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赐名为“绮”
一世浮夸2020-02-26 20:453,424

  月老指了指座下诸仙家眼中的好奇目光,说到底,还是他自己也想瞧瞧这灵元老儿究竟是葫芦里头卖的何种药头!

  月老只手点了点那笼子,本就装的煞有介事。眼见那笼外阵法散出一圈圈涟漪,似乎应,似反抗一般!这会儿,居然连原本一心打算趁着今天的日子逮着龙暹问一问话的天帝陛下,竟也如着魔了一般,瞧着那笼子,移不开双目了。

  诸神遂很快皆轻咳了一声,并由龙暹施法,轻点了那笼身一下,道:“开!”

  眨眼之间,只见于众人眼前,马上便晕开了一片七彩神光,绚丽夺目!

  光中一片灵雾,犹如神之极!不时的散发出阴寒之气。

  龙暹几乎在第一眼瞧见那笼中之物时,心中便已经掀起骇然巨浪。原是想,诸仙所赠之物,无非闲来取乐,不然便是珍奇异宝,躲不过他生平所见。可,眼观面前这笼中之雾,龙暹心中却大为震惊!

  此雾,竟是集阴阳两气于一身的至尊灵宝吗?

  实为少见。

  可竟连他,却是都观不出其中物什究竟有何等妙用。

  此刻,便乃是天帝龙燹,也心有所思。就连一直站立几人身后,未置一词的姬岚,眼下也不由得微微睁大了双眼,瞧着那团似雾,似球,有灵无形的物什,感觉到相当的讶异。

  “此乃灵宝?”

  姬岚询问。

  “非也!”

  太上老君马上抚须摇头否认。而作为眼下整个九天神宫中最为见多识广的天帝龙燹,扶着下颌,似乎也觉得此物并非灵宝而已。遂问:“灵元,你是从何处而得此物?”

  天帝很快便将问题重新丢给了拿来献宝的灵元真君。灵元眼见众神皆对此物挑起了兴致,当下也是心中得意的紧。很快便抚须回了天帝的话:“回天君,此物,乃是小神在巡视九仙山时偶然所得……机缘巧合罢。”

  说完,灵元笑了笑,似回忆,似惊艳,一摇头,他挥一挥袖,主动献上了一段有关于自己得到此雾的记忆,闭目慨叹道:“小神早有耳闻。传言中,如若身负七彩神光者,必然超凡脱俗,不与俗物,有大造化!且,此灵雾乃是九仙山中经年所生……不知品种!就眼下瞧着,俨然已经是超越凡级!我思,若日后这东西能自主孵化,那岂不是更加惊世骇俗?”

  灵元说得满眼放光,虽极为隐晦,不管何物,他却早已打定思虑,这东西,必然合得上龙暹口味。

  只是,诸神在听闻此雾乃九仙山中所获之后,原本的兴趣,却全都是暗敛了神色,面上若有所思状。

  资历老些的,更是将眼神不着痕迹的从那团七彩神光中拉回。

  “这……”

  “你确定无虞?”就连一直饱有兴致的月老,这会儿,也开始犹疑起来,小声询问灵元。

  犹记得那团雾气刚刚揭开封印法阵的时候,隐隐从其中所散发出来的阴寒之息似曾相识……眼下,太上几位老神仙,业已经开始对此雾感到了别样的恐惧。即使天帝龙燹,也颇为忌惮。

  可惜,玉台后端坐的太子殿下,似乎目光却早已经是离不开了那团神奇的雾团。甚至目露彩光道:“此雾,既生阴,却为阳!实乃奇宝一件!”“只是可惜,它似乎一直是被什么压制了生长,九仙山中又缺乏灵气,致使其并不能正常发育,所以才……”

  听闻此话,众神皆将目光移向了龙暹,道:“所以?”

  龙暹听此,很快便淡笑了一下,似已知诸神心中皆作何想法,遂摇头,只随口道了句“杂草而已,不足为惧”,便迅速的将那笼子给收进了自己的袖笼,轻敛眉目。

  虽他面上并未表喜,也未表不喜。可月老几人看到,却皆觉得他此举令人吃惊不已。

  往日龙暹一惯是喜怒不溢于言表,过得清幽寡淡不说,也无甚所求。可眼下这动作,就是连天帝陛下在看到了以后,也是不由得哈哈一笑,连连点指道:“也好!此物若真如灵元所诉,那怕许……也真会是天宫一奇宝不定?!我看不若,就趁此机会,由贤侄为此雾赐名如何?”

  众仙皆知,灵宝得主,那必然是得先赐个名,方能被记录在册的!所谓正名,就好比凡间的娶妻一般。而,凡是能被天宫书目所记录在册的灵物,那也必然绝非凡品。眼下天帝此言,倒也是变相给了龙暹台阶下,也顺带成全了灵元想要讨好与炫耀的心思。

  灵元当下便乐不思蜀。马上也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弯身大声便道谢:“多谢~天君成全!那,小仙就烦请太子殿下为此雾赐名罢。”

  灵元很是客套的笑着,见牙不见眼。边说,还边关注着龙暹脸上的颜色。见其嘴角隐隐上翘,喜现于形,敛的刚好。就连太上几人,即便往日再如何一板一眼,见到此景,竟也都忍不住开怀大笑出声,嗔灵元精怪着。

  坐下诸神见此,也跟着齐乐共荣。唯有拿鱼者,老脸一红……

  无极殿内,眼下诸神皆期待着,看这位传闻中薄情寡性,自出生以来,便生的银发金瞳,外貌与他人迥异,很少笑,亦很少出现人前,总喜欢独立云端眺望远方的无极神祇,他究竟会给这样的一个物什取个何样的名字!

  毕竟,往后神籍在册,赐了名的,便相当于永生永世永相随……哪怕仙身陨去,灵宝亦会随主附葬。

  龙暹坐于白玉台后,却是食指支颌,思虑半晌后,须臾,也才终于含笑起身。然,却并非于纸上书墨,竟直接飞身而起,大开大合,于所有仙神的众目睽睽之下,惊叹的划下了一个光字——“绮”!

  “此乃绮丽无双之意!”

  “正如东来紫气,如琳琅宝珠。喜爱之人,不管是凡土,是草木,自然必将会视其为珍宝,铭刻在心。”

  天帝几人见此,也都面带微笑,口中称“好”。

  文曲星君更是来了兴致,随口赋诗一首。诗词婉约,待提及“绮丽无双”四字,众人皆言:“实乃~妙哉!”

  日子,也很快就这般过去月余。

  自太子寿宴过后,九天神宫中,也迅速刮起了一阵凉风,传言四起,多为——太子得草,视若珍宝。非但看不清,也摸不透,还迷蒙的裹着一团黑气,简直,晦气至极!

  然则,此物却独得太子宠爱,不但赐了名,甚至还为其冠以“龙”姓,于太子仙府中“养尊处优”,简直就是羡煞旁神!

  吃不到葡萄的,必然嫌其酸味太浓。明面儿上,虽众神仙皆不敢批判此雾。可背地里,瞧着那日益嘚瑟的灵元真君,谁人不想要在嘴上小声的逼逼几句,以泄心头之愤?

  灵元老儿本也就是那副性子,爱炫耀,喜欢结交各路神仙,心却向善。

  只这仙界里摸爬滚打的日子过的久了,倒也无外乎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人,提及,便是整个天宫都有了乐子。

  刚好近日,正逢天宫阅凡尘灯祭,古贤天尊开坛论道。太子仙府内,一干宫婢与侍卫正来回奔走,健步如飞,却并非张灯结彩,去旧迎新。

  往日里宁静如死地一般的仙山府邸,本不论节气。近日,却俨然已经变成了活生生的刀山火海般,那脚,是片刻,都不得沾地。

  有外府仙娥前来传话,递帖子。本想着,大底应该是能够见得上太子一面。熟知,看到的,却是满大殿来回奔走的宫人,不由惊奇:

  “敢问仙君,你们……这是在作甚?缘何如此忙碌,是否府中出了大事?”询话间,只瞧着那仙娥眼神来回于众人之间回旋,好奇的扫着,似还在期待着,能够再见一面传闻中那神颜。

  可惜,南山君闻言,作为往日龙暹身边的贴身护卫,现在却转眼变为一跑腿的……面上自然不由微微一红,面对他府仙娥,也只好轻轻作揖,随口敷衍道:“敢问仙娥今日前来,是有何要事吗?”

  可谓无事不登三宝殿。那仙娥听此,便也不好意思再继续拖延,俏脸微红,顺势将腰间封笺施法于南山君手中,并特别嘱托:“天宫灯宴将至。天帝陛下诚邀所有仙家一同赏月。而此物……”隐晦的又瞧了眼手中托盘,那仙娥才再次一笑,道:“此物乃我家上仙私下为仙尊所备。皆知仙尊往日里多忙于静修,很少现于人前!我家上仙便寻得此宝,特献于尊上。亦想让尊上也同其他诸神一般,随时感受凡间盛景。”说着,那宫娥似还想要拿出些灵物来贿赂南山一番,也好替自家主子讨个吉利。

  毕竟这无极仙府中,时不时就会有他人送上“薄礼”,以表虔诚。此情此景已屡见不鲜。虽她往日前来,也多数皆是被拒之门外,可观今日景象,心中无不抱着侥幸心理,想要试上一试。

  可南山观此,却也只不过十分疏冷的低头瞧了一眼那隆重用幕布遮盖的宝物,感受着从里面传来的逼人灵气,目光倒是忽闪了一瞬。旋即,他竟一反常态,直接是顺手接过了那仙娥手中的托盘,却并未收下她送上的宝礼,礼貌回应:“那便多谢你家皓月仙子了。此物,我必将会亲手送至仙尊面前,望玲珑仙娥代为转谢。”

  说完,南山君便立马转身,直接将手中托盘,移交到了一名宫婢的手中,神色焦灼:“快!将此物速速送去无极宝殿,交与仙尊,千万别出了什么岔子。”

  那外府仙娥见此,虽略微诧异,此次献宝竟如此顺意!可终究心满意足,打算回去禀报她主子。

  只不过临行前,却忽然听到身后一干路过的府中仙侍小声议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尊宠妻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尊宠妻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