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共处一夜
裳裳者华2020-02-18 11:243,253

  严歌出去后,落雪微微叹了口气,转身看时,凌风已经走到他身边了。

  落雪:“凌风,谢谢你!”

  凌风看了她一眼道:“其实,这件事儿你未必不会处理它。”

  落雪看着凌风光阴下俊美的面孔,悄悄抿住了嘴唇,她要是努力为自己辩解,严歌未必会占上风,只是自己不愿与严歌正面交锋,难听的话不禁会伤严歌,也会伤了自己。

  “凌风,我和严歌你是知道的,我…我不忍心。”落雪声音小的几乎连自己也听不见。

  凌风看着落雪把头垂的低低的,手指在不停的绞衣袖,动作可爱的像个小孩子,他微微一笑,轻轻说“走吧”,落雪跟着他的步伐走出去,然清也傻傻的跟上。

  三个人吃过饭后,然清便嚷着要回去收拾东西,下午她要去做兼职,落雪要去校报编辑室交稿子,于是两人便分开了,尹城待在原地走也不是,停也不是,落雪招呼了一下,凌风就跟着落雪去校报编辑室了。

  二人走在路上,男的阳光俊气,女的清秀可人,惹得周围的人频频投来羡慕的眼光,尤其是女生都在窃窃私语,讨论着站在校草旁边的女生究竟是谁?长得挺好看,就不知能不能配得上陈凌风。

  陈凌风的颜值只是一部分,他是学霸也只是一部分,重要的是他的父亲是滨江市有名的珠宝商,众人皆知陈凌风从未谈过恋爱,而他谈恋爱必须跟他父母报备,目的就是找一个能与他家相匹配的,才华横溢的名门商贾之后,所以很多人只有羡慕的份儿了。

  夏落雪也听过这个传闻,但是陈凌风待人谦逊有礼,为人温温如玉,完全不像是那种看门第的人,夏落雪也没放心上,此刻她倒是很好奇,凌风是怎么说服严歌的。

  “凌风?”落雪手里捏着一枚叶子的叶柄,转着叶子,唤了一声。

  凌风低头看着她,她的头发好像又长了一点点,好看了更多。

  “什么事?”

  “你是怎么说服严歌,让她放弃举报我的?”落雪转着圆溜溜的杏仁眼,转而把目光落在凌风脸上说到。

  凌风愣了一秒。

  “严歌怕她爸爸,她爸爸对她管教很严,尤其是这种事儿,她爸爸是不会绕过她的!”

  “她爸爸?”落雪忽然一肚子疑问,自己也曾在高中毕业典礼上见过严叔叔,但是并没有凌风说的这般严厉啊。

  “她爸爸是退伍军人,后来从商,为人很正派的!”

  这些是凌风听妈妈说的,不像有假,而且从今天的事儿来看,严歌确实是很怕他爸爸的。

  “哦!”落雪淡淡回了一句,心里有些落差,这些事儿当年上高中的时候,严歌并没有跟她说过,。

  转而一想又释怀了,自己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徒添伤心罢了。

  二人都因为落雪说的那句“不喜欢陈凌风”的话而别扭着,去校报编辑室交完稿子后就分开了,凌风回家,夏落雪回宿舍,各自都默默的掩去了心事。

  晚间宿舍就只剩下落雪一个人了,严歌不在,姚笑笑经常夜不归宿,宿舍其他人都道她是个“神龙”

  ,神龙见首不见尾,别人问她也是遮遮掩掩,并不知她在干嘛,久而久之别人也就不问了。

  落雪看看手机屏幕上写的:“22:48”,按道理来说,这个时候然清该回来了,可是今天却很晚了,落雪正欲打电话问问然清,拿起手机就看到班里同学打来电话。

  接起电话,电话那头的同学告诉落雪,然清的手机关机了,让她去法学院楼104等然清,然清肚子疼,所以一进校门就去了自己最熟悉的法学院1楼。

  落雪心下无疑,当即就下楼去法学院104,一路上学生三三两两的往宿舍方向走,学校有规定,赶11点必须回去,想到这儿,落雪加快脚步,免得回去晚了,又被楼妈骂的体无完肤。

  到了法学院104后,落雪发现并没有人,教室里的灯却是亮的,落雪叫了两声,也没有人回应。

  正要往外走,就看见褚易澜进来了,看到落雪后很是诧异,然后左顾右盼的打量104教室。

  “咦?然清呢?不是她让我来这儿等她吗?”

  落雪听到这句话,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心想然清不见人影,但是为什么让她和褚易澜来等她呢?

  “哎…哎!落雪,然清呢?”

  说着褚易澜大吼两声:“然清…然清…”叫声震耳欲聋。

  刚吼完,保安大爷冲进来怒气冲冲的对着褚易澜“看看几点了,11:20了,你在这儿鬼叫什么?哪个学院的?明天就扣学院分!”

  褚易澜一听扣分立马跑出去,看见落雪拿着手机打电话给然清,但是电话那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褚易澜,我也接到同学的电话,说是然清让我来这里等她。”

  落雪说完看看手机已经是晚上11:30了,此刻回去怕是进不去宿舍了。

  褚易澜惊讶的嘴巴张的大大的,“啊?这是怎么回事?那么然清到底要干啥?让我俩来等她,而且这么晚了,她人在哪里啊?。”

  褚易澜担心然清,不死心的又开始打了几通电话,但是依旧是关机状态。

  “这可怎么办?这到底是咋回事啊?”褚易澜心急如焚的说。

  两个人一来二去12点了,无奈的只好出了校园偏门,在附近的招待所找了两间房住下了。

  落雪听着外面的汽笛声怎么也睡不着,

  翻来覆去的想着然清,生怕然清出了什么事儿。

  但是为什么就是没看见然清呢?

  想打电话问问通知自己的那个同学,但是太晚了,落雪也就此作罢。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两人从招待所出来,天亮的还是有些早,才7点,太阳已经散发出微微的热量,金色的光芒下,马路旁的树叶子被点缀上碎金,而那碎金下的然清却黑着一张脸,在看到二人出来的瞬间,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她的眼中瞬间就聚满了泪水,在阳光下的眼中快要滴落的泪水在落雪看来清晰无比。

  落雪忽然间脸色煞白,脑子里蹦出一个可怕的想法。

  这件事儿绝对有人策划,要是然清让他俩一起去法学院104的话,她此刻也不是这种表情。

  “然清,你来了,你去哪里了,可担心死我们了!”褚易澜远远的看见任然清,高兴的冲过去。

  他刚想抓住然清的手,但是被然清冷冷的甩开了,褚易澜有些尴尬,讪讪的收回了手:“然清?怎么了?你还没说你昨晚怎么回事?为什么让我们去等你你自己却不见了?”

  褚易澜一股脑把自己的问题全部抛给然清,然清此刻看着他也是一脸懵,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落雪紧跟着走到然清面前,看见然清的眼圈红红的,看见落雪委屈巴巴的开口:“落雪,这是怎么回事?严歌说…说…你俩昨夜一起出来,一起出来过夜。

  然清话还没说完,褚易澜就一把拽过她,使劲瞧瞧她的脑壳,“任然清!你想什么呢?我们出来还不是因为你,有同学打电话说你让我和落雪在法学院104等你,我们去找你然后进不去宿舍门了,之后迫不得已才出来住的,而且我们是分开住的!”

  褚易澜说完后双手抱胸,气呼呼的不再看然清。

  然清圆圆的脸上,小巧的嘴巴撅的高高的,落雪拉过她的手:“然清,……”

  “落雪,我昨晚把手机落在宿舍了,然后我回来的时候太晚,就住在我姨妈那里了,没有回来,今早回来严歌让我来看你们…看你们一同过夜”然清偷偷瞄一眼落雪和褚易澜,然后低下了头。

  褚易澜:“看我们过什么夜?是看我们干什么好事了?这个严歌真是表里不一,亏我当初还认为她是个不错的人。”

  落雪:“易澜,你别急,先弄清事情再说”落雪说完后,褚易澜不再炸毛了。

  落雪:“然清,你没带手机的中间没跟班里同学说让我和易澜等你吗?”

  然清猛然抬头道“没有啊,我晚上10:30左右直接回了姨妈家,没跟任何人说过啊,我以为你们知道的,就没有告诉你们,是我不好。”

  这么说,这次肯定又是严歌捣鬼,夏落雪皱皱眉头,心下想着。

  “哦,对了,我出门前严歌回宿舍了,我今早回来我的手机好像被人动过,我依稀记得我昨天走的时候手机不是放在桌上的,我今早回来严歌就说你俩的事儿,我就不管不顾冲过来了。”然清说完后圆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眼底也有点点的羞怯,落雪心里明了。

  ”哎!我的傻然清,你做事能不能别冲动!明显我们被严歌戏弄了啊!”落雪说话间帮然清理顺被风吹乱的头发,微微笑着看她。

  “落雪,你是知道的,我…我…”然清因为有褚易澜在场,所以局促的半天说不出话。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你就什么也不想就冲过来了?”落雪拉着她的手接着说。

  “嗯”然清轻轻点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