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凌风生气
裳裳者华2020-02-18 11:243,198

  周三早上是建筑艺术选修课,这节课整个宿舍只有夏落雪一人选了,所以她只能在舍友们都睡得正香的时候爬起来去上课。

  恰好她和陈凌风选的一样的课,为了避开他,夏落雪特意早早出门去教室,估计起太早了,天还有些凉意,夏落雪加快走路速度,却不料在岔路口被忽然出现的陈凌风吓了一跳,他灿若星辰的眼睛淡淡扫了一眼深色慌张的夏落雪。

  夏落雪局促不安,不知该说什么,定了定神假装昨日自己并未在学校,全然不知道他和严歌朗读的事情。夏落雪像往常一样跟他打招呼。

  “凌风,早上好!”

  “落雪早!”他淡淡的笑着,话似乎少了,不像往日那般热情,说完后迈开脚步向前走去,夏落雪亦步亦趋的跟上,二人走在铺满阳光的林荫道上,沉默着,沉默着,静谧的空气让夏落雪浑身不自在。

  “凌风,昨天的朗诵还顺利吧!夏落雪故意找个话题,打破这死一般的寂静。

  ‘’还好!‘’凌风低着头只顾往前走,夏落雪仿佛意识到凌风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凌风?”夏落雪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看着,但是还是不敢将心中的疑惑告诉他,万一他是因为别的事情呢?还是不要自露马脚的比较好。

  树叶在风中哗啦啦的响着,开学好久了,不知不觉间秋天已经到了!夏落雪抬头望着天空,静谧安详,美妙极了!

  “落雪,你昨天晚上在的对吗?”凌风忽然停下脚步,盯着夏落雪望着,夏落雪知道自己的谎言是暴露了,可是夏落雪要怎么跟他说,跟他说是严歌让自己换的吗?这样肯定不行,夏落雪宁可是自己承担这过错,也不能说是严歌啊!

  如果说了陈凌风肯定觉得自己是一个喜欢逃避和推卸责任的人,而且严歌又会怎么看自己,再怎么说她也是自己曾经的闺蜜啊!

  ‘我……我……凌风,其实……“周围的空气越发紧张了一些,上课的钟声已经敲响了一遍,夏落雪哑口无言,不知怎么辩解。

  “落雪,我没记错的话,你家在庆安市,两趟车次,一趟凌晨3点发,另一趟早上6点发,坐火车的话离滨江大学也有九个小时的路程吧!你周二回家,在家呆一天,最快要么周四中午到,要么周四下午到,不该现在到吧!”陈凌风说完不看夏落雪,把眼光转到别处。

  夏落雪非常惊讶,以为他根本不会知道自己家在哪里,更不会知道她大概在路上耗费的时间,而眼下,她要怎么解释才好,这真是一个麻烦事儿。但是夏落雪内心又有些窃喜,原来关于自己,他还是有些记忆的。

  想到这里,夏落雪嘴角微微上扬,转而轻轻拽了拽陈凌风白色衬衫的袖口。

  “额……凌风,你听我解释,我没有想过要骗你。”夏落雪低着头再也不敢看他,只是看着他的脚尖,小声的说。

  夏落雪知道凌风有些失落与伤心,或许他是觉得夏落雪骗他了吧!

  “落雪,你如果不喜欢和我朗诵的话你可以直接说,没必要这样的!大家都说是我想和严歌在一起才换掉你的,听到这个结果你高兴吗?”

  夏落雪忽然间抬头看着他,他说这话难道意味着他不想和严歌一起吗?他并不喜欢别人那样说。

  夏落雪的心忽然之间豁然开朗。

  “凌风,你小子,大清早的不见你了,原来和佳人有约啊!‘褚易澜和另外两个男孩子一起走过来,他们对夏落雪和凌风投来探寻和戏弄的眼神。夏落雪像是被人捉奸在场一样,脸红的像猴屁股。

  “胡说什么呢?我只是偶遇落雪而已!”凌风对着胖胖矮矮的舍友秦玉润说着。但是不难看出他的尴尬,或许生气的表情在面对友好的舍友时一瞬间很难转变成笑脸,所以凌风的脸上有些不自然。

  “走吧!去上课吧”陈凌风这是对夏落雪说的,虽然他还在生气,但是至少他没把夏落雪晾在那儿,看着他宽宽的背影走在夏落雪的前面,夏落雪开心的笑了。

  他为了这件事情竟然生气了,那足以说明他心里有夏落雪啊!夏落雪这么想着,一整天的心情都出奇的好。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午下课,夏落雪叫住了陈凌风,她看的出严歌的不快与怀疑,但是夏落雪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件事夏落雪还是要跟凌风解释,用自己的理由解释。

  在夏落雪叫住凌风的时候,他很是诧异,或许像夏落雪这样默默无闻的女生一般只会把事情藏在心里,不会讲出来的。

  “落雪?什么事儿?‘他站住脚步,高大的身影投下来,夏落雪有一点点紧张,但不知为何。

  “凌风,昨天晚上我在礼堂。”夏落雪想着坦白从宽。

  “我知道,我早就看见你了,在伊城学长的身边。”他说完这句话眼神飘到了窗外,窗外的夕阳也快落下去了,夏落雪知道他肯定有些不耐烦了,不想听她的解释,认为她是一个女骗子,不跟他朗诵只是因为自己想坐在伊城学长旁边看他们表演。

  “凌风,是这样的,你和严歌一个是法学二班的班长,一个是法学三班的班长,你们俩一起上去朗诵才显得更为合适,才显得两个班和睦团结,你说是吗?再说了你们俩是咋们法学院人人皆知的人物,你俩上去了就是咋们学院的门面。”夏落雪觉得这个理由合适极了,可是凌风的脸却更黑了。

  “而且……而且……大家都觉得你俩挺般配的,所以你俩一起上去朗诵效果会更好”说这句话的时候夏落雪的心里委屈极了,明明不是这样的。

  “是吗?落雪!”他黑着一张脸却笑了,那是嘲讽的笑,也是一种看穿夏落雪的笑。夏落雪以为他会信自己这个理由,但是却引得他更加的生气。

  “你接着编吧,我走了,编好了再告诉我!”他气冲冲的走了,夏落雪立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冰凉一片。

  陈凌风这个人就是不喜欢别人骗他,他宁可夏落雪当面甩给他一句“我就是不想去参加!”也不愿她费尽心思骗他。

  “陈凌风,你站住!”夏落雪冲出去对着他的背影大喊,不顾周围同学投来怪异的目光。

  凌风转过头看着夏落雪红红的眼睛,径直向夏落雪走来,而夏落雪却更加委屈了,憋住眼泪不哭,不能哭。或许喜欢一个人就会变得矫情吧!一点点的委屈偏偏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

  陈凌风走近,见夏落雪强忍住的眼泪堪堪掉落,心里不禁的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女孩子在自己面前落泪,如今夏落雪的样子却让他无所适从。

  他想帮她擦干眼泪,却觉得自己无法触碰到夏落雪那梨花带雨的脸,他看着她,皱皱眉头,毫不犹豫的牵起夏落雪的手腕匆匆从路上走开,几步返回了刚才下课时出来的那条道。

  走道里女生都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天哪,校草竟然牵着那个女生的手!!”

  “那个女生是谁,长得那么丑,我的校草啊,看看我好不好?”

  “天,什么情况…”

  “……………”

  陈凌风顾不上听这些,牵着夏落雪的手沁出了细细的汗,夏落雪感到了那微微的潮热。

  正值傍晚,走道里的落地窗户泻出大片大片温柔的日光,走在前面的陈凌风在光辉中闲的格外的温柔,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他的背影却给夏落雪一种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陈凌风走的极快,夏落雪被他牵着几乎是跑着的,夏落雪的目光从陈凌风的后背慢慢转移到了他牵着她的手上,修长的手指指节分明,每个手指都如同一根琴弦在轻轻拨着夏落雪的心。

  夏落雪感觉自己的小心脏在颤动,无法言说的感觉。

  自己喜欢陈凌风,每次见他都有不一样的感觉,但是却和今天不一样,夏落雪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就这样被他牵着走一辈子也很好,夏落雪想。

  到了拐角处的教室陈凌风牵着夏落雪走进去了,下课了教室一个人也没有,安静的出奇,只有墙上的时钟在一声声响着。

  陈凌风放开夏落雪的手,懒懒靠在墙上,夏落雪站在他面前,一阵局促。

  “落雪,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陈凌风盯着夏落雪,缓缓说到,他的脸上透出一丝丝的探寻与期待。

  夏落雪不敢看陈凌风的眼睛,默默的垂着脑袋,攥了攥小拳头,有些紧张,手掌心有细微的汗珠。

  她鼓起勇气迎上陈凌风的眼睛,陈凌风的眼睛里还是有星星,夏落雪仿佛可以看见星海,而自己甘愿沉浸在这星海里。

  “凌风,你听好,我想我和我和严歌同时喜欢上你了!”夏落雪目光炯炯的望着陈凌风缓缓说着,连吐出的气息都是微微颤抖着的,她感觉一生的勇气都孤注一掷的放在这一句中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