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大婚之日敌国攻城
魔法少女小肥2020-09-09 01:101,641

  那种濒死的痛感好像又一次浮现,林跃僵在原地没动一下,突然想起飞鸽传书里的内容,“跟赫将军上战场,打赢明国,‘那个人’就带她回家”。

  “家”?林跃在心里问了一遍自己,她本来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何来家一说?

  不过,把上次被络腮胡逮住的事件,和让她心痛的场景两者连起来,林跃大概能猜到个前因后果:

  她嫁给赫勋,大婚之日会穿着华服上战场,然后被赫勋亲手杀掉,杀她的理由是背叛。

  那给她飞鸽传书的人到底是谁?书信又为什么偏偏会传到她的手里?那个给她送书信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人,和她有是什么关系?

  赫勋说,他是在一棵桃树下捡到的林跃,可是林跃明明是从镜子里穿越到过去时空,睁眼看到自己坐在赫勋的桃木床上……

  “哎呀,烦死了烦死了。”神经大条的林跃从来都不喜欢思考这些繁琐的小问题。

  目前的状况,按照那封信来发展,第一条共结连理已经达成了。

  如果她继续随着那封书信照做的话,上了战场必死无疑,而且会被自己尚未过房的夫君痛杀。

  林跃可不想再重温一遍死亡的感觉,所以她决定,既然上了战场会死,那她就不参与这场战争了,选择在军营祈祷赫将军凯旋归来。

  林跃猜测,既然那场梦里,赫勋和她都穿着红衣,那就可以确定,敌国攻打得太不是时候,她和赫勋一定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在两人的最关键时刻,敌国就攻进来了。而这种情况除了看到那封书信,并且作为卧底的她,没一个人知道……

  再加上那个梦境里预知的内容,赫勋会打败仗,倒在敌国国主的手下,是死是活还不一定呢。所以林跃一定要先见赫勋一眼。见了一眼,她才安心。万一他在战死沙场,她不就要守寡了?

  林跃在军营里四处乱窜,希望能看到赫勋一眼,但是负责处理一切事务的清川见状,赶紧把林跃叫过来,“小姐,小姐,不要乱走,一会就会有轿子来了。”

  “赫将军呢?我要见他。”林跃绕了一圈也没看见,走到门口,把遮脸的红色盖头掀到头顶上,这样好方便她看路。掀开盖头的同时,露出里边那张就倾国倾城,还画了精致妆容的脸。

  清川连忙摆手,“小姐,现在不能见将军,你新婚着急见夫君的心情我理解,可是不能不守礼仪……”

  林跃哪里须管这么多礼不礼、仪不仪的,当前最要紧的是,要快点见到赫勋。于是林跃无视清川,转身就从帐篷里出去。

  清川在后边急声呼唤,“小姐,回来,轿子到了!上轿比你瞎跑更快!”

  林跃循声回头,果然在她身后停了一辆八抬花轿。轿子上也缠绕了好几圈的红色丝绸,看着就喜庆。

  “小姐,跟我上轿,很快就能见到将军了。”清川过去掀开花轿的帘,等到林跃钻进去以后自己也进了花轿里边。

  清川满脸的期待,自家的将军终于接纳了一位女子。林跃和清川并肩坐着,她更多的是心急如焚,掀开轿子的遮挡帘,看着这挪动极慢的速度,在心中暗暗嫌弃花轿没有现代汽车速度快。

  林跃的心一直都悬着,生怕下一秒就会传来噩耗,在这等待过程中,林跃等得极其困难和煎熬。

  终于,花轿好不容易到了将军身边,抬花轿的八人平稳地放下轿子。

  清川先从轿子里出来,退出来站在一旁等候,抬头看到外边赫勋发丝束冠,只穿了一身简单的红衣,说是婚礼吉服也不正统,只是一身红衣,并不适合正式结婚穿。

  赫勋走过去,到花轿的帘子前,一手伸进轿帘里,等待林跃握住。

  待到有一丝冰凉的指尖抚上,碰到赫勋温热的掌心,赫勋才新娘子引领出来。

  林跃没有盖好盖头,正好与赫勋对视上。两人的着装一样简陋,不过是红衣红妆才显得有些喜庆的味道。

  “夫人今天真好看……”赫勋透过轿帘,看到了林跃的模样,脸上又烧起来,浮起两簇红云。

  林跃冷哼一声,把头别过去,翻赫勋两个大白眼,“少来!”

  早就下轿在外边等候的清川,见林小姐从轿子出来,忘了把盖头放下来,赶紧趁她下花轿时,掩人耳目地抬头,把她的盖头拨下来,正好红布飞扬了一下,遮住了林跃精致的脸庞。

  赫勋林跃并肩携手,才在红毯上走了几步,就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还有一声马的嘶鸣。

  林跃心里的那根弦猛地绷紧,果然和她想的一样,敌国挑在了这个最关键的的时刻攻打过来。

  斥候拉住棕马缰绳,马的两只前蹄向上抬起,稳住马背后,斥候再从下边下来,向赫勋拱手,“报告将军,苏国已经渡过红海滩,攻进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