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婚姻大事
丽哥2020-03-07 15:472,319

  荣江县县城东街

  东街是市场聚集地,也是穷人住的地方,临近傍晚,街上人流涌动,多是做了一天工,买菜做饭的人。

  路尧二十五年前做了荣江县衙的仵作,便在这里购置了一处院子,在他死后,王氏带着路知归兄妹二人一直住在这里,虽然这两年路知归帮人打官司赚了不少钱,但王氏舍不得离开这里,所以他们便一直住着。

  路府,高墙小院,几间厢房,虽老旧了些,但干净温馨。

  院中种了许多花草,都是路尧生前种下的,他死后,王氏便把它们当成了一种寄托,一直细心打理,现在正值开花时节,站在院中,阵阵花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

  院门大开着,路知归二人还未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嘈杂的喧闹声。

  二人狐疑地看向对方,最后都一脸茫然地加快了脚步。

  踏入院子,他们皆是一惊。

  只见本就不大的院子里,堆了好几担用红绸装饰的礼品,一看就是聘礼。

  聘礼边上,一群七大姑八大姨围着一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连他们进门都没看到。

  那半老徐娘就是他们的娘,王氏。看她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路知归第一反应,就是他娘要给他说亲事。

  他脸色一变,气呼呼进了院子,将手里的两个礼盒放在院中的石桌上,大声道:“娘,我都说了,我还不想成亲。”

  众人被他这一嗓子吓了一跳,隔壁张婶转过身来,脸一黑,数落道:“你这孩子,你二柱哥还盼着早点成亲,你为什么不想成亲,况且,这聘礼是人家松花县的公子送你妹子的,你激动个什么劲?”

  “就是!你看看这些聘礼,那公子可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另一个大婶附和。

  “送给林溪的?!”路知归再次咆哮,他赶紧回头看路林溪脸色。

  路林溪知道路知归是想知道她有没有生气,说实话,她也有些惊讶,怎么才出去五天,王氏就把她的婚事给定了。

  可想想这段时间王氏对她的态度,她又觉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九年前,她刚好十岁,娘早就跟人跑了,爹也被人害死了,她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还被人追杀,只能四处流浪。

  爹爹的师兄路尧在一年后找到了她,为了保护她不被仇家找到,路尧对所有人说了谎,他告诉王氏,她是他的私生女,以后会和他们一起住。

  王氏满腔怨气,却还是同意将她留下,虽总是为难她,却没有太出格,特别是在路尧死后,她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靠给人缝补衣服为生,也没有想要把路林溪赶走。

  日子渐渐好了,王氏反而闲不住了,最近看她的眼神也怪怪的,还旁敲侧击地问她的生辰八字,原来就是为了这个。

  她相信,王氏不是坏心肠的人,她给寻的亲事,定也是十分上心的。

  只是她的亲生父母就是盲婚哑嫁后的悲剧,她不想重蹈覆辙,可这么多年,她已经将王氏当成了亲娘,她不想在众人面前让她难堪。

  她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若无其事地将给王氏买的礼物放在石桌上,然后冲众人笑笑,“既然是母亲寻的亲事,定然是不会差的。各位婶婶先聊,林溪赶了一天的路,有些乏了,先回房歇着了。”

  说完,她便回了房,虽然女子早晚要嫁人,她始终是要离开路家的,可她太依赖他们,她还不想离开。

  见她如此,王氏笑着扫过众人,“这孩子,还害羞了。”她虽是笑着说的,可笑容却僵硬得很,眼神也朝路知归瞟来。

  路知归知道路林溪还不想嫁人,也知她不想当众忤逆娘,他以出远门回来,疲累想睡觉为由,将邻居大婶们都送出了院子。

  关了院门,王氏的笑容立即变成了苦瓜脸,尖声尖气道:“那臭丫头怎么回事?这是当着大伙的面让我下不来台是吧?”

  路知归看她这个样子,真是哭笑不得,他走过去将王氏扶到石桌边的石凳上坐下,轻声道:“娘,我还想问您怎么回事呢?怎么突然就给林溪定了亲,连聘礼都收了!”

  王氏瞪他一眼,右手揉着太阳穴,虚弱地道:“这段时日我总心慌气短,失眠多梦,大夫说我是忧思过重,让我放松心情。我思来想去啊,就是你的婚姻大事……”

  “娘……”路知归赶紧打断,他最怕王氏逼他成亲,他“嘿嘿”傻笑,“现在我们是在讨论您为什么突然给林溪寻了亲事。”

  “臭小子!”王氏又瞪他一眼,这些年,她过得太苦,脸上早已布满了岁月的痕迹,可她的性子,却依旧火辣,“既然不是你的婚事,那就是因为那臭丫头了!”

  她看看路林溪的窗户,发觉窗户依旧关着,她才凑近路知归,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我最近老是梦到你爹,每次都看到他和那丫头的娘在那亲亲我我,我这心里窝火。”

  “呵……”路知归忍不住笑出声,“娘,您都没见过林溪的娘,您怎么知道梦里那个就是她。”

  王氏眼一瞪,“臭丫头一点不像你爹,那肯定就是随她娘了,看看她,不就大概能想象她娘的样子了吗?”

  “……”路知归真是服了!“娘,您就是太闲了,胡思乱想罢了!以前您一个人要操持整个家,现在不只不用干活,还有香儿服侍你,你一时不习惯而已。”

  “瞎说!”王氏继续按太阳穴,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这一年来,那丫头长得越来越水灵了,看着她啊,我就想起你爹背着我金屋藏娇的事,这道坎我始终跨不过去,所以,我必须把她赶出去。”

  路知归顿时激动了,“都这么多年了,爹也不在了,你怎么还放不下呢?”

  王氏翻了个白眼,撇撇嘴道:“就是因为你爹不在了,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亏待她,所以我帮她寻的亲事,可是按着给我亲闺女寻夫婿的标准来的,而且我给她准备的嫁妆,也绝不让她受一点委屈。”

  “……”路知归虽为状师,可对着王氏,他也总是有理说不清,“那你也要征求林溪的意见啊,毕竟这可是她的婚姻大事。”

  王氏挺直了胸脯,“婚姻大事,一向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是当家主母,自然我替她做主。”她眼一眯,杀气腾腾道:“婚期定在下月初六,这段时间你给她好好劝劝他,别给我添乱啊!”

  对于她的警告,路知归只能无奈地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