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不好的预感
丽哥2020-03-07 15:472,744

  严府大院内

  一众家丁个个手持武器,严阵以待,见她进来,皆横眉竖目看着她。

  路林溪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大厅主位的严父以及站在门口的路知归和严锐。

  路知归也看到了她,他快速朝她跑来,两兄妹就站在大门口聊了起来。

  路林溪再次看了一眼家丁手中那些刀叉棍棒各式武器,狐疑地问:“哥,你们这是做什么?怎么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路知归微微弯腰,附到她耳边低语:“那猫头鹰找上门来了,就在酉时,严颜在房中被人伤了,手背和脸都被抓伤了,头上还有猫头鹰的羽毛。那人还留了信,说晚上还会来!”

  路林溪一惊,“抓伤了?没出别的事吧?”

  “没有!”路知归偷偷瞟了一眼严父,毕竟未出阁的姑娘在家中被人袭击,这传出去怕是有损名节,“丫鬟也就离开一盏茶的功夫,不过伯母吓坏了,当场就晕了过去。”

  路林溪算是可以理解他们的行为了,“那严颜呢?她怎么说?”

  路知归微微叹息,“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她说丫鬟一出门,她就闻到了一股花香,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之时,大家已在房中。”

  能够在家丁众多的严府来去无踪,应该是鬼面狐。

  他为何要这么做?单纯是想吓吓严家人还是他想示威?

  路知归见他不说话,他轻轻拍拍她的胳膊,“在想什么呢?尹捕快呢?”

  路林溪余光瞟瞟那个往这边探头偷听的家丁,将声音又压低了一些,“我们查探到结彩墨宝坊有问题,那女人故意带着我们在城南绕圈子,我怕你们出事,就赶了回来,尹捕快则去了凤府,毕竟也就他们两家没有付出代价。”

  “很明显出事的是这里!”路知归整个人垮了下来,“严颜那样子是真可怜,一个女孩子,要是脸上的伤好不了,那不是一辈子都毁了吗?”

  路林溪知道他是在怪自己没能及时找到凶手,她安慰道:“只要人没事,脸上的伤可以慢慢治,既然这里暂时没事,我就先走了,你们自己小心一点,就在空旷的地方待着。”

  “你还要去哪里?”路知归一把拽住她的手臂,眼里写满了担忧,“别出去了,鬼面狐是个疯子,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路林溪冲他笑笑,“你以为我是那么好惹的吗?况且我和尹捕快约好了,若凤玲没事,让他来一起保护严府不是更好吗?”

  “话是这么说。”路知归依旧不放心,“要是鬼面狐那个变态又给你扔个人头或者死尸怎么办?”

  “呵……没事,死人我更不怕。”路林溪本要转身走了,听他说人头,她才想起杭丙亮的人头,“对了,杭丙亮的人头呢?”

  “你还敢问。”路知归瞬间激动了起来,表情也变得郁闷,“你将它直接留在这里,好几个小丫鬟都被吓哭了,伯母直接晕了过去,伯父虽然看起来没事,也把人头送回了杭家,但他的脸色就没好看过。”

  要的就是这样,路林溪扁扁嘴,“我就说吧,你太小看伯父了,他镇定着呢!想必他将人头送回去,杭老爷更是对他刮目相看吧?”

  路知归知道她这是嘲讽的话,他耸耸肩,“那我不知道,不过总觉得这样太折磨他们了,他们毕竟这么大岁数了。”

  “岁数大?”路林溪拔腿往外走,不咸不淡地丢下一句话,“岁数大就更该懂做人要讲天地良心,否则只会害人害己。”

  ——

  出了严府,路林溪便快速朝凤府而去,两家隔得不远,也就半柱香时间便到。

  凤府外,路林溪刚到,尹长川便走了出来。

  见他神情严肃,若有所思,她心里便有了不好的预感。

  尹长川走了几步就发现她了,他朝她快步而来,“严府没出事吧?”

  路林溪道:“严颜在房中被人伤了,但并不重,倒像是想吓吓他们,应该是鬼面狐所为,他还留了信,说晚上还会去。你这边呢?是不是风铃出事了?”

  “嗯。”尹长川转身往城南方向走,“边走边说。”

  “好!”路林溪知道他一定有想法了。

  路上,尹长川边走边说出了凤铃的事。

  原来昨夜亥时凤家收到了“冤魂索命”的信,凤老爷就风铃一个独女,他自然不舍得将她交出去,于是今天早上偷偷摸摸地让护院送她去郯城姥姥家,可没想到刚出城,他们就遭到一个鬼面人的袭击,凤铃也不知所踪。

  现在凤府已乱成一锅粥,要不是他亮出捕快腰牌,根本连门都进不去。

  “这鬼面狐还真是忙!”路林溪算了下时辰,“昨夜子时我们在城南遇到他,亥时他就跑到了凤家装神弄鬼。今天他又是出城劫人,又是入府伤人,还真是神通广大啊。”

  尹长川轻叹:“他确实有几分本事,可惜走错了路。”

  虽认识不过三天,可路林溪已大体知他脾气,只要是关于鬼面狐的,都是他心中一道坎,她换了个话题,“我们此去可是结彩墨宝坊?”

  尹长川目光直视前方,那里不时有大户人家的灯笼照明,可黑暗无处不在,前路依旧茫茫,“昨夜他在岔路口打断我们的去路,若不是你们没被吓到,恐怕早已掉头走了,也不会有我们今日去探墨宝坊的事。”

  他顿了顿,接着道:“还有今日,我觉得他去严府闹事,主要是为了打乱我们的注意力,真正的目标还是凤铃,每次那些女孩被劫走,必定是被施暴后杀害再精心打扮,最后送回家门口,要完成这些事,定要有个固定的住所,我们现在去墨宝坊,或许会有所发现。”

  ——

  墨宝坊后院外,路林溪站在大门外,从门缝里往里张望,她武功只能防身,还做不到飞檐走壁。

  尹长川的轻功独步天下,他身轻如燕地上了屋顶,在上面轻松前行,一番查探后,他便来到后院开了门。

  门开了,路林溪却有些纳闷,他这么明目张胆地开门,是这里无人吗?难道他们又估计错了?

  可看他表情凝重,她又觉得事情不对劲,难道……

  她急切地问:“凤铃出事了吗?”

  尹长川抿抿嘴,才道:“嗯。”说完,便朝着主厢房而去,路林溪赶紧跟上。

  站在门口,他深吸了一口气,推门,门开了,一股异香飘了出来,路林溪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而尹长川却愣在了那里。

  昏暗的房内,一只红烛已是残身,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软榻上,一个女孩衣不蔽体躺在那里,榻边,一个赤条条的男子浑身是血躺在地上,看似春光无限却让人心中一阵恶寒。

  尹长川依旧呆在原地,路林溪不知他为何这么悲痛,她跨过高大的门槛,径直来到屋内。

  确认屋内再无他人后,她开始观察屋内环境,除了红烛,软榻边的红铜香炉上还点了熏香,她将香炉盖子提起,一看便已明了。

  那是催情香,很多青楼里都喜欢用这个香,怪不得这些受害者身上都没有反抗伤。原来,她们早已中了这世间最阴险的毒。

  她用茶水将熏香浇灭,脑袋这才清明了许多。

  屋内没有打斗的痕迹,门也没有损坏的痕迹,看来凶手在这屋里来去自如。

  凤玲双目圆瞪,像是要滴出血来,嘴巴微张,像是在有太多的话要说。

  她认真检查了一下尸体,确定凤玲是被人侮辱后掐死的。根据尸僵来看,她死了不到一个时辰,身上连尸斑都没有。

  这一次,没人替她清理身体,没人给她化妆,看起来狼狈极了,路林溪拿了一床被子把她盖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