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铺子
啵啵复啵啵2020-04-22 15:593,860

  看着眼前颓丧的刘星昂,王大胆的电子眼忽明忽亮,随即坚定的说出两个字:“可以!”

  如此爽快不拖泥带水,倒是把刘星昂给搞懵了:“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不问,都成这样了肯定不是好事,问多了你心里难受,把头发吹干等我的好消息!”

  看着王大胆飘向角落的球形身体,刘星昂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叫安全感的东西,整整一夜王大胆的电子眼忽明忽暗,仿佛是在酝酿着什么……

  富丽餐厅门前的街道叫人民路,叫这名字的路在哪怕随便一个小县城都会有一条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放在六京市这个饕餮之城,人民路便被赋予了新的定义,所谓民以食为天,而这条人民路上正是满满当当的餐馆。

  今天刘星昂起的很早,王大胆则给了他一个电话,说是花了一夜时间找到一处理想的商铺,让刘星昂闲了联系一下。

  昨晚一时心情不好做出了那个决定,此刻刘星昂一边往店里跑,一边想着电话的事情便感到有些忐忑,那么点钱就想租到一处商铺实再天方夜谭,即便是真的恐怕位置也非常不理想,万一生意不成将这最后一点钱给打了水漂,那别说交不起房租,便是连饭恐怕也要吃不起!

  小跑着穿过巷子,眼看着富丽餐厅就在路对面,就当刘星昂以为今天应该不会迟到的时候,却见一个身影沿着人民路朝着这边狂奔而来定睛一看却是那名新来的服务员。

  见此刘星昂心中升起一丝不妙,于是不顾马路上车来车往,硬是在一片喇叭声中横穿马路,先那名服务员一步跨进了店里。

  紧随其后的服务员刚一入店,迎接她的便是狮子吼一般的斥责,满含歉意的转身看了那服务员一眼,刘星昂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兔死狐悲一般的凄凉。

  吐出一口闷气,刘星昂径直走向后厨,在那里他专属的菜墩边已经放了满满五大框蔬菜,这是他今天早上要干的活。

  期间孙耿括噪的在后厨咆哮,怒骂着比他大十几岁的副厨,只因为对方对方做菜时多放了点肉,而对方为了讨生活却也只能低着头,尽量不让孙耿看到那包含愤怒的眼神。

  此情此景让刘星昂不禁联想自己的狼狈,今天或许幸运的躲过了老板娘的无端责骂,那明天呢后天呢,这种暗淡压抑的生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想到这里早晨的犹豫一扫而空,刘星昂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这闷头一干便到了午后两点,依旧是烂菜叶子配米饭,凑合的扒拉两下,趁着午后的空闲时间,他掏出了那个写着电话的纸条。

  电话没响两声便接通了:“喂,哪个呀”伴随着懒散的语调还传来稀里哗啦的洗牌声。

  “您好,我听说您这边有商铺要出租是吗?”

  听到是来谈买卖的,电话那边的声音终于将注意力从牌桌上移开了:“不知道这位老板是要多大面积的商铺?”

  这话却把刘星昂给震住了,只知道王大胆让他打这电话,却没想到对方似乎是个做大生意的:“额,我想开一间小餐馆你手里有适合的吗”

  “哎呀,这位老板你运气可不错呀,我手里只剩下这一套,开间大平层地段向阳,门前从早上五点到凌晨五点都是人来人往呀!”

  听着这人乱侃,刘星昂未免感觉到这人有些不靠谱,但是想到这是王大胆找的便问:“您说的这么好,那这铺子得多少钱一个月?”

  “哎呀那可便宜死了跟白送似的,这么绝佳的商铺,基本上你租到就是赚到,日进斗金不是梦想,上市融资也不是没可能呀,一个月三百!”

  “多少?”当刘星昂听闻这个数字时,有些不敢置信,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三百块!”

  价格低的难以置信,可反复确认了两遍对方一口咬死就是这个价格,刘星昂还当是王大胆使了什么外星人的特异功能给这家伙洗脑了,当下就有些坐不住:“不知道你的铺子在哪,我现在就过去,咱们当面谈吧!”

  对方听闻刘星昂如此爽快也是精神为之一震:“哎呀老板刚才一接电话我就听出来你是做大买卖的人呀,就这份雷厉风行我范某佩服,老板您知不知道人民路,我这铺子就位于人民路2233号!”

  这一下刘星昂更是兴奋的一拍大腿,他们这富丽餐厅可不就位于人民路上么,不过一百五十多个平方的餐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一个月的租金就足有将近两万五,对比这电话中人的报价可谓一个在天一个在深渊呀!

  在对方惊讶的声音中,刘星昂与对方约定五分钟后在2233号门口见面,这便趁着老板娘午睡店内无人看管的功夫溜了出去。

  人民路是条东西朝向的大道,富丽餐厅的门牌为1787号,于是刘星昂便沿着人行道往西走去,一路数着门牌号却发生了一件怪事,走过2231号再往前却是2234号。

  左右看了半天刘星昂也没发现这2233号在那,看着时间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了,生怕老板娘醒来发现自己翘班的事情,刘星昂赶忙拉住一名穿着拖鞋大短裤不修边幅的路人道:“大哥您知道这人民路2233号在哪吗。”

  不修边幅的男子听到刘星昂问2233号不由上下打量了一番,旋即试探性的问:“你是来租商铺的?”

  “你是房东?”

  “对,我就是2233号的房主,该不会就是你要租商铺吧!”看着刘星昂一身打扮,房东的眼神有些不太友善。

  刘星昂赶忙热情的伸出双手:“对对对,大哥你好我叫刘星昂,不知道您尊姓大名?”对方很有可能是未来的房东,自然是怎么客气怎么来。

  不过对比刘星昂的热情,此时的房东却显得有些冷淡,象征性的握了握手也没有做自我介绍便赶紧抽离,未了还在那条脏兮兮的大短裤上擦了擦,似乎刘星昂的手还不如他这条短裤干净。

  这一切并未避过刘星昂,看的他不禁有些尴尬,只能主动打开话题:“大哥我这有些赶时间,咱们先去看看铺子,合适就把合同一签,你看如何?”

  “这个……那好吧,你跟我来!”说着男子一拐走进了2231号旁边的一条巷子中。

  “大哥这铺子没在街面上吗?”

  “你放心这巷子通的是明德小区的后门,不少人图方便从这里进出,那当真是旺地!”谈到商铺男子自然是百般夸耀,与电话中无二。

  两人勉强并行在巷子中,约莫五十米后,便看到右前方两层台阶上出现了两间卷闸门紧闭的屋子,上面分别标着人民路2232,2233号

  走到2233号门前,男子掏出钥匙,将卷闸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四人宽的长方形屋子,旋即男子懒洋洋的指了指里面道,最里面还有两间小屋子,可以做厕所和操作间。

  “那大哥我先进去看看!”刘星昂说完就要往里走,却被男子伸出一只手给拦住了,只见他歪着脑袋点燃一根香烟,而后一边上下打量一边说:“兄弟,你有多少钱,打算租多久?”

  被人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还如此直接的询问自己口袋里的钱,是个人都能感受到这当中的轻视,但偏偏刘星昂还真就一穷二白容不得他辩驳,只是想到未来,他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问这个干吗,假如租自然是长租,怎么也得跟您签个一年合同,不过头一年租子我得半年付,免得有什么问题了,只是你这个位置……”

  听见刘星昂口气不小,男子的态度立马转变,热情的硬揪着刘星昂的手握了握,满脸堆起笑容:“哎呀兄弟爽快呀,我叫范有财,方才有些怠慢您可别在意,我刚才所言绝对句句属实,往里走就是明德小区的后门,我待会可以带你转转,要知道明德小区可是万人的大社区呀,一到晚上进出的人络绎不绝,妥妥的黄金旺铺!”

  明德小区刘星昂自然之道,那位李向力便是小区住户,如果所言属实,这位置对于他这位初创者来说的确还可以,况且价位放在这里,就算一天只赚个三五十的也足够保本了。

  “范大哥那现在我可以去里面看看了吗?”

  “请请请,我给兄弟你带路,有什么想问的你尽管说!”

  一圈转下来,刘星昂是相当的满意,里面一大一小两间屋子,都贴了瓷砖,上一个租户似乎也是做餐饮的,便连抽油烟机都是现成了,眼看时间不早又非常满意,刘星昂便大手一挥决定签约。

  “范大哥你算一算总费用,咱们先签一个合同我交一部分定金你看如何?”

  “这个自然没问题!”言罢只见范有财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的A4纸,打开一看便是一份打印好的租赁合同,上面的内容自然是些霸王条款一样单方面条约,但是行情如此,刘星昂也没有在此时上斤斤计较。

  旋即范有财掏出手机,在上面一算道:“兄弟这2233号铺子一共28个平方,我看兄弟你爽快,就拿二百九十五算一年总共是九万九千一百二十元,外带三个月房租做押金,你头半年只要交七万四千三百四十元就可以了!”

  听到这个数字刘星昂险些没坐在地上,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再三确定对方都是这个数,这一下方才那点淡定立马当然无存,刘星昂一边冒着冷汗一边疑惑的问:“范大哥你方才在电话里说的不是三百一个月吗,怎么算了这么多?”

  “没错呀,是三百一个月,这里总共二十八个平方一平方我给你算二百九十五一个月就是八千二百六十!”看到刘星昂的表情不对,范有财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当了这么多年房东,有钱没钱的那眼神可差远了。

  听到这话刘星昂险些晕过去,难怪之前自己觉得这商铺便宜的离谱呢,还以为是王大胆使了什么手段,结果是自己不懂行闹了乌龙,不过仔细一想那富丽餐厅在当街面上折算下来一个月也才不到一百七十块一个平方,这个范有财也忒黑心了一些吧。

  一方面为了掩饰,一方面也气愤于这个范有财的黑心,刘星昂径直说:“我可是打听过了,迎街面的好多铺子一个月都不到一百七十块,你这什么地方也敢要二百九十五!”

  没想到刘星昂一脸老实样可竟然精明的提前打探了行情,范有财贪婪的本质被暴露无遗,即便是半个月没洗过的厚脸上也涌上些血红。

  “你个穷鬼租不起就说租不起,在这里和我说你MB的价格呢,我这黄金地段,是外面那些垃圾铺子可以比的吗,你要租一百七十的你去呀,刚才我电话里说的清清楚楚三百块,你这不是耽误我时间吗,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的征服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的征服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