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氟氯溴碘砹
种下一颗菠萝萝2020-04-28 10:053,235

  眼前这家店与其说是饭店,倒是更接近于千灯认知里的“酒楼”:拔地而起好几层,以致于在周围一圈平房里显得鹤立鸡群,从上到下的外装饰都用的绿色玻璃,迎着阳光反射出刺眼的光,中间一个巨大的旋转玻璃门,正对着门的前方有一个不大的雕塑喷泉,不过已经不喷水了,池子都是干涸的,露出几个孤零零的水龙头很是难看。

  无妨把车子锁好,见千灯一脸震惊,伸出一根手指竖在千灯眼前,“来,跟着我往这边看,来来来……”无妨一边说着一边向左边移动手指,千灯盯着那根手指,头也不自觉地跟着转动,直到她的目光落在隔壁一家看起来不太起眼的门店上,无妨手指一压一指,说:“这家。”

  “哦。”眼前这家店看起来倒是比较合适,虽然没有牌匾,不过一口大锅支在门口,老板不断地下面捞面,一看就是一家卖面条的店。

  正值饭点,这家店离学校不远也不算近,还是有不少学生老师特意到这里来解决午饭,这个时候店里也是坐得七七八八,可以看出这家店的味道确实不错。无妨看起来也是这家店的熟客了,一进门老板就热情地招呼道:“无老师您又来啦,里面坐。”

  无妨点头回应,领着千灯挑了一个角落里的地方坐下。老板拿着抹布跟过来,将已经擦过的桌子又擦了擦,搭话道:“无老师这是带着学生来吃饭?”

  “嗯,这个学生钱包被偷了,正遇上我,我就带她来吃碗面。”无妨这几千年果然不是白活的,不仅考了各种奇奇怪怪的证件还把脸皮锻炼得比城墙还厚,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语气里还透露着一股“我怎么这么优秀”的自满,自满之余他倒是也没忘了点单,“麻烦老板两碗牛肉面,一碗老规矩多加辣,不要香菜,”点完自己的他看向千灯,千灯不知道都有些什么选择,只好保守地回答道:“跟他一样。”

  不知道是千灯的错觉还是无妨确实偷笑了一下,老板收抹布的动作挡到了她的视线,“无老师真是心地善良,”老板一竖大拇指,应道,“两碗牛肉面,多加辣不要香菜,马上上来。”

  其实“坐公交没带零钱还坐反了方向导致把午饭钱花光了”这件事叙述起来比“钱包被偷”确实麻烦不少,结果都是一样的,千灯别扭了一下,也就没多纠结无妨回答的是什么了。

  无妨从兜里掏出手机戳戳点点,举起来左摇右晃捣鼓着什么,那边不一会儿老板就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面过来了,“来咯。”

  “付好了。”无妨把手机屏幕向老板展示了一下,老板笑着应道:“诶收到了。”

  付好了?这种情况下应该就是付好钱了吧?手机这种东西里面还能放钱?没看到有钱出来,怎么就付好了?叶上妙不是没见过扫码支付,但是千灯亲眼目睹了之后还是觉得很神奇,很好奇其中的原理。那边无妨已经把手机收了起来,从一边的筷子筒里拿出两双筷子,一双放在自己面前,另一双撕开包装递给千灯。

  “谢谢。”好在筷子这种东西是古今通用的,如果筷子上有什么叶上妙也没用过的现代科技,那千灯就不用吃饭了。

  握住筷子,千灯低头看向自己面前漂浮着一层红油的牛肉面,一股热气涌上来,眼镜上起了一层水雾。其实千灯的眼睛根本没度数,学校外面也没有必要维持叶上妙的形象,千灯把眼镜摘了下来放在一边,犹豫着避开牛肉先夹了一筷子面条放到嘴里。

  对面无妨不着急吃,筷子放在碗里搅了两下,好整以暇地盯着千灯,看她小心翼翼地吹了吹才咬了一小口,嚼了几口一张脸“轰”的就红了,面条含在嘴里吞也不是吐也不是,抬起脸以眼神向无妨进行无声地控诉,一双杏眼被辣的眼尾泛红、眼角含泪,看起来很是楚楚可怜。

  “哈哈哈,”无妨不厚道地笑出了声,起身找老板说了什么,再回来时手上多了一个盛满面汤的碗,那个碗里的面汤一看就是没加辣椒的,整体是淡黄色的,还泛着些煮过面条之后的乳白色,表面漂浮着几点油花。他把碗撂在千灯腼腆,“吃不了辣的话干什么还非要跟我要一样的?给你,把面在里面涮涮再吃吧,真是浪费啊浪费。”

  千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把嘴里那一口咽下去,只觉得吞下了一口火焰,从口腔顺着食管一路烧到胃里,“你,嘶,”千灯想控诉他,一张嘴嗓子辣得都发不出声,端起碗来喝了口汤才缓过来了一些,“你故意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刚才就看他一脸坏笑,肯定就等着这一幕呢。

  无妨不置可否,转移话题道:“先吃着,我们来聊聊你身体的事。”

  面条在清汤里过了一遍,辣味淡了不少,也还能稍微尝到一些原本的味道,确实蛮好吃。虽然千灯没吃过天帝寿宴上的蟠桃,但是要承认的是比南国皇帝寿宴时御膳房做的的长寿面好吃多了。

  “叶上妙本身的身体经过地君的手笔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不说是一个十成十的健康人,但日常的生活还是没什么大碍的,不至于蹦蹦跳跳就晕倒,”说到晕倒无妨停止吃面,抬头看了千灯一眼,千灯只当没看到,继续涮面吃面,无妨继续道,“现在你的问题呢,主要是还没有完全与这具身体融合,因此稍微强烈一点的刺激都可能会导致比常人眼中数倍的后果,比如这次。”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完全融合呢?”

  无妨放下筷子,朝千灯招招手。

  “?”千灯把被她涮得满是红油的水碗朝无妨推了推。

  无妨一阵好笑,伸手捉住千灯的手腕,稍微一用力就把她的手腕翻了个个儿按在了桌面上,纤长的手指施施然搭在上面,左右移动着找脉。

  大热天的,还吃着又热又辣的面条,无妨的手指依然是凉的,再加上他的手实在是白,指甲也修得圆润,微微透出一点粉色,轻轻抵在千灯手腕上,像一块触手生凉的水玉。

  怕影响到无妨把脉的结果,千灯闭了嘴不说话。无妨收回手,故作高深地思忖了一会儿,千灯看他面色凝重,不免担心道:“怎么,情况不太好吗?”

  无妨摇摇头,“不妙啊……”

  见他摇头晃脑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千灯就知道他又在故弄玄虚。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千灯已经摸清了无妨的本质,那就是:你休想从这个人的嘴里连续听到三句以上的正经话。千灯无情地收回手,拿起筷子继续捞面条吃。没了配合演出的人,无妨也感到很没劲,哼哼道:“该配合我演出的你演视而不见啊。

  “虽然我并不会把脉,但是你跟叶上妙的相合度还是很高的,10月份有运动会,到时你基本想报什么项目就可以报什么项目了。”

  听到相合度很高时千灯刚松了一口气,一听说10月份有运动会,立马联想到了长短跑、跳高跳远一系列竞技运动,整个人都不好了,“运动会?为什么高三还要有运动会?难道不应该专心学习吗?”

  “你这想法真是标准的学霸想法啊,”无妨安抚她道,“没事,你要是不想参加的话,就到医务室找我开假条就好啦,感冒发烧拉肚子,随便你开。”

  听他这么一说,千灯顿时觉得学校医务室里有个“接应”还是不错的。

  “吃好了吗,”无妨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吃好了我送你回学校,稍微休息一会儿。”

  千灯把筷子规规矩矩地并齐放好,拿起桌子上的眼镜戴好,“嗯吃好了,走吧。”

  一中高三的教学楼设计十分独特,食堂占据了整个一楼,二楼往上才是教室。在食堂吃无疑比学校外面要便宜一点,相对的,缺点就是重油重盐、选择比较少。叶上妙的饭卡上学期丢了还没来得及补办,不然千灯也是打算吃食堂的。

  2班的教室在4楼,千灯爬着楼梯嘴里念念有词地转移注意力,“氢氦锂铍硼,碳氮氧……”一张元素周期表横着背了又竖着背,竖着背涉及到一些不常考到的元素,千灯还不是很熟悉,导致脑子有些卡壳,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氟氯溴碘……氟氯溴碘什么来着?”

  这一列是卤素,它们的物理性质也都有着规律性,前几个元素课本都讲过,可就是这最后一个元素千灯怎么也想不起来。

  她在楼梯上站的时间不算特别长,但怎么也超过了正常时间,一个同学在她身后淡淡地“哎”了一声,一下子把千灯从卤素的循环中拉了出来。她的第一反应是自己挡到别人的路了,马上让到一边,“对不起对不起……”然后才反应过来这个同学是在提醒她元素周期表里的最后一种卤族元素是“砹”。

  “氟氯溴碘砹,”千灯顺了一遍,确定没错,回头道谢道:“谢谢你。”

  眼前这个人比千灯高大概一头,他们隔着一个台阶站着,千灯差不多刚好能看到他的脸,“咦,是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才女高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才女高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