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班主任让你去她办公室
种下一颗菠萝萝2020-04-28 10:053,802

  利用周日一天的时间完成了剪头发、配眼镜和整理书包等一系列工作,甚至留出时间熟悉了一边上学路线的千灯自认为万无一失,心满意足地进入了梦乡。

  现在看来,早上无意识地按掉闹钟是现代人和穿越到现代的古代人都会有的通病,千灯也不例外。早上一睁眼,天边一片大亮,千灯首先没想到看表,而是冲到窗边看了一眼太阳,大约估计了一下时辰,发现自己果不其然起晚了。

  冷静、从容,千灯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尽可能快速地换校服,背好书包,关门下楼,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还要得益于昨天提前踩点的功劳,千灯轻车熟路地就找到了公交车站。

  这可能就是运气吧,一出小区门千灯就看见自己要等的91路向她缓缓驶来,紧赶慢赶上了车,按照昨天的模拟,接下来应该就是要掏出公交卡“哔”一声了。千灯站在机器旁边,在书包里掏了掏没摸到卡包,为了不挡到后面上车的乘客,她往旁边让了让,把书包抱在胸前,拉开拉链在里面翻找。

  数学书、英语书、物理书……课表上的书都带了,就是没看见卡包。司机猝不及防地发动了车,千灯一个没站稳,头撞在了旁边的杆子上,这一撞倒是让她猛地回想起来昨天坐车回来她顺手把卡包放在了门口的鞋架上,没有放回书包。

  百般无奈之下,千灯摸了摸兜,拿出本来打算买中午饭的两张10块钱,从里面抽出一张一咬牙一狠心就塞到了投币箱里。

  呼,这下总能心安理得地坐下了。

  千灯的屁股刚挨到座位就听见公交车报站:“华贸中心站到了,请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从后门下车。”

  华贸中心?昨天踩点的时候没听见有这一站啊?

  千灯左顾右盼在车上寻找着路线图。

  啊!坐反了!

  开往一中方向的91路应该到马路对面坐的,出门的时候看见车来了太激动就忘了要过马路了。

  千灯欲哭无泪,赶紧到后门下了车。下车前她瞄了一眼车上的电子表,周一早上的早自习和升旗仪式是赶不上了,希望还能赶得及上第一节课吧。

  就这样,千灯在早上赶车的环节就花掉了自己的中午饭钱,不过不管怎么样,踩着第一节课的上课铃进校门也勉强算是赶上了第一节课吧。

  打过上课铃,校园里也没有什么在外面闲逛的学生给千灯问路,她只好按照叶上妙的记忆往老师办公室赶。看到的第一个教室写着“高二一班”,千灯觉得好像不太对劲,透过门上的玻璃也可以看到屋内的学生身上穿的校服跟千灯身上的都不太一样,据叶上妙的记忆所示,一中的校服虽然大体都是蓝白配色,但每个年级还是有些细微的差别的,比如千灯这一届就是白色居多,上衣有一道蓝色的海鸥形状的折线,而下一届正好是反过来的。

  宋季燃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想着今天可以在学校里见到千灯了,他倒要看看她的刘海怎么样了,没想到这个乖乖好学生居然连魔鬼Miss Huang的第一节课都敢翘。要知道黄丹老师“站神”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不仅是因为她总是拖堂,经常在课间上演“一站到底”,而且尤其喜欢罚站同学,还要用这个同学组例句,嘲讽一节课,因此尽管英语课很催眠,大家也都提心吊胆不敢睡觉。

  不会是迷路了吧?宋季燃突然想起来高三新搬了教学楼,本来前天吃饭的时候他还想着提醒千灯来着,结果一打闹就给忘了。

  啧,麻烦。

  “老师,”宋季燃举手站起来,他站得太猛,椅子差点倒下,幸好宋季燃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同桌女生小声尖叫“好帅好帅”。

  Miss Huang挑眉,宋季燃这个学生不好好听课是出了名的,不在课上捣乱就万事大吉了,居然还有主动举手提问的一天?“Any question?”

  宋季燃站起来咧嘴一笑,露出一嘴大白牙,“老师我肚子疼,要去上厕所。”

  上厕所,学生常用的翘课借口,而且他笑得这么灿烂,一看也不是真的肚子疼,不过还没人敢公然挑战Miss Huang,她倒是想看看这个宋季燃到底想干什么,“Five minutes,回来晚了就到办公室找我背课文,去吧。”

  “老师,五分钟不够啊。”宋季燃耍赖,同学们在下面交头接耳,大家都知道宋季燃经常翘课去打篮球,不过倒是从来没翘过英语课,理由很简单,因为他不喜欢背英语课文。

  “四分钟。”

  Miss Huang拿起卷子继续讲阅读,宋季燃一咬牙认了头,抄着兜就从后门出了教室往楼下跑。

  叶上妙,你最好是四分钟内出现在我面前不然的话,你就等着跟我一起上Miss Huang办公室背课文吧!

  那边千灯正在纠结是去之前的办公室确认一下,还是及时止损,去别的楼上看看,就看见一个跟她穿着一样校服的人从走廊那边走来,手里拿着一张卷子样的白纸。

  有人能问路无疑是最快速高效的方法了。千灯走上前去,怕影响到教室里别的学生上课特意压低了声音问:“同学你好,请问高三语文组是在这边吗?我生病了刚返校不太清楚。”

  升旗仪式结束后杨主任找到江神尧,说要跟他商量一下下周一升旗仪式上的演讲稿子的事情,没想到一直聊到了第一节上课铃响才意犹未尽地放他走。

  除了老师,学校里很少有人会向江神尧搭话。据说是因为他身边自带一圈“生人勿进”的气场,再加上超级学霸光环,即便是提到一中帅哥时必定会和宋季燃一起提及的名字,但给人的感觉更像是高岭之花,只可远观。因此虽然他的余光瞥到了有人朝他走来,他也只以为是路过,还特意向一边让了让,没想到人家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江神尧从手里的演讲稿里抬起头,“我带你过去吧。”说完就把演讲稿对折再对折放进了口袋里。

  他刚好站在光暗交界处,这一抬头,阴阳分割线顺着他高挺的鼻梁向下移,将坦荡清冷的一双眉眼袒露在阳光中,将象征着秘密和欲望的一双唇封印在黑暗中。仅一眼,就让千灯想到了一句诗“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他的脸必然也是造物神中意的作品,才会让山与水都呈现在他的脸上:眉似青山,眼底流波。就连折纸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在他做来都让人感觉到一丝不苟。

  “谢谢。”

  千灯跟在江神尧后面穿过操场,突然一阵风袭来,吹开江神尧没拉拉链的校服外套。

  好像一只巨大的白色飞鸟,千灯想,圣洁静谧,不染尘埃。

  这边两个人走的是高三教学楼的正门,那边宋季燃跑下楼稍微思考了一下走了靠近校门的侧门,于是两拨人就这么错开了。

  班主任还是很关心叶上妙的,毕竟她不在的这几次考试班里平均分都下降了不少,成绩好又不惹事,老师都喜欢这样的学生,偶尔一两次的迟到都是可以原谅的。在办公室关心了几句千灯的身体和家庭情况,班主任就领着千灯到了高三二班现在的教室。

  “叶上妙同学家里出了车祸,父母都在车祸中不幸丧生,好不容易才能回归课堂,同学们要多多关心她。”

  虽然班主任说的是事实,但千灯并不希望自己的情况被这么多不必要的人知道,他们一边交头接耳一边偷瞄千灯,异样的目光刺得她浑身不舒服,看来她想要维持叶上妙一贯的不起眼路线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了。

  班主任在教室里环顾了一圈,看见宋季燃的座位空着皱眉问Miss Huang:“宋季燃呢,又去打球了?”

  Miss Huang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微微一笑,“去厕所了,20分钟。”

  “上厕所,”班主任一听这个借口就知道不靠谱,转而对千灯说,“行了,你先坐到宋季燃旁边那个空位置吧,顺便等他上厕所回来让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高三了还让我这么不省心。”

  班主任“上厕所”三个字咬得格外重,千灯在心里替宋季燃点了一支蜡。

  那边宋季燃小心翼翼地躲着门卫的视线在校门等了一会不见千灯的身影,想着她可能到原来的教学楼那边去了,就又掉头往高二那边跑。四分钟早就过了,他心里清楚,心里只想着别付出了一篇英语课文的代价还找不到人就行,哪知道翘课被班主任抓个正着,附赠办公室茶水一杯。

  找了一圈没见到人,宋季燃只好回了教室,一眼就看见了千灯在教室后排好好地坐着。

  “我正打算派个同学去给你送卫生纸呢你就回来了,去坐下吧,”Miss Huang一抬手,“别忘了今天之内来找我把课文背了哈。”

  也不知道是谁害得自己要去背课文,罪魁祸首还没事人似的捧着书在看,听到他要被罚背课文还笑了一下?宋季燃瞪着千灯的一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动作幅度故意加大好几倍,宋季燃一把扯开椅子,气呼呼地坐下,就是想引起千灯的注意,哪想到人家正沉浸在知识的海洋,好不容易抬起头来还是炯炯有神地盯着老师讲课,根本没分给他一个眼神。

  你完了!

  宋季燃从桌洞里掏出一张废答题卡,恶狠狠地写下这三个字,感叹号画得老大,随手折了折,趁着老师低头的间隙扔到了千灯的桌上。

  ?干什么,传答案?这也不是在做题啊?

  要知道以前叶上妙在学校没什么朋友,因此是没有机会领略到上课传小纸条这门学生传统技术的魅力的。千灯疑惑地打开纸条,迷茫地扭头看了一眼宋季燃,对方“哼”了一声表示没得商量。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过这个方法还挺方便的,那就顺便把班主任叫他下课去办公室的消息告诉他吧,省的还得说话。

  千灯这么想着就在那三个又大又丑的字下面写道“班主任让我告诉你下课去她办公室一趟。”

  句号画得规规矩矩,千灯沿着之前的折痕把答题卡折好,学着宋季燃的样子避开老师的目光把纸条传了回去。

  不得不说,这纸折得着实太糙了,没有刚刚那个同学折得好看,千灯在心里悄悄吐槽。

  那边宋季燃被吐槽而不自知,打开纸条又是一道晴天霹雳。

  当时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虽然千灯对这件事的始末完全不知情,但还是被某人在心里狠狠地记上了一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才女高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才女高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