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山岚苏芙
个个攸2020-03-16 14:486,681

  01 ///

  林乂安给勒大少做了一桌菜来安抚他。

  勒大少控诉:“你心里就只有阿秋。”

  林乂安无语地给他夹菜。

  勒大少继续控诉:“没有我。”

  林乂安已经有点习惯他这种关注点错误的表达方式了。

  “我怎么说也是你的房东。”

  是是是,你是祖宗。

  “你见色忘义,重色轻友。”

  林乂安搁下筷子:“其实吧,我觉得您是太闲了。”才会瞎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勒大少反驳:“我作息这么规律,哪里闲了?”

  对,你只是早上八点起来吃早饭,然后玩一上午的iPad,中午十一点半等吃中饭,再玩一下午的iPad,接着晚上六点等吃晚饭,吃完看电视或聊天,最后十点准时睡觉罢了。

  林乂安忍不住吐槽:“话说你整天打游戏都打赢了吗?”

  勒大少:“赢了呀。”

  林乂安被他一秒噎了回去。好吧,你厉害。

  勒大少反应过来自己又被鄙视了,反驳:“我也没有成天都在打游戏啊。我偶尔也帮阿涧看看项目书的。”

  啥?你还看项目书?

  林乂安一脸不信。

  林乂安试探地问:“您真的不考虑找份工作吗?”

  “工作?”果然,勒大少露出了一脸“为什么我要工作”的困惑。

  林乂安动了动手指关节,简直让人手痒。

  林乂安露出商务般的微笑:“令尊不是让您出来体验生活的吗?”

  林乂安决定举例:“您看,男神天天忙工作。”

  勒大少点头。

  “您就没什么感想?”

  勒大少:“有,我的伙食变差了。”

  勒大少一脸严肃:“所以说,林小安,重色轻友是不对的。”

  林乂安仰天翻了个白眼。

  她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

  就当……这个人的人生意义就是混吃等死好了。

  半晌后,勒大少突然再次反应过来:“林小安,我怎么感觉你在鄙视我?”

  你才发现吗……

  勒大少说:“林小安,与人相处要坦诚,你老这么看着我不说话,瘆得慌。”

  “其实我只是在想……”

  勒大少点头:“这才对嘛,有话别憋着。”

  “男神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靠声音吃饭,靠智商吃饭,靠才华吃饭,却还要努力工作。而你这浑身缺点,以至于槽点多到无从吐起的人,究竟要怎么活过这剩下的十个半月?”

  02 ///

  “我也很帅啊。”

  “这个主要看气质。”

  “我的声音也不难听吧?”

  “你闭嘴的时候比较有气质。”

  “我的智商很高啊。”

  “生活白痴而已。”

  “林小安,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你这么毒舌。”

  林乂安闭嘴了。

  勒大少站了起来,握拳宣誓:“我要证明给你看,阿秋做得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

  饭后,勒大少拖着林乂安出了小区,上了一辆出租车。

  “我们这是去哪儿?”

  “去找阿秋啊。”勒大少摩拳擦掌。

  这是要决斗?

  林乂安扫了一眼勒大少,虽然不知道男神的格斗技术怎么样,但勒大少的身手她亲手试过,约等于零。

  不足为惧。

  林乂安放下心了。

  03 ///

  到了地方,林乂安一看,古树郁郁苍苍,石碑上书法苍劲。

  “A大?”

  勒大少:“对啊,阿秋被他的导师借去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

  林乂安:“隔壁那所才是音乐学院吧?”你是不是走错了?

  勒大少:“阿秋本科念的是哲学,你不知道?”

  林乂安:“哈?”

  林乂安有点混乱:“等等,你是说……从幼儿园就开始练习小提琴的职业小提琴演奏家——晏秋,大学读的是A大哲学系?”

  “那有什么的,阿秋高中还念的理科实验班呢。”

  好吧,有才,任性。

  林乂安:“我还以为男神也是‘A音’的。”

  “也?林小安你是‘A音’毕业的?不对啊,你的简历上明明写着入伍前在云南读的美院。”

  你那副“林小安,真看不出来啊”的表情是几个意思?还有,你为什么会有我的简历啊?

  “林小安,难道你后来还在‘A音’进修过?”

  “不是,我只是老家有个姐姐是‘A音’的。”

  你那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又是几个意思?

  “那你呢?难道也是A大毕业的?”

  勒大少乐道:“当然不是,我大学被送到国外去读了。”

  她早该想到的,的确是土豪家的作风。

  林乂安突然想起:“话说,你一直说跟男神是同校友谊,到底同的是哪所学校?”

  勒大少:“哦……我记得好像是什么区的私立幼儿园。”

  林乂安无语。

  那你们的感情能延续到现在,还真不容易啊。

  勒大少显摆:“你知道阿秋为什么会去学小提琴吗?”

  林乂安瞟了他一眼:总不会是跟你学的。

  勒大少:“当年我爹觉得家里有钱了嘛,总要提升下后代的修养,然后打听了学什么最能提升艺术气质。最后他觉得画画工具太多,钢琴太大不好搬,都妨碍现场展示,于是就给我请了小提琴老师。当时请的莫得大师,莫大师为了表示郑重,第一天上课跟我爸一起来接我。我当时小嘛,本来正跟阿秋玩着呢,结果我爸带着个穿一身黑西装、表情严肃的老头儿,要把我塞进一辆黑色轿车里,吓得我抱着阿秋死不撒手……于是后来阿秋就陪我去上小提琴课了。”

  勒大少:“再后来,老头儿说他教阿秋一个人就可以了,让我不用学了。”

  林乂安对“阿昊就是缠人”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04 ///

  两人一路走到了排练室。

  晏秋一抬眼就看见了他们,闭了闭眼睛。

  林乂安在心里给晏秋打气:男神,你要面对现实。

  晏秋问:“你们怎么来了?”

  勒大少:“我来帮忙。”

  “不用了。”

  “你别客气。”

  “我没客气。”

  “你别不好意思,咱俩谁跟谁啊。”

  “我很好意思。”

  “那就这么说定了。”

  晏秋扶额。

  事情就真这么定下来了——勒大少强行成了晏秋的帮手……还是在组委会那边挂名的那种。

  他喜滋滋地向林乂安炫耀:“你看吧,阿秋可以的,我也可以。”

  林乂安:你可以个毛线!

  你看不见那些排练的学生看男神是崇拜,看你凑过去瞎指挥是嫌弃吗?

  你看不见边上的老师对着你直皱眉吗?

  你是不是瞎?!

  林乂安曾经疑惑:男神这么冷淡疏离的个性,怎么会跟勒大少成为铁哥们儿?

  现在她明白了,其根本原因在于勒大少这人压根儿听不懂人话。

  能把“强人所难”做到这么“润物细无声”的也是一种人才。

  林乂安今天十分深刻地体会到了那句“阿昊就是缠人”的深意。

  05 ///

  林乂安觉得自己需要出去透口气。

  男神不暴躁,她都要暴躁了。

  她深刻怀疑男神这高冷沉静的性子,就是被这么磨炼出来的。

  她走出排练室,想着不知道这边能不能望到A音,就晃到了天台上。

  然后她看见天台上立着个人——白衣翩翩,身姿优美。

  不对!那人怎么突然往旁一倾,眼看要倒。

  林乂安一个箭步上去接……

  没想到那人被她这么一打扰,重心反而不稳了。但对方应变极快,腰脊一折弯出一个优美的弧度,从她的臂弯下绕过去,与她擦身而过。这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就如一缕云雾漏过她的指缝。

  林乂安才发现这位是个妹子。

  但一身简单的棉麻长衣,却被她穿出了翩翩浊世佳公子的风流意味,如清风,如朗月,如山岚……

  然后“山岚”笑了笑:“我在练舞。”

  哦。

  林乂安有些尴尬。

  她甚至觉得最近自己是不是水逆。

  救个勒大少被他砸胸还说好硬,救个路人反而差点害人家真摔了。

  但那人又是温和地一笑,道了声:“多谢。”

  啊,她瞬间感受到了什么叫如沐春风。

  我好了,我可以,我还能再救十个!

  林乂安联想到某人后忍不住在心里做了个比较:瞧瞧人家!

  那人道谢后主动介绍:“我姓苏,单名一个‘芙’字,‘芙蓉’的‘芙’。”

  林乂安:“呃……我姓林,名乂安。”林乂安在思考怎么跟人解释这个“乂”字,现在掏出名片好像有点矫情。

  可她实在不想把自己的名字说成:就是像个“叉”的那个字。

  苏芙微微一笑:“乂安,是取太平之意吧?”

  林乂安蒙着点了点头。

  苏芙继续道:“给你起名字的长辈一定是个学问人,还有着一颗济世安民之心。”

  林乂安内心大声呼喊:看看人家!

  人跟人还真是不一样。

  她真是越想越来气。

  苏芙察觉到她的情绪:“怎么了?谁惹你不开心了吗?”

  这位“山岚”,你缺室友吗?会洗衣做饭画画的那种!

  “苏苏!”一个女生气喘吁吁地跑上来。

  女生:“原本说好帮我们绘制道具的美术系那人反悔了。怎么办?他怎么能这样啊,临时撂挑子,叫我们去哪里找人啊?”

  女生简直快哭了。

  苏芙上前轻搂住她,安抚地拍了两下:“没事,没事,别气,我们也不稀罕他。”

  “对!”女生瞬间就好了。

  瞧瞧这“男友力”!

  林乂安被这画面“苏”得不行。

  林乂安觉得自己需要为此做点什么:“那个……其实我会画画。”

  苏芙瞬间看了过来,那温温柔柔的目光就落到了她的身上。

  林乂安:值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女生开开心心地先跑去报喜了。

  苏芙带着林乂安在后面慢悠悠地走。

  林乂安试探着问:“苏……苏苏,你的迷妹应该也挺多的吧?”

  苏芙想了想:“迷妹……我没有迷妹吧。”

  她半开玩笑道:“但我有一整个后宫。”

  林乂安:果然!

  06 ///

  勒大少觉得身边有些空落落的,心里也有点空落落的。

  他想了想:咦?林小安呢?

  晏秋瞟了他一眼。

  晏秋:“不去找人吗?”

  勒大少:“啊?”

  晏秋:“你的观众都溜了,你这戏还唱给谁看?”

  勒大少:“也是。”

  勒大少:“不对啊,阿秋,你是不是想支走我?”

  然后勒大少给林乂安打了个电话:“林小安你在哪儿?”

  勒大少:“啊?忙?你在这里能忙什么?”

  勒大少:“我找你有什么事?呃……”勒大少偷偷瞅了一眼晏秋,排练的中场休息时间,晏秋擦了擦汗,喝着学妹递给他的水。勒大少有了主意:“当然是你男神都快被偷了,我好心提醒你一下。”

  勒大少:“好,我这就带阿秋去找你,你放心。”

  电话那头的林乂安:我什么时候跟你说好的?

  一分钟后,晏秋无可奈何地被拖走。

  等勒大少找到林乂安所在的教室,就看见她拿着画笔对着另一个白衣妹子傻笑。

  白衣妹子帮她拨了下头发,凑近说了什么,她还脸红了(其实只是被夸得不好意思了)!

  即使对方是个妹子,也不能减少勒大少突如其来的危机感。

  勒大少震惊:“林小安,你花痴阿秋也就算了,怎么堕落到花痴一个女生?”

  林乂安:“人家万人迷属性,你羡慕不来。”

  勒大少不服:“想当年,我也是追求者众多,被叫过男神的好吧?”

  林乂安表示怀疑。

  勒大少回忆“当年勇”:“小时候,好多小女生成天跟在我的后面,赶都赶不走。”

  林乂安:“你当时是不是跟男神形影不离?”

  勒大少:“那当然。”

  勒大少:“你那是什么眼神?阿秋没在时,她们都会跑来跟我搭话。”

  林乂安:“难道是打探男神的消息?”

  勒大少:“我每次情人节都收到一大堆巧克力。”

  林乂安:“你跟男神一人一份?”

  勒大少觉得必须要出大招了:“我也是情书收到手软的,里面都夸我聪明,长得又好看。”

  林乂安看看晏秋,看看勒大少,又看了看晏秋,再看了看勒大少。

  林乂安:“呃……情书上没写名字吗?”

  勒大少想了想:“一般就是‘亲爱的’‘男神’‘我的白马王子’这些吧。”

  旁边的晏秋仿若事不关己地别开了头。

  林乂安感觉自己发现了真相。

  林乂安觉得还是有点不对:“那你都怎么回复人家的?”

  勒大少惊讶:“这是要回复的?”

  你这是把情书当表扬信收吗?!

  勒大少总结:“我这叫万花丛中过,片叶那什么来着?”

  林乂安习惯性地接:“片叶不沾身。”

  不对!你压根儿就没进过花丛。

  07 ///

  晚上回家,林乂安多准备了两份便当。

  勒大少:“林小安,你干吗?”

  林乂安:“明天带去A大啊,今天跟苏苏提起我会做菜,苏苏表示很期待。”

  勒大少酸溜溜的:“你明天还要去?”

  林乂安:“当然,道具还没画完呢。你不去了?”

  林乂安:“那也好。”林乂安重新从冰箱里拿出食材,“那我再给你准备一份当明天的午餐吧。”

  勒大少:“我不要吃隔夜的!”

  林乂安:“……”

  林乂安:“那行,大少爷,我明天早上给你做。”

  勒大少:嗯?自己不爽的原因好像不是这个。

  勒大少:我是想要你跟我一起吃啊!

  勒大少:“你平时不都要在屋里闭关吗?”

  林乂安:“最近正好没接新单。”

  勒大少震惊了:“你忙的时候都没空理我,然后你空闲了就去帮人家做义工?”

  勒大少表示好气:“我比不上阿秋就算了,竟然连你才见了一面的‘苏苏’都比不上?!”

  林乂安:“我们……好像就是房东和房客的关系吧?我的空余时间为什么要花在你的身上——陪吃、陪喝、陪聊,我是‘三陪’吗?”

  勒大少沉思了三秒:“‘三陪’不是陪吃、陪跳、陪睡吗?”

  林乂安:你很懂嘛。

  勒大少谆谆教诲:“林小安你不能对人家有想法!”

  林乂安: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林乂安:“哎?”她突然灵光一闪,“苏苏这人设简直是后宫漫画主角的集合体,绝对是爆款的存在。而且以她为原型,素材一抓一大把。我一直想开一本连载……哎呀越想越可行。”

  林乂安执起勒大少的手:“谢谢你啊大少爷。”她朝自己的房间飞奔而去。

  勒大少的反应从来没这么迅速过。

  他借着腿长的优势几步拦在了林乂安面前。

  勒大少:“等等!”

  林乂安:“干什么?”

  勒大少:“我的人设不够‘苏’吗?为什么我我我……我不是你的主角?”

  林乂安沉默了。

  林乂安抬头,带着点疑惑地问他:“你……到底对自己有什么误解?”

  08 ///

  第二天中午,勒大少捧着自己那盒便当,食不下咽。

  他满腹的寂寞、失落、委屈没法排解。

  他想了想,给晏秋发了一条信息:阿秋,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想你啊。

  晏秋冷漠地回了个问号。

  林乂安正好来给晏秋送便当——反正都要早上起来做,多做一份还是两份也没差多少。

  晏秋看着林乂安若有所思。

  林乂安:“呃……怎么了?”

  晏秋:“阿昊想你了。”

  林乂安:“什么?”

  09 ///

  当天晚上,勒大少终于等到林乂安回家了。

  一顿晚餐在沉默中吃完。

  林乂安和勒大少同时开口:“你……”

  林乂安:“你先说。”

  勒大少:“你明天还要去吗?”

  林乂安想起那句“阿昊想你了”就有些心绪不宁。

  林乂安:“不去了。”

  她又补充了一句:“大形已经画完了,剩下的填色,苏苏说她们自己可以搞定。”

  勒大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愉快了起来。

  他本就长得好,这一笑就像暗夜里照入了阳光。

  他笑得林乂安更加心绪不宁了。

  勒大少:“到你说了。”

  林乂安含混道:“你跟阿秋说想……(我)了是什么意思?”

  勒大少:“啊?”

  勒大少:“没什么意思啊。我经常跟阿秋说想他了。”

  勒大少:“这很正常吧。你跟你的朋友不这么说吗?”

  林乂安:“哦……”

  林乂安的心绪瞬间重回平静。

  10 ///

  勒大少:“那我们明天干什么?”

  林乂安一脸冷漠:“画画。”

  勒大少:“啊?”

  勒大少:“你不是没新单吗?”

  勒大少嘀咕:“我还以为可以出去玩呢。”

  你还真当我是“三陪”啊!

  林乂安:“我要开漫画连载。”

  林乂安想到了什么有点愤愤不平,突然问勒大少:“要是有同性拒绝你,你会怎么样?”

  勒大少:“啊?”

  勒大少一脸不可思议:“林小安,你不会以为我跟阿秋说‘我想你’是告白吧?真不是,你脑袋里都在想啥呢?”

  林乂安:“想你”用得真随性。

  勒大少反过来发问:“那苏苏拒绝你,你会怎么样?”

  林乂安提到这个更加来气:“反正不会像某个小人一样造谣、中伤她。”

  林乂安:“你知道吗?苏苏当年本来很有可能是第一届《舞林争秀》的冠军……”林乂安又叹了一口气,“算了,陈年旧事不提了。”

  勒大少:“呃……武林争秀?”

  勒大少:“哈哈哈,那你的苏苏比赛时是用刀还是使剑啊?冠军是不是武林盟主?”

  林乂安:“哎?”

  林乂安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一个画面:

  苏芙素衣如雪,立在船头,江上缥缈,衬得她飘逸如仙。

  有敌袭来,她飘开一步,击出一掌,就如一团云雾蓦地散了又聚……

  简直不要太适合!

  林乂安:“好,就画武侠了。”

  勒大少:“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一见你就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一见你就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