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圣女青鸾
一世浮夸2020-02-26 20:453,273

  “此龙也是自三万年前开始已位列无极,若非有他的存在,只怕是魔族现在也已是……哎!”说着,诸神脸上竟皆是出现慨叹容色。对于龙暹的飞升,大概所有神的心中,皆抱着侥幸心态。

  然,实则龙暹晋升无极,似乎比三万年前还要早些。只其为人低调程度,实在是令神难以想象。而为神者,多为逍遥快活,吐纳天地灵气勘破大道为己任,一般神祇已是少有贪恋红尘的。更何况是那平素就为人冷傲的龙暹?

  只怕若不是有先天帝之言,这些神,便也更是不看好了这桩婚事。

  同时,于凰族火凰殿的后身,一栋别致的白塔高墙所围绕的宫殿之内,此刻,业已是鲜花满布,处处仙灵飞落,彩光熠熠。

  和风徐徐间,一身穿冰蓝色羽衣的年轻女子,墨发及腰,头戴玉环,额间一点蓝羽朱砂,仿若是活的那般,栩栩如生。

  而此女,正是凰族圣女凤青鸾!

  天生美艳冠芳。只见其缓步从宫殿的大门内走出,步履沉稳,优雅华丽。周身灵气每走一步间便散逸出一些来,恍若雾光缥缈中所幻化的绝世仙灵那般,每一个举手投足都似透着十足的仙气,令人移不开双目。

  “如今几时了?”

  此女微微抬眸侧目,就好像画中仙灵倏然间活了过来,声音空灵悦耳,令听者虔诚膜拜:“回禀圣女,已是午时。”

  族侍皆跪在身侧,眼瞧着前殿的宴席就要开幕,凤青鸾红艳的唇角亦缓缓露出一丝笑容。原本微微内敛的眉眼轻抬起,整个人置于日光之下,正面观其容色,竟更是犹如神笔之作,惊为天人。

  “鹞茧~”

  轻轻唤了一声,似是知道今日那人也是要来的……一思及此,凤青鸾原本那高傲冷漠的娇颜上,愣是莫名的晃过了几分红晕,微不可查。

  自两万年前,她飞升上仙时曾得援那人相救,便再不曾相忘。只可惜,凰族与天族之间,永远都隔着一道天壁。她若想冲破那道桎梏,屹立九天,站在那人身侧,便也必须飞升为上神,方才配得上。

  而这两万年来的努力,事实证明,她亦并没有白白浪费了自己的光阴。如今,她业已是这四海八荒之内,年轻一辈中仅次于那人的佼佼者。

  如此这般思虑,凤青鸾也着实万分期待的看向了她身侧的贴身婢女,兴奋询问:“鹞茧,今日,前面宴席所登记的宾客中,可否有那人的名字?他是不是已经来了?”

  凤青鸾一脸的欣喜。然,鹞茧听此,却并未马上回答。只支支吾吾了半晌过后,也才耷拉着脑袋,抖了两下其头上的斑驳翎羽,含糊其辞道:“回禀圣女殿下!此次天宫来神,恭贺您寿辰的,唯有灵元真君与那姬岚神官,却……却未曾见……见太子殿下的名讳……”

  边说,鹞茧的声音是越来越小,生怕凤青鸾怪罪。哪想的,原本那人脸上刚刚升起的那一丝丝期待,转眼,已是很快便惶然失色,竟是直接飞身而起,欲亲往前殿巡视。

  鹞茧见此,也着实是苦了张脸。想今日圣女寿辰,前殿虽神来神往,可又怎得一律放行?若非有凰族请帖者,如何能入得了这守备森严的火凰殿?

  而此时此刻,正在前殿与凰族长老凤鹴上神你一言我一句的灵元真君,亦着实是因此情此景而苦不堪言。

  耳听一衣着华贵的老妪眼神似箭,正言辞凿凿,得理不饶人的逼问他:“敢情你天族如今真真儿是出了一位无极神尊了,地位超然着呢!就连我这老身亲下请帖,也全然的闭目无视。想当年,先天帝龙晁还在位之时,也未曾令我凰族如此失颜!可如今你龙族这般,竟是真真儿要过河拆桥,鸟尽弓藏了吗?”

  凤鹴上神句句在理,说着,只听其冷哼了一声,竟当下便是怒震拐杖,眼神十足犀利的瞪了灵元一眼。怕是这会儿已经对九天神宫中此次只派了灵元真君与一个小小的神官前来恭贺,表示相当的不满。

  而灵元脚下玉石也瞬时裂开了一道口子,着实骇人的紧!

  他亦很快便反应过来,直吓得跳起脚来。眼瞧着原本还十分惭愧的面色,此刻竟也有几分胀红着回怼道:“我说凤老太婆,你也不能太过得理不饶人了吧!日前天君还言,若青鸾侄女往后真入了咱无极仙府,他还不得处处关照着嘛?!可如今,那太子殿下也是得了一宝贝,而此物也刚刚好化为人形,处处都需要悉心调教着,恐也着实是抽不开身!若因此一事,你凰族便与天君处处较真儿,又岂不是得不偿失?”灵元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似也因被看轻而小小的愠怒了一番。

  想他这几万年来,虽当不得那九天神宫中举轻若重之辈,可也能算得上是有头有脸,整个九天神宫中的话题人物!这会儿哪里容得下凤鹴老妪一口一个“无视”、“失颜”?!

  这感情……他与姬岚都不是神仙了?

  而凤鹴上神听此,原本眯着的眼睛,亦是紧缩了一瞬。本还想要挤兑一番,可听到这话,本来十分难看的面色,也渐渐好转,竟很快便拉低了嗓音,轻咳着问道:“果真如此?”

  灵元老儿见此,原本还端着的怒色,此刻也迅速收敛。竟是顺着台阶,便权当之前并未受过此等羞辱,顺势即巧言令色道:“天君之言,必然一言九鼎!还请凤鹴上神安心。”话落,两人皆相视一笑,似恍然方才的不愉快并未发生那般,直忽略了一直都默不作声的站在两人身侧的姬岚!

  而姬岚见此,也只是无奈笑着摇了摇头,感叹这六界的人情世故时,眼神亦充满了莫名渴望的扫视周围……

  只,原本是想要提前出现,除了要拜谢下前来恭贺的长辈们,还想要亲眼探一探那人究竟来否的凰族圣女凤青鸾,这会儿于殿后耳隔一墙,听闻那龙暹竟是当真没来时,整张俏脸上的颜色已是一瞬间褪尽,变作失落。

  转身,竟是问及其身侧婢女,眉头紧蹙着:“你可知无极仙尊这百年来得宝究竟为何?”缘何她寿辰不来,却偏偏守着那低等之物。

  凤青鸾本来的好心情,明显都被那不知名的某物给破坏殆尽。可惜,其婢女被问及此事时,却完全是有口难言了。

  原因为何?

  自然是龙暹这千年来,一直都将那植物给保护的滴水不露。凡天宫以外的神仙,若能知其皮毛的,已经算是不错中的不错!

  与此同时间,本来应该应邀前往,参加凰族请宴的太子殿下,此刻却依旧于自己的殿府后山,悠然自得的训练着自家的小气植物!

  只瞧着两人一个出剑向前乱戳,一个,则毫不费力气的轻松闪避。遥想这仙宝灵气即便是吸收的再多,怕是也抵不过那天资驽钝,全漏光了!

  而很快的,在“嗖嗖嗖”的几个回合过后,眼看着那剑尖儿都要被空气所碾断了去,可仍是一毫都未曾沾到龙暹的衣袍……龙雾也终于是火大的一把甩开了手中的灵剑,大喊“不练了”对龙暹屈道:“暹暹,你就知道欺负人~你我如今一个如天,一个如地。我不过才刚化人形,又怎可能打得过你?”更别说要断了他衣袍才好。

  龙雾思及此,明显不服,小嘴儿一撅,竟是转过了身,就种起了草来!

  龙暹见此,却是愣了一秒,随即万般无奈的笑了下,转而肃了面容,十分耐心的教导她:“你平日里不喜欢琴棋书画也便罢了!可这剑术与仙法,却是保命的根本。日后,若我不在你身边,你当如何?”

  龙暹这话,倒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他身为整个神族里唯一的无极尊神,平素虽除了修炼,并无太多闲杂之事。可到底也还是先天帝之子。很多天宫琐碎,也是要他亲自处理,乃至镇压蛮荒水患,试问这四海八荒之内,又有哪一件难缠战事里不曾需要他亲自出面?

  况,十万年已过,天帝龙燹曾经亦找他谈及与凰族联姻时曾捎带说起的有关于魔族之事。龙暹也都时刻铭记在心。怕只怕……说不上哪一天,他便会身归混沌。而那时,这傻植物只怕是无人照拂。

  龙雾似并不以为意。总觉得龙暹的存在,便是这整个六界都无人能撼。只闻其名讳都会瑟瑟发抖的那种,又何来威胁之说?

  如此一想,自然,她也并不需要什么自保能力了。遂,眼圈一弯,很快,龙雾也越过了地上那剑,笑嘻嘻的抱住了龙暹的胳膊,巧言撒娇道:“暹暹~我们不练了好吗?不是也有个什么仙翁的说过?这神仙并不一定要搞懂剑道,只要我仙法过关,不就成了?”边说,龙雾似想要表现自己似的,随随便便便施起了仙法!看着也倒似模似样。石面上,竟也很快就生出了许多的含羞草来!却只听那植物又言:“况且,雾儿可是暹暹的女神啊!又怎会有那不长眼的,偏偏跑来招惹我?岂不是不要命了?”

  说道“拼母”,龙雾那叫个理植气壮,信口拈来。然,龙暹此刻的脑海中,却全无面前这片片生机盎然的含羞草,只于耳边不断回绕着龙雾方才的话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尊宠妻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尊宠妻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