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一世浮夸2020-02-26 20:452,951

  雷鸣阵阵,满天乌云盖顶。神魔两阵,各立一方。一人浑身血痂,身披残甲,犹如血魔转世般屹立九天。

  他嘴角含着苦涩,恍然昨日那人微笑依旧于眼前历历在目,一滴血泪就这般从那人犀利冷漠的眼角滑落,破碎在胸口那正逐渐雾化的尸身之上。

  隐约见,那是一个很美的女魔。头上魔角狰狞,面容却美到万物失色。

  穹冥看着那雾散去,漠笑道:“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莲兮,天意难测,是我错了。我错的离谱。我居然相信了那人说会救你,可如今你却……”

  悔恨与愤怒的不甘于胸臆中疯狂肆虐。穹冥咬紧牙关,转眼间,他周身原本所有辉光,竟全部都转化成了凛冽的魔息,刺骨冰寒。

  此为,堕神!

  不远处,天帝一行,与魔族诸将正战在一起。天幕早已囫囵一片。当天帝抬头看到乌云下那墨色狂风,登时骇然:“穹冥,你万万不可再一意孤行!你且听本君一言!神,本便是神;而魔,亦永远为魔。此二者间,永远不可能混为一谈。即便本君当日数真将你我二人承诺兑现,你与她,亦完全不可能永生永世……”

  “闭嘴,龙晁!你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还未等天帝说完,穹冥已然震怒:“我与你之间,已然无话可讲。战吧——”他伸手指着天帝,眼中如今早已经是空无一物,随那团雾气,化为虚无。

  没错,他如今已并非昔日九天神宫中的无极战神穹冥,只为守护神族的颜面而存。眼看着心爱的女人连一丝魔息都不曾给他留下,惨死怀中,此刻穹冥的目光中,只剩下冷漠,没有了任何希望。

  只见他闭目,再次张开双眼时,整个人已经变得嗜血疯狂:“龙晁!今日你战与不战,没得选择!我穹冥对天发誓,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少说废话,你动手吧——”

  放话间,一声怒吼已从穹冥的口中散出,本就双目染血的昔日战神,此刻更是狠厉,手持本命法器灭神戟,飞身而降,朝着天帝龙晁便疾驰而去,毫不容情。

  龙晁作为今天帝,九天神宫的主人。他掌管诸天仙神,任重道远,本不应与穹冥为敌的。可……如今,他却也只能眼睁睁的望着那早已经失去了理智的无极神祇,手持灭神戟,朝着自己的命门急速迫来。

  龙晁心中默然哀叹:穹冥,这已经是我给你最后的机会了……

  神魔结合,这本就有违常理,更令法则难容。可穹冥这般,现在已经是没了退路。

  天帝眸中悲天悯人,抬头时,没想神体竟已经开始变得如梦似幻,虚无缥缈。一种异样的冷漠,逐渐自他的眼神中蔓延开来。

  对阵魔主观此,却在一旁借机耻笑:“龙晁,没想到你也有今日!当年你仅凭一己之意,强行招抚穹冥,压得我魔族惶惶度日不说,还屡次欺压我魔族领地!可你如今怎未想到,你这麾下爱将居然转眼就爱上了我墨骋的女儿?简直可笑至极——”

  天帝听闻却无动于衷。墨骋皱眉,不屑甩袖:“只可惜了,我那女儿莲兮,就这样被你们残害至死……本尊今日,若不亲手除了这畜生,便不再是魔界之主——”说罢,冷哼一声,墨骋亦迅速暴起魔息,竟直接就祭出了本命魂器,冲着穹冥的方向便全力攻来。

  穹冥眼中悲痛之光一闪而逝,丝毫不在意墨骋如何看他。如今,墨莲兮已经不再……

  可墨骋目标,却似乎并非是穹冥本身?而是刚好被夹在两人之间的龙晁?!

  龙晁身影化雾,双眼微眯,竟也不闪不躲,依旧手臂交叠于脊背之上,从容面对。只漠然用那双尽显沧桑的慧眼盯着天幕上正朝着他猎猎压来的穹冥,衣袖一甩,犹如早就计算好了一般,神体竟转眼同雾气隐匿,刹那散去,不留痕迹!

  墨骋当下骇然:“怎会这般?”

  只见原本被二人一前一后夹击的天帝仙身居然很快于众人眼中变得透明,最后消失不见。可二人收势不及,穹冥的灭神戟,很快便到了墨骋眼前——

  “让开——”

  可墨骋身上强大的魔息业已是收势晚矣,两人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起——

  穹冥手中的灭神戟刚好狠狠的将魔主墨骋的躯体一戟贯穿——

  “你……”

  墨骋显然不敢置信,待口中血沫喷出,勉强撑住魔躯站稳,墨骋当下便一掌推开了还在惊愕中无法回神的穹冥,大怒:“你——果然是你背叛了我女儿莲兮!说,折隐究竟为何会出现在龙晁手中?你究竟对莲兮做了什么?”

  墨骋怒不可遏。

  只因那折隐,本就是魔族秘宝。原是已经送给了墨莲兮做护身用的,可谁知,竟转眼就出现在了天宫神主龙晁的手中?还为他挡去一劫……墨骋此时已再无法保持冷静。

  穹冥面对他如此质问,早已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六神无主:“我……我不知……”他也很诧异,为何折隐会落到了龙晁的手中!

  而眼见穹冥无言以对,墨骋当场气笑。无视胸口血洞面貌狰狞,“你这个叛徒!穹冥,是本尊看错了你!枉我安然把莲兮交予你这种废物手中……我,真是枉为人父!”怒吼一声后,墨骋狂怒之下,竟执起残破的本命魂器欲再次与穹冥对阵,誓死不休。

  情势一下逆转。穹冥本想就这样接下墨骋一击,谁知,还没等墨骋近前,其人却已经不知为何,突兀爆作一团血雾,魂飞魄散……

  那画面简直匪夷所思。

  穹冥愕然。

  而众魔将在感知不妙时,墨骋魔躯却已经化作了一团血雾,在所有人的面前灰飞烟灭。

  天帝龙晁就这样与穹冥二人一前一后,互相对望,似早有预谋。当下,整个天幕之上,仙魔大战一瞬激化,不可调和。

  诸魔发狂,刹那之间,天地色变,魔息四起。刀光剑影中,血肉横飞。各种法器与魔物占满天幕,如同蛮蚁交兵!

  穹冥就这般独立在九仙山的云幕之下,身负重伤,眼睁睁望着这所有的祸起之源——龙晁!心中早已再无半丝往日情分。

  “龙晁,这是你逼我的……”血泪瞬间模糊了双目,便只见穹冥仰天一声狂笑后,很快,他竟亲手震碎了手中残余的本命法器,无视神体重创,于天帝龙晁愕然不已的目光中,穹冥竟终究还是将某物现于天幕之下——

  轮回石!

  传闻,此物祭出,轻则翻云倒海,生灵涂炭;重则颠覆六界轮回,法则无存……当龙晁看到此物,一似石、似珠状的漆黑物什,竟浑身冒着幽幽漆光,转眼从穹冥的天灵盖飞出,直奔九天——登时,整个天幕黑雷滚滚,仿佛老天亦在愤怒龙晁所为,竟是很快便与一片黑压压的铅云中,出现了一个斗大的漩涡!

  诸神中有慧眼识珠者,亦很快甩了身前魔族,蓦然惊骇道:“是轮回……轮回石——”

  此话一出,所有神魔皆面露惊色,骇然不已。

  只天帝龙晁却万没想到,多少个转轮都不曾现身的神物,居然眨眼间便出现在了穹冥手中……于此刻而言,已然没有比这更加糟糕的局面。

  “撤——”

  当下天帝便很快冷静下来,命令诸神:“本君现在命所有仙魔皆退出此地,若想活命者,便远离此山,莫要耽搁——”说完,龙晁也顾不得其他,竟是眼见所有仙魔皆如蝗虫般,毫无形象地朝着九仙山外涌去,内心悲凉一片同时,却也已经视死如归,赫然祭出本命法器——天灸!与穹冥那尚还未圆满的轮回石转瞬便撞在了一起——

  刹那间,神光乍现,山摇地动。尘土肆意飞溅中,九仙山内所有生物,竟是转眼便湮灭殆尽,寸草不生!

  而此二者间相撞余威,也是直到七七四十九天过后,才彻底消散,恢复平静。

  没过多久,仙魔两界亦很快又再次按捺了下来,各归其位。魔主既死,魔界自闭门户,休养生息。神界亦折损过半,没了战心。

  恍然那场仙魔大战并不曾起,天宫诸神亦再无人敢提及“穹冥”二字,有的,只是被天帝龙晁以元魂为代价给封印在九仙山下的罪人——“囚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尊宠妻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尊宠妻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