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吹笛定情
魔法少女小肥2020-09-08 21:224,001

  语毕,林跃从床榻上起身,走到门口,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带着灿烂笑意的道谢。赫勋的声线很温柔,这句话说得又很轻,听起来不像是个威武的将军,反倒更像是风度翩翩的公子。

  林跃嗤了一声,赶紧抬起手摸摸有些发烫的脸颊,心里傲娇地表示,她才不是因为害羞,只是不想和这个陌生男人挨得太近,才找借口到外面转转圈子的。

  她迈着大步走到帐篷外,外边已是傍晚,天色略黑。帐篷前立了好几座火把架,上边跳跃着火苗,驱散周围的黑暗。墨绿色的帐篷一个接一个的搭着,偶然能听到军营里其他将士们的小声谈话。

  林跃绕着这个地方走了一圈,看起来还挺大的,她估计走了半个多小时,才从东边绕到西边。但东渡走了这么久了,还是没看到水源,正好看前边有个人路过,林跃逮住他问,打水到哪里。

  将士给林跃指了个方向,便继续回到军营里,和他的侍女你侬我侬。

  林跃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好家伙,这个水井离她这么近,就在是身后大概五十米的位置,只不过那里有个帐篷正好挡住了。

  她走到水井前,看着井绳吊的木桶,这才反应过来她打水不拿碗。回过头,就近就有一间帐篷,林跃心想,进去问问看看能不能借来一个水碗。

  这个军营里的男人长着一脸横肉,胡茬很久没有修理过了,已经和鬓角连在了一起,看着就一脸凶煞模样,不是个好惹的茬。

  看着眼前的这个络腮胡男人,林跃怂的连话都软了几分,“那个……施主可否……呸,什么施主……这位将领可否借我一个水碗?我在这打水忘了带碗过来。”说完,林跃心想,自己真是口不对心,她又不是化缘的和尚,说什么施主。

  络腮胡听到军营门口有女子声音,看过去,正好注意到了林跃。他坐在床榻上,旁边的案台上放了个酒坛子,闻声放下了手中的碗,抬手擦去嘴角的酒液。

  络腮胡咣的一声,酒碗落在案台,碗里还没喝完的酒霎时飞溅出来。他抬眼看着林跃,双眼就像是铜铃一样瞪着。

  林跃吓得咽下一口唾沫,生怕他要把自己给吃了。

  络腮胡的声音豪放粗犷,不难听出声音里的欣喜之情,“我这里正好有两个碗!你若是想借,就过来陪我喝一坛!”

  林跃松了一口气,心想幸好不是要拿她当下酒菜,只是陪喝而已,就拍拍胸脯道,“什么?喝酒?来吧,陪你喝几斤都行!”

  ……

  费了一番周章之后,林跃终于借来了碗,喝得头昏脑胀,才打来了一碗水。因为喝得迷迷糊糊,眼睛瞎又迷路走错了好几个帐篷,大约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林跃才找到赫勋的帐篷。

  “累死我了,这可是本姑娘千辛万苦才给你打来的!还不快谢谢我?”林跃浑身散发着酒气,走路东倒西歪,但在这位绝世美男子的面前还是要保持一下形象的,就努力站稳了身体。

  而此时赫勋正在一边看竹简,一边揪嘴唇上的死皮。忽然听到林跃的高声叫嚷,小吓了一跳转过头去,看她站在身前一手掐腰一手端水,仰着头把装水的碗递给他。

  “谢谢,你放在案边就好了。”赫勋揪下嘴唇上最后一个翘起的死皮,继续看竹简,头也不抬地问道,“有没有好好看一下军营,多认识几个将士?”

  “有啊,当然有,都出去这么长时间了。我在前头帐篷里,留络腮胡的壮汉还和我举酒言欢,相见恨晚呢。”林跃把水碗放下,骄傲地撩了一下头发,顺便坐在赫勋身旁,嘟嘴埋怨道,“你这个帐篷真不好找,我走错了好几个,别提有多尴尬了,嗝。”

  说完,一股酒气就出来了,林跃脸红了,不好意思挠头笑。

  “嗯,知道了。”赫勋往旁边挪了一点,与林跃保持半米距离,才端起水碗凑到嘴边喝了一口,干燥的嘴唇碰到水,稍微滋润了些。

  林跃看赫勋这样肯定是嫌弃她了, 抬手推了赫勋的肩膀一把,非常气愤,怎么说也不能表现的这么明显吧?他到底什么意思?

  林跃立刻坐在赫勋旁边,和他挨得很近,还特地撞了一下他的肩膀,气愤道,“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没来之前还姑娘长姑娘短的,我来了你就这么躲着我?!”

  赫勋完全没意料到林跃会碰他,更没想到她一个女子力气这么大。他被推趴到一旁,但是脸色非常淡定,身继续翻看竹简,不理会她。

  “喂,你怎么还不理人啊?”林跃嚷嚷。

  过了一会,赫勋卷起一卷竹简,拿起下一卷翻开,对林跃道,“姑娘,不早了,现在已是亥时。我让清川给你安排一个居所,度过这个夜晚。”

  “清川是谁啊?”林跃问,听起来像是一个丫鬟的名字。

  “见到她你就知道了。”赫勋整理了一下竹简,回到床旁把帛枕铺好。

  “小姐,跟我走吧。”门外传来一个温言软语的声音,林跃猜测她应该就是清川了。

  林跃跟上清川的后脚,清川去给林跃拿了一套侍女衣服,带她来到侍女帐篷里边,腾出一块空地给林跃。

  “赫将军从不多和女子说话,清川第一次见将军今晚和小姐说这么多。小姐和将军是什么关系?”

  林跃汗颜,心说八卦真是不分古今。另外她才与赫勋初见,又怎知她和将军是什么关系,于是林跃赶紧转移话题:“你怎么知道赫将军不和女子说话?”

  “小姐,我是赫将军的贴身侍女。这个军营里每位将士都是有专属侍女的,但是将军不让我靠他太近,只允许在每日旦暮梳洗的时候来,其余时间都待在外边。好了,小姐,今晚你便睡在这里。”清川给林跃收拾好了睡觉的地方。

  清川的温柔让林跃有些自惭形秽,林跃决定从明天开始,也要小声小气的说话。

  “我去给小姐拿被子,小姐稍等。”清川说完就出去了。

  “多拿几床,我要铺身子底下。”

  清川听到,立刻就去照办了。

  帐篷外的流萤三三两两地飞舞,如同人间的繁星。

  身为熬夜冠军的林跃非常不习惯这里的作息,其他的侍女早已进入梦乡,只有她瞪着眼睛,蜷在被子里。

  不知是不是她的幻听,似乎总有一个柔弱女子在她耳畔哭泣,向她诉说自己爱而不得、被人利用的悲惨遭遇。像个怨妇一样,说个没完,只要林跃一闭眼就能听到,睁开眼就又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好烦啊,你他妈别说了……哭哭啼啼的让心睡不着觉……

  林跃翻了个身,紧皱眉头把头蒙进被子里,想让自己耳朵清静清静。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姿势,她也不知道自己何时入睡了。

  ……

  翌日,一缕缕的金色阳光照进帐篷里,其他的侍女早已起床,只剩林跃一个人呼呼大睡。

  赫勋身着锦衣,到侍女帐篷前停住,见到清川过来了,把手端的早点递给清川,“替我转交给林姑娘。”

  清川接下递来的吃食,进帐篷里呼唤林跃,“小姐,醒醒,赫将军给小姐带了早点。”

  林跃反而把被子一蒙,盖住脑袋继续睡。

  “小姐,赫将军亲自送来的,再不吃就凉了。”

  林跃把被子蒙得更紧了。

  清川摇摇头,把吃食放在一旁,出了帐篷,看到站在外边等候的赫将军,还没等她先说话,赫勋就抢先了。

  赫勋将手一挥,示意让清川走吧,不用叫醒了。

  清川道是,就离开了。

  赫勋环顾四周,见四下无人刚才进入到侍女帐篷里,走到林跃的被子旁,轻唤一声:“姑娘?”

  林跃还是睡如死猪不省人事。

  但很快,林跃的呼吸就不稳了,变得急促且伴随着生不如死的笑声,她整个人像似热锅上的蚂蚁,疯狂挣扎,费尽力气才能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别哈哈哈我哈哈哈哈我起床哈鹅鹅鹅别挠哈……”

  赫勋松开林跃的脚腕,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林跃赶紧把被子掀开,难以置信地看着赫勋,“震惊!清高端正大将军居然对清纯少女做出这种事!”

  “……”

  “你怎么不说话?”

  赫勋背过身去,道,“姑娘既然醒了,我也不在这里逗留了。我给你送来了早饭,趁热吃。”

  林跃看他无故背过身去,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衣着确实不大雅观,刚才是有被子的遮挡,所以赫勋看不到她穿的什么样子。这下子没有遮挡的了,林跃睡觉又不老实,看着自己身穿的侍女服饰已经褪下了半个肩头,还能隐约看到里边的肌肤。

  林跃脸色涨红,尖叫道,“啊——登徒子!滚出去!”

  赫勋背对着林跃出去了,或是他也觉得不好意思,然后默默回到了军营,从清川那里取回给林跃准备的早餐,等她盥洗完毕出来吃了。

  林跃等到赫勋出去了,换好衣服,梳洗打扮完了之后,回到赫勋的帐篷里,问道,“你这也没有什么的吃啊?我都要饿死了。”

  说完,林跃就到床边看到了半碗粥和半张蒸饼,还不等赫勋说话,当机立断地端起粥,大口扒进嘴里。

  “不可!”赫勋放下了手中的兵书,大呼道。

  林跃咽下嘴里的凉粥,“不可?粥还不让我喝了?”

  “那是我方才吃……”赫勋发现自己阻止晚了,林跃已经吃上了。但他继续把话说完,“……过的,已经凉了,旁边有一份是给你准备的。”赫勋指着旁边那一份热气腾腾的早点,看来已经热了很多次了,一直等着林跃过来。

  “哎呀我还以为怎么了,我又不嫌弃你这狗剩,我还以为这粥里有砒霜呢。”林跃继续往嘴里吞粥,含糊道,然后过去拿了一张热气腾腾的蒸饼,大口啃咬。

  赫勋无奈地摇头,拿着水壶继续打理案台上的绿植,低头笑着自言自语,“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我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呢?”

  林跃看到赫勋的异样,对着一盆花自言自语,还低头笑,走过去道,“呦,想不到,将军不止爱打仗,还爱花花草草呢。”

  赫勋抬头,发现林跃早已经放下碗,站在他身后了。他道,“是啊,赫某自小就喜欢这些花草,可惜在军事上太有天赋,只能偷偷在闲暇时打理这些心爱之物。”

  林跃一点儿也不见外,吃完一整张蒸饼,擦擦手,早就把赫勋的帐篷当成自己家一样随便,一屁股坐到他的木床上,却感到有个硬东西硌着她。

  “什么东西啊?”林跃自言自语,挪个窝把手伸到底下,把屁股下的东西拿起来,发现那原来是一支削得纤细的竹笛,还挂着雕琢精致的玉佩和米白色流苏。整根竹笛上光滑通透,一看就是经过人气滋养的了。

  林跃把竹笛凑到嘴边,鼓起腮帮子,满脸涨得通红,费尽很大一番力气才吹出锯床腿一样的声音,惹得赫勋哈哈大笑。

  林跃被耻笑觉得面子实在过不去,就把竹笛顺手一撇,丢给赫勋,不屑道,“笑什么!你有本事你来吹啊!”

  赫勋放下手头上的水壶,嘴角轻勾,抬袖接住半空中向他投掷来的竹笛,流苏在下边荡来荡去。

  赫勋将纤长的五指抚上笛身,轻闭上眼睛,吹起悠扬的乐声。

  林跃听得一愣一愣,连呼吸都忘了。半天后,她回过神,目不转睛地盯着赫勋的笛子,边鼓掌边赞道,“卧槽……卧槽……好听……好听!”

  赫勋望着林跃陶醉的神情,似乎想起了记忆中的某个人,一时忘了继续吹笛,不禁回忆起过去的事情。

  不知几何时,也有一个如同林跃一样的女子,也认真听着他的笛声。但那个女子和眼前的这个傻丫头不同,她说的却是,不知将军在愁思何事,夜夜不眠,都来这月下吹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