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镜中一撇
一世浮夸2020-02-26 20:453,343

  ‘雾儿,可是暹暹的女神啊~’

  他的女神?

  龙暹明显呆滞了一下,终究还是无奈叹了口气,闷笑着,几乎挫败了眉眼,那浅金色的瞳眸中似乎是有些不一样的东西开始悄然流动起来,却并未被龙暹重视,只好笑问了龙雾一句:“雾儿可知,你方才的那番话,如果是跟其他的男神仙说起,这后果应当如何?”

  龙暹如此问了,龙雾自然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圈转了转,像在思考什么难题,须弥后,也才囫囵为难道:“这~这哪还能有什么后果吗?不也就是一句女神仙罢了!是暹暹的就是暹暹的,雾儿自然也不会再同其他人说一样的话了,因为~”说到这里,龙雾笑了,还笑得阳光灿烂:“因为,雾儿也只会对暹暹说这样的话啊~雾儿就是暹暹的~”

  似乎在蒙蒙之中,龙雾对她自己的回答有些理解,却也不甚理解,反正事情不过就是那么一回事罢了。

  龙暹对于她的回答,却很是纠结了一瞬,便也没再多说什么了。直摇头叹气道“冤孽”!那张本来应是一团冰颜的面颊上,反过来倒好似雪山开化,两人竟继续探讨仙法修习去了。

  ……

  几日后,待得灵元真君与姬岚神官好不容易才从那火凰殿中返回天宫,也好像是经历了几辈子的光阴一样,整个人都看着萎靡不振。

  尤其灵元真君,在火凰殿内,为了应付凤鹴上神,自然也是使尽了浑身解数,累的口干舌燥。

  前面好不容易把凰族那厮安抚妥了,没想到之后却又要面临凰族圣女的一连串“太子何在”……眼下再瞧这九天神宫,自然是一脸欣喜,潸然泪下。灵元真君简直要感动得对着天帝的宫殿狠狠的拜上一拜!

  “真君,那小仙便先行一步向天君汇报。真君若日后有什么需要小仙的地方,尽管吩咐。”

  客套的道了一声,姬岚神官很快便飞身而上,腾云驾雾,直奔天帝的神元殿而去。

  灵元则抚了抚自己的胡须,眼神很深的瞧了两眼姬岚飞走的方向,很是感慨的叹了两声,随后也才默然一笑:“这天下间,试问哪里落花无情,流水有意?”可惜,姬岚早已走远,并未听到灵元此话。

  ——

  神元殿内,似乎也大概感知到了赶回天宫中的二人灵息,此刻,正与月老、太上两人下棋闲聊的天帝龙燹,嘴角莫名的上潜了一瞬。

  待手中黑子落下之后,看到了太上老君两颊上狠狠的抽搐动作,龙燹与月老二人这也才大笑出声。随即,月老说道:“这眼瞧着该回来的已经回了,可是那凰族的小女却为何没来?难道,她并不在意你那冰坨子侄儿龙暹?”

  “就是说嘛!”眼瞧月老一脸好奇,原本他三人在此,已经各下赌注。太上老君一向古板,自然觉得那凰族小女不太可能因为一点小事而闹到了九天神宫,有失颜面。可他素来却在天帝这里有着“臭棋篓”一称!眼下再看这盘棋,到嘴的揶揄,老君他自然就变成了附和。

  月老听此,暗中偷笑。

  天帝龙燹命人收走棋盘,上了灵茶,老神在在的啜了一口,之后也才神神秘秘笑道:“此事,不可说,不可说~”

  “你……好你个臭蛟龙~”

  一直以来,脾气都不怎么好的太上老君当时便暴跳如雷,只差没与天帝过招。

  月老则看着天帝龙颜大悦,这一幕何其熟悉?他便也悄然挪步,似早已料到后续发展,竟先行一步拿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驻颜仙丹!并趁着太上老君恼羞成怒与天帝再次邀战前,月老很快的退出了神元殿内,驾着云雾,直奔自己的红銮仙府。

  诸神皆知,红鸾仙府乃掌管姻缘之所。但凡这凡间姻缘皆归月老所辖,从无疏漏。可唯独,他却对这仙界的众神只摸菱角。

  月老自己也每每都因此而望匾兴叹:“自古天道皆有规,然规则却时时无常。”他今儿个如此匆忙赶回府中,自然也是有对红尘规则的一番明悟。

  “虽然本人的红鸾星动有时并不能看个透彻,可这老天爷他却也并未明文规定不能本仙通过旁物来旁敲侧击?!”

  一思及此,月老原本稍有些迷惘的年轻老脸上,很快便闪烁起精芒来。转眼仙丹化雾收入袖口,月老很快来到偏殿,并对着一面毫不起眼的铜镜,施展起了精妙的法术。

  期间指法变换,模糊不清。很快有红光从指尖冒出,并随着姿态的转换,逐渐汇聚成一缕缕红丝线般的灵雾,于殿中的铜镜前方神奇的汇聚成了一个六角芒星!当星辰大放光彩之时,月老期盼已久的改变也终于从镜中呈现。

  只是……

  “怎会是龙暹?”

  红雾骤然消散,俨然看到了什么特别古怪又惊人的现实,那一晃而过的身影,居然正是月老口中只会守望天堑的冰坨子太子龙暹!

  而他所窥之人,却是龙雾……

  ——

  六界仙神皆知,但凡生灵,生来,便必然是与这世间的某物息息相关。而龙暹不同,他现在只有龙晁,可先天帝已经接近混沌。龙暹虽然身在无极,不可窥伺,却也并不代表他以前孤身一人,现在也同样如此。

  他的身边已经出现了一株植!

  而那株意外而来的植物,也正是龙雾。

  于月老仙府中讶异于他所窥伺到的景象,此刻,龙暹却已经被天帝召去,说是东海水患。

  前面有妖人在东荒域作祟,狩猎灵兽飞禽。现在又是挨近东荒的东海水患……也着实让人感觉到有些头痛。

  天帝于今日清晨便命人将龙暹召唤到神元殿内,并吩咐他带着百人天兵天将前往东海,制衡水族。

  龙雾一早吐纳了天地灵气,结束修炼,本想着来找龙暹一起游玩,没成想,南山君却说:“仙尊已经前往东海,不日便回。若是小殿下无聊,可以先行前往墨书斋,里面的文神早已等待殿下许久……”

  可惜,还未等南山君说完,龙雾却已经龇牙咧嘴的奔离了现场,直接化作一团雾气,离开了殿内。

  南山君措手不及,待得回过神来,想要命人去将龙雾抓回,却也早已不见人影!

  该说,这不愧生来便是上仙的植物她并没有白白嗑了那许多仙府的宝库吗?

  南山君若知,只怕是苦不堪言。

  龙雾却笑眯眯将身子降落在平日里最喜欢的仙府宝库内,眼神朝四周望去。只见原本早已见底的宝库之内,此刻又开始辉光熠熠,收藏了许多的宝物。

  而且,这里所有的宝物还被南山君打理的井井有条,一一陈列,皆是龙暹立功而来。

  龙雾遂眼眸一转,而后眼眶一弯,一双玉手便已经是毫无阻隔的伸进了那盛装宝物的阵法之内,轻松喟叹:“所谓天地之间,阴阳相抵。此阵法浓浓的阳气,我自用阴气随便抵消便是!南山君那个大笨蛋~”默默抿唇,龙雾闭起双目,很快便将那宝物外在的辉光吸收一空!

  宝光不再,碎裂成渣。一连几件下来,眼瞧着这里就要刮起来一阵灵力风暴,龙雾当下便讶异的提起了裙摆,睁大了双眼,利用脑海中谨记的龙暹之前曾经教会她的那遁地之法,转眼间,消失原地。

  “南山君,宝库出事了~”

  府中仙娥很快回报。

  “什么?”

  只可惜,待南山君赶到仙府的宝库时,却也只剩下狼藉一片与那一地残渣,还有便是来自龙雾的零星笑声,却早已远离宝库大殿。

  ——

  自从化形以来,她就一直被龙暹关在无极仙府内不得踏出府外一步。

  眼下的龙雾,早已是向往那殿外的自由已久。

  从前的她,只能凭借着自身围绕的那层七彩光雾,去看外面的世界,朦胧一片。有时候,连走路,都会被绊倒。

  想到那八百年间,她光光要熟悉那各处仙府的道路,便已经煞费苦心。“眼下,暹暹终于不在,我终于可以痛快的一窥这整个九天神宫究竟长得何种模样~”龙雾的心中兴奋的想着,身体不断穿透层层云幕,飞向仙府之外的世界。

  当一层如水的光幕终于像波澜一样朝周围散去,龙雾的身子,也已经一截一截的穿透出无极仙府的护殿法阵,展露在一片天光之下。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云海。白白的,软绵绵一片。而在那白云光雾之间,随处可见却是一栋栋仙府宝地,五彩斑斓。

  龙雾深深呼吸着眼前世界的空气,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的大呼一声:“仙宫,我出来了~”雾儿终于可以亲眼看看这外面的世界了。

  龙雾的心中一片向往,却也从未忘记过养育了自己的神仙是龙暹!

  她可不管那仙府内早已因她而乱成一团。

  ——

  于红鸾仙府中的某处,自从之前花了两天一夜,也终于从红鸾镜中,找到了相关龙暹的画面,正兴奋不已的月老,原以为自己真正踏出了桎梏一步。

  可是,那毕竟并非龙暹本身的姻缘命格。即便通过龙雾好不容易才探知一二。可,之后的几天几夜中,无论月老再如何施法,却也都未曾再看到过有关于龙暹或龙雾的一丝画面了。

  月老遂叹息:“难道,这就是天意吗?”眼见一头红发已经失去了光彩,月老的双瞳也很快闭合,进入了休眠状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尊宠妻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尊宠妻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