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画画少年
裳裳者华2020-02-20 17:103,238

  他收拾完东西,然后回到落雪面前,在刚才画画的座位上坐下,开口说关于他妈妈的事儿。

  原来尹城的妈妈是个画家,爸爸只是个普通的高中老师,爸爸和妈妈的家里人是世交,于是在双方的极力要求下,二人结了婚,但是彼此都不是很喜欢对方,直到生下尹城3年之后,妈妈又遇见了她的前男友,在尹城6岁的时候,妈妈不顾他和爸爸的苦苦哀求,毅然决然和他爸爸离婚,跟着那个男人走了。

  他妈妈从小教他画画,他画画惟妙惟肖,画画的要点讲一遍全都能领悟,是具有画画的天赋的。当日他妈妈走的时候跟他说一定要学画画,不能放弃,但是在妈妈走后,尹城每次画画都会想起她,想起那个时候她离他而去,想起他和父亲孤苦伶仃,想起他被人说是没妈的孩子。

  尽管尹城喜欢画画,但是因为妈妈的事,他拒绝画画,想以此来违背当日妈妈离开时跟他说的话,但是每次看到画笔又会情不自禁的拿起来画出自己心中所想的东西,他就这样矛盾着。

  尹城诉说着,落雪也不打扰他,看着尹城安静干净的眉目,落雪却有些心疼这个男孩。

  尹城说完后,抬起头,将目光转向了窗外,下午的阳光倒也是温柔的,没了灼热与锋利。

  “那么?”落雪看他不说话了,试探着询问。

  “那么,你为什么今天画你妈妈?”

  尹城盯着外面说:“今天是我妈妈的生日,我不知道她在哪里?这就当我给她的生日礼物吧!

  落雪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微微叹了一口气,也不做声。

  两人沉默了大概半分钟,落雪看着他孤寂的背影,然后慢慢走近。

  “学长,你妈妈肯定会收到你的生日祝福的,你们也会再见的。”

  尹城看了一眼走近他的落雪,然后又把目光转向窗外,“真的会吗?”

  外面的人群熙熙攘攘,而他的妈妈却不在这人群中。

  落雪没有回答。他把目光转回来,看了一眼紧紧闭着嘴唇,很是失落的落雪。

  “落雪,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儿吗?”

  落雪被问住了,但又不知道如何说今日之事,她把眉头皱了皱,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然后轻轻开口:“学长,你说喜欢一个人为什么也要抢啊?”

  尹城嘴角绽放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从小到大还没有人问他这样的问题呢?这个姑娘真是天真纯粹的可爱。

  他低头看着她埋得低低的脑袋说:“这世间美好的东西都会有很多人惦记着,所以想要得到这美好的东西肯定得挣得抢”

  “无论什么东西都得抢吗?如果是个人呢?”落雪激动的一下子抬起头看着尹城。

  尹城避开她的眼光:“如果是个人那就得看两个人时候两情相悦,否则是抢不来的。”

  说到这儿,尹城已经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是落雪今天怎么忽然这么问,心里好奇,也有些担心她,于是说:“落雪,发生什么事儿了?”

  落雪本不想把今天的事儿告诉他的,但是内心的委屈逼得她说出了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

  更是把她和严歌的高中情谊都说的一清二楚,越说越委屈,情不自禁的红了眼眶。

  尹城听她说完之后也大致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落雪的性格,肯定又会心甘情愿的背上这个黑锅的,从上次让出朗诵机会给严歌就可以看出,这个女孩子心里顾虑太多,对于友情更是看的很重。

  “落雪,你打算这样把这事儿压下去吗?不为自己辩解吗?”尹城不忍心接下来三年多的时光让夏落雪担上恶名声。

  他不知为何总觉得落雪是和别人不一样的,隐忍着,难过的始终就是自己。

  “我也不知道,要是换成别人我会辩解,但是这个人是严歌”

  落雪又低下了头,心里乱糟糟的,从来都没有这么心烦意乱过,严歌已经把这件事儿弄成了这样,凌风也听见了她说的气话。

  “落雪,你可以去找陈凌风。”

  “凌风?他会听我说吗?”落雪放低了声音,想到自己说的那些话,估计凌风再也不想看到她。

  反正凌风也说了要在她和严歌之间选择,那么自己也不必怕他听见了,自己不说岂不是要落实了偷拿严歌手机买东西的罪名了。想到这儿落雪暗暗下定决心,应该是要告诉陈凌风的。

  “学长,那我回去了”

  落雪暗暗下定决心,说话的声音也比刚才大了几个分贝,脸上又扬起了甜甜的笑。

  尹城看见她笑的样子,脸上也绽开了笑容。

  “落雪,加油!”尹城说着攥住了拳头,落雪见了也攥起拳头和尹城碰了碰,然后转身走了。

  尹城从窗户看着落雪小小的身影消失在高大的树木下,然后转过身又将装好的那副画打开,静静的端详着。

  画上的女子依旧那么美,和当时离去时一般美。尹城看着,轻轻的抚上女子的眉眼,然后微微笑了笑,就又收起来了。

  落雪离开文学社后发现天色已经暗了,路上的学生三三两两,深秋了,树上的叶子飞来飞去,像金色的蝴蝶在翻飞,天空高远湛蓝,落雪的心也飘得好远好远。

  她摸摸口袋,拿出手机,手机上显示18:42,这个时候凌风应该会在哪里呢?宿舍?图书馆?亦或是家里?落雪忽然很好奇,像凌风这样的学霸加校草级的人物应该很少会在宿舍,今天是周四,凌风应该不会回家,那么他应该在图书馆。

  落雪想着又转过身看看自己刚刚从里面出来的图书馆,犹豫着想进去看看,但又迈不开脚。

  万一看见凌风了该怎么跟他说。

  哎呀呀,一个脑袋两个大,落雪感觉自己从未如此矛盾过,抬手使劲儿把头发揉了揉,揉成鸡窝一般才长长嘘了口气,不管过往人的眼光,落雪就那么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进了图书馆。

  图书馆总共8层,除了五楼是各个社团办公和校报编辑的地方,其余楼层都是阅览和借书的区域,一楼到四楼是文学区域,六到八楼是理工科区域。落雪想想还是去一楼到四楼找吧,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不打电话给他,就想着一层楼一层楼的那么找他。

  在落雪准备上二楼的时候却遇上了胖胖的秦玉润,他正从二楼下来,手上的雪碧在灯光下闪着碧色的光,衣服已经被肚子撑圆了,见到落雪后,先是一惊,接着说:“落雪,你的头发咋了?”

  落雪不好意思的抚了抚,然后尴尬笑着的说:“额…额…头疼。”

  秦玉润不明所以,摸摸脑袋,也不在说什么,转而眼珠一转凑上来:“落雪,我们听到你们班的一些同学说了你跟严歌的事儿,这事儿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落雪脸上的笑凝固了,没想到这事儿传的这么快,那么凌风一定也知道了,那么他呢?也认为是自己干的吗?

  “落雪?”秦玉润见落雪不说话,于是又叫了他一声,落雪瞬间回神,“啊?”

  “玉润,你觉得呢?”

  秦玉润眨着眼睛眼珠做转转,右转转,思考的很是投入。

  落雪:“你看见凌风没有?”

  落雪已经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她在乎的是凌风怎么看她。

  “他回家了啊,今天下午他黑着一张脸,放学就回家了。”秦玉润说完喝了一口雪碧。

  落雪听到后,停下上二楼的脚步,缓缓转身准备出门。

  秦玉润追上去,“落雪,我相信不是你干的!”

  落雪转身微微一笑道“玉润,谢谢你”

  说完后落雪转身出去了,留下玉润一人在原地傻笑,边笑还边喝口雪碧,嘴里还吟着“北方有佳人,一笑倾人城……”的句子,惹得图书馆门口的大爷向他投来奇怪的目光。

  落雪出门口,掏出手机,微微忐忑的按下拨打键,直到凌风的声音传来。

  “喂?”电话那头传来凌风好听的声音。

  “凌风,我…我是落雪…”落雪感觉自己像犯了罪一样,说话都说不利落了。

  电话那头凌风看着熟悉的电话号码,沉默了一下道:“我知道”,三个字简短有力,和往常温柔的语气不同,夏落雪知道他生气了,于是悄悄的闭上了嘴,不敢说话。

  “什么事儿?”又是简短的四个字,落雪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张着嘴却不知如何接话。

  “凌风,记得喝牛奶……”电话里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夏落雪听的真切,但是这声音仿佛在催促夏落雪赶快说话,否则凌风要走了。

  “凌风,今天的事儿你知道了吗?”落雪小心翼翼的开口,声音轻轻的,恨不得自己此刻消失,她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手机上已经浸染上了细细的汗。

  “嗯!”凌风的声音传来,稳稳的敲在落雪心上。

  “凌风,我是因为生气,我才……我才那么说的。我心里不是那么想的,我……”落雪心虚的又压低了声音,可是女孩子的害羞又让她说不出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