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当年真相
丽哥2020-03-07 15:472,366

  严父知道事情瞒不住了,便道出当年真相。

  两年前,十六岁的张霞长得清丽俊俏,家中虽清贫,但其父生前是镇上私塾的教书先生,她受父亲教导,也是识文断字,知书达礼的姑娘。

  在她及笄之年,镇上的不少年轻公子便上门提亲,有才有貌又有钱的都有,可她心气高,连镇上首富的儿子杭丙亮都看不上,偏偏选了城中一个破落户家的独子。

  这便惹恼了杭丙亮,他从小。便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被一个穷人家的小姑娘拒绝了,他心中总咽不下这口气。

  一个傍晚,他喝了酒,出门闲逛时,正巧遇到出门抓药的张霞,借着酒劲与他肚中的怒火,他上前调戏张霞。

  小姑娘也是烈性子,受了委屈,不管不顾就给了他一个耳光子,他气红了眼,当街便殴打张霞。

  小姑娘的惨叫声引来了我们附近的邻居,大家出门一看,发现是杭丙亮,一个个都敢怒不敢言,唯有杨涛站了出来。

  可他的话不但没有起到威吓的作用,反而让他也被杭丙亮的随从教训了一顿。

  之后他被打晕了,张霞也被杭丙亮带走了,等她再出现,已是疯疯癫癫,没过两天,就上吊自杀了。

  她娘含辛茹苦将她养大,现在女儿受了委屈,她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于是便告到了官府。

  杭家有钱,听说在京城有个大靠山,杭老爷不想他的儿子身上有污点,于是找到了我们几个目击者,在他的威逼利诱下,我们一致答应将事情推到杨涛身上。

  就这样,杨涛有口难辩,很快便入了罪,还被斩首示众了。而我们几个人便拿着那些银子,在镇上做了生意,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将这件事烂在了肚子里。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路林溪心中泛起一丝冷笑,这杨涛确实死的冤,而这些陷害他的人着实可恨,不过最可恨的还是那杭丙亮,他为富不仁,奸淫良家妇女,还刻意陷害他人,该死的是他!

  她满腔愤慨,“那杭丙亮呢?”

  严父深深出了口气,才道:“他也遭到了报应,十天前,他外出喝酒,不知为何,他竟支走了身边的两个手下,次日便被人发现死于家中后门口。”

  “怎么死的?”路林溪有些意外,一镇的首富之子死了,为何镇上一点风声也没有。

  严父抿抿嘴,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被人割了命根子和脑袋,估计是疼死了。”

  “呵……”这死法倒是适合他,路林溪不厚道地笑了,“伯父怎么知道了?”

  严父顿了数息,才道:“这两年我都是依附杭家才逐步富裕起来,杭老爷知我是下棋的能手,不时便唤我与他对弈,一来二去就熟识了。杭丙亮遇害,他也找我探讨过行凶人是谁。”

  “哦!”路林溪本想挖苦他两句,可看他精神不振的样子,她便忍住了,“我可以看看他的尸体吗?”

  严父为难地摇头,“不可能,七天前他已经下葬了。”

  开棺验尸是许多人讳莫如深的,路林溪知道确实不可能了,“那伯父可知杭丙亮死前几天都见了什么人?他主要去了哪里?”

  “丰阳地方小,他能去的就是酒楼和茶楼。”

  “这是他的手下说的?”

  “杭老爷说的,杭少爷的随从在他死后,就被杭老爷打了一顿,然后卖了。”

  “卖到哪里了?怎么找到他们?”

  “……,那你们觉得是谁?”

  严父摇头,“不知道,杭丙亮一向眼高于顶,目中无人,被他欺负的人数不胜数,不过要让他甘心屏退手下的,估计只有女人。”

  “女人!”路林溪想到了给柳杏儿化妆的女人,“伯父可想到什么值得注意的女人?”

  “杨婉儿!”严父肯定地道:“能为杨涛报仇的,只有他妹妹,他们兄妹情深,我还记得杨涛被斩首时,她看我们的眼神,我知道,终有一日,她会回来的。”

  路林溪一喜,“那伯父可记得她的长相?”

  “还有些印象。”严父微微仰头,回想了一下,才道:“两年前,她大约十四五岁,许是因为日子太苦,身子板很瘦弱,连五官也长得比常人小,小眼睛,小嘴巴,胆子也小,不敢正眼看人,说话也是轻声细语。”

  “嗯。”路林溪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的影子,不过最亲的人被害,一个女孩孤零零活在世上,变化应该很大吧。

  出了严府,路林溪便回了客栈,她与路知归和尹长川有约定,酉时回到这里。

  厢房内,三人各自讲了今日的发现。

  路知归去了城南,打听了一圈,才知城南通云街一个月前确实来了一只猫头鹰,夜里总叫个不停。

  有的人想赶走它,却找不到它的位置,后面有人传这是不祥之兆,若强行驱赶,会遭到报复,于是大家也就不敢妄动。

  他去了那一带,并没有发现异常,许是因为猫头鹰昼伏夜出,白日自然遇不到它。

  后面他又去找了城南卖纸的铺子,发现这罗纹纸只有结彩墨宝坊有卖,不过掌柜回乡下探亲,明日才回来。

  路知归今日算是收获不大。

  之后尹长川也说了他的发现,他从茶楼出来,便去打听张霞的未婚夫,才知他与他娘子三个月前已经离开丰阳镇了。

  至于杨婉儿,多人居然都不记得丰阳曾有这么一个姑娘。他说她哥哥曾被官府砍头,才有人记起她,说当时很多人谩骂她,甚至打她,她便躲在家不敢出来,等事情慢慢淡了,大家便连这个人都忘了,更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路林溪无奈地笑了,她也道出了今日的发现,末了,只能叹一句:“懦弱,冷漠与贪念,是造成这场悲剧的元凶,若人人都能不畏强权,或许后面就不会死这么多人了。”

  她说这话时,表情悲怆,尹长川感觉她心里似乎藏了很多事。

  路知归却已习以为常,她这个妹妹总是多愁善感,或许女子都这样吧!

  他安慰:“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对抗比自己强大的人,只要不落井下石已经算是帮忙了。”

  “也是!”路林溪淡淡地笑了,这一笑,心中的阴霾也少了许多,“刚才扯远了,现在我们分析一下。张霞的死,杭丙亮已付出代价,杨涛的死,害他的五个人,已有三家付出代价,严家这几日会多加防范,剩下的便只有凤家,我今日已让人给凤家送信,让他们多加小心,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猫头鹰以及杨婉儿。”

  尹长川也同意她的话,“猫头鹰昼伏夜出,我们晚上去,可能会有发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