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胆的套路
啵啵复啵啵2020-04-22 15:593,584

  看着范有财突然间像只暴怒的疯狗一般对着他狂喷,刘星昂一时被骂蒙了,直到对方骂骂咧咧的转身离去,他都没反应过来该不该怼回去。

  被人无端端臭骂一顿,想要自己做生意的期望也落空了,回去的路上刘星昂难免有些窝火,对王大胆自然也是有满腹的牢骚。

  索性事情没有往更坏的方向发展,就在刘星昂回到富丽餐厅不久,老板娘便揉着眼睛出来赶他们干活了,今天店里生意依旧不佳,晚上八点多刘星昂便早早的回到了出租屋。

  “王大胆你找的那是什么铺子呀,租金那么贵就算了,房东还是个恶人,害得我被人一顿臭骂……”

  面对刘星昂的抱怨,王大胆却得意的说:“嘎嘎嘎,恶人就对了,他要是个好人我都不好意思下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让我联系那人不是为了租铺子吗?”此时刘星昂的脸上尽是疑惑。

  “那肯定要租,铺子你看了感觉怎么样?”此时王大胆那颗电子眼中光芒闪烁,围着刘星昂的脑袋打转,看的头晕。

  不堪其扰,刘星昂看准时机大手一按,便将王大胆给拍到了地上:“铺子凑合,可是说这些有用吗,别说我没钱,就是有钱那么贵的铺子谁租谁脑残!”

  “嘿嘿嘿,我王大胆深谋远虑,岂是尔等凡人可以揣摩,前两天我没日没夜的在网上寻找房源,最后精挑细选之下才选中这个范有财,通过他的个人档案,以及其他信息,我判断他肯定是个懒散又缺少主见的人,接下来就看我怎么给你报仇吧!”说着到这王大胆的电子眼中精光一闪,按着它脑袋的刘星昂则不自觉的打了个颤。

  “王大胆你漏电了!”

  “额,我刚才看了一部霓虹文艺片,讲的是一位女士与八位壮汉泡温泉时发生的故事,为了身临其境我是泡在水里看的,待会干了就好不碍事!”

  “……”

  手里的两间铺子已经压了将近一个月没有租出去,虽然价格已经猛降一成,但还是无人问津,加之今天牌桌上手气不佳,范有财早早的便回了家,屋中冰锅冷灶,妻子与他一样都是牌场豪手,方才分明看到她连坐了八庄正撸起袖管准备再来十轮呢。

  就在他考虑是叫个外卖还是吃包泡面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拿出电话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想到有可能是租铺子的,范有财打起了精神。

  “喂您好,请问咱们这边是有商铺出租吗?”电话那头一个软绵充满磁性的女声传来,听的范有财浑身一震,不自觉的将腰杆挺了起来。

  轻咳一声,范有财压着嗓子说:“哦漂亮的女士您可真是走运,我这边还有一间旺铺,如果有兴趣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带您去参观!”本来只是热心,可是说完之后发觉这话此时说未免轻浮,范有财竟然患得患失了起来。

  不过电话那头的声音倒是没在乎这些,反而满是惊喜:“是吗那可太好了,我正想在人民路那边租一间铺子呢,额……冒昧问一下,先生您这间铺子的意向租金是?”

  “三……三百块,你可以先看一看价格可以谈,哦对了是一个平方三百!”想到白天的事,范有财还不忘补充了一句。

  只是这个价格明显超出了对方的心理预期:“哎呀您这个价格实在太高了,那我还是找别的人再问问吧!”

  “哎哎,美女价格可以商……”范有财话没说完对方已经挂了电话,想到错失了一次与美女深夜幽会的机会,范有财难免有些懊恼,不过租金问题他是不会轻易退让的,除非……

  脑中还在幻想着夜会美人的桥段,那电话却又再次响了起来,依旧是个陌生的号码,范有财赶忙接通:“喂,哪位?”

  “你好老伴儿,俺要租房子!”

  即便隔着电话,从老汉那蹩脚的普通话中,范有财也能嗅到一股子蒜味,心中失落之余,范有财还是打起精神来回应,依旧是那一套简单的介绍,这一次当他报出三百块这个价格时,对方的反应却要激烈的多。

  “咦,你这个老伴儿忒黑心,不租了不租了!”

  听着手机里的忙音,范有财有些火气恼火,可他总不好打电话骂回去吧,却在此时电话竟然再次响起,依旧是个陌生号码。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虽然范有财不知道为何大家都集中在这个时间寻房,但是也隐隐预感这套铺子恐怕要租出去了,这一次范有财不再装腔作势,而是开门见山的问:“喂,是要租铺子吗?”

  对方是个声音如同低音炮一般的中间男子:“对,你铺子里收拾干净了吗,我明天就要搬进去!”

  “干净,随时可以搬,价格的话……”

  “别给我说价格,我豹如雷要租铺子不需要知道价格!”

  听到豹如雷这三个大字,范有财险些将电话摔到地上,整个六京市赫赫有名的黑老大,关于他的故事中总少不了几个缺胳膊少腿的倒霉蛋,和这种人做生意时时刻刻都得提心吊胆。

  范有财没想到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这豹如雷要他的铺子,给不给钱还是两说呢:“豹……豹哥呀,这铺子不巧今天已经租出去了。”思前想后范有财实在不想和这种人打交道,于是冒险撒了个谎。

  “哼,谁租的把电话给我,敢和我豹如雷争,我要将他砍成人棍!”

  这一下范有财是真的想哭了,所幸他还算有些急智:“大哥,不敢脏了您的手,我把他赶走就是了!”

  “嗯,你很识相,要是等我动手,那你们两个都得玩完,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明天我叫小弟取钥匙。”

  “我我……我叫范有财,家住……”就算明知道豹如雷只是叫人取钥匙,可是范有财还是忍不住脑补出,被人乱刀砍死在家的场景,这种大佬在电影里可不都是喜怒无常的嘛,告诉他家庭地址万一……索性范有财的纠结没有持续太久!

  “等等,你竟然姓范,算命的说姓范的会挡我财路,这铺子不租了,以后离我的地盘远点,让我手下发现了就砍死你!”

  说完人如其名,豹如雷已经将电话给挂断了,疾风骤雨转瞬即逝,听着电话中的忙音范有财只感觉一阵劫后余生般的错觉,跌坐在沙发上大口的喘着气,却发觉屁股又湿又凉。

  与此同时刘星昂的出租屋内,王大胆却是笑的在地上打滚,看的刘星昂想要一脚给他踢进球门。

  “哈哈哈,你听到了没有,这个范有财一会兴奋一会生气一会害怕,要是他有点心脏病什么的我能来个隔空杀人了,嗯……要不该天再试试波多野……”

  看着王大胆一副恶作剧成功的喜悦感,刘星昂难免吐槽:“你这样做倒是解气了,可是铺子的问题却也没有解决呀,打电话骗一骗就算了,可真到租铺子时还会露馅吧!”

  “嘿嘿嘿,我算无遗策王大胆岂会用骗那么肤浅的手段,你们人类的思维源自于自我,一切的意识都形成于自我对所接触到的外界的认识,这种认识一但形成根深蒂固,轻易不会动摇,所以两个成年人类才会因为过往的际遇不同而形成认识的偏差,而认识的差别则会引起争执乃至争斗,这是一种很原始的行为,不像我们早已经从意识到认识上都形成统一!”

  “说这么多云里雾里的话,结果自己到头来却只是个流水线产品吧!”身为人类刘星昂自然忍不住要吐槽一句。

  “咳咳……咱们话归正题,就如同这个范有财的定价,他之所以敢租这么高的价格,是因为之前接连三个租户都是以这个价格租下来的,虽然那三个外行因此惨淡收场,可是范有财的惯性思维已经形成,他的心中这铺子就值这个价,而我就是要通过不断的问价打压,最终突破他对这商铺的心理底线,将价格悄无声息的替你砍下来!”

  “这么说你还得给他打好久的骚扰电话吗?”

  “不,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去,不光是假电话,从今天起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干扰他的生活,让对方认为应该尽快将商铺租出去而不是追求价格。”

  这一次刘星昂是真的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不是因为王大胆漏电,他也并不同情范有财接下来可能的遭遇,而是想到王大胆身为一个外星机器竟然对人类的心理如此了解,细思恐极呀!

  第二天刘星昂照旧早早爬起来去上班了,虽然算不上睡到自然醒,倒也还算凑合,不过与之相反的则是范有财,这一夜他可是睡的一点都不安稳,豹如雷挂电话前可是说去他的底盘就要砍死自己,万一不小心错入其中那可就完了,在担惊受怕中看到黎明降临,范有财实在困的不行了,将门窗紧锁这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可是还没睡几分钟,那电话便再次响了起来,打了个激灵,范有财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的,颤抖的接通电话,自然也是变了声音的王大胆:“咱们那边是不是有商铺出租呀?”

  听到不是豹如雷,范有财这才松了口气,困意来袭他直奔主题:“三百一个平方,租不租。”

  “这位兄弟你在开玩笑吧,三百一个平方你怎么不去抢呢!”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范有财已经麻木了,此时他只想好好睡一觉,可王大胆怎么会就这么放过他,新的一天可才刚刚开始呀!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通接一通的电话,声音不同号码不同,没人会怀疑这是同一人所为,但是王大胆变化出的所有声音都传达出了一个意思“太贵了,心黑!”

  好几次不胜其扰的范有财都在想,那怕有一个人愿意多说两句和他杀杀价,那他稍微让点价租出去算了,可是每一个人在听到那个报价后都不愿意再与他多说一句。

  “难道真的是价钱定高了?”小声嘀咕了一句,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范有财的双眼已经满是血丝,随着电话铃声再次响起,他看也不看的选择了关机,旋即倒头就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的征服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的征服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