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穿越邂逅千年爱人
魔法少女小肥2020-09-08 00:553,078

  林跃意识逐渐清醒,浑浑噩噩中,她先是听到周围的声音。

  救护车在呜嗷呜嗷地长鸣,护士在轻声与人细语,还有妈妈在一旁轻声啜泣。

  “都怪咱俩,整天就知道忙着工作,对跃跃关注太少了,你说跃跃会不会有事啊?”

  爸爸在轻声安慰,“没事,马上就到医院了。算命先生说过这孩子命硬,坎多死不了,所以给她起名跃,希望她都能跃过去。”

  林跃赶紧睁开眼睛,心想自己怎么不知道这回事,就把头侧向一边发出???的疑问,还不小心把氧气罩弄歪了。

  林母看到林跃睁眼,急忙上去握住她的手,给她把氧气罩戴好,眉眼尽是担忧,脸上的皱纹都跟着一起拧起来了,关切问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感觉怎么样?早上在家吃饭了没?冷不冷?身体有没有劲儿?”

  林跃没回答,她的心思全都在昏倒前看到的那面镜子上,出神的想着,我做梦了?还是出现幻觉了?最近压力太大了?现在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跃跃?你好点没有?”林母看孩子表情痴呆,眼神中都失去了光彩,又问了一声。

  这一声才把林跃喊回过神,她终于发觉到了周围哪里不对劲,道,“我没事啊,哎我怎么在救护车上啊?”

  说我按,林跃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晕倒前,她手撕了张三儿,然后回家照了镜子,有个男的,跟她说什么“之乎者也”,然后她就失去意识,什么也不知道了。

  可那时候明明在家啊,问题是她现在怎么来车上的?

  林母解释道,“是叶樱给我打电话,说你晕过去了,奄奄一息。我跟你爸赶紧请假回家看看,怕你出大事,正好也带你来医院检查,看看是不是身体出什么毛病了。”

  林跃听完,知道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就把头转回去了,感觉有些疲倦,就闭上眼睛睡觉。

  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她梦见自己发疯一样地寻找厕所,腿都要夹酸了,还是找不到。就在她放弃寻找厕所,正准备挖个土坑就地解决之时,猛然睁开眼睛惊醒过来。

  身下那阵强烈的尿意翻滚着不平息,林跃抬手抹一把冷汗,想道,幸好憋住了,不然出糗出在医院里……

  林跃再抬头,看到了洁白的屋顶,旁边还有其他的病床,自己已经在病房里了,担架上倒挂着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

  她看到自己的手腕上扎了个吊针,这会爸妈也不在,她上厕所着急又不能等他们过来,就起身擎着自己的吊瓶走去卫生间,刚进去路过洗手池时,还不信邪的瞄了一眼池子前的镜子。

  不出所料。

  镜子里,披头散发的白衣男鬼还在。

  林跃大惊,手上力气一松,吊瓶当即脱手,她赶紧手忙脚乱去接。

  男鬼一脸焦急,这次倒没按住林跃肩膀,站在镜子里显得有些束手无措了,“姑娘得罪,赫某可曾有那般骇人?”

  林跃抹去额头上的一把冷汗,幸好她趁吊牌还没反应过来,在这个瓶子摔掉地上之前接住了,然后再把好不容易接住的吊瓶抬过头顶,因为活动逃过剧烈,打针的那只手已经往回抽血了。

  可是林跃脑子里依旧是一片空白,她强忍住晕倒和身下哗哗的冲动,闭上眼睛举起手,并拢五指表示你先闭嘴,我得静静。

  不管怎样,这个“男鬼”存在的设定她不接受也得接受了。

  但是没什么能比眼前的事情更重要,林跃懒得再去思考一些关于这个男鬼的来历,道,“有什么事解完手再商量!!”她快憋不住了,来不及再多思考了。

  说完,她转身以最快的速度,举着吊瓶冲进隔间里。

  待她单手褪下蔽体之物后,那股惊吓与恐惧之意,随着哗哗一起释放出去了。

  林跃逐渐冷静下来,决定出去先问明白他到底什么来头。对着镜子一番询问以后,终于打探明白对方何许人也。

  赫勋,明国骠骑将军,职务是驻守边境。

  林跃回想历史,古代只有明朝,并没有明国啊……那这里应该是一个架空的世界,而不是真正的历史。

  “姑娘是否同意与赫某亲自见上一面,若是愿意,请姑娘试试碰一下镜……”赫勋话还没说完,林跃也不知道受什么力量指使,鬼使神差就碰了。

  霎时间,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袭来。林跃感觉眼睛所见的事物都在旋转,然后眼前一黑,再次失去意识。待到神志清醒再睁开眼,发现自己周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身处一间古色古香的书屋,坐在一张硬邦邦的床上,屋里摆设很简单,一个案台,一个书架,旁边还有那个披头散发的男鬼,他就坐在案台下边放的蒲草垫子上。

  赫勋转过头,见到身旁的床榻上徒然出现一位来自现代的姑娘,脸上的表情从茫然变为惊喜。眼神里透露的信息似乎是等了很久。他站起身,毕竟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和镜子中的相见不同,赫勋要向这位姑娘再次行礼。

  林跃盘腿坐在赫勋的木床上,清淡的树木香萦绕在鼻尖,她看着面前的赫将军,身着白色里衣,外边套了金菊绣样的黑色锦衣,很是清雅。齐腰的头发半干,披散下来遮住了英俊的面孔,发丝间有皂角清新的味道。

  但是总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哪里见过,这个秀颀的身影……

  林跃目光如炬,仔细打量着这男人,最后目光落在赫将军的鞋上,终于想起来了,原来是在那个梦里!

  林跃撑着额头陷入沉思,然后赶紧掐自己大腿,如同念经一般嘀咕着,“我应该是在做梦吧……怎么会真的看到这个男人长什么样啊……假的吧……快醒过来快醒过来我在做梦我在做梦……”

  “姑娘不必害怕,赫某没有恶意。”赫勋弯腰做揖,低头时,没有束起的发丝垂下,遮住了疯狂上扬的嘴角。看起来他的样子端庄优雅,实际上赫勋在心中暗喜,你来了,你终于来了,我终于等到你了。

  “恶意你妹啊!”林跃各种暗示自己的方法都试过了,但就是怎么也醒不来,说着就气急败坏地向赫勋扔过去一个帛枕,心里乱如麻。

  妈的,她怎么会听信一只“鬼”的话啊?摸什么镜子,这下好了,自己在医院的厕所里晕过去了!也不知道也没有过来看到她!真难想象自己现在是副什么惨样……

  “姑娘,”赫勋不懂林跃在说什么,看她扔来了帛枕,身手敏捷,顺利接入自己双臂之中。他的头发和衣袂一起扬起,坚毅的脸部轮廓露出来,神色微肃。然后再走过去,把帛枕放回床榻上,从容地解释道:

  “赫某是看见姑娘在一棵桃树下昏迷不醒,才把姑娘带回军营的。这里是明苏两国边境,近日隔壁苏国讨伐频繁,经常爆发战争。赫某怕姑娘会遇到不测,才作此无奈之举。不能给姑娘一个好居处,实属抱歉。若是冒犯了,还望姑娘责怪。”

  林跃听赫勋说完,心想这人还挺老实。可他要是在军营里已经干了什么苟且之事,责怪还有什么用啊!!生米煮成熟饭得了!!

  想完,林跃在心里暗喜,反正她正好没有男朋友,况且还馋着他身子。眼前男子貌比潘安,若真是冒犯到了,那她也血赚不亏。

  话说回来,林跃还是不得不认清现实,不管这个梦到底有多逼真、有多绚丽多彩、有多引人入胜,现在的情形是回也回不去了。

  林跃瘫在木床上,认命地对天长叹一声,“这是镜子世界吗——”

  赫勋回到案台旁,坐到蒲团上,翻开案台上放的几本竹简,神色从容,“姑娘这样理解也可以。如果姑娘想回到自己的世界了,赫某可以帮忙。”

  林跃大喜,还以为自己回不去了呢,就猛地坐起来,“那就是说,我可以随意穿越?!”

  赫勋一边看兵书,一边回答林跃的问题,“是的,并且不会耽误你自己的生活。”

  林跃听到赫勋这么说,立刻就放心了。只要还能回去就行!一般的穿越小说里,女主角不都是回不去的吗?这也太神奇了!家里那面镜子居然连接了两个时空!

  想完,毕竟也是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的,林跃就站起来四处走动,打量着赫勋的军营。书架上物品陈列很整齐,也很简单,基本上都是兵书。

  低下头,看见几卷铺开的兵法竹简平放在方桌案台上,而赫勋一手托腮撑在桌上,纤长的睫毛翕动,另一手轻轻翻动竹简。

  赫勋注意到林跃在看他,便侧过脸向林跃微笑。

  林跃和他的漆黑的双眸对上,愣了一下。这人长得甚是好看,有一双桃花眼。眯眼笑的样子,像是弯弯的月亮,眉宇间尽是温柔与和善,素色的嘴唇轻勾。

  但是这美中不足的是,林跃就在这不经意间,看到他下唇干燥得有些起皮。

  此时两人已对视良久,林跃挠挠头,不好意思地先错开目光,赶紧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好脱身,道,“我、我去给你打点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