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笼中之雾
一世浮夸2020-02-26 20:453,256

  “其魂不灭,其身却死。元魂尽散,永世,不得超生尔。”

  转眼,十余万载一晃而逝。那场神魔大战逐渐演变成了天宫话本,口口相传。而九天神宫中自那一战过后,也足足沉寂了数万载,直到近日,也才终又迎来了一件喜事——龙族太子,龙暹的十万岁寿辰。

  眼见天宫仙气袅袅,仙乐再次萧萧而起。诸神皆叹:“十万年前,自神魔大战一事过后,仙界便再无上位神祇飞升。只时隔数万载后,才又成功进阶了一位无极战神。而此人,便是先天帝之子,龙暹。”

  “其神位犹在上神之上,乃无极殿内,独立丰碑。”诸仙皆知,这龙暹,虽往日里不怎么于天宫露面,时常活在传闻当中。可他毕竟,还是当年失足落马的先天帝独子,乃龙族唯一的正统继承人是也!

  无疑,确定是未来的天帝没跑了。

  也因此,众仙家此次十分看重太子龙暹的十万岁寿辰,皆聚于此,只望能提前讨好下这位未来的天帝陛下——

  “诸位,听说了吗?此次寿宴,那位,确定要亲自位临了!”

  “什么?!你此话当真?”

  “确凿无疑……”

  此刻无极殿前,诸仙家踱步,神思惶惶间,观不出喜忧。那传闻,毕竟还是传闻。可若为真,还是相当的令人头疼一把。

  不远处,一手中提着个笼子,遮着幕布,口中哼着小调的老者,满面红光的踏云而来。

  眼望诸仙家优思,那人也只是得意的浅笑了瞬,假装未见,落地,便朝着殿内走去。

  方才说话的白发老者瞧见,忙踱步迎上,笑得谄媚:“我说灵元老儿,你不是一惯同那位还算交好?不知此次,那位寿辰,您小老儿可准备了什么称心如意的贺礼~可否让小仙我也……参谋参谋?”

  白胡子嘿嘿一笑,眼睛已经眯成了缝儿。

  “只观?不图?”灵元真君听闻,也很快神秘兮兮地嘴角上翘,好笑的瞧了两眼自己面前的这位白发老者,眼中尽是打量与揶揄之色。

  即是同期,这白发老者心里在想些什么,灵元又怎会不知?况,平日里,其作为天宫文书,也就那一亩三分地转悠,哪晓得那位喜好?附神罢了!哎,眼下,却是看着寿宴将至,已然快愁断了肠。

  灵元见他抓耳挠腮,闷笑了声,挑了挑眉道:“你且自己琢磨去卟!反正再如何,那也是未来的天地共主,‘宅心仁厚’着呢……可并非什么洪水猛兽!我话至此,你们,可莫要把人想的如此冷漠了去。”提点完,灵元便浅笑着悦然远去。

  随后诸仙家皆按辈入座。

  手中,几乎提着何种物什的都有。甚至还有人听闻那位喜好养鱼,便亲自从东海捕来罕见珍奇,攥于手中,特以灵气蕴养,片刻不离,确保鲜活……座上代·天帝龙燹看到,与一旁的仙者互视一眼,但笑不语。

  “怪只怪本君疏忽。原自十万年前,先天帝陛下封印那人后……哎!本君又一直忙于打理天宫事务,无暇他顾。如今看来,倒属这九天神宫冷寂已久,也该是时候热闹热闹了!”

  龙燹眸中沧澜迭起,慨叹一声,望着诸仙家交头接耳,不禁也跟着高兴起来。

  其宽厚的面容上,丝毫不见天君威严。身旁月老、太上,云鹤元君几人亦皆点头附和:“也是。”月老紧接笑道:“只不知那小子近日作甚?缘何许久未见?莫不是真如传闻中,变成了一道冰壁,守望天堑?”

  月老含笑深思。毕竟他殿中,这些日子,可是成日有女仙前来打探,“嘘寒问暖”……甚至常有所托,怕是红线都不够牵了!简直就是灾也,难也!着实苦恼。

  后边儿一直默然不语,侍立在侧,面上始终戴着一张狐仙面具的墨发青年听闻此话,当时也便没忍住“噗”笑一声,直言不讳:“怕只怕醉翁之意不在酒罢……”

  “姬岚!”太上刚要说些什么,就见不远处,一身得意嘚瑟的灵元已经提笼而来。

  “天帝陛下,太上老君!”朝着月老只福了福身,却并未理会云鹤元君。

  云鹤本为凰族附属,往日便与灵元不和。见此,拂袖,冷哼一声,也并未搭话。月老暗笑,转而见那笼子上神神秘秘的用层层帘幕遮掩,还外敷法阵,保护得跟什么似的……月老当下好奇,眼转了个弯儿,笑言问道:“你这是何物?怪宝贝的!”

  灵元怪笑了下,眼见天帝龙燹瞧着,也面露稀奇,便也不想再继续卖这关子,提起笼子,丝毫不掩饰面上得意颜色,欲要炫宝。

  岂料,正在这时,九天神宫中,无极殿外,整个的天幕都回响起了洪亮钟鸣——

  铛——

  铛——

  一声接着一声。

  马上便有人提气唤道:“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来了,快……”诸神纷纷起身,皆排排站位,目光齐刷儿的看向殿门之外,仙身笔直,全都紧张不已的静候来人。

  “这,究竟是何等排场?!”有仙者不禁感叹。

  下一瞬,却只瞧着,眨眼一缕青云流过,似水,似薄雾轻纱遮目,众神只感觉一阵凉风扫过后,低头参拜间,一抹青影已现身大殿中央。

  诸神当时齐贺:“愿,太子殿下如月之恒,如日之升。福寿绵长,永驻——无极——”

  其声如洪钟,虔诚无比。诸神眼下,只见那人袍角翩飞间,青白玉靴悠然踱步向前,其形如幻,仙姿笔直于神殿中央,浩然傲骨,负手前行。

  “都抬起头来吧,不必多礼!诸仙家皆可入座。”轻轻一语落地,便只见人影已过。声音如同珠落玉盘般,悦耳清明。

  只,当诸仙家抬起头来时,却也只瞧见了一缕银发随风飘过。而那抹青影却已忽闪了一瞬,便是落座在了天帝下首,微微颔颌道:“叔父,老君,别来无恙!”

  白玉桌旁,那人抬起头来的瞬间,恍然这世间所有颜色皆失了度,头上银发虽只随意用一根青玉簪子绾起,可那双眸,却俨然这九天神宫中最为清烈冰冷的冬阳一般,浅金鎏光,羽睫扇动间,自然焕发出一股子无极灵息,使得周遭一切都转瞬间变得不再瞩目。

  天帝见此,抚须,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今日为你十万岁寿辰,往日随意过了,便也草草了事。可今时毕竟不同往日。眼看着先天帝……你的父君业已闭关多年,你如今也已是位列无极神殿,足以掌控这整个天界,本君是想……”龙燹本想趁此机会,将原本就属于龙暹的帝位归还于他,可惜,还未等他说完,龙暹却已是漠然闭目,拒绝道:“叔父,望您今日还是莫要再提此事。您也知晓,我素来不爱管天宫事务,帝位与我而言……”接下来的话,龙暹却只是淡漠的笑了一笑,摇头,并未多言了。

  诸神皆知,他根本就不是什么为帝的料。

  而放眼这整座九天神宫中,琐事繁杂。诸神自十万年前陨落的陨落,闭关的闭关。新晋神祇,又有多少个知晓他龙暹所在?

  只听闻这九天神宫中自从几万年前开始,便有了一位传说中的无极尊神飞升罢了……可若要论统御之术,只怕还是龙燹比他更为适合。

  龙燹素来也自然是晓得龙暹这小子的生来脾性。寡淡着呢!可他终归,也只不过是一个外神而已……即便机缘巧合下,由蛟升龙,可难免血统不纯,也难以服众。

  眼观龙暹现下是根本就没有打算来接替他的位置了,无奈之下,天帝也只得黯然一叹,摆了摆手,道:“哎!也罢了!罢了!不提便不提罢。只是,你父君当年毕竟与凰族有言在先……不如你何时得了空,还是去探望下青鸾那丫头可好?”

  心知既然承位不能,龙燹也只好转了个话题,顺便提起了先天帝在位时,十分看重的一件事。

  毕竟,那凰族,现在可是确底出了一位天之骄女,未来可期……想来若能与龙族结合,日后也必然对龙暹承位有所助益。

  然,就在这时,龙燹还等着下首冰人儿给个准话儿,哪想得,只龙暹一个冷漠的神色递去,灵元原本还在啧啧称叹的点着头,望着自家殿下称羡,转了个身儿,却已经是将自己手中的笼子给递到了两人面前,横隔在天帝与太子之间,笑道:“要不……咱先瞧瞧这寿辰贺礼如何?”

  “保准新奇~”

  天帝见此,很快便蹙起了眉头。似乎对于灵元此时打断他与龙暹讲话很是不满。

  旁边太上几人,一惯循规蹈矩的老家伙们,似也对此感到不妥。

  灵元夹在几人之间,见气氛尴尬,也只好干笑了两声,缩回了手,眼神闪躲,低垂。

  天帝这也才收回凌厉目光,似还要言归正传,没想到,就连之前一直在旁凑热闹的月老,也突然跟着起哄一笑,顺势,竟也附和起了灵元来,俨然不知之前天帝所言:“嗯~确实!自从灵元进殿开始,便一直在那故弄玄虚,炫耀此宝。天君,老君!依我看,不若,咱们就先开开眼界如何?省的大家惦记着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尊宠妻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尊宠妻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