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严歌妥协
裳裳者华2020-02-18 11:243,331

  “有些话不要随便乱说,别人难免不会多想”凌风总算多说了一句话,落雪慢慢的反应着,原来自己说的话他也会多想,那么自己说的那句话就是随便乱说的。想到这里落雪忽然心花怒放,就差点笑出声了。

  “凌风,我没有拿严歌的手机,因为高中我和她是很好的朋友,而且我们经常买东西,所以我知道她的支付密码?但是这次我真的没有拿她的手机买那块手表”落雪一口气把话说完,忽然觉得心口憋着好久的难受都都过往的晚风吹散了。

  “嗯”凌风又只说了一个字 。

  他早已在大家的口中知晓了这件事,又想起之前严歌要送他一个礼物,而那个礼物就是一块手表。所以不得不联想到这就是严歌故意要陷害落雪,顺便带上自己,就算落雪能和他在一起也会被人指指点点。

  “嗯?”落雪一脸懵,不知道凌风是什么意思。

  凌风听不见落雪说话了,于是轻轻“哼”了一声,假装嗓子不舒服。

  “我知道这件事了”

  “你知道了?”落雪忽然激动的提高了声音。

  “我知道不是你做的”凌风说着,语气笃定 ,毫无保留的信任着落雪,落雪静静的听着,眼底的温柔慢慢浮在脸上。

  不经意间抬头,忽然就发现月亮都升上天空了,明亮的似乎天空点起了一盏灯,周围的小星星一闪一闪的,落雪仿佛看见了陈凌风的眼神。心下奇怪,像他这样的人为什么长了这么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他是滨江大学的校草啊,为什么不长桃花眼?

  就在落雪神游的时候凌风唤了一声:“落雪?”

  “啊啊?我在我在!”落雪一个激灵反应过来。

  “你明天和我去找严歌,学校盗窃者一般会在校报刊登批评,还会在广播里点名批评,今天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的,我们要让她否认这件事。”凌风胸有成竹的说着,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落雪心安了不少。

  “可是…可是…严歌会否认吗?”

  落雪有些担忧,严歌苦心孤诣演了这么一出好戏,目的就是要让她身败名裂,让她喜欢凌风这件事在众人眼里成为笑话,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严歌怎么会轻易放弃让她臭名昭著的机会。

  “她会的,别担心!”凌风说这句话的时候又和往日一般温柔,落雪不知不觉的裂开嘴笑了。

  “怎么?”电话那头的凌风听见了落雪微笑的声音,于是问她。

  “没什么,凌风,真的很感谢你。”落雪说着,瞅见手机上的时间,原来自己已经和凌风说了好久的话了,于是迈开步子向宿舍方向走去。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就说了晚安。

  落雪听着凌风那句“别担心,早点睡”,只觉得天空中的星星落到心间了一般,心里很亮也很温暖,更多的是欣喜。

  回到宿舍后已经是10点多了,夏落雪收拾收拾就上床睡觉了。

  一夜好梦。

  无可非议,第二天也就是周五早上,落雪在大家的一片嘲笑谩骂和讽刺声中走进了教室,严歌得意洋洋的,仿佛是个为民除害的女英雄,走路都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姚笑笑跟在她身边,也是趾高气昂的。

  任然清见落雪来了,于是偷偷的挪开身子给她让座位,落雪知道现在自己就像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也就没在意,可能然清也怕别人戳她脊梁骨吧,所以不愿和自己坐,哪想到落雪刚坐下,然清就拿着包子凑过来放在落雪面前。

  “我看你没吃早饭,给你买了包子,别客气啊,以后也要请我吃的!”然清说完后露出大大的笑脸,仿佛太阳花一般明媚灿烂,落雪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心情好了很多。

  “落雪,我永远相信你,你才不是那样的人,不知道严歌和笑笑是中了什么邪,自己的舍友都这样诬陷!”然清嘟嘟囔囔的抱怨着,落雪看着她可爱的圆脸,心里一阵感动,且不说以后怎样,但是目前然清真的是对她很好的人了。

  又想到以前的严歌,落雪心里一阵难过,希望自己和然清以后不要再变成这样。

  “然清,谢谢你!”落雪真挚的对着然清说,倒让然清很不好意思。

  “哎呀,落雪,你就别和我客气了,你一说谢谢我就说不出话了,你快吃吧!”

  落雪还是吃不下,马上要上课了,凌风还没有出现,早上四节课是连着的,中间有20分钟休息时间,要是凌风不来怎么办?落雪忽然觉得自己懦弱的不像话,靠着陈凌风,但是让她只身面对严歌,她还是有些不愿意,因为那些往昔分分钟能让她夏落雪败下阵来。

  在煎熬中度过了两节课,终于到课间20分钟休息时间了,

  校报编辑和广播站今天的播报人都来了,围在班长严歌旁边记录着什么,声音低低的,听不见他们再说什么?

  夏落雪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端端正正的坐在座位上,把脑袋埋得低低的,但仍然可以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嘲笑她的目光。

  当然,这其中也有同情她的目光,例如褚易澜,任然清,还有校报编辑苏诗尧。

  众所周知,在滨江大学出了这样的事是很严重的,因为校长很是重视学生的个人品德,要是人品差,学业再好也没有用的。

  学生要是犯了这样的事,首先是校报和广播站一起点名批评,之后记处分,再之后那就是毕业的时候不发学位证,只发毕业证,谁也不想摊上这样的事儿,可如今夏落雪摊上了,大家都如看新闻似的叽叽喳喳的一边看着她,一边讨论她。

  第四节课落雪几乎是数着秒表的,老师已经不止一次把目光放在她这儿了,但是落雪心里对广播的的恐惧压过了她对老师的恐惧。

  再看一眼马上就要下课了,夏落雪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中,中午广播里马上就会有她的名字了,可是凌风却不出现。落雪把衣服都绞的起褶皱了,心里一阵比一阵凉,要是没有学位证怎么和妈妈交代?要是档案里有这么一个污点怎么办?想着想着落雪的眼眶红了。

  然清看着落雪,心里也知道她在怕什么?于是贴心的握住了落雪的手,落雪看了她一眼,感觉更是心慌。

  可能有些感觉自己受着就好,别人一关心,这种感觉就会无限放大,无比清晰,无法躲避,而夏落雪此刻就是这般心情。

  “叮铃铃,叮铃铃”铃声想起了,老师前脚刚出,大家后脚就跑出去了,只有落雪在然清的陪同下慢悠悠的晃到门口,脚底的凉意蹿上来,无助感包围着她,她没忍住眼泪就那么留下来。

  然清看见严歌的身影正在向广播站走去,于是抓起落雪就往严歌的方向跑去,来往的人熙熙攘攘的,落雪和然清在人群中穿来穿去,少不了被别人说几句,然清大喊:“借过借过!”,然后两人一路跌跌撞撞跑到了广播站。

  耳朵边广播站熟悉的前奏已经响起,前奏结束就要播放每日校园发生的好事,趣事,新鲜事,当然还有要批评的事。

  然清和落雪冲进去,还未看清里面的人,就听见然清大喊:“播下留人!”

  众人瞬间被这魔性大喊怔住,都停下了手中动作。

  落雪抬头看时,凌风就深深的撞进了她的眼里,他还是衬衫搭配黑裤子,很普通的打扮,却清澈如水,仿佛山溪里的流水,只一眼就划上心尖,再也去不掉。

  他的发丝在阳光下投下缕缕暗影,打在光洁白皙的脸上,落雪再看看他的眼睛,发现他也在看着她,而且神情很奇怪,仿佛在微微嘲笑夏落雪这个花痴。

  落雪脸红了一下,挪开了眼神,又见严歌在,她看谁都觉得尴尬,于是低头看地,心里刚才的忐忑害怕还有绝望担心一瞬间都停止了叫嚣,仿佛凌风的出现让这些情绪都安定下来了。

  严歌眼里对落雪无穷尽的厌恶藏都藏不住,她靠着桌子,把嘴巴撅的高高的,一言不发,盯着落雪一会儿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后收回目光转向凌风:“我爸爸知道这件事儿吗?”

  落雪终于感受不到严歌吃人的目光了,于是稍稍送了口气,紧紧握着然清的手也放松了些。

  凌风:“还不知道”说完后淡淡的扫了一眼落雪,今日的夏落雪在陈凌风的眼里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到哪里都神情紧张,缩手缩脚。

  看到这儿,陈凌风嘴角浮上笑意。

  别人没有发现他笑,而严歌却觉得这个笑很刺眼,她不明白陈凌风在笑什么?笑她愚蠢还是笑夏落雪天真?严歌烦极了。

  “凌风,你为什么帮夏落雪?”严歌终是忍不住了,急急开口问道,她猜不到,急切需要知道答案。

  “严歌,大家都是同学,不必要这样,得饶人处且饶人,况且这事儿本来就是你策划的不是吗?”凌风语气轻而淡,仿佛再说一件很平常的事儿,但是严歌的脸色却是青一阵白一阵。

  “要是让你爸爸知道了……”

  “够了,我答应你!”凌风话还未说完,严歌已经脱口而出。

  严歌很不情愿的转身跟广播站播音员说了几句,然后广播里响起了今日趣事……

  严歌铁青着脸出去了,临走前又瞪了一眼夏落雪,夏落雪缩了一下身子,目送她出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