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狂风骤雨
裳裳者华2020-02-18 11:243,651

  陈凌风听见这话后,紧张了片刻,靠在墙上的身子慢慢站正。

  他忽然间明白了夏落雪的“请假”,微微颔首不着痕迹的笑了笑,伸手抚去夏落雪眼角的泪滴。

  “好了,我听明白了,你不许再哭了”,陈凌风扶住夏落雪的肩膀,看着她刚刚到他肩膀的脑袋说。

  “凌风,那么…那么…”夏落雪眨着眼睛很是期盼的看着陈凌风,手指却不停的绞着衣服。

  陈凌风眼底的笑意藏也藏不住,仿佛满天的星星在跳动,他努力收住笑意。

  “那么什么?”陈凌风看着夏落雪红扑扑的小脸,莫名其妙的想逗逗她。

  “啊?”夏落雪有些尴尬的叫出声,她以为陈凌风懂他的意思,她把头微微侧到一边。

  “那么你喜欢谁?”夏落雪终究忍不住,急急开口。

  “我啊,这我得仔细考虑考虑!”陈凌风笑着细细的看着夏落雪。

  夏落雪虽然长得不是很惊艳,但是胜在五官小巧精致,清秀可人,微微一笑让人想起春日里那朵明媚的金色雏菊。

  看着她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巴,陈凌风有些晃了神,想起小的时候幼儿园的一个女孩子,可惜那个女孩子最后搬家了,他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考虑什么?”夏落雪紧张的盯着陈凌风,一双杏仁眼睁的圆圆的,小手也紧张的背在身后。

  陈凌风一下子收回思绪,微微一笑,宠溺的揉揉夏落雪的脑袋,这个动作是发自内心的对女孩子的关爱。

  夏落雪呆呆的,不知道陈凌风到底何意?

  “考虑一下这两大美女,我究竟……”

  陈凌风话还未说完,夏落雪惊慌失措的捉住陈凌风的手腕,她这个举动倒把陈凌风吓得停住了口,疑惑的看着夏落雪。

  没想到陈凌风竟然在她们二人之间犹豫,而不是毫不犹豫的选择她。想到这儿,夏落雪心里的自卑感又上来了,确实啊,陈凌风犹豫是对的,毕竟严歌那么优秀,那么明艳,而自己仿佛是一个丑小鸭。

  夏落雪又默默送开了陈凌风的手腕,陈凌风不明白这个女孩子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这么大的反应,自己并未说选择谁啊。

  “凌风,我…”夏落雪刚张口,就看见严歌带着任然清和姚笑笑踏进了教室。

  严歌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一身红色连衣裙更加衬的她肌肤胜雪,娇艳的脸上画了紧致的桃花妆,眼角的桃粉眼影自然美丽,她看见陈凌风后嫣然一笑。

  陈凌风礼貌的笑笑。

  夏落雪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退,稍稍拉开了和陈凌风的距离,陈凌风皱了皱眉,垂下眼睑,开口道:“有什么事儿吗?”

  显然这是问严歌的。

  夏落雪不明所以,看着陈凌风开口:“什么?”

  “我没有问你”,陈凌风缓缓将目光转向严歌,看的严歌很是尴尬。

  “哦”,夏落雪轻轻说着,转眼看见姚笑笑和任然清在旁边站着。

  任然清一脸懵的看着陈凌风,夏落雪和严歌三个人,而身旁的姚笑笑却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我们来找落雪,下课也不见她,听别人说一个男生把她带走了,我们着急就来找了。”,严歌不看夏落雪,目光飘忽的对陈凌风说。

  任然清忽然凑上来一把抓住夏落雪的胳膊,笑眯眯的说:“是啊落雪!你咋不跟我们说一声呢,也不回消息,害我们担心,你却在这里约会,真不够意思!”

  说完后才发现在场的其他四个人齐刷刷的看着她,严歌的眼神更是要杀死她,任然清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于是尴尬笑笑,悄悄把手指竖在嘴唇上,做了个不讲话的样子。

  “凌风,你找落雪什么事儿?”,严歌依旧笑的很明媚,微微靠前问陈凌风。

  夏落雪心里一惊,一步跨到陈凌风面前

  张口道:“没事儿,我…我找凌风借本书,之前上课我忘了说,下课我叫住了他,正好他把书忘在教室了,所以我们又来取了。”

  夏落雪说完后心里暗想,幸亏这件教室下午上过课,也辛亏他们法学有些课是几个班级一起上的,要不然她没是没法编下去的。

  “对,就这样”陈凌风笑的意味不明,他被夏落雪的谎言逗笑了,没想到这个姑娘还是蛮聪明的,看着夏落雪心虚的低头的样子,陈凌风笑意更深。

  哎!这个傻姑娘,喜欢一个人是可以让世界知道的,陈凌风这样想着,但是他自己的心意自己看不清而已。

  “书拿到了,那我走了,再见哈!”说完后陈凌风一个潇洒转身消失在教室门口,留下的只是空气里淡淡的香皂味和四个女生不同的表情。

  四个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一路上空气都是死一般的安宁,仿佛随着凌风的离去,空气也被冻结了。已经是深秋的天气了,天气也一天比一天凉,偶尔飘落的落叶让空气有了一丝响动。

  落雪仿佛犯错的孩子被抓住了一般,静悄悄的闭着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走在路上把头埋得低低的,如今这场景,以严歌的聪明要说自己和凌风没有什么,怕是她不会信吧。

  落雪为自己的矛盾感到难堪,自己喜欢凌风怎么就在严歌面前显得低三下四,仿佛自己是个小偷。

  落雪用余光瞟了一眼严歌,严歌把头抬得高高的,眼神端端的看向前方,表情很严肃,脸上明明显显的透露着怒气,几个人走路的步伐明显是跟着严歌的,严歌的脚步很快。

  姚笑笑没见过整个宿舍如此沉默的时侯,于是目光在落雪和严歌身上转来转去,讪讪的收回了目光,也不说话。

  四个人仿佛从未认识一样,但是彼此的心里都明白,这是真正的争夺。

  任然清尴尬的笑笑,望望这个又望望那个,不知怎么办,憋了半天憋出一个笑脸,“落雪,严歌,我们……我们晚饭吃什么?笑笑你给我们出出主意吧”

  姚笑笑看惯了好戏,恨不能让好戏继续,对着笑眯眯的然清没好奇的瞥了一眼说“没看到这硝烟吗?还吃什么东西,就你饿,没眼色。”

  落雪严歌本来在沉默中各有心思,也知晓这静谧之下的挣扎与难受,但是没人说出来还是可以掩于一时的,但是被姚笑笑一下子捅出来,瞬间让整个气氛更加尴尬与诡异。

  然清尴尬的笑笑,默默的收回脸上的笑容,局促的伸伸舌头。

  “落雪,你真的找陈凌风借书吗?什么书啊?”隔着严歌,姚笑笑意味不明的把脑袋伸出去瞅着落雪笑眯眯的说,眼里流露出怀疑与好奇。

  夏落雪没想到严笑笑会添油加醋的说一些不中听的话,一瞬间竟然无言以对,哪有借什么书,手里只有一本下午上课的英语书。

  落雪看着姚笑笑那张笑颜如花的脸,心里不知是喜是悲。

  好像记得姚笑笑自己也是说过她喜欢陈凌风的,可见,对于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碰了或者惦记了,那就不行,那就是一种罪过,别人如是,而自己也是。

  严歌没有说话,落雪和她并肩走着,却仿佛是隔了几个世纪,隔了万水千山,再也回不去当年高中的纯真与亲密无间。

  落雪微微一笑,眼里沾染上的苦涩化都化不开,刚才的紧张与愧疚也减缓了不少,她风轻云淡的对姚笑笑说:“对呀,我的英语不好你也是知道的,所以借陈凌风的英语书看看课堂笔记。”

  说着将手中的英语书举起来在姚笑笑面前晃了晃。

  姚笑笑开学这么多天里也摸清了落雪的脾气,夏落雪温和谦让,不与人争执,凡事能忍则忍,不擅长撒谎。可是听见落雪圆了这个谎,姚笑笑心里默默的惊讶,纵然知道落雪手里的书根本不是陈凌风的,但是她也不能去检查书到底是谁的,毕竟一个宿舍的,事儿还是不能做的太过分。

  姚笑笑和平常一样平淡的开口道:“凌风的英语确实不错,落雪你要跟他好好学哦,过了英语等级考试,别忘了请我们吃饭呀!”

  落雪微微笑笑不说话。

  始终一言不发的严歌忽然一下转过身子,挡在姚笑笑和夏落雪前面,铁青的脸上盛满了怒意,她皱着眉头,满眼鄙夷,语气冷冷的对她们俩说:“你们能不能别装了,你们这样子真让我恶心!”

  说完后抛下一个白眼,气冲冲的走了。

  夏落雪把包扔给然清,冲着严歌追上去。

  “严歌,你等等……”

  严歌置若罔闻,仍然往前走。

  “严歌……”落雪继续追着严歌。

  严歌停下脚步,由于生气,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红色的衣裙更是衬的她气场强大。

  “夏落雪,你的雕虫小技要使到什么时候?你以为我看不出吗?你以为我严歌是傻子吗?全世界就你聪明!”严歌边说边迈开步子向落雪逼近,落雪被逼得步步后退,显然被严歌吓到了,严歌被桃粉色眼影装扮的眼睛不在动人,反而是怒极后的阴冷与决绝。

  落雪和严歌相处了这么久,见她这个样子,心里总觉的失去了一样极其珍贵的东西,而她却说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是高中时一起度过的悲欢时光还是一起言笑晏晏的平凡春秋,到底是什么,落雪自己也不明白。只是心里的难过一波比一波高。

  “落雪,我也是你最亲的人,以后我罩着你!”

  “歌儿,我也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此刻两个人心中或多或少都会出现波澜,可能这是年少轻狂说出的话吧。

  说到底,谁也罩不了谁!

  说到底,谁也在欺负谁!

  而她们俩变成了笑话。

  落雪和严歌互相不看对方,任由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带走一切美好纯真。

  “夏落雪,往后我再也不念往日情分!”

  严歌转身离去,眼底的那点点泪光却被落雪尽收眼底。

  “严歌,我……”夏落雪看着严歌离去的背影,一时语塞,愣愣的站在原地,再也不知道说什么,手中的英语书被紧紧的攥在手中,沾上了夏落雪手心里的汗。

  严歌,对不起!

  夏落雪最想对严歌说的就是这句话了,因为出现了陈凌风,所以,对不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