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无所适从
裳裳者华2020-02-18 11:243,345

  姚笑笑看着自己还僵在半空中的手,不满的给了夏落雪一记白眼。。

  严歌看夏落雪并不承认,心里倒是微微诧异,以前的夏落雪肯定会什么错都自己担着的,就算别人冤枉她,也不例外,高中自己闯祸,有不少可是夏落雪提她担着的。如今夏落雪是变了,真的是因为陈凌风吗?严歌心想果然喜欢的那个人就是真正的铠甲啊。

  严歌温柔看了一眼桌上放着的那块手表,接着说:“落雪,你要是要买东送给凌风你可以告诉我啊,我会帮你的,你不用这样的,这样多不好,传出去让别人说夏落雪为了追校草陈凌风竟然干出这种偷鸡摸狗的事,这会有损我们法学二班的名声的。”

  听到严歌说这些话,落雪眼中的泪早不受控制的溢出来,她顾不上擦,转身拿起手表朝着严歌怀里塞去。

  “不是我干的,你拿走!”

  说完后,落雪头也不回的转身向门口走去,严歌眼底一转,大喊一声:“夏落雪,你站住!”

  落雪定住脚步,并不回头,并不是她怕严歌,而是曾经的曾经,严歌也曾为她夏落雪停驻过脚步。

  严歌拿着手表走上前,轻轻抬起落雪的手,将手表塞进去,眼底是浓浓的的嘲讽与不屑。

  抬头的瞬间,她操着柔柔的声音,关心的说:“落雪,你们家的情况我知道,这块手表你肯定买不起,再说了,这块手表真的很配凌风,既然事已至此,你就拿去送给凌风吧,我不会在意的”

  说完后,严歌的脸上又是委屈与难过的样子,夏落雪竟然差点当真,看着严歌的一系列表演,落雪的胸腔似乎要炸了一般,她一把将手中的手表狠狠的按在桌上,眼泪控制不住的留下来,她转身狠狠的望着严歌艰难的张嘴说到道:“严歌,你颠倒黑白”语气带着浓浓的哭腔与愤怒,她想尽办法想压都压不住,那些奔涌而出的情绪似乎要压垮她。

  她仿佛看见了一个从未认识的严歌,陌生的让她可怕的严歌,她想问问严歌,她究竟着怎么了?。

  落雪的心在滴血,那是她的闺蜜啊,

  如今却比仇人还狠,侮辱她的人格,践踏她的尊严,严歌,从此我夏落雪也再不念往日情分!

  看着严歌此刻单纯无害却又想让她撕碎的嘴脸,落雪凄惨的笑一笑,悲愤交加的她满不在乎的说“我想你严歌可能是没见过好男人吧?我告诉你,这世上比陈凌风好的人多了去了,而我_夏落雪不_喜_欢_陈凌风”

  “不喜欢”这三个字落雪重重的落下,敲在每个人的人心上,也让夏落雪浑身一颤,那种违心让她很是难受,她自己知道她想说的是她夏落雪就是喜欢陈凌风,可是话到嘴边竟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在说“陈凌风”这三个字时,落雪面无表情,但是语气生硬,仿佛在说一个与自己从未谋面,无关紧要的人,仿佛在说一个罪大恶极的人。

  仿佛一个失去魂魄的木偶般,夏落雪眨着空洞的眼神,缓缓转过身子,一抬眸陈凌风站在门口,黑着一张脸,表情僵硬而又阴郁,眉头紧促,眸子晕染着无尽的哀伤与愤怒。

  夏落雪仿佛中了惊雷般,瞬间清醒。

  但是她嗫嚅着嘴唇,说不出一句话,凌风的眼神仿佛将她定在了原地一般,让她动弹不得。

  “我……不是…”落雪动动嘴唇,说出的是语无伦次的几个字。

  “凌…凌风,你怎么来了?”严歌瞬间笑颜如花,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凌风。

  凌风还未从刚才听到的话中缓过来,他愣了一两秒,将盯着落雪的眼睛缓缓转向严歌,一副平静的表情看不出他内心的波澜。

  他缓缓开口道:“我听见这边很吵闹,便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说完后又不着痕迹的将目光转向落雪,落雪低着头,但是也感觉得到被他盯着的目光,她被盯得有些发毛,微微抬了抬眸,看见对面的他的白色的板鞋,看见黑色的裤子,看见白色的衬衫,唯独不敢再抬眸看看他的脸。

  落雪仿佛是个犯错的孩子,一言不发的站在他的面前,等待着他的责罚。

  二班的同学此刻个个都看的入迷,看见校草陈凌风来了,更是觉得精彩至极,凌风看着他们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心里虽然不爽,但还是很客气的样子。

  严歌脸上不自然的答到:“没什么事儿啊,一些小事”

  “是啊,是啊,小事小事”大家随声附和着。毕竟家丑不外扬,二班的事情可不能让三班知道。

  陈凌风不打算继续留在这里让大家看戏,于是薄唇轻启淡淡说了句:“没事就好”,然后潇洒转身走了,再没有看夏落雪一眼,留下一群女生投来花痴的眼神。

  凌风出去后,只觉得心里难受极了,像是一直以来的自信被狠狠打回来一样,落雪说过的她喜欢自己,而今天他却从她嘴里听到了这句话,确实是格外诧异,但是更多的是满心的失望与落寞。

  凌风承认自己对夏落雪还是喜欢的,从她那次逃避朗诵联谊会他就知道了自己的心意,自己心里还是希望她可以看见自己的每个精彩瞬间,希望她可以时刻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希望她可以时刻在自己眼前绽放笑颜。

  既然是两个人都心意一致,但为何落雪又改口,她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她说的话是真的吗?她是个什么人凭什么欺骗自己?

  凌风烦躁的挠挠头发,越想越气。背起书包,开车回家,一路上思绪万千,开车也总是心猿意马,回家后,心情颇为不佳,看见爸爸陈明浩在吃饭,打个招呼就匆匆上楼了。

  陈明浩见儿子脸色不对,也没有强行留下他

  吃饭,便随他去了,

  转身对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妻子秦书说:“这孩子今天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秦书端一盘菜出来放在桌上,朝楼上看了一眼,没好气的说“肯定又是哪个女孩子写了什么告白信,惹他不开心了。”

  说完拉开凳子坐下,拿起筷子边夹菜边说:“还记去年有个女生给他写告白信,被咋儿子给拒绝了,谁知那个女生都不参加高考了,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的,咋们儿子可是品学兼优的学生,被这种人拉下水,真是可气!”

  夫妻俩也没当回事儿,说了会闲话。

  回到房间的凌风扔下书包,坐在钢琴前打开琴盖,开始弹奏,他每次心情烦躁的时候总喜欢弹奏钢琴,那清脆悦耳的音调总是能让他安静下来。

  凌风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越过,一串串音符从他的指尖流淌而出,一首轻柔的《月光》从房间飘出来,惹得路过别墅的路人凝神细听,看看房间的方向,不用说大家也知道这是陈家的大才子。

  随着琴声的流淌,陈凌风烦躁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了,他合上琴,站起身,伫立在钢琴旁,静静的,静静地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他从来没有过如此奇怪的感觉,坐立不安,无处诉说。

  这边落雪看见陈凌风出去了,只觉得脑子子一片空白,停了几秒,抬脚走出教室门口,不再理会教室里人的眼光。

  出门后,落雪抬起头迎上阳光,深秋的阳光还是有些灼热,刺的她睁不开眼睛,她的眼睛有些疼。落叶又是落了一层,一层一层的扫也扫不干净,就像心里的那层阴霾,阳光怎么照也照不散。

  落雪漫无目的的走着,一抬头看见面前的白色的建筑,已经走到图书馆了呀,清蓝轩文学社和校报编辑室都在这栋楼5楼。

  落雪没有犹豫就走进去了,今天是周五 ,估计清蓝轩文学社也没有人在吧,正好自己可以一个人静一静。

  文学社的门虚掩着,听不见里面的动静,落雪轻轻推开门,入眼的是尹城正伏案工作的样子,他的头发稍微长长了一点,可以看见碎碎刘海已经到眉毛了,拿着画笔涂涂改改,看样子是在画画。

  落雪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心里不忍心打扰,微微退出去,正准备离开,尹城却开口了,“落雪,刚来怎么就着急走啊?”说完后抬起头,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夏落雪。

  落雪尴尬笑笑,走进来,随手把书包放在桌子上说:“看你那么认真,不忍心打扰你,你呢?画什么呢?”说着,夏落雪来到尹城旁边,看他作的画,入眼的是一个女子伏在案前执笔的样子,女子的侧颜温柔优雅,嘴角的笑容淡的几乎不可见,素色的衣裙延到了地板上,乌黑的秀发挽成髻,秀丽温婉,她面前的小小的台灯发出晕黄色的光,一切给人一种岁月温柔动人的感觉。

  夏落雪的眼神变得亮晶晶的,这女子画的真是栩栩如生,尤其是她的神态,更是画的恰到好处。

  落雪不禁赞叹出口:“哇哦!你这幅画画的真好看,这画中的女子是谁啊?我认识吗?”

  落雪说完后,尹城的眸子微微变了变,淡淡笑了笑说:“我妈妈。”

  记得上次提起他妈妈,他发了很大的火,今天竟然主动提起了,落雪感到一些惊讶,转而一想,或许他提起他妈妈已经不再生气了。

  落雪小心翼翼的说:“学长,你能不能说说你妈妈的事儿?”

  尹城收起放在桌上的画,小心的卷起来,放回到一个精致的紫色礼盒盒里,像是要送人似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