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过河拆桥
丽哥2020-03-07 15:472,172

  红烛摇曳,血气弥漫了整间屋子。

  路林溪又来到男子旁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他仰面躺在地上,也是双目圆瞪,脸上的表情还能看出一丝痛苦与不甘。他的双手捂着胸口,可血却依旧流了一地。

  在他的脑袋旁,还有一条粉色的手帕,上面沾满了斑驳的血迹,看来杀他之人很是镇定,杀完后还慢吞吞擦了凶器。

  路林溪也检查了他的身体,最后确定他是被人刺中心脏而死,看伤口形状,凶器是一把匕首,要这么静距离地刺中心脏,凶手一定是他认识,且他不设防的人。

  根据尸僵程度,他们的死亡时间非常接近,近到他还没有时间清理私。处那肮脏之物,便被人要了性命。

  不出意外,这个人就是墨宝坊的老板周贵,而杀他的,应该是老板娘,可她为何要杀他呢?还有老板娘去了哪里?

  待她检查完毕,出门时,尹长川刚从茅厕那边转过来。

  院中有两只大红灯笼,她能看到他平静的表情,她知道,他已经平复了内心的波澜,“你去那边做什么?”

  尹长川将手按在刀柄上,大拇指在刀柄上摩挲了两下,才道:“我查看了一下四周,茅厕旁的麻布盖着的确实是推车,车轮上也沾有黑土,他们定是用推车运花床和尸体,不过……你说的那个老鼠笼子不见了。”

  不见了!那就意味着凶手走了,连同猫头鹰以及它的食物。

  路林溪转身又进了屋子,翻箱倒柜之后,她讶异地看着尹长川,“那个女人的衣服首饰以及家中的财物都在,她为何没有带走?”

  尹长川看了一眼男尸,才道:“会不会她是不小心杀了这个男人,因为害怕,所以急匆匆逃走的。”

  “我觉得不会!”路林溪直接否定了他的说法,“这个男子是被人一刀插入心脏,没有足够的勇气和力气是杀不死的。”

  她又指指地上的那条手帕,“况且在杀人后,她还能慢条斯理擦拭凶器,说明她很镇定。”

  尹长川不置可否,“现在看来,奸污这些姑娘的应该是这个男人,清理化妆的应该是那个所谓的老板娘,他们一向做得很好,为何这个男人会被杀害?”

  “过河拆桥或者杀人灭口都有可能。”路林溪又翻看了一下床头和柜子,“我总觉得这个屋子里少了点什么。”

  尹长川不太明白她的意思,“该有的东西都有啊!”

  路林溪解释:“对于你们男人来说,该有的,都有了。可对于女人来说,这屋子少了一点人气与温馨。女人的闺房,除了胭脂水粉,衣服首饰,应该还会有针织女红,琴棋书画一类的消遣,可这屋里什么也没有,那女人根本不像过日子的。”

  尹长川还是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路林溪接着道:“我感觉这女人应该就是回来报仇的,这个男人十有八九就是周贵,也是她的复仇工具之一。我记得你说过,鬼面狐是十几天前才离开京城,那这个女人一开始应该是与周贵一起作案,杭丙亮就是他们下手的第一个目标,后面的死者应该才有鬼面狐的参与。”

  尹长川一惊,“那现在还有严家没有受到惩罚,她会不会去了严家?”

  “我感觉不会。”路林溪不想再看到这糟心的一幕,她拔腿往外走,边走边道:“严府已经受到惩罚了,严颜的脸,她的名节,这些都将折磨她们一家很久。站在这里,我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筹谋这么久,仇已报,可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她应该很迷茫吧!”

  尹长川看着她的背影,这一刻,他竟感觉到了一起落寞,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朝夕相处了三天,可他依旧一点不了解她。

  他跟了上来,“或许这就是你们女人的直觉。如果真如你所说,我大概知道她会去哪里了。”

  路林溪扭头看他,嫣然一笑,“杨涛的坟墓你知道在哪里吧?”

  尹长川冲她笑笑,“嗯。”

  ——

  城南荒坟岗

  “咕咪,咕咪……”一只猫头鹰站在一座墓碑上肆无忌惮地叫着,一个女人跪在坟前烧着纸钱。

  熊熊燃烧的纸钱将她圆圆的眸子照得通红。

  在她身后,一个男人抱手靠在一棵松树上,仰头看着月光,慵懒地道:“他们很快就来了,你真的不跟我走?”

  女人痴笑,“要是两年前遇到你,我会跟你走,可现在,我对这个尘世已毫无眷念,爹娘走了,哥哥也走了,我的心已是千疮百孔,活着,比死了难受。”

  她的声音很轻,如风吟,比风凉。

  “哎!”男人叹了口气,云淡风轻道:“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劝你了,毕竟心死的人早已是一具枯骨。我走了,小黑我就不带走了,让它陪你最后一程吧。”

  “谢谢你!”女人目光依旧盯着火盆。

  男人轻笑,“不用,我不过就是闲得无聊罢了。”

  男人走了,女人还在不停地往火盆里加纸钱,嘴里一直嘀嘀咕咕地说个不停。

  ……

  半个时辰后,路林溪和尹长川终于到了。

  看见女人的背影后,她知道,她的猜测是对的。

  猫头鹰绿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们,犹如她是那个女人的另一双眼睛。

  路林溪缓缓朝女人走来,轻声道:“你是杨婉儿?”

  “呵呵……”女人笑出了声,“没想到这丰阳镇的人没认出我,一个外乡来的人却认出来了。”

  路林溪直接走到了杨婉儿的右前方,她想看清楚杨婉儿的表情,“你的变化是天翻地覆的,其他人自己看不出,我们没见过,反而不会被表象所迷惑。”

  杨婉儿微微仰头看着她,“你是不是有很多问题想问我?”

  路林溪已料到她会如此,她蹲了下来,杨婉儿身边还有很多纸钱,她想与她一起烧。

  她拿了两张纸钱扔在了火盆里,纸钱轻薄,瞬间便化为灰烬,“这两年过得很苦吧?哥哥突然不在了,不只孤苦无依,还要遭受别人的指责和谩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