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罚跑20圈
种下一颗菠萝萝2020-04-28 10:053,621

  早上上完两节课之后有眼保健操和课间操,班主任特意叮嘱千灯说要是身体撑不住的话不用参加课间操和体育课,千灯自然是能不动就不动,别人都按照队列在跑道上站好准备跑操,她拿着便携背题本和一些同样有特殊情况的同学一起站在树荫里背书。

  音乐响第一声的时候把千灯吓了一跳,背课文的声音情不自禁地提高了八个度以掩盖自己的心虚。

  早上的阳光正好,朝气蓬勃但又不会过于刺眼,十几岁的少年少女们伴着音乐有节奏的绕着赤红的操场跑圈,间或传来几次沉着有力的口号声,目睹这一切的千灯不免感叹:真是青春啊。

  一个矮胖的男老师由远及近向这边走来,他的手上拿着一个档案夹,似乎是用来登记跑操的出勤情况。

  一中的操场旁边就是篮球场,中间隔着一条绿化带和一条人行道。宋季燃被班主任请去喝茶,还欠下了一篇英语课文没背,自然是没有心情跑操,一早就约了三五个兄弟趁着课间操的时间打球,看见查出勤的老师逐渐逼近才放下球跑到背书的队伍里。

  “诶,你把书举高一点。”宋季燃挨着千灯站在队尾,用手肘捅捅她,试图蹭个书掩饰一下。刚运动完的少年身上散发着一股热气,蒸得千灯情不自禁地往旁边躲了躲。

  这边千灯还奇怪着宋季燃怎么没去跑步,那边查出勤的老师就过来了,挨个询问请假的理由。

  “怎么又是朱峰查出勤?”宋季燃看着老师逐渐逼近小声地吐槽。

  原来这个老师叫朱峰?

  “是他怎么了吗?”千灯用背题本挡住嘴,眼睛直视前方,小声地询问宋季燃,毕竟多获得一点情报总是不会出错的嘛。

  “你忘了?我上次被他抓到过。”

  一遇到这种情况千灯就忍不住慌张起来,不知道自己该承认忘了,还是装作记得,幸好朱峰老师很快就查到这边来了。

  “别聊天了,这个同学,你为什么不跑操?”

  千灯松了一口气,乖乖地回答道:“我刚做完手术,班主任说不用跑操。”

  朱峰在档案本上写了两笔,点点头道:“2班的叶上妙是吧,你们班主任跟我打过招呼了。”

  “那你呢?”朱峰看向宋季燃皮笑肉不笑,这个学生他有印象,刚开学就被他抓过。

  “老师,我打球脚崴了。”宋季燃回答得理直气壮。

  朱峰还没说什么,那边千灯就应了一句,“脚崴了?你不是刚还从那边跑过来来的吗,不要紧吗?”

  她是真的以为宋季燃的脚崴了,在真情实感地关心同学,但她显然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你……”

  隔开千几个位置灯站着的打篮球的兄弟听见这句话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宋季燃却是一点都笑不出来,瞪着千灯的一双眼简直要喷出火来。

  好小子你等着,一天之内坑我三次的你还是头一个,此仇不报我不叫宋季燃!

  “我就知道,”朱峰气愤地一合档案夹,“上次没罚你你是不长记性,一会,等大家跑完步,你给我跑圈,20圈!”

  千灯这才领略到朱峰的威力,向宋季燃投去同情而抱歉的目光,不料宋季燃歪头冲她狡黠一笑,千灯瞬间觉得大事不妙,果不其然,宋季燃说:“老师,这位千灯同学是跟我一个班的,让她监督我吧。”

  朱峰说完罚他跑圈才想起来一会自己还有一个会要开,听到这个提议自然是欣然赞同,“行,那就你看着他跑完20圈,然后一起回教室上课。”

  千灯敢怒不敢言,只得点头称是。

  音乐一停也就意味着跑操结束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日头越升越高,天气逐渐炎热起来,没有人愿意在操场上多留片刻,同学们该走的走,该溜的溜。和宋季燃一起打球的兄弟们路过宋季燃的时候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头,大有“兄弟自我保重”的意味。不一会儿,偌大的操场上就只剩了宋季燃和千灯两个人。

  “你跑吧,我给你数着。”千灯冲宋季燃挥挥手,举起手里的背题本就要继续背课文。

  宋季燃眼睛一转,计上心头,让他跑圈他难道就要老实地跑圈吗?

  他站到跑道上,倒不是没跑,但比起跑步来说倒是比走路还慢,准确的说应该是在溜达。

  这边千灯读完一篇课文抬头看一眼宋季燃,他悠闲地两手插兜溜达出去了30米都没有。

  感受到千灯的目光,宋季燃转过身表演了一个倒着走,冲千灯挑挑眉呲牙一笑。

  照他这个速度龟爬下去,别说是下节课,就是下下节课也上不成了。千灯不喜欢晒太阳,但是万般无奈之下还是从树荫里走了出来,三两步跑到宋季燃旁边,跟在他旁边慢跑,“你跑快点,一会上课了。”

  “就是因为一会要上课了,我才要慢慢地走呢。”

  原来宋季燃打的是借着罚跑的由头翘课的算盘,他想翘课千灯可不想,她还想抓紧时间学习呢。男女有别,千灯也不好意思上手推他,想了想把手里的背题本一卷,另一头递给宋季燃。

  “怎么?让我背书,你替我跑啊?”宋季燃好笑道,伸手要接过来,千灯却并不松手。

  “拿好了哦,我带着你跑。”说完千灯就拔腿朝前跑去,虽然她本身也跑不快,后面还坠了一个“秤砣”,但好歹比宋季燃一个人溜达的速度要快上一点。

  宋季燃也不是没想过松开手她又能拿自己怎么办,但看着那么个小姑娘吭哧吭哧地拽着自己跑步还是蛮有意思的,她在前面慢跑,宋季燃用走的也能跟上,也就没拆千灯的台。

  一中的操场一圈400米,3圈就是1200米,就算是慢跑,1200米对于千灯这个从不做运动的人来说还是很吃力的,她想起了叶上妙体测800米的惨痛回忆,这会儿两条腿软得像面条,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

  宋季燃勉为其难地跟着走了3圈,也能感受到千灯的速度在减慢,看着她在前面两条腿都好像要站不稳,晃了晃连接两个人的背题本,幸灾乐祸道:“行不行啊,刚才上课铃都打了,咱们这才跑了3圈,你不会要晕倒了吧?”

  肉眼可见地,一股波浪顺着宋季燃的胳膊、背题本、千灯的胳膊传递到了千灯的全身,千灯的身子晃了晃,两腿一软就要朝前倒去。

  “喂!”一语成谶的宋季燃瞬间变了脸色,用力一拽背题本想把千灯拉起来,但是千灯此时已经手足无力了,宋季燃这么一拉直接就把背题本抢了过来。宋季燃反应很快,一见背题本没了用处,当机立断就把它顺着用力的方向扔在了地上,三两步赶上去,将将护住千灯向地上砸去的头。

  那边李明远奉老师之命下楼催两个人上课,一见这幅情景也是被吓得不轻。

  宋季燃费力地扶起千灯,把她打横抱起,对李明远道:“跟老师说一声,叶上妙晕倒了,我送她去医务室。”

  “诶。”李明远连连点头,又转头往教学楼上跑去。

  医务室在高一二的教学楼那边,宋季燃抱着千灯穿过操场。众所周知,医务室的医生向来都是学生上课他上班,学生下课他下班,这回儿好歹是上课时间,希望值班医生能在吧。

  好热,好晕,好累,这个跑道怎么看不见头?

  虽然晕过去了,千灯的意识还停留在跑道上,不同的是后面没有跟着一个宋季燃。她闷头一个劲的沿着跑道跑,两条腿累得几乎快要抬不起来,脚下还是那一条赤红色的跑道,跑着跑着脚下的触感陡然一变,身边的环境也几经变换,变成了一片草场,千灯低头一看,发现身上的衣服也从蓝白相间的校服变成了一袭青绢箭衣,月牙白的袖口翻下来,里面藏着一朵上彩绣的榴花。

  千灯细细摩挲着那朵榴花,此情此景都让她感觉到无比的熟悉。

  “千灯……千灯!”

  她听到一个声音由远及近地呼唤她的名字,还伴着马蹄声。

  千灯回头,看到龙笙骑着马向她奔来,他一手持着缰绳,另一手捏住一只兔子的后颈皮,见千灯回头看他还得意地晃晃,吓得兔子僵直了身体一动不动。

  是了,这是那年秋闱时的事了。彼时南国已灭亡多年,易国在龙笙的治理下欣欣向荣。时值天高气爽、水草丰沛的秋季,皇帝率领一众臣子前往草场围猎。按理来说家眷仆从都是可以随行的,但如果皇帝要带的家眷是亡国公主那就另当别论了。

  论业绩龙笙绝对称得上是一个明君,广开言路、刚柔并济,但就是在千灯的问题上固执己见:固执地带她回易国,固执地把她留在后宫,固执地独宠她一人,固执地每天夜里处理完朝政之后都要在她宫殿门口站上一会,包括这次固执地要带她去秋闱。

  说来龙笙也是少年英才,只不过因为命运的安排只得韬光养晦,再加上他的心思重,遇事思虑得多,因此常常显示出超出年龄的成熟和稳重,尤其回到易国之后,千灯再难见到龙笙舒朗的笑容。唯有这次,他扬鞭策马、意气风发,眉目间都是春光与得意,是一个不折不扣、烈马青葱的少年郎。

  当时自己是怎么反应的来着,千灯已经记不清了,她现在好想朝他挥挥手,可他怎么一直跑一直跑都跑不到她的身前。千灯努力抬起已经筋疲力尽的两条腿去迎接龙笙,远处的龙笙却变了脸色,手上的兔子也不知所踪,他解鞍勒马、弯弓搭箭,手上的飞箭冲着千灯的门面破空而来,她想躲开却动弹不得,急出了一身冷汗。

  “别……别,不要!”

  千灯大叫着睁开眼睛,上半身由于用力已经离开床铺几厘米高,盯着眼前的天花板看了一会,确认刚才的一切只是梦之后,她才又缓缓地躺了下去。

  “醒了?做噩梦了,还是,梦到以前的事了?”医务室的值班医生撩开帘子走了进来,语气轻佻,把“以前”两个字故意咬得很重,露在口罩外面的一双桃花眼不怀好意地眯起。

  “你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才女高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才女高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