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冤有头债有主
丽哥2020-03-07 15:472,334

  见再也问不出有用的消息,路林溪从荷包里拿了一些碎银打赏露梅,便把她请出去了。

  雅间内便只剩了他们二人,没有人挂在身上,尹长川觉得舒坦了不少,再看路林溪,脑海中又不自觉浮现出她刚才眼泪汪汪的模样,他不禁有些好奇,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路林溪本在思考露梅的话,一抬头,便看到尹长川正在打量她。

  跟着哥哥打官司这些年,她也是见过世面之人,一个男人盯着她看,并不会让她面红心跳,可不知为何,这双透亮的眸子看她,她竟有些心慌。

  她不自然地笑笑,“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尹长川摇头,“你的脸很干净,我只是在想,你身为一个女子,可胆色和智谋都不输男子,与我以前见过的女子不太一样。”

  “呵呵……”路林溪轻笑,她能感觉到他不是花言巧语之人,他这么说,她就当他在夸她了。

  “你讲话一直都这么直白吗?”

  尹长川认真道:“长川说话一向如此。”

  “呵……”路林溪忍不住又笑了,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她忍不住打趣:“刚才温香软玉在怀,感觉如何?”

  尹长川脸一红,尴尬地用右手握拳,轻摸了两下鼻头,才回应:“一切都是权宜之计,还望路姑娘莫要笑话。”

  “好了,不笑你了。”看他如此窘迫,路林溪也不再逗她,她敛了笑容,正色道:“你觉得露梅的话可信吗?”

  尹长川认真想了一下,才道:“冤魂索命,血债血偿,倒是对得上了。不过有一点很奇怪,若是杨涛的‘冤魂’索命,他是被诬陷的,即使索命,他也是杀那些陷害他的人,可他为何要奸污那些姑娘,还有鬼面狐,他不是丰阳人,应当不认识两年前的受害者,为何他会牵扯进来?”

  “我也觉得有些怪异。”路林溪回想柳杏儿那纤尘不染的身体以及精致的妆容,“验尸时,我觉得打扮柳杏儿的人是很疼惜她的,即使她死了,他也要让她漂漂亮亮地走,就像是他心里爱着她。可为何他又要玷污她呢?”

  尹长川:“这些恐怕都要等抓到真凶才知道了。不过我们这趟也算有了收获,至少知道这几天的受害者家属都是一夜暴富,或许可以找他们谈谈。”

  “对。”路林溪附和:“还有张霞的未婚夫,虽然他已成亲,但并不能排除他的嫌疑,还有那杨涛的妹妹,她的去向是个迷,或许她就在丰阳呢!”

  出了茶楼,尹长川去打听张霞的未婚夫,路林溪则直接来了严府,她想确认露梅说的是不是真的。

  严府主厢房,丫鬟们都退出了厢房,唯有路林溪和严老爷子夫妇。

  夫妇二人坐在靠窗的软榻上,路林溪则站在他们对面,娓娓道来。

  “两年前,城东的张霞被人玷污,当时有五个人出来指正张霞的邻居杨涛就是行凶人,之后杨涛被砍头,而那五个人就一夜暴富,从此变成了人上人,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他们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可没想到,那冤死的杨涛竟然回来了,冤有头债有主,他定是回来报复的。”

  她目光灼灼地审视了夫妇二人一会,才接着道:“按理说,那些为了一己私欲陷害他的人确实该死,可他们的家人何其无辜?昨夜,我与哥哥见过那猫头鹰真凶了,你们知道他的样子多恐怖吗?”

  严父冷眼看着她,不发一语,可她看得出来,他眼里有慌乱,不过是在强装镇定罢了。

  严母却吓得不轻,下嘴唇哆嗦个不停,“什么……样子?”

  路林溪立马换上一副惊恐的表情,声音压低了两分,似耳边低语:“他没有头,因为看不到路,所以抓了一只猫头鹰当他的头,那猫头鹰就是他的眼睛,他的嘴巴。‘血债血偿,血债血偿!’它一边说着这句话,脖子上还流着鲜红的血,看起来既可怜又可怕。”

  严母咽了咽口水,颤抖着道:“他真的回来了!那你们怎么会平安无事?”

  看她吓成这样,路林溪知道他们还没有见过哥哥,这样最好,免得他们起疑。

  虽觉得这样吓老人家有些不厚道,可她也实在没办法了。

  她直勾勾地看着严母,“他说他含冤莫白,即使到了阴曹地府,因为他全身充满怨气,阎王爷不让他去投胎,他只能做一个孤魂野鬼。他心中不甘,才会出来报仇,既然那些人陷害他奸污姑娘,那他就毁了他们的女儿。我与哥哥没有害过他,他自然不会伤害我们。可他也知道了昨晚是哥哥替代的令嫒,他不会放过她的。除非你们给他烧纸钱,并让处子向他忏悔。”

  “忏悔?”严母不明白,“为何要处子?”

  路林溪当然不能告诉她,是为了知道真相,她只能胡诌:“因为处子身上没有煞气,若你们去了,会冲撞他的,到时候对大家都不好。”

  “哦!”严母竟觉得有理。

  严父看路林溪表演了这么久,心中虽有些害怕,却还是保持着清醒,“丫头,你不会是查不到那个缩头缩脑的胆小鬼,所以跑来诈我们吧?”

  “呵……”老头不愧是生意人,明明眼中很是害怕,脑子却依旧清明。不过细细想来,这衣冠楚楚的人可比面目狰狞的鬼可怕多了。

  路林溪心中冷笑,脸上却依旧真诚,“伯父若不信我,可以不做。不过我刚才说的事,是否属实,伯父心里应该最清楚。现在柳王陈三家已经付出了代价,严家我自然会拼尽全力保住令嫒,可我们是与冤魂搏斗,保不保得住我可不敢保证。我上午已去找过凤来仪绸缎庄的凤老爷子,他可比伯父你精明多了。”

  严父一脸惊讶地问:“凤阳也收到了信了?”

  看来唬住了!路林溪心中一喜,脸上依旧平静,“尚未收到,不过当年你们的所作所为,即使旁人不知,可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得很。他知道早晚轮到他,所以已经打算让她女儿凤仪去城北的城隍庙请那里的大师帮忙超度冤魂。”

  “那我们也去吧!”严母出声请求。

  严父僵住了,眼睛紧紧盯着路林溪,似在思考她的话,路林溪知道此时不能露怯,于是依旧冷静地看着他。

  半晌后,严父重重叹了口气,身形也萎靡了下来。

  “罢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看来这件事还是瞒不住了,鬼魂一说我不信,若他真能来报仇,为何要等这么久,但这件事告诉你也无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