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哭声
啵啵复啵啵2020-06-18 03:423,061

  这栋民宅内住满了租户,为了不吵着大家,刘星昂每次回家都像是做贼一样,为此以前还被路过的热心人当贼抓过。

  盘旋的楼梯层层叠叠,从下面往上看,黑漆漆的楼道有些阴森,不过轻手轻脚的刘星昂早就习惯了,上楼时甚至连声控感应灯都不亮。

  只是当他差几个台阶就要到达七楼时,一阵若有若无的哭泣声却从楼道中传了出来,这哭声来的虚无缥缈,无根无源,刘星昂时而觉得那声音来自漆黑楼道的最深处,时而又惊惧这哭声似就在身后。

  这可把往日里坚定的唯物主义青年给吓的一哆嗦,不过害怕归害怕,他的屋子可在七楼,总不能因此就露宿街头吧,再者他行的端坐的正心中不虚,最终心里默念着冤有头债有主,刘星昂还是踏入了黑暗阴森的楼道。

  刘星昂的屋子在七楼最左边,此刻那里连顶点亮光都没有,楼道的轮廓往哪个方向延伸不过几米便被一片漆黑所吞噬,仿佛那里有个无底洞一般。

  随着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那黑暗的尽头,原本飘渺的哭泣声似乎也有了源头,不偏不倚正在他回家的必经之路上,这一下刘星昂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的打算便破灭了,必经之路上有女人低声哭泣,刘星昂心中已是害怕极了,但偏偏心中的好奇又如同魔鬼,推着他继续探究。

  于是已经浑身发麻汗毛炸立的刘星昂双手一拍,同时为了能够一次性成功激发声控灯,他嗷的叫了一声,昏黄的灯光不算太凉,但已经足够驱散眼前的黑暗了,门窗楼道等景物瞬间冲入眼帘与此一同闯入的,还有一个蹲在墙角的女性身影!

  见到真的有个人蹲在那,刘星昂那颗心脏立刻就被狠狠的一纠,差点没一下背过去,所幸他的声音同样吸引了女孩的注意,那张哭的雨带梨花的小脸看向这边,却是位熟人。

  “张萌萌你这大半夜的不回去睡觉,待我家门前哭什么呀?”看到是五楼张有才的女儿,刘星昂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谁知原本还低声哭泣的张萌萌一看到刘星昂,那樱桃小嘴一列,却是哇的一下哭出了声,刘星昂见状赶忙上前捂住她的嘴巴,不过还是迟了一步,只听楼下一个声音粗犷的男声大喊:“大半夜鬼哭狼嚎,人家明天还要上班呢!”

  刘星昂赶忙说了声对不起,而后连推带架的将张萌萌推进了自己的屋子中,劣质的砖混墙面虽然也不太隔音,不过好在周围都暂时空着,所以也不怕张萌萌的哭声会再引起其隔壁的不满了。

  “萌萌呀,你这是怎么了?”拿出纸巾递给张萌萌,刘星昂这才关切的询问了起来。

  “我爸爸他又喝醉了,不但打我还说要让我去坐台给他赚酒钱……呜呜!”说着张萌萌抬起一只胳膊,上面四个青紫的手印清晰可见,想来是张萌萌用胳膊挡住了这一下。

  “这个老张酗酒打人就算了,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老张喝酒打人不是第一次了,听说老婆就是这么给他打跑的,对此刘星昂毫不惊讶,但是说出让女儿去当小姐这样的混账话,还是让他感到愤怒。

  “我害怕所以趁他睡着跑出来了,但大半夜的我又回不了宿舍,所以就只能来找你……”

  看着张萌萌可怜兮兮的模样,刘星昂自然是倍感同情,于是也顾不得孤男寡女,打算现安顿张萌萌住一宿再说:“那你现在这住一宿吧,要我说以后还是待在学校别回来了,省得被老张虐待。”言罢他便在简易衣柜中一阵翻腾,打算给床单被罩都换了,省得张萌萌睡着隔应。

  只是看着刘星昂忙碌的背影,听着他的低声嘱咐,张萌萌却突然双臂从他腋下一插从背后紧紧抱住了刘星昂,就在刘星昂还不明所以时,张萌萌的小脑袋埋进他的后背又哭了起来。

  “哎,怎么好好的又哭了呀!”

  “呜呜呜,我也不知道,但是眼泪它自己就流下来了!”

  “那你能不能先把我放开呀。”

  “你一个男人怎么这么小气,我抱着你哭会怎么了……”

  闻言刘星昂用颤抖的语气说:“可……可是萌萌呀,你再用点力气我这两个胳膊可就要折了!”

  张萌萌闻言这才后知后觉,抬起脑袋却看刘星昂两个膀子已经被掰到了肩膀后面,此刻早已经疼的脸色胀红,或许是不肯在小姑娘面前丢了脸,这才强忍着没有喊疼。

  “对不起,对不起,星昂哥哥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匆忙后退一步鞠躬致歉,并且领口大张的萌萌,刘星昂立马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诚意:“没事没事,不过萌萌呀你这看着柔柔弱弱的,偏偏一身怪力平时还是要注意点,毕竟太有迷惑性了,好了新的被罩枕套和床单,你赶紧睡吧我也得去洗漱了!”

  看着刘星昂走进厕所的背影,张萌萌欲言又止直至那扇破门关上才最终作罢,而后趁着没人她悉悉索索的褪去外衣便钻进了被窝中,却未发现远处一个不停变化焦距的镜头,正猥琐的从旧纸箱内照向这边。

  待到刘星昂洗漱完后,张萌萌那边已经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于是刘星昂转身走那张不能躺的躺椅上,随便摸了件衣服盖在身上便也赶紧睡觉。

  次日清晨滴滴响的闹钟吵醒了刘星昂,看了眼时间不过刚刚六点半,身上不知何时盖上了被子,桌子上白白胖胖的小笼包还散发着阵阵热气,旁边还有一张纸条,上面用略显粗犷的字体写着:星昂哥哥,我怕起来碰到爸爸就先走了,有空来学校看我!

  丢下纸条,刘星昂匆忙洗漱,而后嘴里叼着小笼包如同一只抢食的野狗,朝着富丽餐厅的方向狂奔,按理说此刻距离七点半的规定上班时间还早,刘星昂大可悠闲的吃过早饭,再慢慢走过去,之所以如此狼狈皆因为孙丽华定下的一个非常恶心的规矩。

  眼看着孙丽华双手叉腰站在餐厅门前,刘星昂一个冲刺就要跨进餐厅,却在此时从侧面忽的杀出一个“程咬金”只见昨天刚入职的那名前厅服务员从侧面插入,抢先一步走进了餐厅。

  伴随着七点的钟声,孙丽华伸手一拦将刘星昂挡在了门外,而后阴阳怪气的开口道:“刘星昂你可以呀,每天大小事都有你的份,连新来的服务员都比你早到一步,莫不是你仗着跟刘争强那点亲戚关系,不将我定下的规矩放在眼里?”

  “可是老板娘,规定是七点半上班,这会才七点呀……”知道孙丽华接下来的话是什么,刘星昂还想要做一番挣扎。

  “那最后一个到的罚五十是不是规矩,你竟然还有脸在这里狡辩!”

  “……”的确在这个规矩之下,刘星昂连一句多余的话都说不出来,心中那点对于这条规矩的质疑也因为一个星期后的房租而硬生生咽了下去。

  看到刘星昂沉默无语,老板娘更是得意,旋即还一副假慈悲的劝解道:“刘星昂呀,你也是本家孩子,在这里工作大家都拿眼睛盯着看呢,你得替我做好这个榜样,不然以后有人犯错,都会拿你说事,这店我还怎么开,行了钱我回头从工资里扣赶紧干活去吧!”

  此刻原本东升的旭日被一片厚厚的乌云所遮挡,本就不大亮的天色瞬间变暗,低沉的黑云轰隆作响,敲打着每一个人的心房,看到一大早就是坏天气,老板娘脸上才露出的一丝喜悦也被冲淡了,转身走回餐厅,即便隔着一条马路也能听见她呵斥的声音。

  “哎,一天五十,一个月就是一千五,这一年下来也有快两万了,这孙丽华不像你父亲那样有本事懂得如何拉拢客源,小算盘却是打的很精,刘星昂啊,这个月你已经给扣了三次工资了,多留点心吧!”

  依旧是重复着昨天的切配菜工作,蔡大叔的劝告刘星昂根本没听进去,伴随那阴沉的犹如乌云的脸色的只有咚咚的声音,那声音不似切菜倒像是砍人。

  淅沥沥的雨下了整整一天,刘星昂的怀心情也持续了整整一天,直到冰冷的雨水将他打湿,这才感觉到好了一些,回到屋子时,刘星昂早已经成了一只落汤鸡,一直在屋子里瞎转悠的王大胆看见他这幅模样少有的没有耍嘴皮子,而是顶着一块干毛巾飘了过来:“先擦擦,待会喝杯热水,现在连房租都成问题,你可不能再生病了!”

  随便在脑袋上擦了两下,精疲力尽的刘星昂坐在小马扎上,愣愣的看着窗外忽然道:“……王大胆,你说我那么点工资真能开一间店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的征服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的征服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