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打探消息
丽哥2020-03-07 15:472,172

  从柳俊口中是问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路知归几乎是冲出了大牢,得以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他才觉得整个人舒坦了不少。

  等他缓过气来,路林溪和江新也走了出来。

  路林溪想从江新口里知道关于案情的一些情况,于是便同意他送他们回客栈。

  在回客栈的路上,她从江新口中得知,柳俊这人天性单纯,只爱读书作画,虽爱画美人,但绝对是木心石腹的谦谦君子。

  也就是因为这样,他的诗画才能得到松花县众姑娘的喜爱。

  石情雅趣也是看中了他的诗画受年轻姑娘喜欢,所以与他合作,他一向都是自己送画过去,这个很多人都知道。

  至于他是否与人结怨,江新也一口否定,柳俊做事得体,为人谦厚,不至于得罪会这么陷害他的人。

  这么来回一折腾,回到客栈,已过子时,因为明日就要开堂公审,所以兄妹二人还不能睡。

  两人叫店小二沏了一壶上好的茶,坐在方桌旁边喝边聊。

  之前江新在,有些话路知归不好说出来,此时就他们兄妹二人,路知归义愤填膺地道:“林溪,你相信一个孤男寡女待在一起,会真的只是吟诗作画?”

  路林溪郑重点头,“信啊!这世上本就有不少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

  路知归将面前的茶一饮而尽,愤然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骗鬼去吧,反正我是不信。”

  路林溪被她逗得“咯咯”直笑,打趣道:“哥不也喜欢和城中的姑娘打成一片吗?怎么这会儿这么激动了?”

  路知归嘴角一抽,“嘿嘿”傻笑着,“这能一样吗?你哥我那是与姑娘们搞好关系,好从她们口中探听一些消息。那柳俊不一样。”

  他激动地用手指戳着桌子,戳得“铛铛”响,“你想啊,他画画时,是不是要一直盯着姑娘看,这看多了,保准出事。”

  路林溪看他这么激动,都为他的手指捏了把汗,她给他续了茶,将茶朝他面前送了送,柔声安慰:“好了,我知道你是不想我错付他人,可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出事情真相,至于我与他的婚约,等这件事情水落石出了,我们坐下来慢慢商量再说。”

  路知归也不是不分轻重之人,他之前之所以那么对柳俊,全因这门婚事是他娘自作主张定下的,若因此误了林溪的一生,他定不会原谅自己。

  此时路林溪这么说,他也慢慢冷静了下来,“好吧!我把话说在前头,要是那小子不是正经人,我立马退了这门亲事。”

  “嗯!”路林溪知道他不是说大话,“那案子呢?”

  “案子……”路知归之前虽一直在耍脾气,但也一直认真在听他们说话,他想了想,才道:“现在我们知道的太少,明日午时就要开堂,等开了堂,看县衙那边掌握了什么证据再说,”

  “只能如此了。”路林溪补充道:“明日一早江新会带我们去看看兰月的凶案现场,等开了堂之后再申请查验尸体。”

  ——

  翌日,天刚蒙蒙亮,路知归兄妹二人便已在江新的带领下,来了兰月的命案现场。

  这里地段僻静,加之时候尚早,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正好可以让路林溪好好思考。

  路知归此时心态已经放平,和江新站在一旁聊关于柳俊的事,这才知道,柳俊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他爹娘都去世了,他能有现在的地位,全靠他自己的本事。

  路林溪一路跟着血迹前行,虽这里已被清扫过,可这几日没有下雨,地上干涸乌黑的血迹依旧清晰。

  她最先看到的是很大一滩,周围是喷溅得到处都是的散状血迹,看来兰月死得很惨。

  不远处,还有大约延长了十丈的滴状血迹。

  路林溪站在血迹消失的地方往四周看去,这里只有这一条小道,按江新的说法,前面一直走是明月楼的后门,后面三百米外是柳府后门。

  而血迹是从柳府到明月楼的方向渐渐增多的,那兰月很有可能就是在柳府附近被袭击,然后她一路奔逃,中途再次被袭,凶手将她扑到在地,然后用凶器一下下地砸在她的身上,才会弄得血花四溅。

  至于详细的,她也只能看了尸体才知道。

  张氏的命案现场发生在家里,那里已经被官府封。锁,他们现在身份不明,没有资格进入,只能之后再申请。

  路知归二人想去城中打听情况,因为有的事情不方便江新在场时问,所以他找了个借口将他打发走了,二人来到明月楼外。

  路林溪抬头看着明月楼的牌匾,“哥,这个时辰她们应该都在睡觉吧!我们进去合适吗?”

  路知归一副慷慨赴死的姿态,高昂着脑袋,表情凛然,语气慷锵有力,“虽说大白天逛青楼,会被人所不齿,不过为了正义,为了案子,你哥我义不容辞,你在这等着就是。”

  “好……”路林溪唯有默默目送他进了青楼,青楼不比茶楼饭馆,姑娘进去,难免被人说闲话,他们都不是计较的人,不过若她去了,目的太过明显,只怕反而会误了大事,所以还是由路知归进去就好。

  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也能使睡得正香的姑娘们乐呵呵从被子里爬出来。

  路知归长得英俊,加之出手阔绰,老鸨自然按他的意思,叫来了明月楼最漂亮的两个姑娘,这两姑娘都曾和柳俊外出过,也曾入了他的画。

  一个妩媚动人,一个温婉娴静,路知归虽左拥右抱,却不忘打探消息。

  在他的旁敲侧击,循循善诱下,两姑娘就差把自己存有多少私房钱都告诉他了。

  半个时辰后,她在两姑娘的左拥右簇下,慢慢往外走。

  “你别走,你说一个大男人,逛青楼竟然不给钱,你还要不要脸?你今日要是不给钱,你就别想出这个门。”走着走着,路知归便被老鸨的大嗓门吸引了注意力。

  他停下脚步往里张望,只见一个男人被老鸨带着几个壮汉给围住了。

  男子看到他后,脸瞬间涨得通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