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有缘再见
丽哥2020-03-07 15:472,329

  “咕咪,咕咪……”猫头鹰似乎也想知道。

  杨婉儿抬头,她没有正面回答路林溪,只是怔怔地看了她好一会儿,才道:“我哥哥很善良,你说要是他知道我也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他会不会很失望?”

  路林溪一滞,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不知道人是否有来生,也不相信世上有鬼,可杨婉儿的表情,却让她不忍让其失望。

  她摇头,“不会,你是他最亲的人,即使你做错事,他也会原谅你。”

  “那就好,那就好!”杨婉儿露出了释然的笑容,“你们是来抓我的吧?听说你们当中有人是捕快。”

  路林溪看向尹长川,尹长川一直在静静听她们说话,见她看向他,他才道:“鬼面狐在哪里?”

  “他走了!”杨婉儿扭头看他,在看清他的容貌后,她明显地愣了一下,“他说他喜欢游戏人间,不介意带我一个,可我的心已死,跟着他,只会拖累他。”

  尹长川已料到会如此,他没有回答杨婉儿,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可将死之人,他不知该如何动手。

  路林溪见他没有回答,便知他起了恻隐之心,联想他这几日说的话,她便也能理解了。

  她将手里的纸钱全部扔到火盆里,起身,背对着杨婉儿,才道:“这件事已经闹大,不再是你们几家的私人恩怨,明日一早我就会报官,他们定会来寻你。”

  说完,她便朝着尹长川走来,两人相视无言,默契地并排走出了荒坟岗。

  回客栈的路上

  路林溪率先打破了沉默,“若她没有服毒,你会不会抓她?”

  尹长川按着刀柄的食指抖了一下,“这些年,我抓过很多人,一开始,我只是奉命行事,可慢慢地,我也疑惑,有的人该不该抓,我爹告诉我,捕快就要秉公办事,不可公报私仇,徇私护短,更不可起恻隐之心。可惜,我不是合格的捕快,辱没了这金刀捕快之名。”

  路林溪淡然一笑,“这更说明你是有血有肉的捕快!不过若不是她活不过今晚,我相信你会抓她,因为你心里自有一杆秤。”

  尹长川停下脚步看着她,“你怎么看出来她服了毒?刚才她的样子并没有表现出中毒的迹象。”

  路林溪亦停下脚步,她转身看着他,“她没有逃走,便是做好了必死的决心,加之她那些心灰意冷的话,摆明了她对这个世界已毫无眷念。她虽在强撑,可脸上还是不自觉地浮现出痛苦之色,所以我猜测她服了毒。”

  尹长川:“换了是你,你会抓她吗?”

  路林溪:“若抓她,她将再一次遭受世人的唾骂与谴责,这对她很残忍,可那些枉死的姑娘又何其无辜,所以我也不知道,毕竟我只负责找出真相,抓人可不是我的事。”

  她笑笑,“这件事牵扯甚广,我们兄妹两不适合报案,明日一早,还请劳烦尹捕快去衙门走一趟。”

  “嗯。”

  ——

  回到客栈,已是寅时一刻,折腾了一天,路林溪却睡不着,今天发生了太多事,让她回忆起了太多的往事。

  她就这么躺在床上回忆往昔,直到卯时,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辰时三刻,明媚的太阳从窗户爬进屋内。

  还在睡觉的路林溪被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吵醒,她睁开朦朦胧胧的眼睛,正想去开门,一个人影已在爬窗。

  她干脆又闭上了眼睛,哥哥最喜欢爬窗进她的屋,她都习惯了。

  果然,没一会儿,路知归就扑到了她的床边,使劲地摇晃着她,“林溪,林溪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啊!”路林溪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难道尹长川那么早就去报案了?

  路知归本以为她还在熟睡,她突然蹦了起来,倒吓了他一跳,他做了个深呼吸,才道:“今日一大早,伯母竟背着伯父跑去报官,将当年的事和冤魂索命的案子都招了。”

  “什么?”路林溪没料到严母会那样,不过想想这几天严母受的刺。激,她倒觉得也不是没可能,当年之事,他们确实助纣为虐,白白断送了杨涛兄妹二人的一生,他们也该为此付出代价。

  路知归还以为她理解不了,他解释:“原来昨夜鬼面狐不只伤了严颜,还在伯母的枕头下塞了一封信,让她去衙门自首,否则将一辈子家宅不宁。”

  “竟是这样!”路林溪嗤笑,怪不得昨夜她问杨婉儿为何只是伤了严颜,她没有回答她,原来他们早就计划好了,他们是在攻心,攻破严母心理的最后一道防线。

  “那之后呢?”

  路知归白她一眼,“之后我就来找你了,你昨夜出来就不回去,我担心你,估摸着你回这里来了,就来看看,没想到你真在。”

  “呵呵……”路林溪傻笑,“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你来的路上,没有遇到尹捕快吗?”

  “没有!”路知归眼神眯眼凑近她,“你们昨晚去哪了?”

  看他神神道道的,路林溪眨眨眼,调皮道:“天机不可泄露。”

  ——

  这个在丰阳传得沸沸扬扬的猫头鹰杀人案就这么落下了帷幕,严母报官,两年前的奸污案得以重审,可惜,迟来的真相已治不好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当他们找到杨婉儿时,她已经毒发身亡了,身边还有一张血书,控诉着当年杭丙亮与其他几个人的罪行。

  猫头鹰杀人案也由尹长川向衙门说明一切,冷漠、贪念、自私毁了五个完整的家庭,死者已矣,可活着的人,又会受到怎样的心理折磨?

  家中二老双双入狱,妹妹受了伤,严锐一时间要撑起一个家,看起来整个人都憔悴了。

  路知归去和他道了别,便带着路林溪准备返乡,去客栈退房时,他们遇到了也要退房的尹长川。

  三日的携手探案,默契渐增,今日分开,或许就是永别。

  路林溪冲他浅浅一笑,“尹捕快这是又要去追捕鬼面狐了?”

  尹长川亦浅笑,“对,他作孽太深,我不能任由他胡作非为。”

  路林溪不再多言,路知归适时插嘴,“尹捕快万事小心,鬼面狐心理阴暗,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好,谢谢路兄提醒。”尹长川拱手道,“那后会有期,他日若有缘再见,我们一起喝酒。”

  “好!”路知归拱手道。

  尹长川转向路林溪,“有缘再见。”

  路林溪笑笑,“他日若有缘再见,你将那书生被杀案的结局告诉我。”

  “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