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闪开
种下一颗菠萝萝2020-04-28 10:053,274

  说来也奇怪,就算是加上千灯和叶上妙两个人加起来,在这个学校里的熟人也是寥寥无几,但就在这短短一天的时间内,千灯就碰到了同一个人两次:楼梯上提醒自己最后一味卤素的同学就是早上帮千灯指路的“白色飞鸟”。

  可能这就是缘分?不过那个同学的反应却很是冷淡,只“嗯”了一声就自顾自地走掉了,留下千灯独自继续背着化学元素周期表。

  回到教室,班里还没有什么人,零零散散地要么在趴着休息,要么就在抓紧时间做题。千灯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发现两节课不在,自己的桌子上就又多了几套卷子。

  唉,高三的学生真是难啊。

  千灯把卷子整理好,摊开最上面的一套数学卷子准备趁着这会儿写一写,也好检测一下她对叶上妙脑海中的知识能灵活调用到什么程度。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女生大多会对讲求感性的语言类科目,比如语文、英语更加拿手一点,而对于数学、物理这些理性思维强的科目反而会相对弱一些,叶上妙的情况却恰恰相反:她的数学成绩往往稳定在135上下,偶尔题目简单一些,出现140+的情况也是有的,语文成绩却是另一种“稳定”,稳定在100的边缘。

  偏科,尤其是如此严重的偏科,对于一个追求极致的好学生来说是致命的。2班的班主任王芸就是语文老师,为了这个事情找叶上妙谈过好几回,叶上妙本人也不是说不努力,只是语文提高起来确实需要耗费时间和精力,得分率最低的古诗文鉴赏和文言文阅读更是需要一定程度的语感和天赋。

  在掌握了叶上妙的基本情况之后,千灯相信在自己——曾经的“京城第一才女”的加持下,语文成绩的提高可以说是不成问题,问题是究竟能不能提高到上Q大的要求,以及能不能完全理解叶上妙脑子中千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其他知识。

  进入高三,意味着所有高中要学的知识都已经在前两年学习完毕,剩下一年都是在不停地复习巩固,这对千灯的情况来说有利有弊:利就是所有的知识都已经储存在叶上妙的脑子中,她只需要加以理解和融会贯通就可以有一个不错的成绩;弊就是高三的每张卷子基本上都会涵盖所有的考点,这就要求千灯在查漏补缺的过程中不仅要讲求质量,还要讲求速度,不然就很有可能露出破绽。

  比如眼前这张按照高考卷子的规格出的数学试卷,一眼扫过去,什么三角函数、圆锥曲线、数列、导数、立体几何……都是千灯不曾接触过的知识,由于陌生,导致脑海中相关解题步骤的加载时间也有点长,如果按照正规考试时间掐点计时,她怕是连第一面都做不完。

  以前考135的学生,出了个车祸之后就只能考35分?这怕是只能说是撞坏脑子了才有人相信吧。

  千灯每看一道题就把考到的知识点标注在题目旁边,手边还准备了一个笔记本,随时把叶上妙条件反射出的知识一条条整理在上面,直到下午第一节上课铃打响,千灯连选择题都只做了5道,笔记本倒是记了不少页。

  下课不困上课困,这一条定律在所有学生身上都适用,千灯也不例外,尤其还是在数学题榨干了她的精力之后的语文课上。

  班主任在讲台上讲上一周留的习题,千灯没来自然也就没做,摊开练习册白花花的一片。做都没做,听也没用,千灯硬着头皮听了一会儿,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她想掏出刚才没做完的数学卷子来继续写,又似乎感觉到班主任的目光一直在她周围扫描,不敢有什么动作。

  修辞手法、渲染氛围、以情写景、以景写情……听着听着,班主任的声音越来越飘渺、越来越远,千灯还是没敌过定律,沉沉地睡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课铃声打响的时候了。

  班主任收拾好教案,等到铃声打完之后宣布道:“你们数学老师让我代为传达一下……”

  这个开头让同学们感到一阵不妙,毕竟下一节课是体育课,众所周知,体育老师经常被各科老师以各种理由“架空”,尤其是高三生,能顺利上成体育课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这学期开学之后他们还没有见过体育老师一面呢,而这之中“作案次数”最多的就是数学老师了。

  “他说上午刚发了一套卷子,今天下午就不占用你们的体育课了。”

  听到这里,班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千灯只觉得心很累,她现在对那个跑道已经有阴影了。

  大家都收拾东西,三三两两往楼下跑,千灯磨磨蹭蹭地翻找着便携背题本,打算趁这个时间背背课文,虽然她更想写数学卷子,但是操场上没有桌子,算草也不方便。

  “上午,你没事吧?”宋季燃特意没有在下课的第一时间就下楼打球,而是等着教室里人走得差不多了过来关心上午被自己连累到的同学。

  宋季燃这一说话千灯才想起来,上午晕倒的时候自己手里好像还握着背题本,在医务室醒来之后就没见过了。她条件反射地抬头,没想到宋季燃脱掉了校服外套,只穿着一件云水蓝色的夏季短袖,她只好硬着头皮盯着他身后的窗户问:“没事。我想问一下,上午你有没有见到我的背题本?”

  宋季燃觉得她的焦点并不在自己身上,可是又确实是在跟他说话,“上午被我扔在操场了,回来的时候也没看见,估计被人捡走了,你写班级姓名了么?”

  千灯回忆了一下,叶上妙没有在书本上写名字的习惯,说:“没有。”

  “那就麻烦了,放学我陪你去失物招领处找一下吧,先用我的?”

  千灯想说不用了,宋季燃的动作倒是很快,反手一勾就拿出了他的背题本。原来他的背题本就在桌面上,上节语文课他睡醒之后就在上面涂涂写写。

  理论上千灯要是想成功隐瞒身份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尽量远离原本跟叶上妙熟识的人,宋季燃首当其冲。可是命运弄人,又总是让他们两个产生不可避免的交集,因此和宋季燃交往她得小心再小心。

  这种情况下再说拒绝或许会显得比较生硬,千灯两手接过了宋季燃的背题本,甚至还稍微鞠了一下躬,说:“谢谢,那我先下去了?”说完就转身出了门。

  这样一来既不会显得自己保持距离太刻意,又不会给宋季燃跟自己一起下楼的机会,计划通。

  体育老师是个豪爽的女老师,一挥手就让大家先跑两圈热热身。平时在教室里有空调,大家基本都穿着外套,这一上体育课,像宋季燃一样脱了外套只穿着短袖的也不少,幸好千灯不用一起跑步,捡了个有树荫的地方坐下,翻开了手里的背题本。

  虽然宋季燃的背题本也显示出明显的使用感,但很明显不是来自于他经常地翻看背诵,而是因为他总是在上面涂鸦或者练字。千灯顺手一翻就翻到了苏轼的《赤壁赋》。这一页上宋季燃随手画了几团意味不明的花纹,看起来还颇富艺术气息,在边缘的空白的地方写了两句“唯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虽然千灯一眼就看出来应该是“惟”而不是“唯”,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宋季燃的字居然意外地好看。

  那他那天的小纸条上的字为什么写得那么丑?千灯又想起“你完了”那三个字,既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完了”,也不明白本来字写得挺好看的一个人也会有发挥失常的时候?

  热完身,体育老师准备教大家三步上篮,虽然千灯不需要实践,但还是要旁听一下的,她合起书跟着班集体移动到了篮球场。

  篮球场没什么阴凉地可以给她避暑,就只有篮球架投下的一点阴影。千灯想站过去,但又害怕会被球打到,体育老师似乎是看穿了她的这种顾虑,喊她:“叶上妙是吧,正好你不用练球,去篮下帮大家捡一下球吧。”

  得,这下不想去也得去了。千灯认命地走过去,把背题本放在了篮球架上,专心地盯着捡球。

  大家按照身高排队站着,老师从袋子里给大家传球,千灯负责把球捡回袋子里。遇到稍微技术好一点的能让球沾到板,千灯就不用跑太远,但多数情况下还是三不沾比较多,千灯就需要满场跑着捡球,还会有捡着这个球,那个球跑到另一边的情况,简直比练三步上篮还累人,捡球的速度也有所下降。

  “下一个。”

  千灯刚捡到上一个球,就听到体育老师喊着下一个,默默叹了口气,勉强加快速度跑了几步。

  “呀!”

  听到一声声惊呼,千灯还没来得及查看情况,就又听到一个声音喊:“闪开!”虽然千灯的运动神经不怎么样,但她一直在提防着被球砸中的情况,现在看来正被她押中了题,她一举手,用手里还没来得及放回袋子里的球挡住自己的头。

  “嘭”地一声两球相撞,飞来的那个球的力道真是不小,千灯感觉自己的手腕都被震麻了。

  又是“嘭”地一声,谁低声说了一句“靠”。

  不会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才女高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才女高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