究,见我受了欺负,也还是来保护了我。可见……”

  她想到“可见”二字时,几乎又要美滋滋起来,哪知这时车厢里又乱了套,一只大鹅挣脱牢笼,扑扇着双翅在车厢里飞了起来。一时间有人躲有人叫,一个慌里慌张的脏丫头被大鹅吓得乱挤乱钻,还撞上了叶永嘉。叶永嘉刚要骂人,那脏丫头早已鼠窜到相邻车厢里去了。

  叶永嘉仰天长叹,到了如今这个时候,他已经饿得身心麻木,除了想发脾气,再没别的情绪。可若真让他叫骂一通,他也没那个开口的力气了。

  四面八方脏兮兮的乘客们挤向了他,他随波逐流的挪了几步,末了也靠向了卫长明。于是丁曼菱靠着卫长明的胸膛,他依着卫长明的肩膀,一起疲惫的半闭了眼睛。

  ※

  ※

  火车到站之后,丁叶二位小姐少爷,全都连腿都要抬不起来了。

  卫长明一手拎着皮箱,一手牵扯着他俩,顶开人群挤出车站。叶永嘉振作起了最后一点精神,叫来三辆洋车,说明了自家四舅的地址。三辆洋车排队上路,一溜烟的就将他们拉去了英租界。

  在一座很漂亮的小洋楼里,丁曼菱终于见到了叶永嘉他四舅。

  丁曼菱和这位四舅,实实在在是没有一分钱的关系,但因四舅的容颜曾经支撑着她和包办婚姻抗争到了底,所以二人虽然先前不曾见面,但丁曼菱一想起四舅,就不由得要感觉亲切。如今四舅施施然的登了场,她定睛一看,发现那张照片实在是害人——四舅确实是短脸小眼睛,眉毛没型没款,嘴也不小,但是不甚高明的几样五官凑合在一起,凑合得挺和谐,看着只能说是相貌平平,绝不能算丑怪。

  除此之外,四舅身姿潇洒,西装笔挺,眼睛虽然小,但是戴了一副玳瑁框子的近视眼镜,这缺点也就被掩盖了五六分,加之见人未语先笑,别有一派斯文和蔼。见了眼前这狼狈的三位,他莫名其妙的扶了扶眼镜框,然后对着叶永嘉开了口:“小嘉,这是怎么回事?”

  叶永嘉有气无力的回答:“四舅,家里出事了,我先吃饭,吃完再说,我要饿死了!”

  ※

  ※

  四舅办事十分周到,不但立刻就张罗出了一桌好饭,还让仆人将楼内两间浴室的浴缸里全蓄了热水,好让他们吃饱之后再洗漱沐浴一番。而那三人坐在餐厅里,叶永嘉一口气吞了两大碗干饭,然后抬起头来,就见丁曼菱已经吃饱了,正端了一杯热茶慢慢的喝,热茶烫得她嘴唇通红——棱角分明的小红嘴唇,配着圆润润的粉白脸蛋,脸蛋还带着一层透明的绒毛。

  看过了丁曼菱,他再去看卫长明,一看之下,大吃一惊。

  卫长明正在聚精会神的吃饭,他吃得挺讲规矩,只夹眼前的菜,眼前的菜夹光了,才肯向外扩充范围,所以他面前的四个盘子都挺干净,盘底最多只剩一点残汤和葱花。桌旁侍立着一名小仆,很识时务的连盛了两碗米饭放在一旁,预备着递给他。至于之前他已经吃了几碗,则是不好计算了。

  叶永嘉转向了丁曼菱,又要打结巴:“这、这、这几个菜有这么好吃吗?”

  丁曼菱拿起餐巾,摁了摁嘴唇:“不是菜好吃,是他饭量大。”

  叶永嘉伸手去拍卫长明:“老兄,饭有的是,你别这么往死里吃啊!”

  卫长明端起饭碗把最后一口饭扒进嘴里,倒是挺听人劝,果然不吃了。而旁边的小仆见状,立刻说道:“洗澡水也预备好了。”

  ※

  ※

  丁曼菱作为女士,独占了楼上的一间浴室,叶永嘉和卫长明则是进了楼下的另一间浴室。

  四舅真是好人,就在三人大嚼之时,他已经让仆人火速出门,从百货公司里买回了三套新衣。楼上的丁曼菱洗得痛痛快快,楼下的叶永嘉也是称心如意——卫长明像个哑巴老大哥似的,不争不抢,一切都让着他。他先洗了,出水之后换上崭新的内外衣服,对着镜子擦脸梳头:“看你给我剪得,狗啃一样。”

  他扭头去看浴缸里的卫长明:“非常时期,我不和你计较,要不然,我现在非给你剃个秃瓢不可——我操!你这么壮?”

  卫长明水淋淋的坐在浴缸里,胸膛是块垒分明,上臂肌肉也是轮廓清晰,紧绷绷的一块卯着一块。

  平时有着衣裤的修饰遮掩,加之他长了一张白白净净的娃娃脸,叶永嘉还以为他是个偏于瘦削的单薄身量。如今见了他这一身深藏不露的腱子肉,叶永嘉不由得暗暗感慨:怪不得方才那个吃法都没撑死他,要是没有一顿半桌子的饭量,也养不出这般霸道的体魄。

  “你到底是干嘛的啊?”叶永嘉凑过去细看:“武师?练拳的?”

  卫长明“哗啦”一声出了水,迈出浴缸背对着他擦身:“你先考虑你自己的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义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