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婆豆腐
啵啵复啵啵2020-04-22 15:593,716

  被叫李向力的中年男子,竖着偏分头,即便是寻常的居家服,也被其穿的整齐得体,颇有些气势在身上:“对呀,我爱人带着女儿回娘家了,嫌我不愿意一起去,这故意留下个冰锅冷灶的拿捏我呢,嘿不过正好我也想吃小刘师傅做的麻婆豆腐了!”

  “好嘞,我这就让后厨准备,还是一碗白饭二两散酒?”

  点完了菜,老板娘便将一张纸条通过身后的小窗户递给了后厨,作为后厨的总管,孙耿自然第一时间看到了纸条,只是当他看到上面备注由刘星昂制作时,心中的不满之意再度涌现,初级一等厨师证他在市内著名的中餐连锁企业巴春秀做了整整四年的帮厨,耳闻目染之下孙耿相信以自己的水平在这小小的富丽餐厅掌勺绰绰有余了,要知道街面上的餐厅遍地都是,可当中的厨师却多是些野路子。

  可是谁知道来了这里后,却经常碰到一些没有品位的顾客,总是指名要刘星昂这个典型的野路子,入行不到一年的新手来做菜,这让他非常的没面子。

  愤怒源自于嫉妒,而嫉妒又会让人丧失理智,于是孙耿看了一眼依旧在切配菜的刘星昂,心生一计而后一言不发的走向了灶台,随着炉灶被点燃,呼啸的火焰如同飞机引擎一般,高温下的火焰呈现出橙蓝相间的色泽,上锅浇油,孙耿短粗有力的左手握着锅柄灵活的一转,那点菜油便均匀的涂满了锅壁,随即他又从油缸中舀出多半勺油淋入锅中,待其微热之时,丢进少许葱姜蒜,在热油的激发下葱姜蒜瞬间喷涌出浓重的混合香味,闻到味孙耿又迅速的加入了少许干辣椒段以及川菜的灵魂郫县豆瓣酱,并捏着锅把不停翻炒。

  不一会当豆瓣酱渐渐散开,并最终将那鲜艳的红色散溢在整个锅中之时,孙耿先是加入少许白糖化开,而后便将一份切成小方块,水嫩的豆腐小心翼翼的滑入了锅中,此时红亮的油汤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泡,配上浸润其中微微晃动的嫩白豆腐,交相呼应下已经有了让人食指大动的雏形。

  炖煮的目的是为了入味,这一步需要的时间是固定的,所以也急不得,此刻闲来无事大家也都在一旁围观,虽然孙耿人品不好,但是不得不承认能获得巴春秀认可的每一位厨师都是有实力的,此时见到孙耿开始微微摇晃炒锅,一名约莫十八九岁的配菜工好奇的问:“这个麻婆豆腐,到这里按理说就应该加高汤炖煮入味了,为何孙主厨却要在那不停的摇晃炒锅?”

  而另外一位厨师则就有经验的多,看到孙耿的行为,他豁然开朗不禁感叹道:“妙呀,这水豆腐在带来柔嫩口感的同时却又十分易碎,胡主厨这样轻轻晃动炒锅,既能最大限度的保证豆腐的完整性,又可以将浸润了各种配料香味的红油尽可能涂满豆腐的每一面,这可比什么高汤炖煮都要有味道的多!”

  另外一名副厨却在此时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可是这道麻婆豆腐,成菜之时讲究的便是麻辣鲜香嫩,多了这样一道步骤,待会再加汤熬煮的话,这豆腐虽然入了味但难免会有些老,岂不是舍本逐末!”

  大家闻言也都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怀着疑惑继续看着孙大厨接下来会怎么做,此时只见豆腐在其连续的晃动之下,原本嫩白的外表已经悄然被裹上了一层油红色,眼看时候已到,孙耿眼睛一眯,抄起旁边的一个玻璃瓶子就沿着锅边倒入大量的黑褐色液体。

  随着浓郁的酒香从锅中升腾而出,周围的人随即都发出了一声惊叹:“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呀,舍弃了高汤,孙主厨却选择了使用大量的料酒!”

  而那名配菜工却看的云里雾里:“这有区别吗,不都得把锅内的汤水熬下去,才能勾芡吗!”

  还是那名副厨给他解答了疑惑:“料酒也是酒,在热锅中其蒸发的速度要远比高汤来的快,而且料酒本就有独特的香味,如此一来也会融入进豆腐当中!”

  果不其然,说话间炒锅中的水位已经直线下降,见此孙耿立马勾起一勺如同牛奶一般浓白的水淀粉放入锅中,水淀粉遇热立马变的粘稠,使汤汁能够挂在豆腐上进一步深化它的味道,此时略微翻炒一下,孙耿便将锅丢在了身后的操作台上,而后只见一名颇有眼色的帮工,赶忙过去将豆腐装盘,撒上一些花椒粉和葱花便端了出去。

  菜已端出可余香还萦绕在后厨之中,大家不遗余力的夸赞着孙耿的厨艺,当中或有几分真心,但也有更多是恭维,而一旁切着配菜的刘星昂却看着空空的炒锅眉头微皱若有所思,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时前厅中,眼看自己的菜端了上来,中年男子高兴的搓了搓手,只见他先是小嘬了一口酒,这才小心翼翼的夹起一块豆腐放在了嘴中,豆腐的滚烫与白酒的腥辣轮番刺激着他的味蕾,以至于起初的几秒,除了豆腐嫩软的口感外,男子什么味道都尝不出来,可是当这波味觉炸弹过后,男子仔细品了品后却微微的皱起了眉。

  随即他在菜盘内反复翻找,即便不少豆腐因此而被搅碎也不在意,最后男子似乎是确定了什么,放下筷子用茶水漱了漱口,再次夹起一块豆腐放入嘴中,细细的品味起来,这一次等男子将豆腐咽下去,便转头对收银台后站着的孙丽华道:“我说老板娘你不讲究呀,我每次都在你们家吃饭,何故要骗我呢?”

  孙丽华被一阵说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陪着笑脸走过去:“哎我说李哥,这话没头没尾的,是不是哪有误会?”

  “我来你们家特地吃小刘师傅做的麻婆豆腐,结果你却随便找了个厨子糊弄我,这个味道完全不对呀!”中年人一边说着还作势要将筷子递到老板娘的手中,意思是让她也尝尝。

  孙丽华看着这道外观红亮飘着阵阵香气的麻婆豆腐,有些疑惑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豆腐入口,随着咀嚼首当其冲的便是一阵淡淡的花椒味,以及葱花的芳香,紧随其后咸鲜辣味伴随着烫口嫩滑的豆腐一同刺激着味蕾,让人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却在此时正当老板娘想要仔细品味这番美妙的滋味时,一切却戛然而止,随着豆腐吞进肚中,方才的味觉体验竟消失的无影无踪,宛若没有发生过一般,这种感觉非常难受,如同隔靴搔痒使人抓狂。

  老板娘虽然是经营餐厅的,但是其本身对于食物却毫无品味与研究,所以此时虽然察觉到那些细微的瑕疵,但却奈何无法描述出来,于是只能纠结的道:“这个味道吃着挺好的……不过又好像有些说不出来……”

  此时李向力接过话道:“这个豆腐的香味寡淡不够绵长,更没有回味,吃起来就像喝兑水的白酒一样,根本就没有凸出麻婆豆腐这道菜的特点,这可不是小刘师傅的厨艺!”

  经过李向力这一解释,孙丽华虽然依旧有些云里雾里,不过也明白是菜没做好,于是只见她双手叉腰,对着后厨的方向便是一记狮吼功:“刘星昂你给我滚出来!”

  刘星昂闻声吓的打了个激灵,差点将自己手给切了,不清楚哪里又惹了这位伯母,于是赶忙用围裙擦了擦双手,便走入了前厅,打眼看到中年人,刘星昂先是露出一个笑脸而后对其打了个招呼:“李哥您来吃饭了!”

  接着看向站在李向力身边化身罗刹恶鬼的孙丽华:“老板娘您找我?”

  老板娘眉毛一挑用手指着那盘豆腐道:“你就这么给我做菜的,昨天旷工就算了,今天一来不但打架闹事还消极怠工,客人已经告状告到我这了,你看要是不能干就赶紧走人,自打你来了我这店生意一天不如一天!”言语间嫌弃之意由来已久。

  看到孙丽华发这么大的火,李向力连忙站起来劝阻:“我说大妹子呀,你消消火可别误会了小刘师傅,他做菜的那个味道我是认得的,这个我敢肯定不是小刘师傅做的!”

  此时孙丽华那股子蛮劲上来了,听到李向力替刘星昂作保立刻反驳:“我给后厨开单子时,上面指名道姓写着让刘星昂做,白纸黑字放在哪,难不成还做得了假,明明就是嫌我早上说了他两句心怀不满故意如此,这菜不是刘星昂那小子做的我给他赔礼道歉!”

  接着她抽出一双筷子甩在桌子上,对着刘星昂道:“尝尝你做的豆腐,莫在客人面前说我错怪了你!”

  刘星昂见状心中明了,却不动声色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豆腐送进嘴中,不过嚼了两下,便眉头一皱满脸嫌弃的将其吐进桌边的垃圾桶内,同时脸上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道:“这豆腐火候还凑合,但是调味就一塌糊涂了,这种用调味品强行堆砌出来的食物,缺少灵魂,根本就是糊弄人的玩意嘛!”刘星昂知道实际情况所以说话自然不留一丝余地。

  老板娘闻言更是得意,对着李向力道:“你看看,做出这种垃圾食物,他自己都不敢辩驳,难怪我这店里生意一天不如一天,都怪他!”

  谁知刘星昂闻言却挂上满脸戏谑:“的确这道菜做的极差,只可惜的确不是我做的!”

  老板娘自然不信:“不可能,我指名道姓让你做,难不成后厨还有第二个刘星昂?”

  明知是孙耿作怪,刘星昂却还装蒜:“那就奇怪了,您一直说指名道姓,但我却从头至尾都没有听到有人让我做菜,不知道您把菜单给谁了?”

  老板娘闻言下意识的说:“孙耿?”

  “对呀,这道麻婆豆腐就是孙主厨做的!”

  此刻当着李向力的面被瞬间打脸,孙丽华回想方才自己的信誓旦旦,有些下不了台面了,只见她发出如同野猪一般的咆哮:“你明知道不是自己做的,刚才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再说你既然在后厨工作,这豆腐里肯定有你切的配菜,刀工不好对菜的影响也很大,少在那得意!”

  面对孙丽华的无端指责,刘星昂明知的选择了沉默,继续抓着孙丽华的话不妨最后只会自己吃亏,和一个中年妇女讲道理,刘星昂的脑子还没坏!

  骂了刘星昂两句,自觉老板的颜面保住了,孙丽华这才想起那个罪魁祸首,他的亲弟弟孙耿。

  “孙耿,你给我出来!”同样是扯着嗓子喊,或许是考虑到孙耿身为主厨的颜面,老板娘却是文明了很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的征服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的征服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