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风流才子
丽哥2020-03-07 15:472,190

  通往县衙大牢的路上,明明两旁点了灯,可越往里走,越黑。

  “江公子,你是如何找到我们的?”松花县是通往京城的大镇,流动人口很多,客栈也尤其的多,江新要在这么多客栈中找出他们二人,路林溪实在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

  江新走路时也有些驼背,听她问话,他身子侧向她,微微低头,道:“令堂昨日请人送来了书函,说二位来了松花县,让轻舟照顾一二。所以昨日轻舟就到处打听你们的住处。”

  “可这么多客栈?”路林溪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江新越过路林溪,看了一眼冷脸走路的路知归,才道:“令堂信中特意说了,路公子爱干净,那些柜台上有一点灰尘的他都不会住,而你们住的那家客栈,算得上是整个县城里最干净的几家之一了,所以我们只要打听这几家就行。”

  “知子莫过母!我这是被自己的娘卖了啊!”路知归幽幽叹了口气。

  路林溪轻轻笑了一声,才又问:“方才听江公子说柳公子昨日还让你来寻人,那他是今日被官府所抓吗?”

  “今日一早!”江新蹙眉,“不过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我今早去告诉他还没找到你们,没想到刚去就看到他被捕快们拿住了,他叮嘱我一定要找到你们。”

  “嗯。”路林溪轻轻回了一句,她没想到此番来看她的未婚夫婿,竟也牵扯了一桩命案。

  ——

  县衙大牢,江新给看守牢房的衙役塞了银子,他们才进入大牢。

  大牢内,几盏煤油灯挂在墙上,却照不进这黑暗之地的内心,牢房内,依旧昏暗。

  路林溪三人径直来到柳俊的牢房外,当看到靠在墙角睡觉的男人时,路林溪心中响起了一个声音:她绝不要嫁给这样的男子。

  不是因为他长得丑,相反,他面色白净,面貌俊美,身材匀称,即使深陷囹圄,坐在那,仍好看得像是来体验人间疾苦的贵公子。

  这不是她想要的夫君!

  路知归从踏进大牢就整个人不自在了,觉得哪里都不干净,看柳俊居然能在这种地方睡得着,他看他的眼神更加嫌弃了。

  衙役将牢门打开,锁链的撞击声直接将柳俊吓得一个激灵便站了起来,当看清江新身后的路林溪后,他顿时眼前一亮。

  衙役交代了几句就走了。

  江新进了牢房,路知归看着那脏兮兮的茅草就不想进去,路林溪却不以为然,跟着江新进了牢房。

  柳俊从看到她的第一眼就不曾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见她进了牢门,他迫不及待地打着招呼:“你就是路姑娘吧?早就听闻姑娘秀外慧中,才貌双全,此时得见,觉得能娶姑娘,实乃在下三生有幸。”

  “……”路知归本不想进牢房,可看到柳俊色眯眯地看着路林溪,还说着这些让人倒胃口的话,他忍着难受进了牢门,轻轻将路林溪往旁一拉,斜眼睥睨着柳俊,“想做我妹夫,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说完,他扫视了一圈牢房,最后目光又回到柳俊的脸上,嘲讽道:“虽然你们订了亲,但你现在身险牢狱,若你出不去或者问斩了,还想连累我们林溪不成。”

  “原来是大舅哥啊!”柳俊全然不顾他的嘲弄,得体地朝他行了个礼,才笑道:“刚才轻舟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舅哥见谅。”

  “先别这么快攀亲戚!”路知归依旧冷淡,“你让江公子来找我们,无非就是想让我们帮你脱罪,既然这样,抛开我们之间的那层关系,我帮人打官司可是要收取酬劳的,还有……你要想离开这儿,就得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真相告诉我们。”

  虽然他油盐不进,柳俊却还是彬彬有礼,“大舅哥说的是,一码归一码,酬劳依然是不会少的。至于真相,我也会毫无保留地告诉你们。”

  柳俊是松花县的风流才子,以诗画最为出名。他最喜欢以美景和美人入他的画。

  三天前,他携明?月楼的兰月姑娘于城外的桃花湖游湖作画,并于酉时分道扬镳,可当天夜里兰月就被发现死于柳府不远处的巷子里。

  好在兰月死于子时,当时刚好江新在他家里与他讨论画作,有江新给他做时间证人,他的嫌疑暂时洗脱了。

  昨日,他将新画好的画作送到石情雅趣去,石情雅趣专卖古玩玉器,因为柳俊在松花县有名气,所以他们也收他的画作去售卖。

  他昨日戌时三刻送去的,亥时就离开了,离开时老板娘张氏还好好的。

  可没想到,昨夜她就被人杀了,官府怀疑是柳俊杀的,就把他给抓了。

  “你见两个女人时,都是单独去的?”路知归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

  柳俊点头,“对!我做事向来喜欢亲力亲为,不想麻烦他人。”

  “呵……”路知归简直被气笑了,“孤男寡女去游湖,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柳公子还真是懂礼仪,知廉耻的风流才子啊!”

  柳俊一滞,随即赶紧看向路林溪辩解:“大舅哥误会了,轻舟虽喜画美人,但绝不是轻浮之人。”

  路林溪才不在乎他是不是轻浮之人,不过倒对他说的案情有了兴趣,她不冷不热道:“我哥这人心直口快,你别介意。我们接着说案子,既然两个女人死之前,都单独见过你,那你们在一起时,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柳俊见她不深究,乐呵呵道:“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我们就是正常的生意往来。”

  路林溪直接无视了他迷人的笑容, “你有没有什么仇家或者得罪了什么人,人家故意要陷害你。”

  “没有!”柳俊一口否定了,“我这人待人做事向来随和,从不树敌。”

  “官府的人还会无缘无故抓你不成!”路知归真是听不下去了,见过自信的,没见过这么自信的,不对,这不叫自信,这叫厚脸皮!

  柳俊被他吼得一愣,一脸无辜地看着路林溪,“林溪姑娘,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也不知道官府为什么一口咬定是我杀了石情雅趣的老板娘,但我真的没杀她,你要相信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