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赫勋,你把我当什么
魔法少女小肥2020-09-09 00:441,628

  而到了过去世界的林跃倒是潇洒快活,早就把叶樱给抛在脑后,指挥将士们怎么布置赫勋那间军营婚房,又叫清川去准备两套红衣。

  清川听从命令,就去不远处的裁缝铺,拿回前些日子定制的两套简陋红衣。

  林跃趁着清川离开的间歇,赶紧跑去赫勋帐篷,有些事她必须要问清楚。

  关于她在那个一闪而过的梦境里,看到的那个红衣女子、还有上次在军营里装神弄鬼自称自己叫林月的那个人,她说的那些话,赫勋一定知道些什么。

  林跃进到赫勋帐篷里,看到他低头对着案台上的一幅毛笔人像画自言自语,就踮起脚尖,悄无声息地凑过去。

  “这不就是我吗?”林跃得意地拍了下赫勋的肩膀,和他一起端详着画像上的人,那容颜还和她有着几分相似。

  想不到赫勋这么有心,还特地寻人去给她画像。

  赫勋看画看得入迷,完全不知道身后还有个人,突然有只手搭上肩膀,被林跃吓得身子一跳,摸着胸口道,“不……是你。”

  林跃皱眉,这句话可耐人寻味了,“到底是不是?”

  “……”赫勋看着林跃,沉默着没说话,又将目光投向画中女子。

  林跃冷着脸,道,“这不是我。”

  赫勋感到气氛不太对,有些慌乱,“不,这是你。”

  林跃攥紧了拳头,垂下眼帘掩饰自己的愤怒,“你骗人!你明明不瞎,你看她的眉眼,和我像吗?”

  赫勋还是默不作声,他选择沉默而不正面回答问题的处理方式,彻底激怒了林跃。

  她心底的火如同火山喷发,语速加快,音调也越来越高 ,“这画中女子要真是我,你怎么不说话?你告诉我,她是谁?你爱的到底是谁?你把我当什么?你最好不要骗我,我最讨厌被人骗了……”

  赫勋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看着林跃嗔怒的眼睛,无奈地垂下头,“她是你,也不是你。”

  “此话怎讲?”林跃眉头紧皱,穷追不舍。

  “她叫林月,月亮的月。是前世的你。”说完,赫勋将视线投向窗边的月光花盆栽。

  这个盆栽就是前些日子赫勋精心照料的,小小的一株绿植,上边还挂着昨夜凋谢的萎瓣。

  林跃揪住赫勋的衣领,把他拉进到眼前,质问道,“那你告诉我,你爱的到底是谁?”

  “爱的是你,现在的你。我告诉你一些事情吧。我曾悔恨当初杀了你,后来我……”

  赫勋刚开始讲,清川就拿着红衣闯进帐篷里来了,嘴里念念有词,“小姐!我拿回衣服就四处寻你!快点和我……”

  但清川一看到两人相距这么近,觉得似乎自己有些打扰了,刚要退出去,就被赫勋喊住了。

  赫勋轻抚着林跃的脸,想起那天夜晚的幻觉,她俩挨得也是这么近。他温柔地笑,“你读过《蒹葭》和《关雎》吗?还有,以前的事我有空会给你讲,你先和清川去吧。对了。”

  赫勋从锦衣里掏出一个小包裹,打开一层层的包裹,能看到里边小心翼翼地包了之前碎成两股的钗。

  赫勋拿出其中一股发钗,交到林跃的手里,“这一股你拿着,虽然做工粗糙了点。但毕竟这个钗是之前我亲手给你做的,就算坏了也有纪念意义。”

  林跃接下,听到赫勋附在她身边轻语了一声,“若是不爱你,又怎会费心思给你做这种东西呢。”

  清川把林跃带出去了,给她梳理将近半小时的发髻,还一边和林跃讲述赫将军的为人。

  梳好发髻,又拿各种胭脂水粉精心画了一小时的妆。

  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林跃也冷静下来,不再因刚刚的事生气。

  “清川,你知道林月吗?”林跃问。

  “林跃?那不就是小姐您自己吗?”清川细细端详林跃一番,拿起一根簪子插到林跃的头发上去。

  “那你知道赫将军杀过一位红衣女子吗?”林跃想从清川嘴里套出一些情报。

  可是清川却丝毫不知,“将军虽然战无不胜,但是从没见过他杀女子。”

  林跃一无所获,看着清川挽发,“还要戴多少头饰啊?我头好沉。”

  林跃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硬挺着头上的重量,并在心底打起了如意算盘,这要是拿到现代去,能卖多少钱啊……

  “小姐不要乱动,大婚结束就可以拆下来了。”清川把最后一个簪子插到林跃头上。

  林跃打量军营的气派,目光所及之处都挂上了红绸缎,还在窗子上贴了“囍”字的刻画。

  “不错,不错。”林跃穿着大裙摆的红色华服,叉着腰看着这喜庆的氛围,突然想起来在战场上,将军亲手杀死了红衣女子。

  林跃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心底猛地一惊。

  红衣女子?那不是就是她自己吗?她现在的装扮和那个一闪而过的梦里一模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